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或許是被我認真的表情嚇到了,也是一臉驚訝的看了看我,擡手跟着我指的方向問道:“你看到那裏有一座樓?”

我們都是一臉驚訝的盯着對方,眼中的驚訝慢慢的變成了恐懼。

兩個人相視了很久都沒有說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爲失血過多造成的臉色蒼白,不過我知道估計現在我的臉色比他好不到那裏去!

最後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默契的倚車旁沉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反正是我的腦子裏已經一片空白,盯着遠處那幾個白幡不知道說什麼。

看着遠處那幾個白幡隨風慢慢飄動,時不時會掃過某個墳尖,看的我也心裏有些惡然,總想着那裏會冒出來點什麼。

看了一會覺得頭開始發矇,眼睛也開始打架,盡了很大的努力都支撐不起來。

鬧騰了半夜,現在雖然在的地方比較詭異可怕,但是從我們坐這裏也沒有在出現什麼詭異的事情,我的神經也跟着慢慢放鬆下來。

一放鬆就開始發睏,在我正要睡着的時候,只感覺大腿上一疼,讓我瞬間清醒,立刻坐直了起來。

“別睡,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在堅持一下!”

這聲音不用想就知道是他,我沒有說話,揉揉眼又攤倚回了車上。

大腿上疼痛過去又開始犯迷糊,就連說話都是嘟嘟囔囔的。

“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什麼時候天亮呀?好睏!”

“誒,誒你別睡,我們聊聊天一會就天亮了。”

他生怕睡着了,推了推我的肩膀。

我半睜着眼問他:“聊什麼?”

我看他也是異常的疲憊,一想到他受了傷還在拼命的堅持,我這女漢子也不能拖後腿,現在如果睡着了不知道還能不能醒過來。

我抖了抖身子,拍拍臉看着他等着他所謂的聊天。

他也是咳嗽了兩聲清清嗓子說道:

“今天我們兩個還挺有緣,也算是共同經歷生死的了啦,還沒有介紹自己,我叫苗玉達,是名警官,你是叫什麼?做什麼的?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隨後,歐陽落塵,歐陽落熙便應聲跟了進去,門外只留下了太子府的管家端木寒,還有將軍府的大小姐墨九琪……

端木寒和歐陽落熙打了聲招呼,便轉身離開了。 超神學院之黑色長城 臨走時還不忘看了一眼,站在一邊低頭垂眼裝乖巧的墨九琪。

倒是歐陽落熙十分體貼的說道:「九琪,你先回府,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忙完之後再去將軍府找你!」

「是,太子。那我先回去了!」墨九琪微微一笑說道。剛好她也有事要回去跟娘親商量。

「嗯,去吧!」歐陽落熙溫柔的說道,看著墨九琪離開之後,才轉身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中

此刻,除了皇室的三位老祖之外,只有風雲國的國君和太后,還有太子和三皇子兩人。

坐在最中間的主位上的,正是之前最後趕去的皇家老祖,也是皇家那些老傢伙中資歷最老的。兩側分別是在前面去到客棧的兩個皇室老祖宗。

風雲國的皇帝歐陽浩看了眼自己的母妃,輕輕咳了咳道:「落熙,落塵,你們兩個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回父皇,之前我接到消息,便和敏敏前往客棧……」歐陽落塵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兄,然後率先跪倒在地上,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反正那個女子不管是不是將軍府的嫡小姐,似乎都已經跟皇兄解除了婚約,他也沒什麼好擔心和隱瞞的了。不過因為有心向著墨九狸,他言語中還是將歐陽敏敏的行為,微微誇大了一點點,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不是歐陽敏敏囂張跋扈,辱罵在先,動手在後,也不會被墨家老祖殺害了!而歐陽落塵也知道,關於婚約的事情,皇兄會親自來說,於是,他只說了前面歐陽敏敏被殺的事情,太子來了之後的事情,便沒有再提。

「落熙,婚約的事情呢?可是你解除的?」歐陽浩聽完示意歐陽落塵起來,站到一邊候著,又看向歐陽落熙問道。

聞言,歐陽落熙猶豫的看了一眼歐陽落塵,畢竟關於婚約的事情,好像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落塵,還有你們兩個先退下吧!」主位上的老者,看了眼身邊的兩人,和歐陽落塵,冷聲說道。

被點名的三人雖然心裡有些不舒服,卻也不能說什麼,微微行禮便退了出去……

「好了,現在你說吧!」老者直接開口道。

「是,老祖宗!那個女人應該就是墨將軍府的嫡小姐,墨九狸!原來五年前她並沒有死……」歐陽落熙現在知道不能隱瞞了,便將五年前和墨九琪,一起合謀陷害墨九狸,還有今天客棧的事情,詳細的如說說了一遍。

「胡鬧,我分明早就告訴過你,不得解除婚約,你竟然還背著我去陷害那丫頭!你這是要氣死我我嗎?」歐陽浩聞言怒道。

「你父皇說的沒錯,我們不讓你解除婚約自然是有道理的,更不會害你,你太不懂事了!」一直沒有說話的太后,也沉了臉色說道。

歐陽落熙低著頭不敢言語,他不是傻子,在剛才他訴說的時候,就已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今天的墨九狸是真的,那麼以前的墨九狸,要麼就是故意隱藏自己的實力,裝成一個廢物,要麼就是被人故意抹黑和教唆的。

想起之前自己對墨九狸的印象,全部來自於一個人的口中。聰明如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呢。只是,對於墨九琪他是有感情的,他私心裡就不相信墨九琪是那麼有心機的人……

所以,他很快就在心裡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覺得是墨九狸心機太重,故意偽裝自己是個廢物,故意讓自己嫌棄她!然後,今日再以這樣的方式出現,跟他解除婚約,做了這麼多,都說明一個問題,墨九狸喜歡自己!因為喜歡自己,所以才做這麼多的事情,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

越想,歐陽落熙越覺得有道理。而且,只要想到墨九狸那傾城傾國的容顏,和她強悍的實力。歐陽落熙竟然無端的升起一股自豪感,因為喜歡他的女人是這麼的出色……

如果墨九狸知道此刻太子的想法,一定會直接一巴掌給他拍到牆上,扣都扣不出來!見過自戀的,沒見過自戀到這種地步的,簡直就是蛇精病啊!

「父皇,之前是兒臣的錯!不過,當初的墨九狸是個廢物,讓她成為太子妃,本就不妥。可是,如今墨九狸已然脫胎換骨,不但容貌傾城,實力強悍,而且,她對兒臣仍舊芳心暗許,情根深種。我相信,只要父皇能再次將她賜婚給兒臣為太子妃,她是不會拒絕的!今日她這麼做,也不過是氣五年前兒臣做的荒唐事罷了!父皇下旨賜婚後,我帶著厚禮親自到將軍府道個歉,相信墨九狸定會答應的!」歐陽落熙非常有自信的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歐陽浩有些懷疑的問道。

「回父皇,兒臣確定所說句句屬實!」歐陽落熙自信說道。

「你剛才說婚約解除時,另一道光芒直接沒入那丫頭體內?」主位上的老者從剛才聽完歐陽落熙的話,就一直低著頭,這時忽然抬起頭問道。

「沒錯,當時射出兩道黑色的光芒,分別沒入我和她的體內!我當時只覺得心裡一陣難受,彷彿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歐陽落熙回想了一下說道。

「就按照他說的,再次賜婚給他吧!具體的我回去跟他們幾個商量好了,再通知你們!」老者聞言直接對著歐陽浩說道。

然後,看了一眼太后便真身離開了……

歐陽落熙還沒反映過來老祖宗說的是什麼意思!老者人就已經不見了……

歐陽浩也是一愣,看了眼自己的母妃,見她點點頭。這才直接提筆從新擬了一道賜婚聖旨,然後蓋上皇帝的玉璽,遞給了跪在下面的歐陽落熙說道:「這是賜婚聖旨,此事就交由你自己處理吧!這一次,如果再把事情辦砸了!你這個太子也就別當了!」 一秒記住,

他一連幾個問題問的我直翻白眼,沒好氣的問。

“警官,你這是在審犯人嗎?”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職業病犯了,沒有惡意。”

“我叫餘安之,是恆遠學校的大二生,要說我爲什麼出現在這裏,那還真是三兩句說不清楚!”

我苦笑了一聲,接着就把我在網上找房,找到這裏的事情講了一遍,他聽得也是一陣的驚訝,不由得轉頭看了看身後,我知道他什麼也看不到。

而我看來,那座房子就那麼安靜詭異的屹立在那。

他也告訴了我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

他是我們這個市裏的警官,他隻身一人來這裏是因爲我們這個地方總是無緣無故的出現車禍,他說的這個我也知道。

我們市裏有一條連着去g市的公路,不知道什麼原因,走到那段路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就發生車禍,就跟警官一樣,在他們看來就是和空氣相撞發生的車禍。

一連幾十起車禍時間,都是在同一個車禍地點,新聞一爆出來在我們市裏引起了不少的轟動。就連學校都是鬧得沸沸揚揚。

很多科學家門、教授們想要用科學解釋這一現象都沒有總結出結論,讓我們不由得胡思亂想,很多人都說這裏是鬧鬼。

更有人扒出來幾十年前的事情說這裏之前是有住人的,幾卻不知道爲什麼一棟不高樓房竟有幾千口人被一場大火燒死,沒有一個人能逃出來,就連家裏樣的寵物狗寵物貓都無一倖免。

所以很多人都說這裏是鬼鬧得,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可是那篇帖子被很快的封禁了,我也沒有看到過,這些全部都是同學之間傳出來的。

苗玉達對我指了指四周接着說道:“之前出車禍的地方就是這裏,我看不到你所說的那棟房子,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的,但就算是存在它也是有問題的,前面你應該能看到那一個個小山丘和土墳,這裏是亂墳崗。

怎麼會有人願意自己住的離亂墳崗那麼近,不說會不會遇到鬼,但也是晦氣的。”

他看了看呆立的我不由的感嘆道:“還好今天我是來查案的,知道這裏出了不少的事情,開車沒有開太快,要是平時按照這裏的速度,今天我非得也去閻王那裏報道不可。”

我沒有理會他的悻悻得意,擡頭看着我租的這座樓,心裏面還是一陣的後怕,如果剛纔沒有苗玉達的車禍,說不一定我早會被那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嚇死。

如果有人找到了我,那時的我百分之百已經給嚇死了,不,也有可能找不到我,就算死了也沒有人能找到我的屍體,畢竟其他人根本就看不見這個鬼樓。

我們兩個互相提醒着,鼓勵着,給對方將一些冷笑話,可是這次的黑夜感覺好長好長。

長的就連我的意識都模糊了。

我記得在我昏迷之前苗玉達給110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是無法接通,最後我迷糊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打通的。

當我快沒有意識的倚在苗玉達身上時,我竟然看到幾個穿着白衣的醫生護士向我們走過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尚卿卿正坐在我的旁邊,看我睜開眼睛激動的抱着我哭。

嘴裏還不饒人一般的罵着我:“你他媽終於知道醒過來了,你知不知道快要把我給嚇死了!”

我卻連擡手微笑說話安慰她的力氣都沒有。

最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和苗玉達竟然失蹤了三天兩夜,尚卿卿見我一天都沒有出現,電話也打不通,擔心我出了什麼事就報了警。

不少警察都去了那裏,卻怎麼都找不到我們,本來都以爲我們兩個出事了快要放棄的時候,卻又接到了苗玉達虛弱的求救電話。

還說讓人去鄉下把他嬸奶奶請過來才能找到他們兩個。

最後果真如此,兩個人就倒在離公路200米的地方,一輛破爛不堪的警車停在那裏,旁邊倚着兩個人一個是我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另一個是苗玉達還在靠着一點點毅力苦苦支撐着。

我還通過尚卿卿的描述知道,在車的後面是一個土丘,那個神婆婆說那是千人坑。

醫生說我沒什麼大礙,就是三天沒有休息和吃飯造成身體機能下降,精神恍惚眩暈,剛纔給我打了營養劑和葡萄糖,休息一下就好了。

因爲不能猛吃太多,尚卿卿就給我買了碗雞蛋羹給我喝,喝到雞蛋羹的時候感覺那味道真是太美了,都有想哭的衝動,在尚卿卿的陪同下我休息了將近一天,一直睡到了半夜我猛然驚醒。

因爲我耳邊又傳來了那公鴨嗓子般難聽的聲音。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

一直不停的的重複,讓我本來剛休息好的腦子瞬間感覺要炸開一般。

我心大喊,又來了,又來啦!

正當我想要尖叫出聲,聽見一聲開門聲,聲音刺耳,感覺之前在哪裏聽到過。

就是這一聲的開門聲,我耳邊的聲音竟然徹底消失了!

慢慢我眼前開始漸漸清晰,不是我躺着的病房,而是……

竟!然!是!在!我!租!的!那!間!房!子!的!客!廳!裏!

我還沒有來及做什麼動作,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眼睜睜的看着房門被打開。

我的提到了嗓子眼,這次不知道來到的什麼?

我雙眼瞪大,屏住呼吸,看着門打開後進來的是…竟然是我們家對面的老人。

“孩子,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回來睡呀?”

他嘴角上翹着,渾濁的眼睛瞪的老大,頭還向前傾着,讓我覺得只要我說錯了半句話他就能一口將我吞下肚子的感覺。

不,也有可能是隻要我開口就會被他弄死。

我咬着脣不讓自己發出半點尖叫的聲音,手緊握成拳,因爲握的太緊,我都能感覺指甲掐進肉裏的疼痛。

他見我不說話,眼睛瞪的更大,聲音也隨之變大:“我問你半夜怎麼不回來,爲什麼不回答我!”

我見他身體向我壓迫過來,害怕的向後退了一腳,知道在不回答他就生氣了,只能支支吾吾的回答。

“我…我,我不知道。”

我現在除了驚恐腦子裏一片空白,本來我租的這個房子是白熾燈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它卻發出鎢絲燈才發出來的那種昏黃的燈光。

“你怕什麼,我又不會傷害你,孩子,來,去幫爺爺把這些黃紙去拿到樓下燒了去。”

他的雙手背在身後,此時手上拿着一沓厚厚的黃紙,伸在我面前,我不敢去接,大半夜燒黃紙,那不是招鬼自尋死路嗎?

這點常識我還是知道的。

見我不動,老頭的聲音變得低沉,這是生氣前的預兆。

“拿着!”

我快速的從他手上奪過黃紙,惶惶不安的站在那裏,腳已經不停我的使喚。

心裏想着到了樓下我就儘量的跑,可是現在我的腳竟然半天沒有邁開半步。

“丫頭,如果你現在不下去,我就把你從窗戶那裏扔出去!”

說着他的一隻手輕輕一擡身後發出窗簾打開的聲音。

可是我就是動不了,這讓我無奈的恨不得眼淚都掉了下來。

就在我眼淚在眼眶裏打轉的時候,就感覺眼前一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箍住了我的脖子,讓我呼吸困難的伸出來舌頭。

在我看看清那是一雙手的時候,我的半個身子已經被他丟在了窗外,只要他掐住我脖子上的一隻手鬆開,我就真的要從五樓掉下去。

我也已經顧不得手中的黃紙,任由它們從我手中掉落,我的雙手緊緊的抓住了那雙乾枯的手。 三日後,南風國寒園

因為雪封的結界關係,給花護法派來專門來收集將軍府資料的一些暗影,增加了無數的難度……

花護法看著自己手上一些無關痛癢的資料,心裡忍不住顫了顫,為毛最近他總是遇到這種苦差事啊啊啊!

「主子,這是風雲國墨將軍府的信息!」花護法硬著頭皮,將手裡的資料遞了過去。

帝溟寒伸手接了過來,不過掃了幾眼就丟在了一邊,挑眉看著下面低著頭的花護法問道:「花護法你最近心情不錯呢!嗯……這就是你收集到的資料?」

「回主子,將軍府中有一個奇怪的結界,根本就進不去。所以,所以您說的那個姑娘,他們壓根就沒有見到!就連那幾個老者也不曾出現過!」花護法苦哈哈的說道。

他可是讓安排在風雲國實力最強的長老,去將軍府打探主子交代的那個女人的事情。可是收到消息是將軍府內有結界,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去,連神識都穿不透。之前他跟在主子身邊的時候,也是見識過那個結界的。即便是他親自去了,也奈何不了的。

花護法一說結界,帝溟寒想起來之前自己看到的雪封布下的結界,確實不是自己手下能打開的。想到那個女子的一顰一笑,還有離開時那忽然再次出現的熟悉氣息,帝溟寒總覺得自己有必要親自去將事情查個清楚才行。

這時,一個護衛拿著一個精美的錦盒走了進來,花護法直接接過來遞給了帝溟寒道:「主子,是馴獸師工會慕公子的請柬!」

「慕祭?什麼事情?」帝溟寒疑惑的打開請柬一看。

慕祭,男,34歲,是帝溟寒為數不多的兄弟之一。慕祭為人性格直爽,有恩必報,特別的護短,而且做事向來剛正不阿,是一個非常正直的漢子。

同時慕祭也是馴獸師工會總會最年輕的副會長,他的父親便是總會長,奈何慕祭的老子是個喜歡遊走各地的不靠譜會長。所以馴獸師總會許多事情,現在都是慕祭和幾個長老負責的!

半個月後,馴獸師工會在風雲國的帝都風雲城,要舉辦一場馴獸師大賽。於是慕祭便送來請柬,讓帝溟寒前往觀賽,順便請他做大賽的裁判。

帝溟寒的多重身份,即便是好友慕祭也不是全然都知道的。但是對於帝溟寒的實力,慕祭可是非常了解的。說白了那就是凌天第一高手啊!

所以,慕祭這傢伙說的好聽,是請帝溟寒去當裁判,私心裡就是讓帝溟寒去給他壓場子的。萬一有什麼高手鬧事,有帝溟寒在,他就放心多了。

對於慕祭的心思,帝溟寒再了解不過了。原本他是想直接拒絕的,但是眼神落在大賽的地點;風雲國帝都風雲城幾個字上時,他的心裡微微一動。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帝溟寒隨意的說道。

花護法聞言一愣,他也沒有想到主子竟然答應了。不過,只要主子不追究他的責任就好了。急忙應了一聲就閃人了,腳底跟抹了油似的……

花護法退下后,帝溟寒猶豫了一下,拿出傳音石,打入一道玄氣,片刻之後,對面傳來一道磁性的聲音:「收到我的請柬了?怎麼樣,做的不錯吧!給你的哪一張可是我親自挑選的!」

「少來,你還不就是想讓我去給你震場嗎!說吧,好好的為什麼舉辦馴獸大賽!」帝溟寒直接問道。

蜜吻999次:喬爺,抱! 對於好友那跟自己有一半像的懶惰性格,他是非常了解的。沒事舉辦這種比賽,根本就不是他會做的事情。這一次他不但做了,還拉上了自己,定然是有什麼原因的……

「我就知道瞞不過你,還不是那些老傢伙看我年紀輕不順眼,故意給我出的難題,而且最近有人在風雲國找到了三隻九級聖獸!據說其中一隻已經是聖獸巔峰,隨時都能突破到神獸了!所以,他們便要我在風雲城舉辦一次馴獸師大賽,如果參賽的馴獸師中,沒有能夠馴化那三隻聖獸的,我便要讓出副會長的位置!」慕祭在對面涼涼的說道。

這些理由一聽就知道是故意的,奈何長老會人數眾多。最後少數只能服從多數。而且,他也收到消息,這一次也許有人會趁著風雲國偏遠,將他給除掉。

「我看那些人是想趁著你爹已經幾十年沒有消息,把你給除掉吧!」帝溟寒非常幸災樂禍的說道。

「是啊是啊!所以這一次我的命就交給你了。你可千萬不能讓我掛掉,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慕祭在對面威脅道。

「這個就要看我的心情了!」帝溟寒眯著眼睛說道。

「只要這次比賽成功結束,我就將那隻最厲害的聖獸送你如何?」慕祭咬了咬牙說道。

「不是說有三隻嗎?」

「帝溟寒!」

「捨不得就算了,我可是很忙的!」

「算你狠,我答應你就是了!」慕祭恨恨的說道,他現在後悔來得及嗎。

「成交!放心,我不會讓你掛了的!」說完不等慕祭發飆,就直接切斷了傳音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