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進去是故意的,恐怕也是有些人故意的。但是沒人會想到,那人會在張茂陽結婚時候直接痛下殺手。”

“我們怎麼處理!”

“將屍體拉下,控制住那幾個長輩,不然後果很嚴重!”

“好!”

“張茂陽,是你乾的好事?還我孫孩命來。”一個普通九重天的老者直接對張茂陽出手。

“找死!”李夜在後院隔空擊出一拳,直接打傷那位老者。

“人是我殺的。一個九重天,明知道兇手不是眼前的人,卻當做不知道。可笑!還有,你該死!”李夜再次擊出一拳,直接秒殺那位老者。

“族長,你們家族的家規不嚴啊!還有,你們是在挑釁火皇嗎?一個九重天膽敢隨便出手!”

“夜皇,老朽錯了。我會彌補的。”

“彌補倒不需要,只是有些人自以爲聰明,反而送掉直接的性命!”

“是啊!那是他活該!”

族長倒真的一點都不心疼,相比較死的不是他的後代。其實,想想也對,有李夜這麼一個殺星在, 見習死神系統 。畢竟,人家在三重天時,那是還沒有後臺,就敢痛殺霸王,完全不考慮後果的人,死了也真的白死了。話又說回來了,這幾個人的死,幫他們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張茂陽跟李夜關係,現在至少說明,李夜很護短。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故意的。

雖然,氣氛有點怪,但是新郎的地位有了急劇的變化。參加婚禮的都是家族之人,以及外面的朋友。霸主世界死幾個人非常正常,所謂報仇也得看對象看情況。在場的賓客不約而同的將死亡的幾個過濾性遺忘。該笑的笑,該祝賀的祝賀,該喝的喝!最後李夜被他們非常恭敬地送出。

“管家,我要準備閉關了!有什麼事情就麻煩你了。”

“明白。”

李夜正式進入閉關狀態,目標只有一個,將已經有眉目的青龍爪,發揮出它應有的力量。已經被封印的獸魂,已經沒有牴觸意識,剩下的只是一片朦朧的本能意識。通常,這些擁有上古血脈的奇獸,都會在一定時間裏,激活那些流傳下來的記憶。這些記憶都在靈魂深處覺醒。每隻兇獸都會擁有自己的神通魂技,只是能成功領悟出的非常少。比如,一頭青龍成年後實力非常恐怕,絕對秒殺永恆尊者。可是幼年時期,連一個五重天的都不如。這是爲什麼,沒人知道。成功封印之後,就可以同獸魂,逆向推算獸魂所帶的逆天魂技,這就是修士魂技的基本來源。封印的獸魂越是強大,拿所得到的魂技也是越發強大,當然對身體也非常苛刻,如果身體強度不夠,強行施展,絕對會被自己的魂技反噬而死,這是修行界血的教訓。現在,李夜領悟的青龍爪只是用本體所施展,所謂的實力只是真正青龍爪的皮毛而已。如果,別人用這樣威力的青龍爪來對方李夜,恐怕連李夜的皮膚都破不開,更不談什麼傷害了。

一年了。李夜選擇零的開始,就是經以前所掌握的選擇遺忘,從頭開始推算。這青龍爪之前,李夜麼有接觸一個天然魂技,也就是說這魂技是天生。火皇也沒有講解過,只是說先去接觸吧!如果有疑問再來詢問。李夜花費一年時間,將青龍爪逆向推算到最後,發現一個完全無法理解的情況。魂技也好,神通也好,天賦神通也好,一切手段都得依靠魂力推動,這是最基本的理論,也就是一切理論都建立在這個上面。現在,李夜所理解的也就是這個理論。李夜可以模仿靈魂記憶中的魂技影響,但始終無法明白魂技的真理!前面,李夜都感覺非常清楚,也非常明白。就是最後一步,無法理解。

時間,過的很快,李夜沉醉最後一步,瞬間就過去26年,在這25年內,李夜沒有一絲進步。當然,說這沒有一絲進步也不是,只是對這心中的疑惑非常清楚,也就是清晰問題的所在。【現在的李夜就好像,雖然普通人搞不懂汽車的結構理論,但不妨他駕駛汽車。當真明白清楚結構理論後,纔可以對汽車進行改造。就好比,能改造汽車的絕對能駕駛汽車,能駕駛汽車的絕對大多數是無法改造汽車,甚至連修理都不能。】

第27年,李夜選擇性地將青龍爪放下,開始選擇感悟自己的混沌奧義。自從自己,得到那顆混沌蛋後,自己的混沌奧義就隱隱共鳴的趨勢。利用混沌蛋來感悟混沌奧義,效果的確顯著,但時間流失太快了。只有在大把的時間,纔會毫無顧慮的去感悟。

每次都一樣,當自己的魂識進入混沌蛋後,裏面永遠是一片毫無生機的星空。原始星空,一切沒有意識的物質,遊蕩在星空之中。而星空之中漂浮這最爲原始的混沌氣息,吸收這些氣息後,似乎可以增加對混沌奧義的理解。

旁邊銅羅,自己敲響一次了,這代表過去100年了。只是,李夜沒有任何反應而已。當過去180年時,李夜感覺自己在混沌蛋中探索了一個段落,繼續似乎變得有點困難,因此退出。當退出後,看到旁邊的計時器,才發現已經過去180年了。

混沌奧義增長了許多,似乎理解能力也提升了不少了。再次,推算青龍爪時,發現以前的疑惑難度減少了很多。以前,根本就沒有方向可循,現在可以看到前進的道路。

220年後,李夜打開密室大門。李夜現在將青龍爪完美領悟,但李夜還不是絕對的滿意。因爲當他完美領悟時,發現一個祕密,那就是自己所領悟的青龍爪不是終極招數,因爲,現在李夜只能顯化出三爪,在青龍的靈魂傳承中,青龍的遠古有前輩施展出五爪,那威力相差太多了。就好比是太陽與螢火的比較!當然,李夜也不是好高騖遠之人,他簡單的推算以下,施展五爪最低的要求就是,將李夜現在的身體強度提高萬倍,不然就是殺敵不成,身先死。

“出來了啊!”火皇輕聲問到。

“嗯!”

“感覺怎麼樣?”

“我需要歷練!青龍爪雖然有成,我還不熟悉它的一些細節,需要歷練來磨合。”

“好!那你跟瘋子一起吧!那裏我稱爲罪惡之地,裏面全都是罪犯。你需要那種磨練!罪惡之地的一些規則大師兄會給講解的。”

“好!我現在就去。”

“可以啊!”

“李夜你來了!”

“有點小成就,所以想檢驗一下。” “好!先我給你講解一下,遺棄之地吧!那裏原本是一個普通的祕境,而且是隻有一個進出口的祕境。師傅執掌霸主世界制定的一些規矩,肯定有人會違反。有些人被師傅當場擊殺,也有些人留下性命。那些留下性命的就被師傅扔到遺棄之地了。隨着時間的積累,裏面的人越來越多,再加上資源的匱乏,所以裏面只有一條叢林法則,強者爲王!會犯罪的都是天才。裏面其中有一個罪犯實力暴漲,實力強大到可以跟師傅交手的資格。師傅進入那個罪惡之地後,一番交手之後,那人乖乖地跟着師傅出來。據師傅所講,那人的實力還在我之上,還對師傅還構不成危險。從那時候開始,師傅就多了一個規矩,師傅的弟子,不管是記名還正式以及親傳,都必須進入遺棄之地試煉。親傳弟子不說,那些記名和正式弟子,是被要求,進入九重天一萬年後,進入遺棄之地,生存試煉一千年。在罪惡之地存活下的那些人,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開始就僅限於師傅的徒弟,後來那些城主以及有實力的人都將自己的弟子送入裏面進行磨練。他們爲了減少弟子的傷亡,跟裏面的人有一番約定。進入磨鍊的弟子佩戴一個令牌,作爲區分。如果誰獲得這個令牌可以獲得另外的資源獎勵。結果出乎人的意料,進入的弟子傷亡率不減反增。這個約定,讓他們自相殘殺減少了很多,他們都一起圍殺試煉弟子了,擊殺進入試煉的弟子,可以發泄心中的仇恨和獲得資源,使遺棄之地的殺戮更加血腥,這個血腥只針對試煉弟子。”

“師傅就不管了!”

“管?爲什麼要管。雖然師傅的弟子也有傷亡,但存活下的都是精英。師傅也增加一條,有機會突破皇級達到霸皇的極限,就可以免罪從裏面出來,也就是說,你自由了。據我瞭解,裏面有很多霸皇巔峯,巔峯後期, 冥道詭跡 。你要小心,裏面沒有原則,唯一的原則的就是活着!”

“看來裏面真的很殘酷啊!”

“瘋子是七重天開始裏面混的,也許他太孤獨了。大概是跟他差不多的人沒有,所以他沒有朋友。你的出現,讓他有點變化。”

“好!溫室養不出好的人才。”

“是啊!你去吧!你可以去尋找瘋子,也可以自己一人。”


“好!那我去了。”

好一會後,火皇現身。

“見過師傅。”

“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留意你這個小師弟,其實他比瘋子還要瘋狂,如果真的有危險你就出手干擾吧!”

“這好嗎?”

“規矩就是我定的。”

“行!我看看他有多瘋狂。”

“你們是誰?”李夜進入罪惡之地就看到一羣人。

“五重天?試煉者?”對方沒有回答,反而是尖叫。

“一個五重天敢來這裏,是我瘋了,還是他瘋了?”

“不管幾重天,令牌都是一樣的。殺了他,我們幾個發達了。”

對面有8人,原本是燒烤一隻普通兇獸,看到李夜突然出現,再看到令牌標誌,最後發現是五重天,他們就像一羣飢餓了幾年的壯漢看到一位美貌少婦一樣,眼睛都綠了。

“大家有話慢慢說,反正我也飛不了,對不!”李夜收起以往的霸氣。

“也對!你有什麼遺言!”


“我剛剛進入,能不能告訴我,我現在站的地方,叫什麼?”

“唉!你的運氣太差了,如果出現在一個沒人的地方,也能夠讓你多活一段時間。這裏,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兄弟8人連巔峯都沒達到,只能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偷活着,所以你的問題,回答不了。”

“另一個問題,我們之間,除了廝殺外,沒有別的路可走嗎?”

“老大,他的問題怎麼回答啊!”

“你胸口的令牌就是你身份的象徵,我們需要你的令牌。另外,還需要你身上的攜帶的資源。如果,不廝殺你會給我們嗎?”

“不能!”

“都問完了,你也該上路吧!”

“唉!說真的我都不想送你上路,你們就見好就收吧!”

“你說啥?送我們上路。”

“我是五重天,我又不是白癡,膽敢進入這裏,你們就不能換個角度思考問題啊!”

“一個五重天,可以匹敵8個九重天霸皇嗎?”

“8個是沒錯,數字不能否定問題的存在。九重天也是沒有錯,可是你不能代表決絕實力。”

“大家一起上!”

“青龍爪!”

李夜就是爲了驗證磨合而來,搶先他們出手。李夜沒有全部幻化青龍,只是幻化出右臂。

對面8人,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更是有2人,幻化獸魂一半,就被李夜攻擊而中斷。

“你是他的弟子?”


“答對了,還是親傳弟子。”

“老大,誰的弟子啊?”


“火皇!”

“啊!”

“你們沒有讓我出手的慾望!但是,有讓我擊殺你們的資格。我不知道,我的速度有多快現在你們可以分頭逃了,能逃掉算你們命大。”

“真的?”


“我進入這裏,沒有時間限制,只做一個驗證。”

“我們商量一下。”

“隨便!”

“各位,我們分八個方向,誰能逃掉,就算誰命大。如果,能逃掉,我們老地方集合。”

“好!”衆人齊聲應到,沒有一絲悲哀的感覺,也許他們都習慣了。

“準備好嗎?”貓戲老鼠也不過如此。

“好了!”

“開始!”

李夜還未動作,他們8人,猶如流星一般,衝向遠方。

“青龍爪”

李夜瞬間幻化爲青龍,一爪擊出。瞬間擊爆,正前方的三位,再次出招,時間不到半秒,只能掃中2人,並使另外一個重傷。李夜也太小看那些拼命逃竄的速度。5死1傷,另外2人,運氣好,得而全身而退。

青龍爪威力的確強悍,但發揮還沒有達到最佳。如果,達到最佳,他們逃竄的時間,足夠自己出手三次,而不是現在的2次,還不完全。自己的青龍爪可分,抓,掃,捏。捏的威力最大,但範圍小,掃範圍大,威力小點,抓處於兩者之間。現在,三爪,似乎還缺點,比如限制住對方的行動。

那名傷者不提,其中2名全身而退的,絕對會吧自己的行蹤公佈,到時候不愁沒人來喂招。

“四哥!都兩天了,恐怕就剩我們了吧!”

“大概是吧!”

“我們怎麼做?”

“把消息傳出去,一個五重天實力堪比九重天霸皇巔峯,這樣的人絕對會引起那些大佬的興趣。”

“好!”

半個月後,整個祕境都知道,有一個五重天的試煉者。那些被放逐之人都瘋狂了,瘋狂之人都記得那人是五重天,而忽略了一個要人命的問題。五重天可媲美九重天霸皇巔峯是什麼概念。

李夜留在原地半個月沒動,前面後很多不入流的九重天前來,都被李夜幹掉。那些人,完全是報着僥倖的想法。看到前面的被人一招秒掉,後面的一大羣人,全部跑個沒蹤影。

普通九重天,再到九重天中期,後期,巔峯。就是這半個月所來的人。當李夜化身青龍,一爪,捏爆一個九重天霸皇巔峯後,那些留下的才知道什麼叫可怕。此後,李夜清靜了不少時間。

“你在做什麼?”李夜如舊地坐着,來了一位中年人。

“找人磨合我的獸魂神通。”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