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仙魂器!”

林毅的話一出,當即是讓對面的那兩人心中一顫,仙魂器是什麼級別的至寶,這兩人心中自然是知道,就算是一件靈器在這盧城之內也算的上是稀世珍寶了,那就更別說是仙魂器了。

“小子,把仙魂器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雖然不知道林毅所說的話是真是假,但那盧天還是信誓旦旦地說道,畢竟仙魂器這樣的寶物絕對難得!

“當真?”一聽這盧天的話,林毅更是顯露出來了極爲激動的神情,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看着林毅如此表現,那盧天也是心中一喜,看來林毅所說的話也是真的。“本將從來都是說話算數的,你若是交出仙魂器,在這盧城之內,你以後可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了,本將定讓你成爲貴賓”

“那好,不過這仙魂器有些特別,已經有了靈智,要是放出來恐怕就跑了,你可要注意一點啊!”

這句話頓時如同定時**一般,讓那盧天的內心瞬間“砰砰”直響,擁有靈智的仙魂器,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啊?雖然盧天的心中也是極爲疑惑,但是在這樣的至寶誘惑之前,心中早已經不顧其他的了。

“放心,就算是再強的仙魂器,本將也能將他抓住!”

爲了得到林毅身上的至寶,這盧天也是什麼海口都敢誇了!

“好,準備好!”

說罷,林毅的左手便是緩緩靠近自己的空間指戒,同時,一股暗勁也是藏匿在其中。


“跑啦!”

突然一聲,那盧天和龍戰也只是看見一道精光從林毅的手中激射而出,速度極快,根本讓人來不及反應,而林毅的嘴裏也是不斷地叫着,臉上的神情極爲緊張,身子已是向那精光追了過去。

“哼,沒用的東西!”

看着林毅如此模樣,那盧天現在可是更加的在心中篤定那跑掉的東西真的是一件仙魂器,當即升空,朝着黑暗之中追了過去。

看着如此模樣,林毅也是不禁暗笑,看來這傢伙還真是信了,原本向前的腳步卻是逐漸地後退,朝着和盧天相反的方向轉身便跑。

“好小子,還真有你的,這樣的詭計都能想出來!”

現在的林毅腳下生風,在這夜色之中飛快地奔跑,而噬魂在腦海之中也是不禁一番大笑。


“哼,那一老一小的兩個東西對寶物垂涎欲滴,我說有仙魂器,他們當然相信了,只是不知道等他們撿到一個普通瓶子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林毅也是一邊逃跑,一邊和噬魂道。

“啊,混蛋,中計了!”

恰在此刻,只聽見黑暗之中,那盧天的咆哮之聲傳了過來,然而此時的林毅也是逃出了千米之外。

聽着這聲音,林毅腳下的步伐更是加快了幾分。

“我要宰了你這小子!”

手中拿着一直普普通通的丹藥瓶子,那盧天已是怒不可遏,瞬間你升空,朝着林毅的方向追了過去,速度極快。

“我靠,這麼快?”正在逃跑中的林毅卻是沒想到對方竟是不足幾十息的時間便是再次追了過來,這樣的速度卻是有些太快了!

“小子,你今天就別想走出我盧城的地界了!”

看着前面在夜色中的身影,盧天的聲音沙啞,牙齒也被要的“咯咯”直響!

“那倒未必,今日一戰還是需要看看你有沒有實力才行!”

此時的林毅,只見正前方數十道火把飛速朝着自己這邊移動靠攏,速度極快,顯然是魂者,若是沒有猜錯的話,恐怕就是青雲宗了。

而那盧天也是沒想到還會有人出現,原來本是追上了林毅,一時之間也是不敢輕舉妄動了,只能就這樣追着林毅。

不到半刻中的時間,林毅兩人便是和前方的隊伍相遇,正是苦苦盼望的青雲宗。

“這麼回事?”

這一支青雲宗的隊伍雖然只有幾十人,但也給孤立無援中的林毅漲了幾分膽。而那爲首的就是水天玥了,對於此人的實力,林毅也是有些瞭解,此時恐怕也是人魂境界了吧!

聽着水天玥的詢問,林毅卻是神色立馬轉變,“師姐,你可要幫我做主啊,這老匹夫想要搶奪我這玉淵劍呢,這可是長老贈與之物啊,林毅拼死保護才逃到了這裏的啊!”此時,不僅是那銘弘,就連林毅識海之中的噬魂也不禁是傻眼了,實在是沒想到這林毅竟會是將這玉淵劍的背景搬出來。

這樣一來,就算是這青雲宗的弟子不想動手也是非要動手不可了。而那盧天也是沒有想到這林毅現在反而是倒打一耙,竟是給自己扣了這麼大的一頂帽子。

“這是盧城城主?”

聽着林毅的話,水天玥將目光轉向盧天,竟是認了出來!

而那盧天更是心虛,這水天玥他又怎麼可能不認識?而且看着周遭的一干弟子服飾,顯然就是那青雲宗嘛!

雖然青雲宗只是也給青銅級的門派,但勢力卻絕對是在他盧天之上,現在的盧天也是沒有想到這眼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居然和青雲宗還有着扯不清的干係。

“見過各位青雲宗的朋友!”

思量半刻,那盧天也只能是底下頭來,雖然自己的實在已是在人魂境界,但眼前這身穿勁裝的水天玥顯然也不比自己差上多少,更何況周圍還有不少的其他青雲宗弟子!

“嗯,城主有禮了,不過這是怎麼回事?”

看着盧天行禮,水天玥也是還禮,倒也不失禮數。

“呵呵呵,誤會,一切都是誤會!”

聽着水天玥的詢問,這城主此時的臉色極爲尷尬,一臉的肉笑,連忙解釋。


看着盧天此模樣,水天玥低下頭若有所思。“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先行離去了!”

在場的一干人皆是沒想到這水天玥竟是就這樣將此事就此揭過,這要是傳出去,那青雲宗的臉面還怎麼放?

“走”一聲令下,卻是不容遲疑,率先離去。

本來林毅也是想要再次反駁幾句,但奈何此時身上的傷勢已是到了邊緣的地步,任何時候都是要先保命要緊,所以也就不再追究,只能隨着那水天玥離去。

一路上,相對無言,林毅一直是忍着上痛,緊跟在水天玥的身旁。

“是不是不理解我這樣做?”

許久,水天玥終於是開口說道。林毅卻是不置可否,畢竟這水天玥作爲青雲宗的真傳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有着自己的一番見解!


看着林毅並不出聲,那水天玥只好自言道:“一個盧城城主的實力也許並不可怕,但這盧天背後的勢力儼然不是現在的青雲宗所惹得起的,做任何事情我們都需要率先爲青雲宗整個宗門考慮纔是!”

“看來這盧天背後的門派還真不是我們所能想象的咯?”

雖然知道這水天玥無論是做任何的事情總會有着他自己的道理,但對於今天之事,林毅心中依然有些放不下,一個城主居然差點把自己逼到了絕路,這一筆,對於要強的他來說將會一直成爲心中的一個梗。

“不管你如何理解,反正,我是不會至宗門不顧去幫你解決自己的私仇,至於你自己嘛,有實力,整片天魂大陸都可以任你馳騁!”看着林毅,這水天玥眼神極爲複雜。

但林毅心中卻是明白了一個大概,說白了還是需要自己的實力達到一定水平才行,但現在的林毅所想的卻是要比這水天玥遠多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林毅聽着,也是不再多說什麼,身上的傷勢已是出現快速惡化的現象,只能是儘量支撐着! 盧城一戰,在整個青雲宗內傳的沸沸揚揚,對於這些弟子來說,不僅在鄘城戰場之上見識過林毅的能力,而且當日晚上林毅和那盧城城主周旋的場面也是有不少人見證過的。

此時,在青雲宗弟子看來,林毅的實力似乎和那幾名真傳弟子沒什麼差別了,說不定這一次回去,林毅便是會被破格升入真傳弟子的行列。

青雲宗隊伍行進在青冥山脈之內,再不過半日時間便可以抵達目的地了。

此時的林毅被十三營的弟子用擔架擡着,身上的傷勢並沒有痊癒,但只有林毅才知道,現在的自己幾乎是快要溢出瓶頸了,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積累,林毅早就是有了一舉突破知魂境界的想法!

若不是這一段時間都沒有得到過安生,恐怕現在的林毅完全是控魂者了。現在的林毅只等回到青雲宗內,也好 完全藉助青雲宗的資源,一舉突破至控魂境界。

“林毅,你說這一次十一營的排名會落到什麼地步啊?”

此時的銘弘在林毅的跟前,顯得頗爲擔憂,現在十一營中的風陽和聶離兩人都已離去,就算是林毅和銘弘兩人想要保住十一營的地步顯然是不可能的。

“放心吧,十一營的地位不但不會降落,還會提升!”

此時的林毅倒是沒有說什麼假話,回去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提升自己,林毅也相信只要自己的實力真的晉升到了控魂地步,那在青雲宗內也絕對能夠如魚得水!

“什麼人?”

正當林毅還在心中盤算着這些東西之時,卻是不想青雲宗隊伍中的兩名真傳弟子直接朝着那樹叢深處擊去,水天玥手中的武器也是瞬間激射出去,頓時之間“嘩嘩”的撞擊之聲響起!

“鏘”地一聲,只見一道黑色身影自那密林之中走了出來,長髮飄逸,那臉龐也會棱角分明,此人的年齡也不過二十幾歲而已罷了。

“哈哈,水天玥師妹,好久不見,倒是別來無恙啊!”那人走了出來,反倒是一笑。

“看來這青雲宗的弟子,出了你們幾個真傳弟子的實力還稍微看得過去一點,其他的人也不怎麼樣嘛!”那人走了出來,但言語之中隨後的話卻是極爲諷刺,顯然並不把在場的幾百名弟子放在眼裏。

然而, 即使是這樣,那水天玥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反倒是對着來人微微鞠躬。“見過無魂師兄!”言語之中極爲謙虛,讓的周圍的衆人根本看不下去。

那人此時已是到了衆人的面前,嘴裏卻是“嘖嘖”作響,旋即再次說道:“我說師妹,當初你離開總門,到這青雲宗的時候實力可是比我高上不少啊,這現在怎麼纔到達人魂境界的一級啊?這可是有點不符合常理哦!”

此話一出,周圍的弟子明顯是身軀威震,誰也沒有想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個人竟是對着青雲宗內的弟子開始指手畫腳。

“哼”看着周圍弟子的動作,那叫無魂之人卻是眼神一凝,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朝着在場的衆多弟子撲來,“青銅級別的門派就是青銅級別的,弟子中的實力也是弱成了這般模樣而已,還有臉說是我青嵐劍宗的附庸宗門?”

那身穿黑衣的男子口氣極爲不屑,顯然並不把在場的衆人放在眼裏。而當他嘴中一說出“青嵐劍宗”的那一刻,周圍的弟子更是紛紛側目。


“什麼?這就是青嵐劍宗的弟子?實力未免太恐怖點了吧?”

此時的衆多弟子皆是議論紛紛,顯然對於此人剛纔的污衊沒有放在眼裏。

“這青嵐劍宗是什麼門派?”

看着周圍人的神情,林毅自然極爲好奇,自己對於這什麼劍派卻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青嵐劍宗,黃金級門派之首,異常強大,可謂是這鏡月帝國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據說只弱於那帝都中的天機閣!”

銘弘的神情極爲嚴肅,眼神之中對於那無魂也有些戒備!

“呵呵,沒想到會在此地遇見師兄,實在是有些幸會,不知道這一次師兄來這裏是有何目的呢?”

一直將這無魂的諷刺聽着的水天玥卻是並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反而是嘴角微微一笑,極爲客氣地問道。

那無魂雙手抱在腦後,“也沒什麼,上次東郡叛亂,劍宗也是損失了不少弟子,這不,掌門此回就命令七大山峯下來招募一些弟子上去。”

看着周圍的不少青雲宗的弟子,這無魂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青嵐劍宗這一次參與鄘城大戰的弟子都是最底層的存在,雖然死傷有些慘重,但並沒有傷及根本,而在這無魂看來,之所以下上招募弟子也不過是用這些弟子來裝點門面而已。

“怎麼樣,師妹,這一次有興趣回師門了麼?”

聽着無魂的詢問,水天玥卻是嘴角微揚,“恐怕這纔是你這一次道青雲宗來的目的吧?”

看着無魂不作答,旋即再次道:“無魂師兄,請你記住一點,雖然我青雲宗錄屬青嵐劍宗管轄,但兩者也是有了百年時間沒聯繫了,若青嵐劍宗此時想要插手,還需要看看我全宗上下幾百名弟子答不答應!”水天玥的眼神極爲堅定,杏眼怒視,看到周圍的衆人心生一股寒氣。

聽着水天玥似是警告的語氣,這無魂反而是露出笑臉。“呵呵,不急不急,這一次師尊可是說了,在你們青雲宗內招募三名弟子,到時候你想來,師尊自然是不會決絕。還有,師妹,希望你能記住,下一屆的魂者大賽僅剩下一年的時間了,來不來就看你了。”

說罷,衆人只見眼前樹葉微動,原本還在眼前的武魂卻是轉眼之間便是踏上了前方的樹梢。“師妹,師尊的話我已傳達給了那天辰老頭,至於你去不去,還是看你自己吧,畢竟青雲宗這樣的地方出不了什麼真龍金鳳!”眼神再次掃視一番樹林之中的衆人,那無魂滿臉依然是不屑。

“哼,青雲宗有沒有什麼真龍金鳳可不是你一人說了算的,這一次的青嵐劍宗我去定了,一年之後定將你踩在腳下!”

突然,一道極爲聲音自人羣中傳來,如古老的龍鍾一般撞擊着每一個人的心房。

“放肆!”

聽着此話,在場的人無不驚歎,而那在樹梢之上的無魂更是滿臉通紅,怒目看着人羣中的一人。

此人正是林毅,原本躺在擔架上的他此時也是站立了起來,一身的戰甲雖是有些殘破,但眼神卻是極爲堅定,死死地與那樹梢之上的身影對視。

“小小知魂者也敢在本隊長的面前放肆?看來你是不想活了!”

此刻,衆人只覺着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朝着身受重傷的林毅席捲而去,不容阻擋。

而此刻的林毅也是自然感受到了這一股威壓的強大,剛一接觸,便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