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自然不是我來教你們煉丹的知識,新來的林大師,會爲你們授課,你們是第一批被林大師授課的弟子,做好準備了啊!” 院長一番詼諧的話語讓全場陷入了激動無的心情。

林大師之名早已在這片星雲傳開了,更是許多人都想要見一見,連六大家族都想要拉攏林寒。但是他的行蹤不定,偌大的星雲,他們根本不知道應該要去哪兒找林寒,所以這件事情這麼耽擱下來了。

“現在,熱烈歡迎我們的林大師——林寒!”伴隨着院長聲音的響起,林寒已經緊張的想要鑽進牆裏了。乖乖,他的煉丹手法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學會的,跟他學,只會誤人子弟吧!

林寒緊張的一手都是汗,可還是硬着頭皮走進了教室裏。

“是他!我剛纔在煉丹長老的大道看過他的雕像!沒想到雕像的更加年輕!”有人一眼認出了林寒,開口驚呼。

“各位同學,大家好啊。”林寒站在講臺,那叫一個渾身不痛快。

林寒的聲音落下之後,全場陷入了一片寂靜。

“這林大師竟然這麼年輕!看起來我們還年輕!”一衆學生瞠目結舌,簡直到了有些匪夷所思的程度。

“而且這修爲……才階聖尊!”這班學生,可是有不少超聖階品的學子,一個聖尊階品的小渣渣來當老師教他們?這真是認真的嗎?

“咳咳……修爲什麼不重要,重要是,人家能夠煉製出準神階品的丹藥,然而,你們能嗎?”站在一旁的院長聽不下去了,人林寒雖然修爲不高,但是煉丹的造詣絕對不是他們能夠追趕的,

想想這些超聖纔不過低階煉丹師的水準,這得猴年馬月才能煉成階的丹藥。

“你們不是都很好我的師傅是誰嗎?”看到林寒被人輕視,蘇凡忍無可忍,直接起身。

“誰?!”對蘇凡的師傅,他們倒是真的好。

因爲蘇凡是他們當修爲最低,但是成最高的。

“是他!他是我的師傅,十幾年前,我剛剛認識他的時候,我連一顆完整的低階丹藥都不會煉製,丹火也把控不好。如果不是師傅循循善誘,我不會有今日的成。”蘇凡一番話,說的自己都將自己感動了,那叫一個熱淚盈眶。

林寒聽完,也有些感動,沒想到這小子一直記得他的事情。

倒是他這個師傅,丟下一本祕籍沒心沒肺的跑了。

這倒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那些人的眼底顯然寫滿了不相信。

“自然是真的。”蘇凡一臉的驕傲,“我的師傅,叫林寒,一個煉丹和煉器同修的才!”

這句話擲地有聲,響徹了整片教室。

“你蘇凡一張嘴說了算嗎?既然你說你是林大師,有本事煉製出超聖階品的丹藥給我們看看,你若是能夠煉製出來,我們服你!”女生一派基本對蘇凡的話深信不疑,但是男生一派不好說了。

其帶頭鬧事的還是一個高階超聖水準的男生,林寒聽言,輕輕的挑了挑眉。

“你有藥材嗎?有藥材,我煉製給你們看看。”林寒可沒有那麼偉大,拿出自己的藥材給他們煉丹。

“自然有的,這教室後頭還擺放着一個藥材架,‘林大師’需要什麼藥材,讓你的好徒弟去拿不好了嗎?”對方的語氣充滿了嘲諷的意味,一句林大師更是叫的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蘇凡氣的差點要跟人家拼命,連院長都皺起了眉頭,林寒卻沒有絲毫的反應,嘴角依舊掛着謙謙君子一般的笑容。

隨後,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吐出了一大堆藥材的名字。

這些藥材的名字進入了蘇凡的耳,蘇凡很快起身,走到了教室後面的藥材架子前,一一取出了林寒所需要的藥材。

藥材取齊之後,林寒將自己的那個提升了品質的蒼穹爐給取了出來。放到了面前的講臺。

所有的學生,當初只有一個在煉丹師考覈的現場看到過。

“是這個爐!當初林大師在考覈現場煉製出來的爐是這個!”那人激動無,幾乎可以確定林寒是當年的林大師。

不過很快,被那個高階超聖瞪了一眼,連忙蔫了,半句話都不敢說了。

蘇凡將藥材取來之後,林寒仔細的分配了一些藥材,隨後,將所需的藥材,全部都丟入了煉丹爐。

“撲哧!”看到林寒的這一動作,那個高階超聖直接嗤笑了出來,笑聲更加的大了。

“天底下還沒有見過這樣的煉丹的,你這樣的煉丹手法,還好意思說自己會煉丹?”那人繼續對着林寒冷嘲熱諷,無非是見不慣林寒這個階聖尊還在自己面前逞能。

林寒不予理會,調出丹火,墨黑色的丹火在衆人的眼底跳躍,如此顏色的丹火,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衆人眼底皆充滿了吃驚,連那個超聖也是。

對林寒來說,準神的是有些吃力,但是超聖的,還是隨隨便便的能夠煉製出來的。融化藥材,煉製和成丹幾乎是一氣呵成的。

別人煉製一顆超聖階品的丹藥,最少也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

但是林寒的速度快到讓人匪夷所思。

“聽說林大師只花了三天的時間煉製出了準神階品的丹藥,不知現在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有人是知道林寒的煉丹速度的,快的驚人。

“是啊!完全不知道。”那些人對林寒有些不放心。

“林寒,別忘了下午的弟子甄選。”院長也擔心耗費時間太長,會耽擱了下午的弟子甄選。

“嗯。”林寒回答一聲,加快速度。

一個半時辰!

一個半時辰過後,伴隨着一聲丹成的悶響自丹爐響起,丹香瞬間從丹爐飄出,一顆丹藥飛出,直接飛向了窗外。

林寒縱身追去,一羣學生見狀也追了過去。

這顆丹藥一直跑到了外面,伴隨着丹劫雲的出現,幾乎大殿邊的所有的弟子的目光都吸引了。連一些長老都被吸引了。

大家都好的看着這抹丹雲,不知道是誰招來的丹劫雲。 隨後是第二道,第三道……

竟然足足落下了六道雷劫,這丹劫雲纔在甲級宮殿區的空消散。

六道丹雷劫!

從數量可以看出,這丹藥一定他們想象的要珍貴許多。有的人還以爲是不是有人煉製出了神人巔峯階品的丹藥。不然怎麼會落下六道丹雷劫。

“這是……這是……”院長激動的語無倫次了,這小子不會是……

“唉,真是!”林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彈跳而起,接過了從半空緩緩落下的丹藥。

這丹藥落於林寒的手,微微的轉動了一下,在簇擁來的衆人眼神,開始發生驚人的變化。

“這是哪兒~”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林寒手心裏的小東西開口說話了。

“這……這個是!”所有人都被眼前的這個小東西給震驚了,大家都發出了驚呼聲。而甲級階煉丹的學生們眼底更是直接浮現了崇拜的光芒。

“快給我看看!”院長連忙走前來,輕輕的從林寒的手裏接過了這隻丹靈。

“超聖尊階丹藥!”院長一邊看,一邊開口說了一句。

這一句話,讓全場的人都驚到了。

所有人都好的想要看清院長手裏的丹藥,擠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聽說那煉丹聯盟總部有一方丹靈空間,要進去觀看一人需要一百顆黑色靈石才能進入其。我家還算有錢,我進去看過一次,我聽說,那些丹靈是林大師煉製的。”人羣的低估聲傳來,全場譁然,大家都用異常狂熱的眼神看着在人羣林寒,那眼神,那模樣,恨不得將林寒給看穿了一般。

“好了,各位同學,大家回教室,本院長再給大家好好的看看。”院長見這氣氛一度陷入了失控的狀態,開始提醒了一下。

衆人這才紛紛散開,各自回了教室。

那些沒機會看到丹靈的人,那叫一個扼腕。

“林寒,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才能這麼容易煉製出丹靈的?”院長實在好,林寒到底是怎麼煉製出丹靈來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只要不是越階太厲害,基本出的都是丹靈,嫌少會出丹藥。跟我階品相同或在我的階品之下的,是否要煉製出丹靈,全看我的心情。”稍微他高一階的,他是沒法控制的,但是跟他同階和低階的丹藥,想要煉製出丹靈,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此話一出,所有人再次懵了。

尼瑪?出不出丹靈,看你心情?!

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咳咳!”院長聽到林寒的話,更是有種無顏見人的感覺。他這過很久都出不了一次的丹靈的人情何以堪啊!

在跟院長討論的過程,時不時還有人鑽出腦袋看看院長手裏的東西。

院長越看越覺得這也是一個掙取靈石的絕佳方式,打算跟林寒商量一下,掙靈石的方法。

“院長,我聽人說,煉丹聯盟裏有一個丹靈空間,爲什麼我們學院沒有?林老師可是我們丹院的老師啊!”剛剛回到班級,有人開口跟院長說了這麼一句。

一時間,大家都有些尷尬了。

對啊!爲什麼人煉丹聯盟有,但是丹院卻沒有這成了什麼?

“院長,你看我做什麼?”林寒擡眼看着院長,有些不可思議,院長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你看看,你日後煉丹也不用控制了,藥材儘管去藥閣去取,不對!直接去藥閣煉丹,給咱們丹院也煉出一方丹靈空間唄?”對方的話聽得林寒直抽抽,原來院長打的是這個主意啊。

“這個……院長,其實不瞞你說,每一隻丹靈都是沾了我的血才生成的,短時間造出丹靈空間,我怕我會血虛。”剛纔挑選藥材的時候,被其一株藥材的尖刺給劃傷了手臂,鮮血沾了一些,所以才煉出了丹靈。

基本,每一顆丹靈,都是沾了他的血出來的。

只是他都沒有說。

“沾了血,能煉製出丹靈了嗎?”院長直接將林寒的意思理解成這樣。

“我基本每次都是這樣的。”林寒點點頭,回答。

“那我回去試試,若是我不行,還是你來煉製,至於血嘛……我們丹院什麼都都缺,唯獨不缺靈石。今晚見。”院長說完急匆匆的離開,丟下一句話,讓林寒哭笑不得。

這一班的學生也總算安分了,沒有一個敢再質疑林寒。連那個高階超聖,都不再開口多說了。

“老師,丹靈被院長順走了!”一個女生開口撒嬌跟林寒抱怨了一句。

“沒事,我這裏還有一隻,給你們看看也無妨。”林寒說完,一個小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肩膀。

“哇!”這丹靈什麼時候成了爛大街的東西,怎麼可以這麼隨便又拿出了一隻。

衆人皆驚的同時,紛紛圍了來,觀察這隻丹靈。

“林寒,你幹嘛啊……”這丹靈自然是神農,只有神農林寒是不捨得將他交出去的,所以留在了身邊。

“學生們想要看看你,你勉爲其難,給大家看看唄。”林寒的話,聽得大家都笑了出來,一些好的學生,更是伸出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神農的身體。

發現身體的皮膚竟然是跟人一樣柔軟的,那模樣簡直可以用驚呆了來形容。

“哇!好厲害!”什麼叫創世主,這是啊!竟然創造出了一個嶄新的生命!

“好了,課時間還沒有結束,我做老師也不肯那幾只丹靈出來給你們看看好了。日後,好好學,你們也能煉製出屬於自己的丹靈,開始課吧!”又過了幾分鐘,林寒將神農收了起來。

他怕這神農再被這些少女少年摸下去皮膚都能摸褪層皮了。

大家也不敢不遵從林寒的命令了,紛紛散開,回到了位置。

林寒這樣靠着實力徹底收服了這一羣來自大家族勢力的學子,也算是一種本事吧! 林寒的授課方式跟別的長老迥然不同,他所授課的方式簡單淺顯,也從不用那些讓學生們聽不懂的術語。一下子讓那些學生喜歡了不說,也感覺煉丹沒有那麼難了。

直到午的課程完林寒打算去食堂吃頓飯,被學生們給攔住了,直接要求跟林寒一起去吃飯。

這讓林寒有些不好做了,他本來不喜歡這麼熱鬧,還是跟一羣不太相熟的人。林寒婉言謝絕了他們的好意。帶蘇凡,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去食堂的路,許多人都認出了林寒,紛紛開口竊竊私語的討論着林寒。

林寒也權當充耳不聞,蘇凡倒是聽了一路。

有人噴師傅的,有人誇師傅的,應有盡有。

一些沒有見過林寒煉丹的,基本都是在討論林寒這個聖尊修爲的,基本都是嘲笑這修爲不夠看的。

若是換成一般的學子,纔剛剛好夠丹院的修爲,而他卻做了老師,那些學生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了。

“那些人的嘴可真是太碎了!”蘇凡義憤填膺的開口。

“無礙,他們話多,讓他們多去。

在之前回丹院的路,老白把丹靈空間這些年收成的七成都給了林寒。好傢伙,林寒一下子從窮人變成了最有錢的人。

這種感覺,好像是早起來吃煎餅,一口氣要吃十個,還要加荷包蛋的那種大款感覺。

林寒也總算見識到了,煉丹師真的是最掙錢的一個職業了。

師徒兩人進了餐廳之後,發現有一個蒼老的身影早早的等在了餐廳門口,發現林寒跟蘇凡來了,立馬迎了來。

“你小子,回來了怎麼也不知道讓凡兒告訴我一聲。”是蘇老,他已經下了決心要在丹院陪孫兒了,說到底是不放心蘇凡一個人在丹院裏生活。

“這不是剛剛回來嗎?蘇老,這是欠你的三百顆靈石,欠了你十多年,我自然是要算利息的。一千顆的靈石,請收好。”對林寒來說,這一千顆靈石是他的空間裏的九牛一毛。

丹靈空間的收入足足是億黑色靈石。

可見這方空間衆人對丹靈的狂熱程度。

蘇老聽言大爲吃驚,他可沒有打算林寒真的還給自己這麼多的靈石,但是他願意給出這麼多,其實也沒有什麼。他可聽說了,這些年他掙了不少的靈石。

客套了幾句,蘇老將靈石收了過來,放入了空間裏。三人一起進入了丹院的食堂。

說着是食堂,更多的是像一家酒樓,林寒因爲是教室,享受丹院最高的待遇,直接去二樓吃飯好了。

一樓是普通的家世的普通學子吃的,二樓則是教室和六大家族的學子食用的地方。

因爲蘇凡和蘇老被林寒帶着,所以直接帶着他們了二樓,去了老師專用區吃飯了。

當老師還有一點好處,在丹院吃午飯不用給錢。

而且能夠分到大塊的烤靈獸肉,都是補充靈力的。

沾了林寒的光,蘇老和蘇凡也吃了一頓教師餐。理由是幫他們打飯的大媽覺得林寒長的好看,所以多給了。

這個理由讓林寒有種恍惚回到人類社會的錯愕,當年在大學裏,林寒的外貌變得好看之後也發生了不少這樣的事情。

從開始的受寵若驚,到後來每次打了飯都會道謝,已經是林寒養成的習慣了。

林寒特地挑了一個偏角落的位置,是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目,這種被人當猴子的看的感覺,太糟糕了。

“滾滾滾!哪兒來的髒老頭!也敢到這裏來!”在林寒打算吃飯的時候,忽然,從樓下大門口傳來了一道喧譁聲。

林寒放下手的食物,起身,走到了圍欄邊,看到一個渾身邋遢的老人正被食堂的工作人員刁難。

“住手。”而周圍的人都選擇了冷眼圍觀,誰都沒有出手。

林寒看不下去了,開口喊住了那個工作者。

縱身從二樓一躍而下,來到了老人身邊。

丹院的食堂是跟外界想通的,類似酒樓。

外面的人也會過來吃東西,不乏一些身世可憐的老人,也會過來這裏乞討。

“林大師!”侍從當然認識林寒,連忙開口喊了一句。

“這個給你,其實吃東西看的是人的心情,與周圍的人無關。老人家可否願意,跟我樓一敘?我將我的食物分一半給你。”林寒對老人無法坐視不管,因爲看到老人會想起自己在人界的爺爺。

“小夥子,你真是個好人啊!”老人開口說道,聲音滿是沙啞。

“爲老不易,不是應該的嗎?”林寒微微一笑,伸手扶起了老人,攙扶着老人往樓走。

在走的過程,林寒發現了,這老人健步如飛,怎麼看都不像外表這樣看起來年邁。試圖感覺一下對方的靈力,結果被對方直接給擋了回來。

林寒大吃一驚,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老人沒有外表看着這麼簡單。

“老頭兒最喜歡吃肉了,你有沒有大塊的肉給老頭兒吃啊?”老人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有,若是你不夠,我再去買。”第一份是免費的,但是第二份是要錢的。畢竟誰的食量都沒有大都這樣的程度,一個人吃五斤的靈獸肉,會還要吃。

林寒以爲再多不過吃個五斤足夠了,大不了自己的全部給他吃了。自己再去點一份。

只是林寒算錯了對方的食量,二十斤!這老人足足吃了二十斤的靈獸肉。這才心滿意足的跟林寒道謝離開了酒樓。

林寒下了樓從侍從的嘴裏得知,這老人幾乎每天都回來,每天都有人看他可憐請他吃東西。

不過都因爲長期養不起這麼一個胃口大的老人,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知道了這個老人的存在,沒有人再願意出手請客了。

“這老頭太可惡了!欺騙師傅的感情!”回學院的路,蘇凡還在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