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感覺,自己的靈魂深處都有些戰慄。

當他再次伏地,面露小喜,語氣無比恭敬。

“臣,接旨!”

說完後,沒有預料中的鞭打,他心中不由鬆了口氣。

總算過關了!

送走傳旨太監,董憶便拉着一臉悶悶不樂的易小川,一同來到院中飲酒。

升官之喜必須得慶賀一下,而且他也非常樂意看易小川吃癟的樣子。

同時他也非常期待,對方會在什麼時候和自己分道揚鑣。

一杯又一杯清酒下肚,兩人的意識都已經有些模糊。

當董憶再次端着一杯酒來到易小川面前時,他直接將酒杯甩落在地,情緒極爲激動。

“我今天根本就不想喝酒!你知道嗎?你今天做了趙高,明天就要殺人!”

“你很高興,我不高興!你還記得你是高嵐的哥哥嗎!我們兩個來到大秦,夢想有一天可以返回現代!”

“可是現在你滿腦子都是權傾天下,你老是在想該如何一步步的往上爬!”

“我很害怕!我害怕我的朋友有一天,成爲那個人人喊打的,趙高!”

“那樣,你就是歷史的罪人!罪人你懂不懂!”

董憶看着面前這個幾近瘋狂的昔日好兄弟,整個人心中的氣勢也在不斷的攀升。

“叮!恭喜宿主激活被動技能【九天之下,唯吾獨尊】。”

“叮!被動技能自適應當前角色【中車府令】-【趙高】氣派。” 董憶聞言心中一喜,被動技能終於激活了!

只是不清楚,這個技能是否如它的介紹一般,那麼強大。

很可惜,現在沒有時間讓自己去研究。

自己必須強迫自己,在極短的時間內代入到趙高這個角色中。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系統懲罰這招卻非常管用。

董憶的雙眼開始充血,整個人非常陌生的看着眼前的易小川。

下一刻,他豎起自己的大拇指,語氣中泛着冷意。

“你了不起!你清高!你現在可以罵我了!”

易小川眼神沒有絲毫躲閃,恨聲道:“我罵你怎麼了!”

董憶身體微微一顫,隨即伸手指着易小川,心中怒氣橫生。

“好!你真好!你多驕傲啊!那我爲什麼會來到秦朝?還不都是因爲你!”

“你把我帶到這來,讓我變成現在這副鬼樣子,那你有沒有想過,把我帶回去!”

“你讓我不要做趙高?那我之前受過的屈辱,誰來替我還?你嗎!”

雖然易小川從沒聽過,高要說過自己受過什麼樣的苦。

但他從那滿含怨氣的話語中,還是感覺到了深深的寒意。

不遠處,董憶依舊發泄着心中的不滿。

“你從來不會知道,泔水是什麼樣的味道!你更不知道,它們在胃裏和胃酸有什麼樣的反應!”

“你也永遠不會知道,被人當狗一樣使喚是什麼滋味!你更無法想象,淨身之痛,究竟是生理上的折磨,還是心理上的煎熬!”

“這些種種,你經歷過哪怕一樁一件麼!你有什麼資格來約束我!”

董憶每說一句,易小川便後退一步。

當他退無可退的時候,整個人直接摔倒在地。

望着艱難爬起的易小川,董憶此時此刻也早已忘卻了之前的自己。


現在,他已經完全將自己融入了趙高這個角色。

一個一直隱忍不發,終於找到宣泄點的人,是可怕的。

董憶氣勢洶洶的來到他的面前,一把將他揪起。

“爲什麼!爲什麼是我來承受這一切?就因爲我沒錢!沒勢!”

“而你呢,你多受歡迎,人人都愛你啊!你可以理所應當的心繫黎明百姓,可你什麼時候才能回頭看看我!”

“看看你這個最好的兄弟!他是爲什麼會變成這副樣子的!”

兇狠的眼神宛如一柄鋒利的剔骨刀,讓易小川的被迫將目光轉向他處。

董憶悶哼一聲,鬆開他的衣襟,隨後一甩大袖,來到橋下。

一步步的拾階而上,他走的很慢,但走的很穩。

與此同時,他的聲音如同地獄中的喪鐘,一字一句捶打在易小川的內心。

“沒有靠山,我就自己做靠山!我就是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爬到最高處!”

“我要做趙高!做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趙高!”

仰天怒吼完之後,董憶沙啞着嗓子,毫無感情的看向易小川。

“從今往後,沒有人可以羞辱我。”

“包括你,易小川!”


易小川眼中滿是懊悔、沮喪、其中夾雜着一絲絲憐惜。

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滑過易小川的臉頰,他望着在夜風中獵獵作響的黑色袍服一角。

難道,他真的要做歷史上的趙高麼?

看到易小川啞口無言的樣子,董憶扶着石橋緩緩跌倒在地。

他笑了,他笑很開心。

只是不知爲何,他嘴角嚐到了一絲鹹意。

“叮!恭喜宿主完成【神話】劇本中【趙高】一角的劇情試煉,獲得霸氣值六點!”

系統話音剛落,眼前的場景再次變回原來的模樣。

彷彿剛剛, 游戲來自異世界

足足緩了好一會,他才從趙高這個角色中走出來。

望着鏡子中那個深沉的眼神,他都感覺自己有些陌生。

不得不說,系統這個沉浸式的演繹,確實是提升演技的絕佳途徑!

他現在,已經絲毫不懼電視劇開拍時,自己能否把握住趙高這個角色的分寸。

因爲只要穿上中車府令的袍服,自己就是那個隻手遮天的,趙高!

看到這次劇情試煉竟然還獲得了六點霸氣值,這讓董憶又寫欣喜萬分。

畢竟能有出演《神話》的這個機會, 微微天藍

現在,能夠找到獲得霸氣值的方法,這也讓董憶心中的一塊大石落了地。


只是自己這次在劇情中演繹時,更改了不少臺詞。

不知道在開拍時,導演會不會提出異議。

在他印象中,那種老固執可不在少數。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董憶打開一看,發現竟然是成隆。

“喂,小憶,這麼晚還打擾你休息,你不會介意吧?”

雖然董憶猜不透成隆找自己所爲何事,但現在有機會結識,這位將來是國際巨星的大人物。

這些小事,他自然是不會在意的。

唐朝書聖 怎麼會呢,成隆大哥,我正在鑽研劇本,看看如何能將趙高演好,演活。”

有時候,善意的謊言可以起到出人意料的結果。

成隆聞言明顯遲疑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

“現在像你這樣刻苦的演員可不多見了,小憶你好好表現,我很期待你最後入鏡時的畫面。”

“如果以後有合適的機會,我會幫你引薦幾位導演。”

董憶聞言心中大喜,原本他只是隨口一說。

沒想到成隆竟然信以爲真,而且還要將自己介紹給導演!

這麼說,自己以後的藝人路就是一片坦途了?

不過他也沒高興的太早,畢竟這種大人物說話,那善意的謊言可比自己多多了。

“謝謝成隆大哥!”

電話那頭笑呵呵的繼續開口。

“先別急着感謝我,我找你是想告訴你,劇本中關於趙高的臺詞我全都刪了。”

“我發現那樣會束縛你的表演,所以正式通知你一下,在片場你可以臨場發揮。”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用之前的臺詞,不知道你的意見是什麼?”

董憶聞言整個人楞在當場,自己剛剛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成隆臺詞的問題。

誰想到,下一刻,他竟然直接全給刪了?

董憶可不會認爲,對方會無緣無故的這麼做。

再加上剛剛自己在劇情試煉中的表現,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系統!

自己在劇中的表現,可以直接映射到現實之中!

這麼說的話,以後自己參演的劇本,可以說只是套了一層劇本的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