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段天平一脈,終於站在了族比第一的舞台之上!

而這一切,是蕭易得來的。

段天平感激無以復加,也正因此,他清楚說什麼感激的話,也表達不了心中的喜悅。

一切,往後靠行動來實現!

族比舉行到現在,第一名不用宣布,就知道了結果。

果然,不用上台。


就有兩名家將,捧著一柄玄級上等的巨錘,和一枚六級碎元丹,送到了段天平的桌子上。

段天平本想把兩樣東西都給蕭易,但蕭易卻拒絕了巨錘,只收下碎元丹。

這枚突破武尊時用的六級靈丹,蕭易怎麼看怎麼愛不釋手。

不過,想要服用,還得等他晉級武王!

本來,武王境界,就已經讓蕭易神往不已。那武王之上的武尊,又是什麼樣的呢?

蕭易期盼!

……

霸刀門。

「你說,青鬼死了?」

閻戰雙手負於背後,望著大殿一面牆壁上的鬼怪壁畫,低沉開口道。

「是……是的,父親。」

閻應龍牙齒打顫,哆嗦回答道。

「嗯~!」

得到確認,閻戰拖長鼻音,慢吞吞開口,「既然青鬼死了,那你也去死吧。」

轟!

… 閻應龍如遭電擊,當場獃滯,臉龐蒼白一片。

嘴巴大張,咬合了半響,擠出一絲笑容,強笑道,「父親,您真會開玩笑。」

呼!

一陣勁風驟然颳起。

閻戰突兀轉身,大手揮動,帶起一股強力旋風,準確無誤的命中閻應龍。

「噗!——」

閻應龍張嘴吐出一口淤血,身體不受控制往後倒飛出去,撞擊在石柱上。

「開玩笑?」閻戰冰冷的臉龐上,滿是陰霾,「你不知道我霸刀門從不養廢物嗎?以前你跋扈、囂張、驕傲、自大,我睜隻眼閉隻眼,就是想看看你能爛到什麼程度!」

「烈火玄石是我交給你的最後一個考驗,你搞砸了,我也沒懲罰你。可你呢,這兩天在幹嗎?和人爭風吃醋,真當我是傻子嗎?」

「我告訴你,我沒那個耐心再等下去了。這次姓蕭的,無論如何都要死。他要是不死,就是你死!」

「現在,給我滾出去,想辦法。我不問中間過程怎麼樣,只要看到最後結果。姓蕭的腦袋,擺在這裡!」

閻戰怒吼,身上氣勢滔天,吹刮的整個大殿,都跟著搖動。

閻應龍感覺自己,彷彿身處在狂風暴雨之中,隨時隨地,都會被撕扯成碎片。

也是到這一刻。

閻應龍才明白,閻戰為何被稱為天罡城第一心狠手辣者!

他想起了閻戰的成長之路,就是踩著眾多同門兄弟姐妹的屍體,登上門主寶座。

閻戰說要讓他去死,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動了殺心!

愛上你,不受控 ,死了也就死了。閻戰兒子可不止他閻應龍一個,少一個沒什麼大不了。

如果他死了,他的那些弟弟,只怕高興都來不及!少門主的位置,同樣讓人眼饞!

瞬息間。

閻應龍理清了所有思緒,忍著傷痛,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剛想開口求饒。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滾出去弄死姓蕭的!」

閻戰大吼。

「是,是,孩兒這就滾,這就滾。」閻應龍打了個哆嗦,站起身狼狽而逃。

「記住,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身後傳來閻戰不帶感情的聲音。閻應龍身體一顫,咬牙飛奔而出。

走的太快,離開大殿後,也沒怎麼仔細看,和迎面一個人撞了個滿懷。當場「砰」的一聲,往後直挺挺倒下。

「混蛋!你走路不長眼的嗎?」


閻應龍拖著屁股,坐在地上,破口大罵,「來人,把他給我拖下去,亂刀砍成肉泥!」

在閻戰那帶來的恐懼,一下發泄出去。

「別,別啊。」來人嚇了大跳,慌忙賠罪道,「少門主,別啊。我錯了,是我瞎了眼,撞到少門主。還望少門主大人有大量,看在峰兒的份上,繞過我這回。」

燈光下。

一張剛硬、粗獷的中年男子臉龐上,堆滿了笑容。

閻應龍看清來人是誰,眼睛一亮,脫口而出,「你是王天龍?王峰的大伯?上半年進入我霸刀門的王家家主?」

「是,是,少門主您記性真好。」王天龍殷勤的攙扶起閻應龍。

「原來是你。」閻應龍眼珠子轉動,問道,「我要是沒記錯,你王家在加入我霸刀門之前,是飛雲宗腳下,金陽鎮的地頭蛇吧?」

「嘿,什麼地頭蛇不地頭蛇。現在的我,過的才是最好的生活。以前在金陽鎮,那是慘的一比。」

王天龍臉上掛滿討好的笑容。

「行了,少說廢話。我問你, 迷霧圍城 ,逼迫的離開金陽鎮?」閻應龍揮手,沉聲道,「那個人是不是叫蕭易?加入飛雲宗不過大半年?」

「對!」

王天龍一愣,點頭道,「我和姓蕭的有點矛盾,少門主您……」

「哈哈,有矛盾就好,有矛盾就好啊!」

閻應龍大笑,「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個給你報仇的機會!那個蕭易目前就在天罡城,你去挑戰他!立下生死斗!!!」

「啊?」

王天龍張大嘴巴,眼睛狂跳,臉色變慘白。半響,哆嗦道,「少……少門主,蕭易現在是武宗高手,我……」

「我知道。」

閻應龍一揮手,打斷王天龍後面的話,「我知道他是武宗,也知道他剛剛殺了武王境界的青鬼。但這都不重要,因為我有辦法提升你的修為,讓你在三天時間內,從武靈突破到武王!」

轟!

王天龍身體顫動,滿臉駭然,「三……三天,武靈到……武王?」

「對!我有一枚高級靈丹,能讓武者短時間內快速提升十倍的修為。副作用就是事後全身軟化如泥,需要半年的修養才能恢復。」

閻應龍正色道,「姓蕭的逼迫你離開故土,又殺了我霸刀門一名武王。甚至我懷疑,你那三弟和兒子的死,也和他有關。如果你殺了他,既能消除心中仇恨,又能為我霸刀門爭光。日後往上進一步,進入門中高層,我想絕對不是難事!」

閻應龍直截了當的闡明前後因果,並拋出誘餌。

王天龍呆愣現場。

九域劍帝 ,陡然一聲低吼,咬牙道,「好,我幹了!」


「很好。」

得到答覆,閻應龍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拍了拍王天龍的肩膀,鼓勵道,「你放心,只是半年不能動彈而已,相比起殺了蕭易帶來的好處。這點小毛病,傷的值!」

「不錯,只要能殺了蕭易,讓我躺一年都行。」王天龍一臉激動,末了,感激道,「多謝少門主成全!」


「自己人謝啥?」

閻應龍不滿的瞪了王天龍一眼,旋即道,「你去準備吧,等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段家,給姓蕭的下戰書!」

「是,少門主。」王天龍大聲應道,恭敬的退了下去。

「哼,白痴!」

望著王天龍遠去的背影,閻應龍本是笑意盈盈的臉龐上,慢慢轉為陰沉,譏笑道,「破厄金丹,豈是那麼容易享用的?修為提升十倍不假,可付出的代價,卻是整條命!」

是的,閻應龍騙了王天龍。

他口中的高級靈丹,破厄金丹,屬於七級靈丹!

這是一種同歸於盡的強大靈丹。

只有身處絕境,自知沒有後路的武者,才會服用。爆發出十倍於己的力量。過後,就會全身精氣耗盡而死。

為了完成任務,殺死蕭易。閻應龍不得不咬牙,拿出珍藏許久,視作最後退路的破厄金丹!

至於王天龍的死活,和他毛個關係……

… 段家。

「鏘!」

一道劍光豁然乍現,璀璨的光芒,奪目絢爛。

蕭易手持傲月劍,矗立在別院之中,雙手揮劍,頓時間,揮斬出無數道劍氣,交錯縱橫。

「唰!」「唰!」「唰!」

……

劍氣如影,層層疊疊。

頃刻間,衍化出一個巨大的網路,籠罩整個別院。劍網內,空氣寸寸被切割。

「嗖!」

唰——

寒光一閃,蕭易駐足而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