“人家早就不胖了,然然哥哥就會欺負我。”黃玉龍撅着小嘴,小模樣,我見猶憐。

這小傢伙變身後,身高就有170了,模樣看上去像是十七八歲的小夥子。當然,前提是他不張嘴,一張嘴,準露餡。

“蠢龍,還是那麼蠢。”溫子然說過他胖之後,又補刀,再加個蠢!

黃玉龍心裏都要咆哮了好嗎!“然然哥哥,你討厭,我生氣了,今天晚上不跟你一起睡了!”

說着小傢伙就撅撅嘴,站起身拍拍屁股,氣鼓鼓的向別墅屋走去。

呵,修煉來修煉去,智商沒見長,光長脾氣了。

溫子然倒是想看看,他能堅持到幾時。現在是晚六點,呵,上次堅持了半個小時,不知道今天會不會久一點。

二人一前一後進入了別墅屋,黃玉龍扭搭扭搭就去他的專屬廚房找吃的了。這麼多年,他的口味依舊沒變,還是隻愛榴蓮。

溫子然本來對榴蓮無感的,但經過兩年的相處,對那個味道,倒是蠻喜歡了。

爵少的天價寶貝 他走去公共廚房,找了點吃的填了填肚子,便上樓洗澡去了。

黃玉龍從廚房偷偷探出頭來,見他上樓了,便急急吃了幾口,也悄悄跟了上去。

來到他們的房間,門沒鎖。

他進到屋內,沒見到溫子然人,只聽到了浴室嘩嘩的水聲。

小傢伙想了想,使壞的敲了敲浴室的門,沒鎖,嘿嘿,那他就長驅直入啦。

黃玉龍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就跑進了浴室。

“哎呦哎呦,肚子好痛,痛死我了,我要拉粑粑,來不及了。”他佯裝拉肚子,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而溫子然淋浴的地方,就在一層透明玻璃之後。

他突然闖了進來,溫子然嚇了一跳,臉色十分不好看!

“那麼多廁所,非要上這個?”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抱着臂看向黃玉龍。

“我不知道你在裏面啊,而且這是我的臥室啊,我習慣性的就,是吧,着急嘛,來不及了啊,好急的。”黃玉龍坐在馬桶上,一副賣力的便祕表情,溫子然也懶得理他,拉上簾子繼續洗。

一旁的黃玉龍見成功氣到了他,心裏閃過一絲得意。不過溫子然結實的身軀卻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即使透過簾子,也依舊勾勒出了俊朗的外形。

怎麼會有那麼多肌肉!他擡頭看了看簾子上映出的溫子然的身材,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仰天長嘯一聲怒吼,“爲什麼差距這麼大!”當然,這句是心底的怒吼,他此時,還在敬業的做便祕狀呢!

不過第一次看到然然哥哥的果體誒,好多肌肉的說。難怪平時摸上去都是硬硬的,還是他自己比較軟和。

想着,黃玉龍笑嘻嘻的捏了捏他的臉蛋,而這一幕,正好被洗好澡出來的溫子然看到了。

“你還真是越來越蠢了!”

說完,他就圍着浴巾走了出去。

身材好到爆啊有木有!

黃玉龍一聲哀嘆,不一會兒也走了出來。

此時,溫子然已經換好了睡衣,正躺在牀上看書。修長的手指時不時翻動一頁,姿勢優雅帥氣。

他頭也沒擡,“是誰說今晚不跟我睡了?”

“我,我是說過,但是這裏是我的房間啊,我當然要在這裏。”小傢伙據理力爭,絲毫不退縮,雖然話說的有些結巴,但還是成句的。

“哦?你的意思是讓我走嘍?”溫子然合上書,側過身,饒有興致的看着小傢伙仰着脖子的樣子。

“不是不是,那個,你,你要是非在這裏,也不是不可以。”黃玉龍,你這麼傲嬌,真以爲你然然哥哥不知道嗎? 黃玉龍,你這麼傲嬌,真以爲你然然哥哥不知道嗎?

“哦?”黃玉龍那點小心思,他能不知道?從小看着他長大的,閉着眼睛都能認出他來。

“然然哥哥,你有兩個選擇。”

這次竟然還有選擇,有進步,上次還沒這出的,這傢伙學精了。

“說說看。”這下,溫子然是真的來了興致。這兩年,生活之所以不枯燥,這小傢伙是最大的調味劑了。

“你要麼給我親手做個榴蓮蛋糕,要麼就好好安撫安撫我。”一提到溫子然親手做的榴蓮蛋糕,黃玉龍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那是他吃過做好吃的蛋糕了,是在他去年生日的時候。

“蛋糕不做,怎麼安撫?”這黃玉龍真是個吃貨。

“你自己想啊,怎麼讓我高興,我高興了就讓你在這裏睡,還可以抱着我哦。嘿嘿!”黃玉龍說完,就大爺似的躺到了牀上。還自己嘿嘿笑兩聲。蠢龍你暴露了有木有啊!你臉上分明寫着,然然哥哥抱着我覺覺這幾個大字。

不過看小傢伙可愛的模樣,溫子然心裏十分喜歡,也不好再欺負他,不然這傢伙哭起來,嗓子不哭到啞都不罷休的。

黃玉龍悠閒的躺在牀上,等待着溫子然的安撫。只是他頭一挨着枕頭,眼皮就開始打架了,看那樣子沒兩分鐘準能睡着,溫子然無奈的搖搖頭,側身,在他額頭輕落一吻,溫柔的說道,“乖,不鬧了啊,明天還修煉呢,你累了,快睡覺。”

感覺到額頭的溼潤,黃玉龍開心的揚起嘴角,再也繃不住的笑開了,不過眼睛睜都沒睜,轉身抱着溫子然的腰,將頭埋進他懷裏,很快就睡着了。

溫子然無奈的搖搖頭,這傢伙變身後還保留着以前的睡覺習慣,不抱着他就睡不着。

黃玉龍剛剛變身成人形後,他便委婉的提過,分開睡,結果小傢伙悶悶不樂了一整天,說什麼都要再變回來。沒辦法,他只好收回了那句話。

可他現在頂着一張青年的俊逸面孔,這姿勢,着實讓他覺得有些彆扭。還好黃玉龍是個男的,把他當兒子或者弟弟都可以。這要是個女的,可真夠他喝一壺的了。不過說黃玉龍是溫子然的兒子一點也不冤,那可真真兒是他孵出來的蛋啊!

回過神後,溫子然突然來了興致,看了看手錶,這回不錯嘛,黃玉龍居然堅持了一小時,有進步。

想着他也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不過第二天一早,他就被憋醒了,沒錯就是憋醒!不過不是平常我們說的被尿憋醒,他可是活生生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那個憋!

黃玉龍的睡相,真是讓人不敢恭維。

一晚上折跟頭打把勢也就算了,最後還整個人都爬到了溫子然身上,死死抱住他的然然哥哥,口水都流了一灘!亮晶晶的水光在早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但是看在溫子然眼裏,卻還是那麼不美!

不過溫子然也習慣了,這傢伙自從很小的時候從電視上看到了考拉,就學會了爬着抱,還十分樂在其中,從那以後,他就走向了抱人的不歸路。不過這黃玉龍也是有節操的人,他只抱姐姐和然然哥哥,但是,姐姐好像有逸宸哥哥護着,他很少能抱到。

於是最後的最後,他的目標全部都鎖定在瞭然然哥哥身上。至此,每天早上,溫子然要麼是被憋醒,要麼就是被踹下去摔醒!小時候胖嘟嘟一坨明明沒有這麼大的殺傷力,還是挺可愛的。現在不只是力氣大了些,性格也變得調皮任性愛生氣,越來越讓人恨的咬牙切齒了。

不過溫子然溫大俠,這都是拜誰所賜啊?還有啊,不可愛?您這句能再假點嗎?

溫子然深吸一口氣,輕輕推了推身上的人。

巋然不動,抱得真緊啊。

再推,還是不動,反而又蹭了蹭,抱的更緊了些。

“蠢龍,你再不起來我就叫你蠢豬啦!”

“#¥@#¥素蠢龍,#¥@%蠢豬。”溫子然扶額,這什麼話啊,什麼蠢龍蠢豬的!

“說人話。”

“我素蠢龍,你才素蠢豬呢!”這回清楚了。

下一秒,溫子然就不客氣的一腳把他踢下了牀。轉身走進了浴室。

他怎麼說也是個蠢狐狸啊,怎麼可能是蠢豬? 薄情總裁,饒了我 笑話!

不過溫大俠,您的重點錯的有些離譜啊!說來說去還是蠢啊。(溫子然: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黃玉龍一屁股就給摔醒了,嘰裏咕嚕爬上牀,繼續睡。溫子然都洗漱好收拾停當了,那傢伙還在呼呼大睡。

溫子然衣冠楚楚的站在牀邊,踢了踢小傢伙的屁股,黃玉龍卻還是沒反應,挪挪窩繼續睡。

他眼眉微揚,抱着雙臂,饒有興致的看着黃玉龍流口水的樣子,一字一頓的說道,

“十分鐘樓下看不到你,今天的榴蓮,沒戲。”

報告老婆,總裁求轉正 說完,他就大步走下了樓。

只留下樓上的黃玉龍一個激靈爬起來,飛快的穿衣洗漱。

十分鐘後,終於準時出現在了樓下餐廳。

溫子然見他跑了下來,夾起盤裏最後一塊榴蓮酥,放到鼻子底下狠命的聞了聞,還不住的發出~嗯~的讚歎聲。

等黃玉龍跑到餐桌前,口水已經流了一路。他飛奔過來,伸手就去搶那最後一塊榴蓮。

溫子然卻眼疾手快的放到了自己嘴裏。邊吃還邊吧嗒,“我發現,榴蓮確實好吃,嗯,香酥可口,好吃。”

黃玉龍都快饞哭了,癟癟嘴,“然然哥哥,說好的榴蓮呢?”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誒。”溫子然佯裝聽不到,繼續吧嗒嘴。

黃玉龍眼巴巴的看着最後一塊榴蓮被吞吃下肚,可憐巴巴的聞着空氣中殘留的榴蓮香味,眼中淚光閃動。

溫子然看他快哭了,也不逗他了。從身後拿出屬於他的那盤榴蓮酥,故作驚訝的說道,“哎呀,這裏還有一盤,唉,可惜我吃飽了,賞你了。”

小傢伙立刻喜笑顏開,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然然哥哥又壞心眼的逗他呢。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然然哥哥又壞心眼的逗他呢。

溫子然擦乾淨嘴巴,看着蠢蠢的黃玉龍,十分喜歡。他家蠢龍總是那麼萌,讓他忍不住想要欺負逗弄。最重要的是蠢蠢的愛生氣卻不記仇,簡直可愛到爆。

黃玉龍當然不知道溫子然想了這麼多事情,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好吃的榴蓮酥吸引了過去好嗎?以至於,都忽略了身爲人來說,最基本的吃相問題。

不一會兒,盤子裏的榴蓮酥就被他吃了個精光。這還不夠,吃光了盤子裏的,他又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碎屑,這才心滿意足的拍了拍圓滾滾的小肚子。

“然然哥哥,我次飽飽啦。”溫子然嘿嘿一笑,帥氣的小臉蛋上映出了兩隻小酒窩。

溫子然看着他天真無邪的模樣,嘴角也不自覺帶上了幾分暖暖的笑意。伸出手戳了戳他的酒窩,然後手指輕輕拂過他的嘴角,將嘴角上的食物殘渣擦掉。

黃玉龍就這樣乖乖的坐在那,享受着這專屬於他的溫子然獨有的溫柔。

“吃飽了就該幹活了,走吧。”溫子然見他一副花癡樣,輕蹙了一下眉頭,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可聽到這話,黃玉龍臉上立刻升起一抹愁容。畢竟半年多的修煉一無所成,他的自信心也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他嘟着嘴一屁股坐到桌子上,垂頭喪氣的說道,“然然哥哥,你說我的翅膀該不會不能褪掉吧,不然怎麼這麼久還不好。”

“不會,也就半個月的事了,幸運的話,沒準今天就可以了。”溫子然停下腳步,搖搖頭,擡手摸了摸黃玉龍柔軟的頭髮,耐心的鼓勵着受挫的小傢伙。

“不然我們就這樣出去吧,反正就是一對翅膀而已。”黃玉龍很想姐姐,心心念念想早日出去找許清涵,卻被一對翅膀牽絆了這麼久。

“不行,我們的對手和兩年前可不是一個級別的。翅膀是你的弱點,一定要褪掉才行,不然到時候連我也護不住你,怎麼辦?”

黃玉龍聽到這話心裏更難受了,他一直都是個拖油瓶的形象,果然還是拖累大家了。要不是他,大家早出發去找姐姐了。

溫子然見他不說話,只一眼就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笨蛋,還真是蠢龍,你徹底修成人形之時,靈力也會大幅提高,以後就能保護你姐姐了,不高興嗎?”

果然,黃玉龍眼睛一亮,金色的眸子散發着期冀的迷人的光彩。

陽光靜好,淡淡的傾灑而下,這雙眼,美得讓這世間的一切都失了顏色。

溫子然呆呆的看着黃玉龍,嘴角也不由的扯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黃玉龍擡手伸向溫子然的腰間,輕輕的環住,頭也輕靠過去。

“能保護姐姐當然好啊,但是然然哥哥,姐姐有逸宸哥哥保護,我要好好保護的人,是你啊。”小傢伙說完,還不好意思的埋頭在溫子然懷裏狠狠蹭了幾下。

溫子然聽到這話,毫不誇張的說,心臟猛地停跳了兩下,隨後便如打鼓一般,快速的咚咚狂跳起來。

這一刻他非常開心,開心到慌張,溫暖到凌亂。

他的蠢龍果然乖巧懂事。

還記得兩年前他一心想要拐走這隻蠢龍,爲自己所用。沒想到的是,這兩年的相處下來,他完完全全變成了護龍使者的形象,小傢伙的吃喝拉撒睡,頭疼腦熱什麼的,都要他操心。完全顛覆了他的初衷,不過即便如此,他依然甘之如飴。

如今,小傢伙長大了些,居然說出了要保護他的豪言壯語,雖然對現在的蠢龍來說,還非常不切實際,但溫子然心裏涌出的幸福感卻甜到難以言說。

他擡手輕輕拍打着黃玉龍的後背,“蠢龍,想保護我,先褪掉翅膀再說。”

說完,溫子然就放了開他,表情重又恢復了往常的樣子,帶着幾分清冷。修煉兩年,他的修爲照比兩年前,自然更加的爐火純青。而性情,也越來越溫和淡然了。

之後,他也不管黃玉龍的反應,自顧自的就向門外走去。

小傢伙急了,跳下桌子大聲叫喊着,“我一定說到做到。”

“磨蹭什麼呢,還不快點跟上。蠢東西。”

黃玉龍一看溫子然的步速,就知道他是在有意等着自己。心情瞬間變得萌萌噠,幾步便趕了上去。

兩人並肩走出別墅,進入了山林。

在這個世外桃源般美麗的山林間,陽光透過密密的樹葉斜照進來,在地上映出斑斑點點的光圈。

微風拂過,惹得樹葉簌簌作響。兩人就這麼並肩走在小路上,時不時的傳來幾句爭吵聲,一會兒又變作了歡聲笑語。兩人的相處,和諧到自然,彷彿這一切本該如此……

來到修煉的老地方,九叔已經候在此處了。

“來啦,那就開始吧。黃玉龍,今天是天時地利都佔全了,是個絕好的機會。就是不知道你準備的怎麼樣?”

“我……”黃玉龍糾結了一下,閃閃躲躲的。

“若錯失今天的機會,怕是又要等上個把月的。許娃娃那邊的事不宜再拖了,剛剛逸宸給我來了訊息,非常需要我們的幫忙。”九叔見他這樣,又嚴肅的追加了幾句。

黃玉龍擡頭偷偷看了他一眼,見九叔的樣子確實不像是唬人,便重重的點頭,“沒問題。”

九叔和溫子然見他答應了,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便分兩頭盤腿席地而坐,將黃玉龍圍在中間,爲其護法,今日的修煉便正式開始。

黃玉龍深吸一口氣,便打出了九叔親傳的一套拳法,口中唸唸有詞,背誦着心法。

一字一句,鏗鏘有力,隨着口訣嫺熟的脫口而出,黃玉龍的周身閃現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淡淡的金光不斷聚集,圍繞在他那對翅膀之上,輕輕的包裹着。

黃玉龍在這林間,出手如劍,所到之處樹葉像是配合他一般,發出沙沙的響動。他身形矯健的跳躍,吹起衣角,帶着幾分仙氣。 他身形矯健的跳躍,吹起衣角,帶着幾分仙氣。

溫子然淡淡的睜眼,看着那越聚越濃的金光,卻總覺得差點什麼,又好像是多了點什麼。最近黃玉龍修煉非常用功,這明顯是遇上了瓶頸,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子然百思不得其解。

皺眉之際,他突然看到黃玉龍的那對翅膀忽閃忽閃,越來越淡越來越淡,他興奮的等着它們的消失,卻不想一套拳法耍完,金光炸裂,翅膀還是那雙翅膀。

這一次,依舊以失敗告終。

“休息一會兒吧,過一會兒再試試。”九叔嘆了一口氣,眼神裏滿是無奈。他將氣息收回體內,倚靠着樹幹喝起了小酒。

黃玉龍則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一臉鬱悶,怎麼還是不行,其實他心裏也十分焦急。

溫子然蹙眉思索了下,走到九叔身邊坐下,“九叔,您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剛剛明明看到馬上就成功了,只差臨門一腳。怎麼會這樣?”

“這啊,你要問他嘍,誰知道這小傢伙在收功的一刻在想什麼啊?”九叔意有所指,溫子然也沉默了下來。

突然,他眼神一亮,開口,“九叔,我有個想法。”

“說!”

“你說我進入他的思維空間去看看,會不會就能找到問題所在了?”

溫子然的提議倒是值得一試。九叔想了想,點頭應允了。

片刻的休息過後,幾人便開始了第二輪的修煉。

“黃玉龍,這次修煉與以往不同,你然然哥哥要進入你的存思空間,找找問題所在,你要配合他。”九叔意味深長的話,聽的黃玉龍心裏咯噔一下,怎麼辦,這樣一來豈不是什麼都要被發現了?

“能,能不這樣嗎?” 股神重生之軍少溺寵狂妻 黃玉龍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大有要逃跑的架勢。

溫子然卻在他即將跑路的一刻攔住了他的去路,堅決拒絕了他的請求,“不能。”

隨後他的雙眼赤紅,與黃玉龍直直對視着。

黃玉龍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只覺得然然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像美麗的紅色琥珀一樣,看的他好不喜歡。

黃玉龍忍不住伸手碰觸一下,溫子然沒有閃躲,任由他這樣逗弄自己大眼睛。

而黃玉龍也在這一刻忘記了自己不想被人看到的東西,整個身心都放鬆了下來。

他沒想到的是,溫子然在說出“不能”兩個字時,就已經進入了他的思維之中。而紅色的雙眸,只是爲了讓他放鬆,放鬆,再放鬆。

溫子然順利的進入了黃玉龍的存思世界。碩大的空間,純淨的像一張白紙。四周一個個五彩的泡沫,充滿了童真的美好。他不由的扶額,這小東西果然頭腦極其簡單還充滿幻想。

不過這倒也省了他不少事,他慵懶的抱着手臂,站在中間,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等着小傢伙思維的運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