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幽冷的目光掃過面前的童雪悅,居高臨下,漠然冷厲:「這麼說的話,的確是場誤會。」

封逸揚的黑眸微微眯起,完美的臉上漸漸浮起讓人恐懼的危險笑意。

童雪悅的心口猛然一跳,下意識地就攥緊了手指。

「封少……」林薇兒著急地喊道。 「閉嘴!」封逸揚低聲呵斥,忽而用力推開她,邁著修長的腿,二話不說朝前面走去。

林薇兒氣得狠狠地瞪了童雪悅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手指撫上了封逸揚健碩的手臂:「封少,今晚不如去我那裡……」

封逸揚理都不理她,轉身就走向電梯口。

林薇兒氣得直跺腳,鍥而不捨地追去電梯:「封少,你要是不喜歡我那裡,我們就去酒店……」

話還沒說完,封逸揚直接按了關門鍵,把她關在了外面。

童雪悅回家之後,兩篇洋洋洒洒的稿子很快出爐。

一篇稿子是關於《烈焰》會更換女一號,林薇兒被周若夢替換。

第二篇稿子是林薇兒跪在地上浪蕩地勾引封逸揚。

照片只拍到了封逸揚穿的皮鞋,只能看得出是只男人的腳。

童雪悅在稿子里,並沒有寫明封逸揚的身份,只說是某富豪。

童雪悅把稿子整理好,發到了主編的郵箱。

幾分鐘之後,就接到了主編的電話。

主編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雪悅,幹得漂亮!你馬上把稿子發出去,兩篇稿子分開發,一個小時后再發第二篇。」

「好的。主編,那我轉正的事情?」童雪悅問道。

「你放心!」主編承諾道:「這回我們部門有一個轉正名額,你好好乾,有希望!」

有了主編的承諾,童雪悅幹勁十足。

轉正之後,她的工資就會加一倍,到時候她就不用再去酒吧打工了。

最近她考慮把酒吧的工作辭了,因為那個地方實在太過魚龍混雜,要不是她缺錢,也不會去那裡工作。

正想著,外面傳來了翻箱倒櫃的聲音。

「哥,是你嗎?」童雪悅打開了房間門。

童健正在翻抽屜,連燈都沒有開,聽到聲音嚇了一跳。

「你怎麼又這麼晚回來?」童雪悅不高興地說。

「你嚇死我了,走路怎麼也沒有聲音的。」童健彎腰,把抽屜里的東西塞回去。

童雪悅搶先一步朝前:「哥,你在找什麼?」

「沒……沒什麼啊。」

「哥,你跟我說實話!」

「你管我!」童健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

「你是不是在找錢?你以為爸媽還會把錢藏在這裡嗎?」童雪悅氣憤地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童健有些心虛。

「哥,你是不是又去賭博了?那些賭場都是騙人的,根本不會有人贏錢。」

「你罵夠了吧?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哥!」

童雪悅氣得臉色煞白,忍不住揚聲道:「我沒有你這樣的哥哥,你上回賭輸了,偷走了爸媽存了三年的退休金,害得我們差點過不下去。這回你又輸了多少?不然你會捨得回來?」

童母聽到聲音,走了出來:「你們兄妹在吵什麼?」

「媽,你看哥像什麼樣子!他剛回來就在家裡到處亂翻,我看他八成又是賭輸了!」童雪悅告狀道。

童健惱羞成怒道:「你看不慣就滾!你還有臉來說我?叫你在酒吧做公主你不肯,跑去做調酒師,大把的錢你不去賺,反正你都去那裡工作了,幹什麼不是一樣?」

童雪悅氣得嘴唇哆嗦:「你閉嘴!我去酒吧工作還不是因為你偷走了家裡的錢!否則我怎麼會需要打兩份工?」

「別吵了,別吵了。」童母的臉色開始變得難看。

童雪悅急忙跑過去扶住童母:「媽,你怎麼樣了?」

童健也嚇到了:「媽,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們兩個人別吵了。小健,你是不是又去外面賭錢了?」童母捂著胸口問道。

童健知道自己闖了禍,怕童母生氣,這個時候哪裡還敢亂說話,急忙否認:「媽,你別亂想,沒有的事情,我剛才就是在找水喝,不信你問妹妹。」

說完,就拚命朝著童雪悅眨眼暗示。

童雪悅瞪了童健一眼,這時候也不敢再讓童母生氣了,只好順著他的話說:「是啊,我剛才和哥鬧著玩呢,媽,你別擔心。」

「那就好。大晚上的,都快去睡吧。」童母神色一松。

酷酷總裁哪裏跑 等到童母回了房間,童雪悅這才小聲的對童健說:「哥,你別再出去賭了,好好找份正經工作吧。」

童健翻了個白眼,不耐煩地說道:「我又沒學歷,能找到什麼工作?」

「沒學歷怎麼了?你可以去考夜校,或者先找個不需要高學歷的工作。我當時也是一邊讀書一邊打工的……」

「行了,煩不煩?」童健一邊說,一邊朝外面走去。

「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裡?」童雪悅問。

「你少管。」

童雪悅很氣憤,但是又沒辦法。

家裡條件不好,她讀書的時候全靠自己打工和獎學金,才勉強讀完大學。

童雪悅搖搖頭,她要努力轉正,等到轉正了,家裡就能輕鬆點了。

漢當更強

稿子發出去之後,在網上立刻引起了轟動。

#欲女林薇兒#被頂到了熱門話題第一名。

第二天,童雪悅到雜誌社的時候,主編當眾表揚了她,引來了同事羨慕的眼光。

「童雪悅,宴會安保那麼嚴格,你是怎麼混進去的?」周甜甜湊過來問。

「我運氣好而已。」童雪悅笑了笑。

「你運氣真好,這迴轉正肯定有你。」周甜甜很是羨慕地說。

「希望吧!」童雪悅笑了笑。

周甜甜比童雪悅早進雜誌社幾個月,也在等著轉正。

現在看到童雪悅的工作能力比她強,不由得暗暗著急。

「雜誌社新上任的總監,叫大家今晚一起聚餐。」同事通知道。

黎明之劍 周甜甜湊過來,小聲地問:「童雪悅,總監的權利是不是很大?」

「可能吧?」童雪悅道。

「你說,能不能決定我們的轉正?」周甜甜緊張地說:「我如果再不轉正,就會被辭退了。」

「轉正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只要自己努力過了,就行了。」童雪悅安慰道。

雜誌社為了歡迎新總監,晚上在酒店聚餐。

中途,童雪悅去了一趟衛生間。

她剛剛打開女衛生間的門,就呆住了。

裡面有一對男女正在激烈地接吻,女人趴伏在洗手台上,男人的手伸進了女人的衣服里用力地揉捏著。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到!」童雪悅趕緊拉上了門,然後拍了拍驚魂未定的胸口。

她站在洗手間的門外,忽然想起,剛才那兩個人好像是周甜甜和新上任的總監?

童雪悅心神未定地走回了包間,不多一會兒,周甜甜也回來了。

童雪悅忍不住打量周甜甜,看到她的衣服微微有些凌亂,臉蛋紅撲撲的,眼角還有殘留的春意。

童雪悅的心裡咯噔一下,她記得周甜甜好像沒有男朋友,沒想到竟然會這麼開放。

而且還是和新來的總監,這發展也太快了吧?

不過,童雪悅什麼都沒有說,假裝不知道,繼續吃飯。

中途,周甜甜悄悄地把童雪悅拉到一旁,往她的手裡塞了張紙條,小聲地說:「我已經和總監說好了,今晚我們兩個人去他的房間,他就幫我們轉正。」

童雪悅把紙條攤開,看到裡面寫了一個房間號。

「剛才在洗手間的人真的是你?「童雪悅問道。

周甜甜神秘兮兮地說:「你都看到了?我夠朋友吧,我跟總監說了,你也等著轉正,他同意你跟我一起去。」

「我不去。」童雪悅把紙條塞回給周甜甜。

「為什麼?」周甜甜有幾分著急:「這麼難得的機會,你居然說不去?」

童雪悅一臉嚴肅地說:「你想轉正,也不能用這種辦法,你太傻了!」

「你才傻呢,不知好歹!」周甜甜氣急敗壞地說完,就跑了。

童雪悅搖搖頭,人各有志,既然周甜甜是自願的,她也不好說什麼。

吃完了飯,大家提議去唱歌。

童雪悅本來想回去了,但是所有人都參加,她不去顯得不合群。

唱歌的時候,周甜甜端著一杯果汁過來,略帶歉意地說:「童雪悅,剛才的事情是我不對,這杯果汁就當是我向你賠罪道歉吧!」

童雪悅接過果汁,喝了一口:「沒事,你自己也多想想吧。」

周甜甜眼睛閃了閃,沒說什麼。

沒多一會兒,童雪悅就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

只覺得渾身像是螞蟻噬咬般麻癢痛苦,身體深處又彷彿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燒,讓她忍不住發出粗重的喘息。

「童雪悅?你怎麼了?」坐在身邊的周甜甜,立刻「好心」地問。

「我很難受。」童雪悅喃喃地說。

「那我送你回家吧。」周甜甜自告奮勇。

說著,就把童雪悅給扶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同事們都在唱歌,沒有人注意到她們。

周甜甜扶著童雪悅,直接進了電梯,按下了樓上酒店所在的樓層。

「童雪悅,你別怪我。總監說,只要我陪他一晚上,就給我轉正。我不敢一個人去,你就陪我一起去,到時候你也能轉正,我也是為了你好。」

童雪悅腦袋雖然暈,但是意識還在。

聽到周甜甜的話,她心裡暗叫一聲不好。

她知道自己著了道,如果被周甜甜帶去房間,今晚肯定難逃一劫!

情急之下,她恨恨地咬了自己舌尖一口。

舌尖被咬破,鮮血湧出,瞬間讓童雪悅昏沉的腦袋清醒了幾分。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

童雪悅抓住機會,猛地一把推開周甜甜,拚命朝著外面跑出去。

「童雪悅,你站住!」周甜甜在後面緊追。

童雪悅慌不擇路,在長長的走廊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亂跑。

猛地,撞進了一個寬闊的胸膛。

「該死!」男人發出了一聲悶哼,正要推開身上的女人,愣了下:「童雪悅?」

童雪悅已經神志不清了,緊緊攥緊封逸揚胸口的襯衣:「求你,救我!」

封逸揚低頭看她,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皮膚如白瓷般純凈。

小巧高挺的鼻樑,雙唇泛著水光,一雙烏黑的眼睛宛如秋水朦朧,讓人不自覺沉醉其中。

這張臉,多像封嬈啊!

「跟我來。」封逸揚摟著她,用房卡刷開了盡頭處,總統套房的房門。

周甜甜氣急敗壞地追了半天,卻沒有找到童雪悅。

只能恨恨地離開,敲開了總監的房間門。

「總監,我來了。」

一看到房間里竟然有三個男人色眯眯地打量著她,周甜甜嚇得臉色刷的變白!



「好熱……」童雪悅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扯自己的衣服。

她的胸口,因為急促的呼吸而不斷地上下起伏著。

封逸揚眯了眯眼睛,大步走了過去,將她扔在床上,高大的身軀緊隨其後壓下。

微涼的唇印上了她的唇瓣,一開始的輕輕摩挲,很快就變成了用力磨碾,彼此的呼吸都變得灼熱。

童雪悅閉著眼睛,睫毛顫動,羞澀又笨拙地回應著他。

封逸揚修長的手指插進了她柔順的長發里,扣住她的後腦,讓她更加貼近自己。

這個熱切的深吻持續了好幾分鐘,封逸揚忽然長吸了一口氣,從糾纏的唇齒間抽離。

他們貼得如此之近,他身上某個硬硬的地方正緊貼著她,還在隱隱脈動著。

「童雪悅,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封逸揚啞著聲音,呼吸粗重,咬牙切齒地質問。

「嗚嗚,好難受,給我……」童雪悅的雙手死死環著他精瘦的腰部,聲音帶著哭腔。

封逸揚蹙著眉,終於發現了她的不對勁。

「你醒醒!」他伸手拍了拍她紅透的臉蛋。

「好熱……」童雪悅喃喃地說。

封逸揚黑眸一凝,迅速起身,拿起了電話,打給下屬:「找個醫生到帝皇酒店的總統套房。」

腰間多了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童雪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貼上了他的後背,從後面緊緊抱著他。

封逸揚的身體瞬間緊繃,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兩團緊壓著他後背的柔軟觸感。

「別走,我好難受……想要……」童雪悅已經神志不清,身體猶如被放在烈火上炙烤。

她的身體越來越空虛,卻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不受控制地不斷磨蹭著。

封逸揚按住她亂動的手,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甩開她:「鬧夠了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