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跑去問了問了老君爺爺和緋笑叔叔,他們給他的回答都是,他爹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這個回答更是讓他有種完了的感覺,因爲王叔叔總是自稱是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所以久而久之在林晚楓看來,這頂天立地的大男人揍起兒子來是絕對不會心軟的。

最後讓他對爹這個詞彙產生了一種忌憚,但是如今看來不是如此,爹處處維護自己。倒是娘,一言不合拿鳳凰毛撣子來抽自己,還是這個爹好。

“你們兩父子又去哪兒?”見兩父子擡腿走,白妖妖開口問了一句。

“你們兩個不是不打算爲兒子做主去林家提親嗎?提親總是需要長輩在的,我當然要陪我兒子去,不能損了我的兒子的顏面。”說着,林寒跟自家兒子勾肩搭背的要離開。

白妖妖和柳楠兒無語至極,對視一眼,連忙跟了去。

“這種大事,你一個男人能做得來?”白妖妖吐槽了一句,跟了去。

因爲一次性這人數帶的較多,想要瞬移過去不太可能,所以林寒讓林晚楓叫了林雅姬之後選擇坐鐵船去售星。

爲了能夠儘快抵達售星,他換了一種神品燃料,大約從藥星抵達售星的時間是三天左右。

當林寒將這艘鐵船拿出來的時候,林晚楓的眼底充滿了驚訝。

“爹!你這東西好玩!”林晚楓眼底閃爍着精光,眼神下的渴望不言而喻。

“想要?”林寒挑眉,開口問了一句。

英雄聯盟之符文創世 “嗯!”林晚楓在林寒的面前從來不會吝嗇於自己心裏想要的東西,這畢竟還是親爹。

“等幫你提親成功了,送給你當彩禮。”林寒的一句話,聽得林晚楓和林雅姬都有些驚喜,兩人對視一眼,很快想到了什麼,相視一笑的同時,不再多說了。

看到這兩個人的反應,林寒幾乎可以保證,這一次的提親,十拿九穩了。

“林寒,你過來一下。”柳楠兒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喊了一聲林寒。

林寒點點頭,連忙走了過去。

走到船頭的位置,柳楠兒伸手環住了林寒的腰,“林寒,我這兩天都有些心神不寧,總是睡不好的,一閉眼做噩夢。”

此話一出,林寒心疼壞了。

“怎麼了?生病了嗎?”林寒說着立馬執起了柳楠兒的手,號了一下脈,發現她只是有些氣虛,再看看她的臉色,應該是失眠引起的焦躁不安。

“沒病,是總是一閉眼看到了一個人對我說,她回來了。”柳楠兒將腦袋埋進了林寒的懷裏。

“誰?”林寒不太明白,到底是誰,能讓柳楠兒嚇成這樣。

“米舒……”柳楠兒廢了好大的勁兒,才吐出了這麼兩個字,這兩個字一說完,明顯發現林寒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了。

而且抱住她的手力道也加緊了。

“我知道這可能意味着什麼,但是林寒,對米舒,你能不能不要給她任何的期望。”柳楠兒明白米舒對林寒來說意味着什麼。

但是她不想要林寒跟米舒發生什麼關係。

“這可能只是一個夢,她可是被打回了原形,算她回來了,也不一定還記得我。若是她還記得我,那我給她服下忘情丹。將我徹徹底底的忘了,可以了。”林寒猶豫了片刻之後,開口許諾柳楠兒。

他跟米舒之間,要怪怪相逢太晚。

“好。”柳楠兒聽到林寒的承諾,放心了許多。

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身邊,挽住了林寒的手臂。

三個人站在船頭的畫面美的好似一副畫,這一路因爲有了林寒的相伴,柳楠兒總算不失眠了。還睡的很好,白妖妖則一直在準備着林寒空間裏給林家準備好的聘禮,總之都很忙。

一直忙到了售星,一家四口跑去各自買了一套能夠站得到人前的衣服。 有時候還真是不得不承認,女人的眼光總是男人的眼光好太多。看看自家媳婦們給自己挑的衣服,穿之後立馬有了一種高富帥的感覺,更重要的是,他跟林晚楓穿的還是色系相近的親子裝。都用了這店子裏最好的料子,而兩個妻子也去換了一套衣服。這衣服穿在兩個妻子的身,瞬間將她們兩個映襯的美豔動人。

這人靠衣裝這句話果然沒錯,其實兩個妻子穿這霓裳裝,絲毫不林雅姬遜色多少。帶着這樣一對出色的妻子街,分分鐘有種驕傲的感覺。

五官靚麗明豔的五個人一出現在喧鬧的大街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那些人對着跟在林寒和林晚楓身後的那三個美若天仙一般的女人指指點點,其一個他們是認識的,另外兩個,也能美到如此境界,實在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被那些人的眼神瞅的很不舒服,妖妖和楠兒各自從空間裏取出了一頂紗帽戴。

她們本來都跟林寒說過了,她們不買衣服,但是林寒說,今天是兒子的大事,必須大家都要穿的好看一些出門去。

這弄得她們不好推脫,只能答應了。沒想到這衣服一身,外貌看起來竟然明豔了好幾分,這讓兩個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她們對自己的外貌自然是有自知之明的,本屬於人羣佳的外貌,加明豔動人的衣服一穿,起她們兒媳這個星域第一美人來都絲毫沒有遜色多少。

爲了避開那些人的腳步,他們一路瞬移,抵達了售星的林家的大門。

而這林家的大門,無一例外,跟周星差不多,竟然都是城門。

因爲由林雅姬帶路,所以他們直接進了城門。

考慮到這林家的城池很大,所以林雅姬進去之後,招來了鳳凰天車,邀請他們一班人了鳳凰停車。

白妖妖和柳楠兒自然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有些給驚懵了,坐在林寒的身邊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一直到下車,對那那隻鳳凰,都覺得大大的不可思議。

居然將鳳凰作爲拉車的物件……

白妖妖頓時感覺自己的心靈受到了打擊創傷。

柳楠兒的感覺也差不多,因爲米舒當初爲柳楠兒所找的肉身也是鳳凰的。

算是跟她的魂魄很契合了,但是沒有想過,這林家居然拿鳳凰作爲拉車的工具。

林寒擡手各自握住了這兩個胡思亂想的女人的手,帶着他們一起進入了林家大殿的大門。

剛剛進入,發現林家的人基本都到齊了。可以說是蓄勢待發,看看這七大姑八大姨的架勢,讓林寒忍不住挑了挑眉。

“孽女!你還知道回來!”林雅姬剛剛一進殿,聽到一聲咆哮,隨即,一道聲浪鋪天蓋地的朝着林雅姬襲來。

林寒見狀,閃身至林雅姬的面前,擡手輕輕一揮,將這團聲浪給擋了回去。

林雅姬心有餘悸,衝着林寒投以感激的眼神,隨後走到自家爹爹的面前,噗通一聲跪下了。

“爹,不孝女負荊請罪,原諒女兒,不能嫁給自己不愛的人。”林雅姬低頭,對着林家家主磕了一個響頭。

這一聲響頭配這麼一句話,將林家家主惹怒到不行。

“你身爲林家的長女!必須要以身作則!成日將情情愛愛掛在嘴邊,成何體統!”林家家主氣的不行,直接將桌子給拍碎了。

“爹,還有客人在。”林雅姬看到爹爹動怒於此,自是知道是以爲爹爹懼怕魔族的勢力,怕魔族爲難林家。

一方面她害怕爹生氣,一方面又覺得爹爹怠慢了未來的夫家,忍不住開口提醒了一下。

“客人?呵呵。”林家家主總算將目光投向了他們刻意忽略掉的林寒一家人。

當發現有兩個女人竟然帶着紗帽時,有些不滿,爲何都已經到了林家,還遮遮掩掩的。

“林家家主,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林寒雙手抱拳,笑意盈盈的對林家家主說了一句。

“哼!”林家家主絲毫不買單。

這樣一個反應,直接叫年輕氣盛的林晚楓怒了。

“未來岳父,小婿今日門是來提親的。”林晚楓開門見山的說法讓林雅姬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小子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提親?你一個小小聖尊,也能配得我林家的女兒?”他家的女兒算被魔族退婚,也不至於淪落到嫁給一個聖尊階品的小渣渣。

“配不配,不是應該等小婿闖過你家的金人陣再說的嗎?”林晚楓挑眉,毫無畏懼的說了一句回去。

他林晚楓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的是女人,因爲女人這種生物,真的是太玄妙了。而且自家爹爹在身邊,自然不會對自己的安危全然不顧。

“呵呵,我見過尋死的,沒見過你這麼迫不及待的去尋死的。既然如此,老夫成全你。”林家家主說完,起身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跟我來。”沉聲開口說了三個字,他在前面給他們帶路。

白妖妖和柳楠兒有些不安,伸手牽着林寒的手。

留下一羣林家的女人們異常嫉妒的看着白妖妖和林楠兒跟她們男人之間的關係。

在這個星域,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屬品,沒有哪個女人可以如此越矩跟自己的男人手牽着手。

這種行爲在他們的眼裏,說明女人輕浮,毫無輕重概念。

林雅姬看了看林寒跟兩個妻子之間的互動,不免在心頭心生嚮往。

林晚楓一直在關注着林雅姬的小表情,發現她在看着自家爹孃恩愛的動作,聰明的腦袋立馬會意過來了。刻意停了下來,在林雅姬走來時,伸手一把牽起了林雅姬的手。

林雅姬被嚇了一跳,當發現是林晚楓時,心裏蕩過了一抹暖流,嘴角微微的揚着,心裏眼裏盡是滿足。

開玩笑,要論起疼愛自己的女人,他絕對不會輸給自家爹爹的好麼。

“雅姬!”看到雅姬和林晚楓的動作,林母頭疼不已,開口喊了一句。 聽到林母的聲音,林雅姬忌憚的回過頭去一看,立馬打算鬆開。

但是沒想到林晚楓握的很緊很緊,壓根不放開。

“快鬆開,不成體統。”林雅姬極小聲的開口對林晚楓說了一句。

“夫妻之間要什麼體統,你遲早都是我老婆,現在當培養感情唄。”林晚楓咧嘴一笑,燦爛的笑容配這句話,讓林雅姬全然沒有了拒絕的意思。不顧身後林母的聲音,林雅姬感覺林晚楓好像自己生命的一道陽光,照進了自己的心裏。

林父走在最前面自然沒有注意到後面的場景,一直抵達了布有金人陣的宮殿門口,才停下了腳步。

“好了。”林父停下的那一刻,林雅姬和林晚楓很識趣的同時鬆開了對方的手,看起來一副安分守己的樣子,其實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然後笑了出來,林雅姬都快要忘了這種偷偷摸摸使壞的感覺是什麼樣了的。是林晚楓帶着她喚醒了心裏的活潑的天性。

“此地是金人陣陣法所在地,進去吧!”林父催促着林晚楓進去,眼底閃過一抹殺意。

金人陣陣法,算是準神巔峯的大能進去都是有去無回,這小小的聖尊,拿什麼去過這個陣法。

魔族前來提親,他一方面是忌憚魔族的實力,另一方面是真的覺得魔族神子是一個不錯的女婿選擇。畢竟在年輕一輩成爲神人的,也只有魔族的神子了。

“好的。辛苦岳父帶路了。”林晚楓倒是乾脆,直接要進去。

還沒進去,被林雅姬一把拉住了。

“好好的,不要出事。若是真的闖不過去,求饒出來吧。”林雅姬雖然覺得跟林晚楓在一起給自己帶來的活力,但是她不願意看到林晚楓因爲自己喪命在這兒,通過在鐵船那三天的相處時間,她發現,林晚楓的性格林寒要好許多,是一個更加適合成婚的對象。

再看看林寒,身爲神人大能,卻只有兩個妻子,並且對這兩個妻子一視同仁,都十分相好,但衝着這一點來說,她覺得林家的家風很好,好過她所在的這個林家。

“雅姬!”林父看到女兒如此動作和話語,忍不住高聲歷喝了一句。

嚇得林雅姬立馬將手鬆開了,但是一雙美眸含淚看着林晚楓。

林晚楓倒是沒有多少的感覺,伸出手,擦去了她流出眼眶的眼淚,“我又不是去赴死,很快出來的。爹,我進去了。”林晚楓跟林雅姬說完,轉身跟林寒和兩位孃親打了一個招呼。

“去吧。”林寒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林雅姬不太明白,爲什麼林寒對自己的兒子這麼自信,那可是全星域人都聞風喪的金人陣,他爲什麼絲毫沒有感覺。

林寒對自家兒子是十分自信的,其實在來的路,他也忐忑過,但是兩個妻子跟自己說過了他兒子從小到大做出的壯舉,讓他知道了這個兒子,天賦異稟,聰明非常,所以他對這個兒子一點都不擔心了。

金人陣發動的聲音很快在他們的耳邊響起,跟林寒他們迥然不同的是,林家家主的笑容越來越深,也越發顯得殘忍了許多。

林寒看到林家家主笑容如此,自然心裏有數了,眼睛眯了眯,心裏暗道了一句老匹夫你給我等着。繼續將目光投向了緊閉的大殿殿門。

約莫過了片刻的功夫,大殿殿門打開,一團濃煙從裏面衝了出來。

“唉!少年,年少輕狂,在所難免的,但是自不量力,不能有好結果了。”對方一席話,聽得林寒直接囧了,這明裏暗裏的意思是以爲他兒子交代在這裏了。

“林家家主放心。若是你這玩意弄死我兒子,自此之後,丹院和煉丹聯盟都不會做你林家任何的生意。”林寒盈盈一笑,話語的威脅之意讓林家家主刷的一下黑了臉。

這小子竟然敢威脅自己!

“爹,岳父你們在說什麼呢?”林晚楓滿身灰塵的從裏頭走了出來,拍了拍自己身的粉塵開口問了一句。

“晚楓!”林雅姬看到他安然無恙的出來,激動極了,立馬飛奔前。

“嗯,我好好的,沒事呢。”林晚楓笑着對林雅姬說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毫髮無損,並且用了片刻的功夫出來了!

林家家主臉色大變,直接衝進了殿門之,當他看見殿門內場景時,一聲咆哮也隨之傾瀉出來。

驚得一羣跟在他們身後的女人嚇得瑟瑟發抖。

“好你個小兔崽子!讓你闖關!爲何要將陣法給毀了!”這可是林家的古大能佈下的陣法,這小子進去不過片刻的功夫居然直接給他毀了!

“我毀了它不代表我闖過去了嗎? 超武女婿 沒毛病啊!”林晚楓理直氣壯的回答。

這回答顯然讓林家家主氣結,差點一口老血碰在林晚楓的臉。

“林家家主,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家的女兒,我們林家收下了。”林寒嘴角微微揚起,兒子破開陣法的速度雖然不過自己,但是也不錯了,聖尊之軀去破開準神階品都闖不過去的陣法,已經很厲害了。

“林寒!你縱容你兒子毀了我陣法!還妄圖帶走我女兒!沒門!窗戶都沒有!”林家家主不不甘的跟林寒發生了爭執。

“噓……這規矩只是說能夠活着從裏頭出來能娶你家的女兒,況且我們來此地,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帶,不會讓你白白折了這女兒的。這是我給你們家的彩禮,注意查收一下。哦!對了,若是這門親事,你不同意,那恐怕這整片的星域都不會有第二家人敢娶你家女兒。畢竟,被魔族退了婚的女人,誰人敢娶呢?”林寒這一番話,說的林家家主面色精彩紛呈,簡直恨不得分分鐘掐死眼前的這個侃侃而談的女人。

話音落下之後,林寒心念一動,將彩禮放了出來,齊刷刷擺在了林家家主面前。

“這些是……”林家家主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丹藥品種。有些懵了。 最終直接被弄的哭笑不得,捂着胸口好半天,衝着林寒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行!行算你煉丹師厲害,想要娶我女兒,還有一個條件,將我這金人陣給修復回來。”指着自家被毀壞的金人陣,林家家主開口提出了要求。

“好,沒問題。”林寒欣然答應,走進了大殿之。

進去一看,這滿地的殘渣和佈滿粉塵的室內也是看的林寒歎爲觀止了。

搖了搖頭,他從空間裏取出了幾顆黑色靈力放於手心,隨後,直接投擲出去,將這些黑色靈石訂進了牆壁之,靈石沒入牆壁的時候,迅速的發揮了它的功效,室內的一切都開始復甦。幾十個金人模樣的虛影出現在了牆壁的四周。

“嗯,不錯。”林寒滿意的點點頭,動身離開了大殿。

“修好了?”林家家主看到林寒這麼一出一進有些懵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修好了,順便幫你加強了,之前那都是什麼破爛玩意,難怪被我兒子一刻鐘給毀了。”林寒搖搖頭,開口說出的話真正讓林家家主吐了一口老血出來。

他林家足以讓全星域的人聞風喪膽的金人陣到了林寒的嘴裏竟然成了破爛玩意!

“我……我去看看,你能搗鼓出什麼幺蛾子來!”林家家主指着林寒好半天的功夫,才走了進去。

剛剛進去一看,差點被眼前的煥然一新的陣法給驚到了。

這陣法佈置的不是僅僅只用煥然一新來形容!簡直是驚爲天人啊!如此強悍的陣法,完全可以將他林家超級大家的氣勢展露出來啊!

“你……你怎麼做到的?”看了一眼之後,林家家主又跑了出來,一臉激動的看着林寒問道。

“這麼做到的,現在,林家家主,你可同意你女兒跟我兒子的婚事?”林寒開口詢問。

“嫁!嫁了!”林家家主爽快的像一個被砍價成功的店家,直接一口氣將自己的女兒給嫁出去了。

這對父子,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雅姬!”林晚楓聽到林家家主的話激動極了,喊了一聲林雅姬的名字。伸出手牽起了她的手。

林雅姬含羞帶怯的看着林晚楓,嘴角掛着寬心的笑容。

“嗯。”林雅姬如此嬌羞的樣子,所有人都還是第一次見到。

林晚楓有些看迷了,自己真的娶了一個天仙似的老婆。

“下個月初五是好日子,訂在下個月初五,讓他們成婚吧。” 重生之諸天臨時工 林寒對林家家主說了一句。

林家家主點點頭,現在的模樣完全換了一副樣子,“快快隨我來,咱們好好的坐下談談婚禮的事宜。”林家家主總算見識到了林寒的厲害,傳聞,他是全星域唯一可以煉製出神人階品丹藥的煉丹師,更是能夠鍛造出神品武器的煉器師,沒想到他還是一位超級厲害的陣法大師!這小子身到底還有多少的祕密,簡直讓林家家主驚喜極了。以後女兒嫁入他們家,這也意味着日後生出的孩子,也有林寒的優良血脈,他們林家一族跟林寒扯關係,崛起,只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兩位長輩去談婚事了,剩下的林雅姬和林晚楓無事可做,帶着林晚楓去看看自己這個從小長大的地方。

順便還帶着林晚楓去見了自己的孃親,林母剛纔都看過了林晚楓的本事,對林晚楓這個女婿自然也是非常滿意的。

再看看他年紀輕輕有聖尊的水準了,更是欣慰極了。

網游之離塵劍修 這個少年現在的階品低,但是架不住他年輕,等他到了他父親這個年紀,想必一定也能夠到達真神的水準,屆時他們林家又多了一個真神,她有一個真神女婿,誰還敢說她只生出了女兒沒有生出一個兒子過?

她女兒的女婿,這林家任何的妾室生下的兒子都有出息。

“姐姐。”一道聲音響起,驚擾了林雅姬和林晚楓,兩人一起轉過頭,發現林茽站在房門口。

“弟弟,快進來。”林雅姬跟林茽的感覺很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