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劫匪,那怎麼辦。”陳心涵原本還有些鎮靜的,這下卻十足像個女人,很驚恐的不知所措。

“別怕,這不有我的嗎?你在車裏別做聲,我去看看。”張不凡說完立即就給許小妹撥通了電話。

“許副隊嗎?這邊發生了案子,有劫匪。”張不凡還沒說完。

許小妹就說道:“你在哪?我知道了,已經有人報警了,我現在正在趕來,你能做什麼不?”。


“啊,他們有槍,那傢伙我可惹不起啊。”張不凡一陣無語,心想:“不會是讓自己去拖住吧,那些傢伙可都是不要命的主啊,這讓自己去送死啊。”。

“額,知道,我們快到了,意思是,別讓他們挾持人質,挾持人質那就不好辦了,你懂不。”許小妹說很焦急的說道。

“知道了。”張不凡掛斷電話,心裏很鎮靜,雖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不過確實也不怕,既然事情都撞上了,那就自認倒黴唄。

陳心涵在車裏沒有說什麼,兩隻眼睛很驚恐。

“放心吧,你別出聲,我想他們會很快離開這裏的。”張不凡安慰道。

根據自己的想法,要是自己是劫匪,那自己肯定很迅速的離開這啊,不然難道等警察來抓啊。

“大哥,你看,我操,就是這輛車啊。”一個劫匪指着張不凡這輛奧迪說道。

“操,奧迪跑車, 暗星風雲 。”中間的劫匪將前邊兩個劫匪掰開。

“老大,就是上次你叫我們跟蹤的哪家啊,我操,害苦我們了,居然抓錯了人,抓了個窮光蛋,害得我們不得不來這裏幹這種勾當。” 重生系統之攻略男主

“操,還等什麼,去。”中間的那個傢伙怒罵道。

張不凡見那兩個人走了過來,而不是迅速的離開,很是納悶,心裏一陣不妙。

“老大,我們還是快走吧,警察快來了。”身後的人說道。

“操,走個毛啊,老子有槍,還怕警察啊。”中間那個人將口袋一甩給身後那個劫匪,然後道。

張不凡見事情不妙,正想開車,無奈,還沒啓動,那兩個拿着機槍的劫匪已經在敲窗子了。

“操,開門,下來,尼瑪的。”幾聲爆粗聲。


“啊,怎麼回事嗎?”陳心涵這下更是驚恐,見兩挺機槍對着自己,全身無力。

在面對這樣的境遇時,什麼本能都可能發揮出來,女人就是脆弱註定要被男人保護,這點一點也沒錯。

“叫什麼叫。”張不凡一怒,然後一笑,開了車門。

“操,孃的,找你找得好苦啊,是個富二代吧。”左邊拿機槍的那個劫匪上來就要給張不凡幾機槍巴子。

“過來,走啊。”右邊的那個劫匪阻止了左邊的那個劫匪的行爲,拿槍指着張不凡的身體,因爲他看見了張不凡眼神的殺氣。

確實只要那劫匪敢動手,頓時就要了那劫匪的性命。

張不凡手放在身後的,隨時都能出手,而且很快的一招致命,奪槍,這完全辦得到。

“等等,車上還有一個,估計是這小子的小三。”左邊的劫匪說道。

“操,原來是把老子當做富二代了啊。”張不凡有些鬱悶。

“下來。”左邊的劫匪指着還在惶恐中的陳心涵。

陳心涵差點就叫了出來,不過見劫匪指着張不凡,頓時擔心起張不凡來,恐懼卻是減少了。

張不凡嘿嘿一笑道:“哎,你們要抓的人是我,關我的小三的什麼事情啊。”。

那個劫匪一絲邪笑,“小子,尼瑪豔婦不淺啊,小三都這麼漂亮,這次歸老子了。”。

“額,我說這位好漢大哥啊,你不會喜歡殘花敗柳吧,你想啊,肯定被我那個很多次了,這個你懂啊。”張不凡一點都不害怕,相反是擔心陳心涵怎麼樣,那樣自己這個保鏢可就別當。

“我擦,尼瑪,這種樣子的你也捨得上啊。”那個劫匪突然沒有了興趣。

“你說什麼啊。”陳心涵聽得一陣莫名,自己怎麼這就成了小三了,還成了殘花敗柳了,還怎麼就被那個了,哪個啊。

各種疑問,眼睛不轉的看着張不凡。張不凡給她點了點頭,意思是叫她放心。

“老大,你看,這就是那個害得我們鋌而走險的人,擦,可惡的富二代。”剛纔左邊的劫匪說道。

“靠,揍啊,先打一頓,然後,帶走,尼瑪,警察快來了。愣着做什麼?”中間的那個大罵道。

就在這時,五米處的警察已經在叫喊了。

………………………. “對面的劫匪,你們聽好了,放下武器,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從輕處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這個有幾分女人的聲音,乍聽下就是許小妹。

劫匪這一聽,不知道怎麼辦,想四處躲避。

“老大,怎麼辦啊?”左邊的劫匪問道。

“怎麼辦,老子怎麼知道怎麼辦啊。”中間那個劫匪說道:“奶奶的,要不和他們拼了。”。

“不是吧,老大,他們人多啊,我們這有槍也不管用是不是,我看還不如抓幾個人質,威脅警察。”右邊那個劫匪說道。

“操,真jb聰明啊,以前怎麼沒發現啊,老四,老五,多抓幾個人質,進房子。”中間那個劫匪誇了一下那個劫匪然後命令身後的兩個劫匪。

身後兩個劫匪抓了那個老頭,還有幾個看起來比較有錢的傢伙。

“嘿嘿,電影裏面就是這樣的啊。”右邊的那個劫匪摸了摸頭,有些憨笑。

五個劫匪都死一種打扮,黑色的帽子罩住了整個腦袋,就留出兩個洞,眼睛在那轉動。

挾持着張不凡,陳心涵和那幾個人質就進了最近的一家房子。

隨後警察就封閉了上來,包圍了整個房子。

“許副隊,要不要調飛鷹隊來幹掉他們。”許小妹旁邊的一個人說道。

飛鷹隊,就是q城的武警精英,槍法很準,和特種兵的差不了多少。

一般是不會出動飛鷹隊的,除非實在是有必要。

“快啊,這下人質被挾持,情況不明,趕緊,不然人質很可能會隨時都有危險。”許小妹當下果斷下命令。

“是。”

“喂喂,這裏是宏路區,趕緊派精英隊增員。”


“許隊,他們說,情況不明,不派。”

“什麼,人命關天,怎麼能這樣,讓我跟他們說。”許小妹一怒一拳砸在車上。

那車就是陳心涵的奧迪跑車,手倍疼,“這誰家的好車啊,人呢。”。

“陳心涵,難道……”許小妹有些無力,心想:“難道陳心涵被當做了人質不成,那張不凡呢。”。

豪門歡: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喂喂,許隊要跟你們通話。”

“我是許隊,現在情況是這樣,劫匪大概五六人,挾持人數不確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陳氏企業的千金,陳心涵被當作了人質,這個我想不是一般的搶劫案,請求速速支援。”許小妹初步斷定。

“這個確定嗎?”

“確定。”

“好的。”

“這是個什麼飛鷹隊,居然人命關天無動於衷,真是。”許小妹冷冷的說了一句,不過這是掛斷了之後,這讓他很想不通。

當下就是要確定人質有多少,劫匪有多少,心想,張不凡肯定也在裏面,這樣就好多了。

“那電話來。”許小妹說道。

“你們繼續叫,先安撫住那些劫匪。”許小妹命令道。

這已經是出了多少案件了,怎麼韓老大在的時候不出這些事情,韓隊不在的時候就出這樣那樣的事情,還都落在自己的頭上,真的是有些無力睏乏了。

撥通了張不凡的電話。

“喂,情況怎麼樣。”許小妹打通了電話。

張不凡見許小妹打來電話,有種預感,她會打來所以就算是鈴聲的模式,也是無聲的模式。

趁那些人恐慌,那幾個人大罵的時候,張不凡說道:“劫匪五人,兩挺重型機槍,三把手槍,人質五人。”。

“操,富家子弟,你在嘀咕什麼呢?”一個拿手槍的走了過來,手槍頂在張不凡的頭上,嘴裏說了一句“碰”。

張不凡裝作很恐慌的樣子,叫了一聲。

“呵呵,我害怕,這不數數字的嘛。”張不凡一笑,給了陳心涵一個媚眼,然後繼續道:“5,5.”。

陳心涵不知道張不凡在做什麼,但是有一種感覺,有他在就有安全感似的。

許小妹聽得很真,5,5,重複了好幾遍。

“這下明白了,劫匪五人,人質五人。”許小妹這就說了一句話,張不凡居然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不由有些莫名的崇拜。

“閉嘴,煩死了,這幫警察,我操,難道真不管你們的死活了。”剛纔中間的那個劫匪顯然是主謀,很不耐煩的說道。

張不凡一笑:“好好。”。

“老大,接下來那該怎麼辦啊?”其中一個劫匪問道。

“操,還問,老子怎麼知道啊。”劫匪中的老大爆罵了一句。

“老大,趕緊的,不然飛鷹隊來我們就走不掉了,叫警察給我們準備一輛車,還有食物,要快,就算有個富二代在我們手裏,叫他們別輕舉妄動。”剛纔出主意挾持人質的那劫匪再次說道。

“就算,操,真jb聰明啊。”那個劫匪老大誇了一句。

“樓下的警察給我聽好了,人質在我們手裏,人質在我們手裏,別輕舉妄動,還有個富二代,還有個大老爺,按我們的要求做,不然,我們就十分鐘殺一人了,趕緊,十分鐘以內,車和食物給準備好。”剛纔左邊的那個劫匪吼道。

“許隊,劫匪要求車和食物。”一旁的廋警察氣喘的說道。

“趕緊準備,看來不能等了,得提前下手了。”許小妹冷冷道。

這是個機會,可以送車鑰匙的時候趁機幹掉那些劫匪,然後救出人質。

“許隊,你是想……?”廋警察明白許小妹的意思,然後疑惑的問道:“可是誰去啊,那可是持槍的劫匪啊。”。

“我去,你來指揮。”許小妹說着就要換衣服。

“許隊,這怎麼行啊,要是你出點什麼意外那可怎麼辦,不可羣龍無首不是,我看還是等飛鷹隊吧。”廋警察滿臉的擔憂,他雖然知道許小妹的武功不弱,和特種兵也不相上下,但是始終是個女人不是,這樣的事情還是不適合啊。

“機會,機會稍縱即逝,你難道不懂嗎?這是個機會,應該可以的,你放心好了,這不還有你啊,我去了,你就指揮這一起,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肯定比我穩重和強。”許小妹這下其實心裏沒底,但是這是機會,有機會那就得試試。

“可是……”廋警察弄了弄軍帽道。

還沒等廋警察講完,許小妹已經脫掉了警察服外套。

…………………….. 那豐滿的身材絕對的正點,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有些反應,廋男警察也不例外,許小妹也管不了那麼多,那管什麼害羞不害羞,將便裝換了上去。

很迅速的,車子和食物已經準備好了。

許小妹拿着車鑰匙,和食物就走上了那棟樓。

“幹什麼的,幹什麼的,信不信我槍斃了你?”樓道里傳來一陣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