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揚馬鞭,那匹馬發出長嘯,就向前飛奔,

這隻三千多人的軍隊,沿著崎嶇的山路,慢慢地繞過夜色籠罩下的烏塗河,

他們就像一把鋼刀,已經插入了獨孤宏的心臟地帶?????? 第327章地利不如人和

就在閻羅軍悄悄向北推進的時候,在閻羅城裡,最高軍事會議還在進行中,

「大王,不可啊,」段天南一聽完獨孤宏的作戰計劃,馬上提出反對,「此時還不是我們和柳青青展開決戰的時候啊,」

「為什麼不是,」獨孤宏冷冷地看著段天南,「我們的後顧之憂已經解除,此時,正是我軍揮兵西征的時候了,」

「大王,我們的後顧之憂還沒有徹底解除,閻羅軍只是被趕走,並沒有被殲滅;而楚江城的敵人也在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隨時可能殺過來,這怎麼能算是後顧無憂了呢,」

「那你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非要我軍把閻羅軍和楚江軍的最後一個士兵都消滅掉嗎,」獨孤宏惱火了,

他並不關心閻羅軍和楚江軍,對他來說,這兩個地方的敵軍只是負隅頑抗而已,形不成什麼氣候,反而是森羅城裡的柳青青所部,才是最讓他揪心的,

「大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認為,現在應該先拔掉楚江城這根釘子,讓我軍徹底無後顧之憂,這樣,才能回過頭來全力對付柳青青的森羅軍,現在,楚江城未攻破,我軍貿然西征,只會腹背受敵的啊,」

「笑話,你以為我不知道不能兩線作戰這個簡單的道理嗎,」獨孤宏冷笑道,「我這就是要先滅柳青青,後下楚江城,」

「柳青青不能先打啊,」段天南還在苦勸道,「她的軍隊驍勇善戰,又深得當地民眾的支持,此時不可與戰啊,」

「段天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軍就不驍勇善戰嗎,難道,我軍就不得人心嗎,」獨孤宏憤怒地朝著段天南瞪了一眼,

「大王,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們要先打弱的,后打強的啊,這柳青青的實力,是敵軍之中最強的,此時不可與之正面交鋒啊,」

「哼,段天南,你老糊塗了,」獨孤宏氣得牙咬得緊緊的,「你說柳青青強,她強在哪裡啊,她的森羅城,被火燒過,到現在還沒完全修築好呢,我們此時進攻她,正是時候,難道,你非要等到她把城池都修好之後才進攻她啊,還有,你說楚江軍比她的森羅軍弱,可我怎麼覺得事實恰恰相反啊,楚江城城池堅固,易守難攻,我們放著千瘡百孔的森羅城不打,卻去打城牆堅固的楚江城,你真是老糊塗了,」

「是啊,是啊,」底下的一些將領也跟著點了點頭,

的確,就進攻的難易度來說,這楚江城可比森羅城難攻多了,

「大王,屬下我擔心的就是這一點,」段天南道,「森羅城雖然著過大火之後,城池不夠堅固,但森羅軍士氣高昂,眾志成城,他們上下一心,這要比那厚厚的城牆還要堅實啊,古語云: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森羅軍佔盡人和的優勢,這要比那城池的地利還要可怕得多啊,」

底下的一些年紀大一點的將軍們,也都讚許地點了點頭,


「楚江城雖然堅固,但畢竟處於一隅之地,和大陸的其他地方已經徹底斷了聯繫,此時,我軍要是圍住楚江城,楚江軍沒有外援,時間一久,他們必定會彈盡糧絕,等死而已,」段天南說道,「大王,只要我們有足夠的耐心,要攻下楚江城並不難,」

「耐心,攻下楚江城,需要多久時間啊,」獨孤宏冷冷地說道,

「大概要一個多月吧,」

「一個多月,」獨孤宏搖搖頭,「我等不了那麼久,」

「大王,一個多月不算久啊,」段天南道,「這要比攻打森羅軍的時間,要少很多,」

「呃,這怎麼可能呢,森羅城那麼破爛,我軍只要發動強攻,指日可下,怎麼還要比攻打楚江城的時間還要久呢,」

「大王,這森羅城雖然破爛,但柳青青是個用兵靈活機動的將領,她一定不會固守一座死城,而會與我們打游擊,如此一來,我軍在森羅城所花的時間,要長得多,弄不好,要經年累月啊,」

「經年累月,」獨孤宏搖搖頭,「不見得,我又不是和她玩捉迷藏,我就是要攻下森羅城,需要那麼久嗎,『

「大王,你攻下森羅城並不難,可是,只攻下一座空城有什麼用,」段天南指著地圖,說道,「敵人的有生力量並沒有被殲滅,他們只會牽著我們的鼻子,在這裡打轉轉,這樣的話,我們即使佔了城池,又不能守,也不能攻,只會白白浪費時間和精力,」

「哼,只要攻下森羅城,我們就算是勝利了,我管她的有生力量有沒有被殲滅,」獨孤宏冷哼了一聲,「只要我們打下了森羅城,那些懷有異心的城主就會被震懾住,這才是我打這場仗的意義,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懂得書本上那些迂腐的理論,不懂活學活用,」

「大王,作戰之道,在於最終的勝利,敵人未被殲滅,即使我們得了城,也無用啊,丟了城,得了人,這城還可以復得,得了城,丟了人,這城最後還是守不住啊,」

「丟人,我放著柳青青不打,當縮頭烏龜,那才丟人呢,」

「大王,請三思啊,假若此仗不勝,只怕??????」

「誰說我打不贏,此仗,我志在必勝,」獨孤宏騰地就火了,「段天南,你這是在動搖我的軍心嗎,」

「屬下不敢,」段天南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屬下說的,句句都是肺腑忠言啊,大王,你一定要三思而行啊,」

「夠了,你到底是不是忠心,我心裡有數,」獨孤宏拍了一下桌子,「各位,都給我聽清楚了,」

那些將領都嚇了一跳,豎起了耳朵,

「薛天壽,你率領三千人馬,防守秦廣城,我要把駐守在那裡的牛剛調回來,」

「得令,」薛天壽雙拳一抱,

段天南一愣,

原來,這薛天壽乃是那個被處死的薛天明的同父異母弟弟,薛天明死後,薛天壽因為努力劃清與這個哥哥的關係,因此並沒有被獨孤宏追究,而是繼續當他的將軍,

而防守秦廣城的牛剛,是獨孤宏手下的大將,能征慣戰,有萬人敵之稱,而且牛剛頭腦冷靜,判斷準確,屢有勝績,

上次,獨孤宏帶兵進攻芒碭山,並沒有帶上牛剛,這次,他吸取了經驗教訓,乾脆調來得力幹將牛剛,一雪前恥,

可這樣一來,這秦廣城的防守就成了問題,



「大王,不可啊,秦廣城是我軍的東邊門戶,直接扼守楚江軍西進的道路,那裡需要的是一個沉著冷靜的將軍啊,牛將軍能征慣戰,還是應該放在秦廣城監視防範東邊的楚江軍為好啊,」段天南道,

「正因為牛將軍能征慣戰,所以,我更需要他跟在我身邊,」獨孤宏道,「楚江城劉明達那老東西,已經被打怕了,斷斷不敢進攻我的秦廣城,你擔心什麼,」

「可是,大王,這,這薛,薛將軍恐怕不合適啊,」

獨孤宏轉過頭,看了看薛天壽,「薛將軍,有人懷疑你會因為當初你哥哥死在我手裡,而有叛變之心,你會嗎,」

薛天壽一聽這話,撲通跪倒,嚎啕大哭,

「大王,我對大王忠心耿耿,怎麼會叛變大王呢,我就算是戰死沙場,也絕對不會叛變大王,」

說著,他竟然朝地上磕了幾個響頭,

當他爬起來的時候,額頭上已經是鮮血淋漓了?????? 第328章在兩軍陣前敘舊,

薛天壽的叩頭,最終獲得了獨孤宏的信任,

段天南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獨孤宏最終還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了決定,,出征森羅城,

不過,這次,獨孤宏還是吸取了經驗教訓,他不再氣勢洶洶、大張旗鼓地出兵,而是命令牛剛帶著先頭部隊,悄悄殺向森羅城,打算給柳青青一個突然襲擊,

可是,沒過多久,牛剛的軍報很快就回過來了,他的軍隊,已經被對手發現了,遭到了敵人的強力阻擊,只能在森羅城外五十里處停了下來,

獨孤宏只好率領大軍,星夜兼程,終於趕到了森羅城外,

可到了這裡一看,他卻大吃了一驚,

原來,森羅軍並沒有躲在城裡消極防守,而是駐紮在城外的一個高地上,利用地形紮起了營寨,

這次,森羅軍的兵力更多了,密密麻麻地排在森羅城前,

森羅城就在獨孤宏的視野里了,可是,自己的軍隊就是沖不過去,因為,前面就是一隻擋路虎,,柳青青率領的軍隊,

對面的營寨里,「帥」字大旗豎立著,顯然,柳青青親自帶兵出來迎擊了,

獨孤宏騎著馬,走到了自己軍隊的營寨外面,

森羅軍已經擺好了陣型,左右兩翼是騎兵,中間是拿著盾牌的重裝步兵,在步兵後面,則是拿著弓箭的弓兵,在方陣後面,則是左右對稱的巡視塔樓,塔樓上也站著手拿弓箭的士兵,再後面,就是連綿起伏的營寨,就好像一個個小山頭一樣,

看著看著,獨孤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柳青青,很會用兵啊,別看對手的軍隊不多,但這陣型配合著后高前低,兩邊高中間低的天然地形,自己的軍隊還真不好衝鋒,

「傳令兵,」

「在,」一個騎著馬的傳令兵跑了過來,

「你,給我到對面的敵軍那裡,給我帶句話過去,就說:讓他們的主帥柳青青出來,我要會一會她,你就和他們說,我和她乃是故人,只是敘舊而已,不涉及其他,」

「這,」傳令兵沒想到獨孤宏竟然是讓自己做這件事情,

一般來說,這種事情都是派使者過去的,但獨孤宏似乎是急於把消息傳遞過去,乾脆就讓傳令兵來執行,

「愣著幹什麼,你怕死啊,」獨孤宏惱了,狠狠瞪了傳令兵一眼,

「得令,」那傳令兵只得騎著馬跑了過去,

那邊的森羅軍突然看到對方來了一匹馬,愣了一下,

「將軍,要不要射箭啊,」士兵問了一下嚴軍將軍,

「不要射,這可能是對方的使者,」嚴軍壓了一下手,「放他過來,」

那傳令兵不敢靠近,停在森羅軍的陣列之前不到百米,大聲叫道:「我們家大王說了,請你們的主帥柳青青出來,和我們大王相會一下,我們大王說了,他和你們主帥乃是故人,只是敘舊而已,並無它意,」

「故人,」嚴軍一愣,扯著嗓子道,「誰跟你們大王是故人啊,」

那傳令兵不明就裡,又說了一句,「我們大王和你們元帥柳青青啊,」

「呸,我們家元帥才不會和你們這王八蛋的鬼王敘舊呢,你給我滾蛋,」嚴軍火了,就從身邊一個弓兵手裡拿過了弓箭,就拉了一下弓弦,

其實,那弓弦上並沒有搭上箭,可那傳令兵聽到弓弦之聲,早嚇得掉轉馬頭就跑,

「哈哈哈,」嚴軍仰頭大笑了起來,「特么的,獨孤宏的士兵膽子就這麼小,真是笑死我了啊,」

那些士兵也跟著笑了起來,

「嚴將軍,」這時候,嚴軍的身後響起了聲音,

他轉頭一看,原來是柳青青和丁當走過來了,

「元帥,丁將軍,」嚴軍趕忙一拱手,

「剛才是怎麼回事啊,」青青問道,她的臉上帶著一絲笑容,「那不是獨孤宏派來的使者嗎,為什麼被你趕回去了,」

「元帥,獨孤宏這廝,竟然要元帥您去陣前和他對話,我一看他就是不懷好意,就把他的使者趕走了,」

「噢,」青青點了點頭,「沒想到我這位老熟人還惦記著我啊,」

「青青,他大概是喜歡你吧,當初,在安達曼酒店裡,我就看出來了,」丁當壞笑道,「還好你沒嫁給他,要不,你現在就成了鬼王夫人了,而不是這裡的大元帥,」

「你啊,又在這裡吃乾醋了,」青青笑了,轉向嚴軍,「嚴將軍,他可有說過,要和我說什麼話嗎,」


「哦,他說您是他的故人,他只想和您敘箇舊,並無它意,」

「是嗎,」青青點了點頭,「我不是韓遂,他也不是曹操,有什麼好敘舊的,難不成,還想挑撥我和你們森羅王的關係不成,」(備註:韓遂,三國時代的地方軍閥,和馬超一起進攻曹操,曹操與韓遂有舊,借故在戰場上和他騎著馬私聊,卻只說一些不找邊際的話,還寄給他一封塗改過的書信,馬超懷疑韓遂背著自己,與曹操通謀,兩人由是產生罅隙,終被曹操所敗,)

「就是,青青,我看啊,咱們還是不要過去了,這個獨孤宏八成是想乘機偷襲你,」丁當道,

「是啊,元帥,咱們沒必要冒這個險,我聽說,這個獨孤宏的功夫很高,有萬夫不當之勇,您要是過去,他肯定會對您下手的,還是不去為好,」嚴軍也不住地點頭,

「不,我要過去,我倒要看看,他能拿我怎麼著,」青青卻沉著地說道,

此時,獨孤宏聽到那個傳令兵跑回來報告的消息,聳了聳肩,

「哼,我早知道這個柳青青不會上當,那好,那我們就兵戎相見吧,『

「報,」突然,有個士兵跑了過來,稟告道,「大王,對面來了兩個人,說要大王出來相見,」

「兩個人,是誰,」獨孤宏騰地站了起來,跑出了營帳,

他爬上了塔樓,朝下這麼一看,卻吃了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