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開始有了些微的騷亂,他們也有了懷疑。但是維克多沒理由這樣戲弄他們,難不成他是想死么?

「維克多,你讓開,讓我們先進去!」德克再次大聲道,他的氣勢爆發開來,絕對不是維克多可以支撐的。拉斐爾這個二級劍士也擋不住一個五級劍士的一擊。

「嗖——」一隻雪白的狐狸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門口,它依舊優雅的踏著貓步,還時不時的擺動一下自己漂亮而又毛茸茸的尾巴。

「天月白狐!」德克倒吸一口涼氣!

接下來他就看到了屋子內坐著的兩個漂亮少女,而一個個頭不高的少女身前趴著一隻黑黃毛髮的老鼠,他在老鼠身上感覺到了和他同等級的氣息!

「嗒——嗒——」

一個聲音慢慢傳來,大家的目光統統朝著樓梯口匯聚,方林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攤了攤自己的手掌開口道:「各位,能不能服從一下秩序排好隊?」

方林誤以為之前的爭吵是這些人想要插隊了,而他最討厭的就是插隊的人了,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誰敢插隊,他絕對不會幫忙治病的。

他看了看奧修斯,這個人看起來「人模狗樣」的,怎麼這麼沒素質呢?看他那一副拽拽的表情,插隊都能插出一副我很叼的樣子,看的方林有點兒拳頭癢。

方林盯著他,過了許久才憋出幾個字:「為什麼放棄治療?」

(ps:打個滾,求推薦票~大家記得順手把信仰法則這本書加入書架~)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周圍的人漸漸安靜了下來,因為那一隻白色的小狐狸,也因為方林平淡的語氣。

他的面前站著的人越來越多,原先只是父母們帶著孩子過來,後來又多了一大片看熱鬧的。小旅館外面足足站著一百多人,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方林太年輕了,他們沒有去打聽真實的情況,而年輕往往代表著不可靠。修鍊一途是需要時間的,天才是存在的,但是方林看起來並不像是六級以上的強者吧?

哪個高階牧師會住在這麼廉價的旅館?

「呵呵,這位就是方林牧師了吧?怎麼,高階牧師居然會住在這樣的旅館里?牧師是光明神的代言人,你這不是再給光明神抹黑嗎?」奧修斯看到了方林后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看法,因為方林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年輕,這種年輕人如果真的是高階牧師,恐怕早就出名了吧。他既然在大陸上行走還會來到黑石鎮,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方林的名號?

方林微微偏過頭去,看了看奧修斯的勳章,他想起了凱文特的話語,佩戴勳章的一般都是低階職業者,如果是中高階的職業者佩戴勳章,基本上都是好面子而且很臭屁。

奧修斯無疑就是臭屁的人,所以他看不慣有一個年輕人突然出現遮掩了他的光芒!

「讚美光明神,對於光明神的崇敬是放在心中,而不是體現在外在。」奧修斯搬出光明神來說事,實際上很誅心了。方林的答話他也沒法挑剔,只是哼了一聲,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大人,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哪怕只是一個聖光術也好!」一個中年女子突然朝著方林跪了下來。

方林眉頭微微一挑,連忙將女子扶了起來,他看了看女子手中抱著的孩子,情況並不好,或者說麻疹很嚴重。這個世界醫療水平幾乎為零,如果沒有牧師幫忙的話,真的會因為麻疹而死的!

「你為什麼不找個牧師來施展神術?」方林責怪道。

哪怕牧師術無法根治,但是至少能讓病情穩定一些。

「大人,我沒有錢。那一天奧修斯大人把我趕了出來,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啊!」中年女子有些泣不成聲。

瘋狂大逃殺 。大庭廣眾之下把這種事情拿出來說,讓他很沒有面子,所以他揚起手來就準備給這個多嘴的女人一個教訓。

而一隻結實有力的大手卻把他給緊緊地抓住。

「我沒有聽錯的話,你就是因為一點兒金幣,連一個聖光術都吝嗇?」方林撇過頭去,他的左手死死的抓住了奧修斯的手臂。

奧修斯只覺得自己被一個鐵鉗給夾住了,完全無法動彈。一個牧師,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聖光術只是個低級神術罷了,奧修斯的做法會讓這個孩子死的!

「你放開我!呵呵,還真以為自己是高階牧師了?有本事你治好這個孩子!你不就是想騙點錢嗎,難不成你還要免費給這種低微的賤民治療?」奧修斯陰沉著臉道。

在他看來方林不過是想用點小手段騙錢。這種事情他見了多了。施展一些牧師術,讓被詛咒的人臉色好看一些,然後騙人說已經治療好了,收好錢后立馬捲鋪蓋跑路走人。

他今天來不過就是要戳穿方林,維護自己的地位罷了。

「如果我說我可以呢?」方林的冷聲道。

他對於奧修斯已經感到了格外的厭惡。

絕美女神的透視高手 呵呵,如果你可以,我把你的鞋子吃了!我看你的穿著也有錢不到哪裡去,否則我跟你賭一百金幣!」奧修斯扯著喉嚨道。

方林抬起頭來:「太少了。」

「你說什麼?」奧修斯沒聽清楚。

「我說,一百金幣,太少了!」

「你想賭什麼?我可警告你,別想在一個中階牧師面前耍什麼花招,我一個探測術就能知道病情是否好轉。」奧修斯森然道。

「如果我做到了,我要你拿出你的所有財富給黑石鎮的貧民。另外,我的鞋子就算了,你可以吃了你自己的。」方林開口道。

「你如果做不到呢?」奧修斯舔了舔舌頭,他在想著到底要得到什麼比較好。

「隨你處置!」方林說完,就抱起了婦女手中的孩子。

德克還想說什麼,他是還抱著一絲期望的。本來他都準備趕往安陵城了,哪怕多付出一些代價,也要想辦法讓自己唯一的兒子恢復。方林的出現無異於給了他希望。他想讓方林第一個治療他的兒子。

「方林閣下!」德克叫住了方林。

「什麼事?」方林轉過頭來,他的臉色並不好。

「閣下能否先治療我的兒子?如果您能消除詛咒,我一定會給閣下充沛的報酬的。」德克開口道,他的語氣有些焦急。

「你覺得你的兒子比這個孩子更加金貴嗎?」方林問道。

他驚訝的發現,德克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相反,那是一股理所當然的神色。甚至於那個中年婦女都沒有進行反駁。孩子是父母最大的寶貝,連父母都默認了這一點,可想而知,這個世界的階級分化到底有多麼的嚴重。

方林搖了搖頭,他跟這個世界還是存在著極大的格格不入的。

「在我看來,亦或者說在光明神眼中,所有孩子都是相同的,他們都是光明神最虔誠的子民。」方林好似一根神棍一樣,但是他無法說出人人平等的言論,這種言論實際上很異端,只能打著光明神的旗號。

德克還想掙扎,但還是閉上了嘴巴,因為這是他最後的希望,多等一會吧。

依舊是針灸和推拿,昏迷不醒的男孩漸漸醒來,而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一條項鏈在他的眼前不停的搖擺。

……

……

「出來了!」一個人驚呼道。

方林牽著小男孩走下了樓梯,小男孩明顯好轉了許多,至少他不再昏迷了!

咕嚕咕嚕,當方林踏出屋子的一瞬間,他的仙家願力就開始了不斷的增長,正在朝著四分之三不斷的邁進。

「呵呵,想讓他醒來,一個聖光術足以!」奧修斯冷笑了一聲。

正如他所說,一個聖光術而已,可他卻連這吝嗇,但他自己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中年女子摸著自己兒子的臉龐,忍不住抱著痛哭,而男孩臉上的麻疹實際上已經退去了許多。

「奧修斯閣下,你可以施展探測術了。不過在施展之前,我建議你先去買一雙乾淨的新鞋子,因為你腳下的這一雙皮靴確實有些髒了,我怕你難以下咽。」方林「懇切」道。

奧修斯悶哼了一聲,念叨了一下咒語,一道白光在他面前閃現,然後他的表情開始變得格外的精彩。

因為探測術下,他看到了男孩身上還有淡淡的黑氣環繞,只是這一股黑氣比起之前要淡了太多太多了!

方林低頭望了望奧修斯的鞋子,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道:「別忘了我們的約定。還有,你現在再去買一雙新鞋,我也不會介意的。」

說完,他望向了人群,高聲道:「下一個!」

咕嚕咕嚕,他體內的仙家願力開始瘋長起來!

(ps:我有查過資料也有問過幾個學醫的同學,針灸對於麻疹的確是有一定效果的。求推薦票~) 不管他們再如何的爭先恐後,方林都只是靜靜的看著。之前德克已經做了最好的例子,他們再怎麼急也沒用,還不如按照方林所說的安心排隊。

「梅林,艾雯,我先上樓了,對了,記得留下奧修斯牧師,我等會還要請他吃鞋子。」方林對著梅林和艾雯道。

梅林有些呆,她沒有反應過來,艾雯倒是開始磨拳擦腳起來。牧師被譽為單挑最渣職業,她雖然才剛剛到達五級,但是憑藉小白的威力,還是可以輕鬆留住奧修斯的。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你告訴我,他用了什麼神術,怎麼可能去除自然詛咒!」奧修斯顯得有些癲狂,他有點難以置信。

剛剛醒過來的男孩正被他的母親抱在懷裡,此刻聽到了奧修斯歇斯底里的怒吼聲,忍不住往後縮了縮腦袋,顯得有些害怕。

「我在問你話!」奧古斯氣的發狂。

女人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孩子,她怕剛剛恢復的孩子又受到什麼傷害。

「你你你走開!」梅林的耳根有些發紅,在這麼多人面前結巴讓她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跟艾雯已經攔在了中年婦女和奧修斯的中間。


奧修斯的臉色有些難看,這兩個少女長相很美,其中一個更是有著天月白狐作為召喚獸,他雖然不清楚二人的實力,但想來身份並不會太過於簡單。

「二位,為了公平,我必須要了解真相!」他儘力讓自己的語氣平和一些,其實這已經代表著他做出了妥協。

「我。。。。我只看到了一道白光。」男孩縮了縮腦袋,回答道。

奧修斯還想發作,但他看到正在焦急等待治療的德克臉色有些不對,立馬識趣的閉上了嘴巴,如果他再繼續啰嗦下去,恐怕會成為在場所有人的敵人吧。

他雖然傲慢無禮了一些,但不代表他就是個傻子。此刻他有點想離開,但是他沒法走,而且這很丟臉。如果繼續留下來,他又覺得很尷尬,而且等會兒真的要吃鞋子和拿出所有的金幣嗎?

而在屋子內,方林已經結束了第二個孩子的治療,這是一個稍顯清秀的女孩,年齡比金髮女孩大一些,看起來有著**歲的樣子了。

這是一個很懂禮貌的女孩子,雖然剛剛方林扎針讓她覺得有些痛了,但是她知道方林是在救她,所以在結束后,她還不忘甜甜的跟方林說了一聲「謝謝大哥哥」。

女孩兒哪怕再懂事也不會是人精,按照常理她稱呼方林為大人或者閣下更合適,大哥哥這個稱呼太套近乎了。不過正因為如此才體現了每一個孩子的天真,這也讓方林越發的厭惡奧修斯。

「小妹妹,看向這裡。」說完,方林的右手鬆開,一根吊墜從他的手掌中落了下來,不斷的搖晃著。

「方林,天吶,你是怎麼做到的!」凱文特在屋子裡不斷的飄蕩著,他的聲音有些發狂,因為他不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一切!

當然,他發狂的聲音只有方林聽得到,但這足夠讓方林覺得聒噪了。

「用幾根針扎幾下,然後又摸了幾下,就讓詛咒有所好轉!天吶!」凱文特繼續叫喚。

「能不能別用摸這個字?」方林皺了皺眉,因為這很容易讓人誤解的,更何況這是一個女孩兒。


「而且你剛剛做了什麼,你居然篡改了她的記憶,這怎麼可能!人的靈魂和精神是最神秘的存在,是任何人的禁區!沒有人可以改變其他人的記憶!」凱文特沒敢繼續說下去。能夠影響到精神領域,那是諸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他不知道的是,方林並不是篡改記憶或者影響靈魂,他只是進行了一個小小的催眠術罷了。

沒錯,他只是把之前的男孩和現在的女孩催眠了。

讓他們忘記了針灸和推拿,把他們的記憶篡改成他使用了牧師術,他們只看到了一道白光!

針灸和推拿他此刻使用的很小心,這個世界太陌生了,他所用的辦法也和主流方式不同,他並不希望做義診的時候還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在聖召喚村他可以無所顧忌,但在這裡不行。他所作所為都不是一個體系的,萬一被人抓起來研究呢?或者說是有人想要學習呢?他太弱小了,還不足夠自保。

而催眠就是最佳的方式,對他來說這也很簡單。對方只是幾個孩子,孩子的意識並不是很強,而且還處於生病的狀態,他可以很輕鬆的對他們進行催眠,讓他們以為只是受到了牧師術的洗禮。


咕嚕咕嚕,仙家願力一直在持續增長,已經到了四分之三的層次,當他將第二個女孩給帶出去的時候,正式突破到了四分之三!

他很享受這樣的快感,每一次仙家願力的增長都讓他覺得很舒暢。他用針灸和推拿實際上很耗費精力,兩個人下來不至於讓他疲憊,但是外面還有好多人呢。如果一一治療了,估計他會累趴下吧?但是仙家願力的快速增長掃除了他的疲憊,反而讓他變得更加抖擻起來!

第三個,第四個,他變得越來越快,而外面的人已經全部被震驚住了。


「維克多,你一定要把這一百枚金幣交給方林閣下,這是我對他的感謝,你別推辭。」說完,德克還塞給了維克多兩枚金幣。

這讓維克多不由得眉開眼笑,拉斐爾此刻也被人塞了幾枚金幣。方林沒有功夫收錢,他也不想收錢。看到那個中年婦女和男孩后,他就把今天當做了義診,但是德克雖然是護衛隊長,但卻是個很老實的劍士。

自己的兒子被人救了,這可是家裡的獨苗,他理所應當要表示感謝。

「行,我會把你的善意轉述給方林大人的。」維克多笑的很燦爛,讓他顯得更加英俊了,居然還迷住了圍觀的不少少女。一些膽子大的豪放的給他拋了個媚眼,維克多也完全不迴避,反而用具有侵略性的目光盯著少女看,估計他又找到了下手的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