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特別之處在於他的身體中有強烈的能量殘留反應!這是研發部那羣瘋子搞出來的新玩意,專門用來鑑別隱藏在人羣中的非人類存在,這臺是樣品,我本來想拿你們做測試的,出於無聊,我拿他做了測試,結果我發現,他身上有強烈的能量殘留反應,不過,這代表什麼,我並不清楚!也許是被施展了某種魔法後的效果吧!”

“••••••強烈能量殘留反應?魔法?”斯多爾正在思考詹姆士的話。

“費爾,過來,你來測試一下,看看這臺機器有什麼反應!”詹姆士對這費爾說到。

“••••••要怎麼做?”費爾一臉無奈的走向詹姆士,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詹姆士抓去做實驗了。

“很簡單,只要站在這裏,並把你的手伸出來!對,就這樣,我看看••••••恩••••••行了!萊特!你過來!”詹姆士測試完費爾後,又把萊特叫了過來做測試。

“好了!萊特的能量反映是低級,費爾是中級!而這個屍體的能量反應爲低級!這是他死後的反應,從他生前對你們造成的傷害來看,他應該是中級以上水平。”

••••••

同一時間,珍妮別墅,客廳。

安吉麗雅一個人呆呆的靠坐在陽臺邊,眼光迷離的擡着頭,看着高高掛在天空中的明月,今晚的天空很晴朗,滿天的星星正陪着孤單的月兒看着世間的一切。

“月亮很美嗎?”一個身影從黑暗中走了過來,並在安吉麗雅身邊坐了下來。

“嗯!”

“你真的很像他,他也是常常坐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月亮,看着天上的星星,看着天空之飄過的雲彩。”

“你已經是第二次這樣說了,他是誰?”

“一個朋友,很親密的朋友,一個值得尊敬與信賴的朋友。”

“朋友?”

“是的!所謂朋友,應該是一些能夠在你苦難的時候幫助你,在你痛苦的時候陪伴你,在你傷心的時候安慰你,在你幸福的時候祝福你,在你犯錯的時候教育你的人!”

“這麼複雜?搞不明白,反正,我不需要!”

“你會需要的!何況,你已經有了,不是嗎?” “對了!我一直想問你,你胸前的掛飾是什麼?”珍妮微笑着問道。

“不知道,我記事開始就一直帶着!說說他吧!你對他的評價似乎很高!”安吉麗雅從口袋中掏出一支菸給自己點上,月光映在她的臉上,很美!

“他,他很美麗,也很神祕,我不知道他來自何方,也不知道他在尋找什麼!”珍妮不斷的回憶着,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傻傻的,很可愛。

“美麗?”安吉麗雅想起一前和安吉拉在一起的時候,安吉拉也總喜歡用美麗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看來,珍妮說的這個傢伙跟自己一樣悲慘啊!。

“是的!非常美麗!可以說完美之極!無論他怎麼打扮,怎麼掩飾,都無法隱藏自己絕美的面容和氣質,除了幻術,我的幻術就是他教的!”

“••••••”

“不過,美麗並不是他唯一優點,他善良,天真,正義,無私!他就如同神一樣關愛着世間的一切!所以他總是惹出不少麻煩和鬧劇!”

“似乎是一個很完美的男人吧?”

“男人?說實話,我並不清楚他的實際性別!”


“你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是的!我說過了,他有很多祕密,性別便是其中一個!”

“難道就沒有人知道嗎?他自己也沒說過?”

“每次大家問他,他只是說‘這是一個祕密!’便敷衍過去了,再加上他又擅長幻術,所以,這便成爲一個永遠的祕密!”

“••••••”

“行爲呢?也無法分辨嗎?”

“他有時候頑皮的像一個孩子,有時候溫柔的如同一個母親,有時候害羞的像一個小女孩,有時候堅強的如同一個男人,有時候勇敢的如同一個戰士,無法分辨!”

“他很強嗎?”

“很強!強到可以憑一人之力阻止聖戰!”

“聖戰?”

“光明與黑暗之間的戰爭!”


“沒聽說過!”

“當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說說聖戰吧!”

“聖戰?光明與黑暗之間的無數次血腥征戰,哎••••••自從至高無上的創世神失蹤後,這個世界就亂了,光明與黑暗開始互相爭鬥,誰都想消滅對方,誰都想獲得整個世界的統治權。”

“哪邊比較強?”

“這個世界的第一定律就是平衡,任何事物都遵循這個規律,比如,沒有人可以創造能量,我們的力量來自於吸收大自然中的能量,當我們使用或這死亡時便會還給大自然,沒有人可以違反這個法則。所以,光明與黑暗的力量也差不多,經過無數次的慘烈戰鬥後,他們也都意識到這個問題,於是,他們開始說服各種族加入他們的陣營,最終戰火蔓延至整個世界,到處是戰爭,遍地是屍骨,整個大地都在顫抖,在悲慼!就在這個世界就要滅亡的時候,他站了出來,獨自一人站了出來,阻止了戰爭,阻止了毀滅!”

“一個人?怎麼做到的?”

“這也是一個祕密!我只知道,一瞬間,整個世界都沉寂了,黑暗和光明被送走了,所有生物都陷入了沉睡,當我們醒過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變了,世界被分離成很多快,也就是今天的世界地圖所看到的樣子,同時,神和他們的僕從們也都無法再次降臨人間,世間的一切生命得到了休養生息的機會。”

“••••••”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他似乎消失了,完全失去了蹤影!”

“••••••”

“另外,現在的大自然中的能量似乎被某種力量限制在某一個水平上,致使很多很高級的魔法完全無法施展,就連戰士們也無法依靠修煉而成爲戰神一樣的存在,一切都被限制在一個很低的水平上,這也是爲什麼我今早會昏迷的原因。”

“你是說,你治療用掉了太多的能量,卻得不到快速補充?”

“是的!在我全盛時期,我能夠一次治療上百人,現在,僅僅是三個人,我就不行了!”

“3%?你現在的力量只有原來的3%?這是什麼概念?”

“我可是能排上前五名的強者呢!哈哈!當然,這也是在他的幫助下取得的!”

“你說這個世界有神!他們又有多強?和你相比!”

“我不知道,也許幾倍,也許幾十倍,這不單單是能量多少的比較問題,還有技巧、經驗等多方面的問題。”

“••••••”

“這一切是不是有點難以置信?”

“你愛他?”

“是的!無論他是男還是女!我都不介意!”

“你還真偏執!”

“愛情本來就是盲目而有偏執的!”


“你今年幾歲了?”

“這是一個祕密!”

“••••••”

“現在,和你一樣強大的存在有多少?”

“也許,就剩我一個了吧!真寂寞啊!看着身邊的好友一個個衰老死去,看着曾經的敵人也一個個隨風而逝,而我只能冷眼看着世間的一切,看着他所熱愛,並付出一切去保護的世界,也僅僅是看着。”

“••••••”

“所以我不希望你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當你報仇雪恨之後,你所獲的僅僅是空虛!放棄吧!爲了愛你的人,爲了關心你的朋友,放棄吧!你還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絕不!”安吉麗雅突然站起身來,冷冷丟下一句話便離開了。

“就連脾氣也都一摸一樣!哈!”珍妮孤單的坐在月光下,擡着頭,看着天上同樣孤單的明月。

警察局,法醫科,屍檢室。

“頭,我們現在怎麼辦?”費爾的提問,打破了屋子裏的沉默。

“現在?回去睡覺先!明天再說吧!”萊特打了一個哈欠說道。

“嗯,萊特說的對,已經很晚了,大家也都累了,我們先回去休息吧!案子明天再說吧!對了,詹姆士,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斯多爾對這身邊的詹姆士問道。

“我?等這個案件解決完,跟你們一起回去!”詹姆士神祕的笑了。

“這案子現在都還沒什麼進展,還不能確定回去的時間,你就當休假吧!”斯多爾拍了拍詹姆士的肩膀。

“不用了,明天我就和莫妮卡去學校報道,原來的校醫請了半年的假期去度蜜月了!”詹姆士的臉上依然保持着微笑。 “詹姆士,這個案子很特殊,我抽不出人手來確保你的安全,要是出了什麼意外••••••”詹姆士對於文弱書生樣子的詹姆士並不放心,畢竟這次連他自己都住進醫院了。



“我的安全你不用擔心!雖然體系不同,但我也和你們一樣特別!”詹姆士的回答讓衆人一愣。

“詹姆士博士,我知道你很特別,特別到可以在屍檢室中毫無顧忌的進食,但是,這並不能標明你能保障自己的安全!”溫蒂的胃已經舒服多了。

“哈哈哈!看來你們都不相信我的話!好吧!莫妮卡,讓她們見識見識,死亡的力量!”詹姆士臉上的微笑更加神祕了。

“好吧!讓你們看看真實的我吧!”突然,莫妮卡的臉毫無預兆的開始便黑,並迅速腐爛開來,露出了白森森的頭骨,骷髏頭的嘴一面上下張合着,一面發出咔咔咔咔咔的聲音,空氣中滿是死亡般腐臭,令人窒息。

“我正式介紹一下我自己,詹姆士,男,看起來30多歲,真實年齡保密,職業醫生,真實職業——亡靈法師。實際上,我比你們要高出很多級別!莫妮卡,我的助手••••••”詹姆士微笑着從新介紹着自己。

“嘔~~~~~~~~~~~~~!”溫蒂第一個帶頭跑了出去,緊接着費爾、萊特、艾斯也跑了出去。

“••••••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啊!斯多爾••••••你去哪裏?”

第二天,清晨,珍妮別墅。

“早上好,安吉麗雅!你起的可真早啊!”珍妮看着正在院子裏練功的安吉麗雅說到。

“你應該多休息!”安吉麗雅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看這珍妮說到。

“沒事的!我已經恢復很多了!我去給你做早餐!”珍妮說完便轉身向廚房走去。

“今天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有點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這就是所謂的女人第六感?”

同一時間,凱林斯事件臨時指揮部。

“早上好,這裏的空氣真清新啊!”詹姆士從樓上下來,莫妮卡跟隨在他的身後。

“早上好,詹姆士,莫妮卡,過來一起吃早餐吧!吃完我們一起去學標!”斯多爾示意詹姆士和莫妮卡過來一起吃早餐。

“噢,看起來真不錯!我不客氣啦!”詹姆士坐到桌旁,拿起一片面包,開始在上面塗抹花生醬。

“咦?莫妮卡,這些不對你的胃口嗎?”詹姆士奇怪的看着坐在沙發上的莫妮卡問道。

“不,我已經吃過了!”莫妮卡對這大家笑一笑。

“••••••”除詹姆士以外的衆人都開始猜測,她到底吃了什麼。

“好啦!莫妮卡是一個亡靈,普通食物對她沒有任何意義,她需要一些更爲新鮮的東西!”

“我想我已經吃好了,我去車上等你們!”溫蒂把手中的餐具放下,對着大家笑了笑,便臉色蒼白的跑了出去。

“嗯!我也吃飽了!我去檢查一下汽油!”費爾也微笑着離開了餐桌。

“頭!那個••••••FBI說會有一份資料傳過來!我去看看!你們繼續,繼續,哈!”萊特也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