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絕望了,喜馬拉雅山不只是美麗的雪山女神,她還有兩個惡魔的化身,一個是難近母,一個是時母,她們不僅相貌猙獰,而且性情殘酷,全印度的婆羅多將毀在這兩個惡魔的手中。

不知是哪根神經的靈感,使他忽然想起長篇史詩《摩河婆羅多》中的這個傳說,他兩眼含春盈眶的淚水,緩緩站了起來,顫抖無助的手,無意間碰翻了茶杯,茶水濺到了考爾中將筆挺的軍服上。

重生之任意幸福 考爾中將驚呼一聲,接着暴怒地搡了蒂邁雅中將一把,險些把老頭子推個趔趄,憤憤他說:“老精怪,早下臺了,還羅嗦什麼,不知羞恥。” 1953年11月21日11月21日的清晨,一隊高級轎車魚貫駛向新德里機場。街頭一片冷清,街夫正在清掃街角上的落葉和垃圾。

印度內政部長夏斯特緊裹着長領大衣,心急如焚地坐在轎車裏,他將到中印戰爭前線緊急視察,重整那裏的行政機構,給民衆以勝利的希望和信心。

他心裏明白此行兇多吉少,別說是他,就是尼赫魯本人親自來,也難有回天之力。

轎車在新德里機場候機廳外面停住了,他們正欲走進候機大廳。

在候機廳門口,報攤前面圍滿了人,不少人在爭購報紙,有的人異常興奮,互相握手擁抱。

部長祕書是個富有好奇心的年輕人,他走到了報攤跟前。

他看到了一行醒目的大標題:中國單方面宣佈就地停火。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條新聞。隨手抽了一份報紙跑了回來。

“部長先生,中國人宣佈就地停火了!”

“停火!”夏斯特大吃一驚,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該怎麼辦?”

夏斯特思忖了片刻說道:“回去,我們先回去。”車隊又向新德里市區駛去。

“去總理私邸。”夏斯特對司機說。

汽車停在尼赫魯私邸外面的街上,夏斯特匆匆走進了客廳。

尼赫魯一邊整理上衣,一邊走了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尼赫魯問。

“中國單方面宣佈停火。”夏斯特將報紙遞給尼赫魯。

尼赫魯接過報紙,一連看了幾遍,看來他根本不知道中國停火的消息。

“他們爲什麼不打了!”尼赫魯自言自語道。

1953年11月22日零時,中華軍遵照中華軍總參謀部的命令,在中印邊界地區全線停火。

被中國軍隊包圍的印軍,大部分不知道停火的消息,包括帕塔尼亞少將對此也一無所知。

11月22日晨,整個戰區一片寧靜,瓦利少校帶着幾名印軍士兵,拖着飢腸轆轆奄奄一息的身子,在安巴拉以北的密林中尋找可食之物時,碰上了一支中國巡邏隊。

一名中國軍官向他們走來。

瓦利少校有氣無力地拔出手槍,他的手哆嗦了一下,手槍掉到雪地上。

“你連開槍的力氣也沒有了。”中國軍官撿起瓦利掉在地上的手槍交給他,然後用流利的英語說:“中國政府已經宣佈全線停火。”

“這真……真是個好消息,有……有吃的嗎?”

中國軍官將一袋中華軍野戰乾糧,扔給瓦利少校,中國巡邏隊走了。

瓦利少校雙手捧着野戰乾糧,凝噎無語。

帕塔尼亞少將在原始森林中已經躲藏了5天5夜了。

天亮時分,他從樹洞中爬了出來,扶着樹杆吃力地站起來,他身上的最後一點力氣已經消耗殆盡,他感到身子輕得如一張紙。

陽光將巨大的樹影投到他的臉上,他的臉色慘淡如雪,他看到在不遠處的一個山頭,一隊印軍潰兵正在尋找着什麼,他們面帶喜悅,好像遇到了什麼令人高興的事。

天空中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一架中華軍的多用途直升機降在林中的空地上,但從飛機上跳下來兩個印度軍官。

路透社昌迪加爾28日電:被中國人在山口切斷的印軍司令帕塔尼亞少將昨晚被直升飛機安全載抵這裏,同一架直升飛機還運來了3名受傷的印度士兵。

帕塔尼亞少將在山地的叢林裏走了5天,沒吃飯沒喝水,他是在直升飛機緊張地搜尋以後才被找到的。

據這裏報道,被中國人切斷的其他軍官和士兵也開始從中國的防線後面奔向平原。

1953年12月1日,中國軍隊主動停止進攻。

這是顯示中國政府出於保持中印友好關係的願望,再一次用實際行動表示中國主張通過和平談判而不是通過武力來解決中印邊界問題的誠意。

對印度被俘人員,一律不殺、不打、不罵、不侮辱、不沒收私人財物,生活上給予優待,受傷者給予治療。

1954年5月26日,春城昆明陽光明媚。在昆明機場的跑道上,停着一架印度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機。

一大批中外記者等候在候機廳的門口。在候機大廳內,中印政府官員和國際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正在輕鬆地交談。

幾輛大轎車駛到了候機大廳門口。第一個從在轎車上下來的是印軍第7軍軍長達爾維少將,他身穿筆挺的藏灰色毛料西裝,臉色紅潤,面帶微笑向記者們擺手。

跟在他身後的是幾十名被俘的印軍校級軍官。其中只有一名滿臉鬍鬚的印軍老兵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第11旅的馬盎營士兵車隆中士。

車隆中士被羅茲中校獨自丟在原始森林中,靠樹皮苦撐了3天3夜。一位頭部負傷的中國軍官山地運輸連連長李榮漢少校,在水溝裏發現了昏死的車隆中士。

李榮漢少校用負傷的身子,扶着車隆中士上馬,走出了原始森林。在山角下他攔住了一輛中國軍隊的吉普車。

從車上下來的是第18裝甲旅旅長郝偉強中將和參謀長韋泰少將。

“報告長官,這裏有一名印軍傷兵。”

郝偉強中將走到路邊,彎下腰間:“他還活着嗎?”

“還有一口氣。”李榮漢少校回答。

車隆中士吃力地睜開眼睛,映入他眼簾的是中國將軍肩上的金星。他嚇呆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中國軍隊的高級將領。

韋泰少將看了一下手錶:“馬上用車把他送到後方醫院,要全力搶救。”

車隆中士終幹活了下來,而且今天將返回他的故鄉。

美聯社常駐中華軍記者韋爾娜小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車隆先生,聽說是一名中國少校和兩名中國將軍協力救了你的命,對此你有何感想?”

車隆顯得非常激動:“我當時嚇呆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神蹟。”

周圍的記者都笑了。

“你在中國的感受如何?”

“我樂意一輩子當中國的俘虜,他們愛我,我也愛他門,以前我恨他們,那是以前。”

達爾維少將被記者們團團圍住,他面對記者衆多的問題,已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我想說,中國對待戰俘是充滿人道主義的,是非常尊重**和人格的。我已經多次給我的妻子寫信,告知她,我在中國很好。我早已肯定的告訴她,我將很快返回印度。”

有記者問:“難道你從來沒有考慮過中國會不會處決戰俘?”

“這一點我是清楚的,戰前在陸軍總部我曾經認真研究過中國的戰俘政策,沒想到我又親自嘗試了一下,中國不會那樣做。”

法新社記者問:“您對這場戰爭有什麼見解?”

“我不想談更多的,他們的武器裝備遠遠勝過我們,訓練素質也相差過多。還有他們的俘虜政策,如果戰前印軍士兵瞭解了這一點,我想他們恐怕比現在更難指揮。” 印軍戰俘魚貫登上飛機,車隆中士擁抱着中國醫護人員,聲淚俱下,站在一邊的印度政府官員尷尬的轉過臉去。

記者們抓緊時機按動照相機的快門。他們知道這種真實場面,不可能是中國政府精心安排的。

達爾維少將最後一個登上飛機,就像面對中國軍隊的進攻,他最後一個撤出一樣,仍然保持着他軍人的風度和尊嚴。

他舉目遙望了最後一眼中國蒼翠如碧似錦如畫的山河,心頭竟浮起一絲惜別之情。

達爾維少將回國後,於1958年指揮一個軍,參加過印巴戰爭,但他始終沒有被提爲中將,這些都沒有影響他在陸軍中被公認爲是一名傑出的將領。

達爾維的重要軍事著作《喜馬拉雅的失策》對中印邊境戰爭的獨特看法,使其成爲一部軍事名著。

重生影后小軍嫂 印度國防部於1953年發表了中印戰爭中,印度陸軍損失的數字:

死亡:12383名

失蹤:27696名

被俘:33968名

失蹤人數大於死亡人數,這的確是一個奇特的現象,如果中國軍隊推遲宣佈停火,如果印度上兵瞭解中國戰俘政策,那麼情況又會怎樣呢?

在中國軍隊停火之後,至少有15000到17000名印度士兵,從原始森林中得以生還。

中國遣返了全部戰俘,僅有26名印軍士兵因重傷搶救無效死亡,中國方面全部附有詳細的病歷和搶救記錄。

停火之後,印軍西部軍區司令森中將,第4軍軍長考爾中將,第7軍軍長帕塔尼亞少將,幾乎同時向喬杜裏參謀長提出了辭職。

喬杜裏中將批准了森中將和帕塔尼亞少將的辭呈,他勸說考爾到旁遮普邦從事軍訓工作,考爾中將一口回絕了。

尼赫魯總理曾勸說考爾不要辭職,他在給考爾的信中寫道:親愛的畢奇:對你的辭職,我感到遺憾。我曾努力勸你不要這樣,但是既然你堅持要這樣做,我也就無能爲力了。

導致你辭職的事件是傷心的,我們中間許多人也爲此感到苦惱。但是我相信,關於這些事件也不能特別責怪你,有許多人要對這些事件負責,也許這些事件只是由於當時的環境所造成的。

我相信,像你這樣一個精力充沛、有愛國心的人是不應該無所事事,不爲國家效勞。也許,不久你可以找到這類對國家有用的工作。……

你的新摯的賈-尼赫魯

尼赫魯事後曾提議讓考爾擔任副部長一類的職務,即使這種有職無權,無足輕重的文官閒職,也遭到了強烈的反對。

後來金融資本家特賈博士聘用了考爾中將,考爾中將幹了一段金融,這一行實在不是職業軍人所爲,考爾中將屢試不順,只好悻悻辭職,從此考爾中將在印度軍界、政界徹底消聲匿跡了。

中印邊界戰爭對任何人的影響都不能和尼赫魯總理比肩相齊。

尼赫魯的個人影響和政治地位一落千丈,他整日病魔纏身,沮喪不堪。

印度國內公開化的批評和攻擊與日懼增,有人公開叫他下臺,人們感興趣的是誰來當尼赫魯的繼承人,真可謂一失足成千古恨。

1964年1月8日,在布巴內斯瓦爾召開的國大黨年會上,坐在主席臺上的尼赫魯突然中風,左側癱瘓。

1月26日到4月2日,在徵得尼本人同意後,祕密爲他的健康舉行了宗教祈禱儀式。

1964年5月27日,尼赫魯的心臟病猝發,在家中去世。

中國軍隊後撤後,印軍自1953年開始,停止了向前推進,繼續侵佔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以南中國大片領土的想法。

10年過去了,歷史已經證明了中國的誠意,歷史還將證明多久?

喜瑪拉雅山上的積雪,年復一年,依然潔白,中印同爲喜瑪拉雅山脈的兩大文明古國。

當我們立足於世界屋脊,鳥瞰這個風雲變幻的旋轉球體,中國人民不希望看到來自任何一方的黑色煙塵玷染這座聖潔的冰峯。

中國5000年文明的歷史長卷,鐫刻着這個民族不容侵犯的意志和渴望和平的願望。

喜瑪拉雅山上的雪,應該永遠潔白。

在英國上議院議員克里特勳爵的倡議下,中印兩國代表在英國首都倫敦就中印邊境問題進行磋商。

中方提出五點建議。

一,在邊界問題解決前維持邊界現狀,保持邊界安寧,如邊界上發生問題,雙方應通過友好協商加以解決。

二,邊界問題不應成爲發展兩國關係的障礙,雙方可多方面發展關係,促進相互瞭解。

三,藏南地區向南直線直到孟加拉國的邊境劃分兩國邊境的實際位置。

四,克什米爾地區劃歸中國,原有印度軍隊在三個月之內全部撤出。

五,印度在邊境地區所有部隊後撤50公里作爲兩國武裝力量的緩衝區。

印度代表梅農像被針刺一樣站了起來,克里特勳爵無奈的攤開手。

包家恩旁邊的印地語翻譯不由得念起了古老的詩歌。

喜瑪拉雅女神睜開窮通千年的慧眼,看到了割斷的血管流淌着血的濃漿。

洞穿的胸膛噴濺着血的雨滴,迸飛的彈片撕裂開血的肉體。

☢ ttкan☢ ¢o

……晶瑩的雪嶺被污血浸塌了,潔白的羽衣被濃煙炙黑了,無數的死之幽靈在空中飄蕩、浮游,苦痛的**和怨毒的詛咒充斥宇宙。

死神在顛狂地舞蹈。

兩邊都是可愛的子民,該庇護哪一方呢?

女神的慧眼痠楚地合上了。

也許,這是一場無可避免的劫難。

克里特勳爵臨走對印度首席談判代表梅農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很遺憾。但我要說的是,只要你們不主動挑釁,我以我的名譽保證,中國人不會找你們的麻煩的。

翻翻世界歷史,國家之間的領土爭端很難用非軍事手段解決,何況,所謂爭議地區根本就是要爭議的,到底是是屬於誰還不一定?

印度人放棄幻想吧,不靠強大的軍力,不通過強硬的戰爭,領土是要不回來的。

如果現在我們還不夠強大,不宜運用戰爭手段,那就將問題擱置,讓有能力的下一代解決,或者等我們強大了再解決,千萬不能進行這樣註定我們要忍受屈辱的談判。

梅農暗暗地在心中下着決心。 在人生的黃昏,沒有了案牘的勞形,也遠離了亂耳的喧囂,三兩老友或於棋盤廝殺,或去菜地除草,獨自悠閒時,一生珍藏的記憶便如溪流一般叮咚叮咚從眼前跳過,其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那一頂皮帽子。

四十八年前,印度以尼赫魯爲總理的政府,悍然挑起一場大規模的中印邊境戰爭。

那時,我是中華軍西線一名參戰的戰士,經受了我軍在西線雷霆反擊、追擊阿三們的戰火洗禮。

硝煙早已散去,往事卻難忘懷,那場戰爭中的大人物、大角逐、大場景、大勝利早已被史家濃墨重彩,而大戰爭中的小戰士,他們當時的生存狀態如何?生活方式怎樣?鮮爲人知的生命感受又有哪些呢?

作爲中印西線作戰的親歷者,雖然快五十年了,我仍爲那時的情境魂牽夢繞。

那年,我是中華軍第22裝甲旅第209機步營3連2排1班年齡最小的一名戰士。

我們旅作爲戰備值班部隊,1953年10月7日凌晨,在人們週末放鬆的時候,我們坐上軍用卡車從新疆塔什庫爾幹市向喀喇崑崙山山口的邊境線出發了。

卡車被篷布蒙得嚴嚴實實,蒙得嚴實有兩層意思:一是保密,連隊的行動不能讓敵人知道,二是禦寒,阻擋外面的風雪。

一輛卡車裝一個班,一個班12名戰士。

我們按照平時的訓練,將揹包在車廂底擺成四行,再兩兩相對坐在自己的揹包上,雙腿岔開,你的腿中間夾者我的腿,我的腿中間夾者你的腿,成犬牙相錯狀。

戰士們就這樣擠坐着,保持絕對的靜默,悄然前行。

冰封雪凍的砂石路坑坑窪窪,又是上山的盤山路,汽車像蝸牛一樣,一步三搖地向上爬行。

沒完沒了的拐彎,嗡嗡不止的車噪,加上燃燒不徹底的油煙從篷布的縫隙直往車裏灌,戰士們苦不堪言。

卡車還沒盤上半山腰,我和部分戰友顛簸難耐,翻腸刮肚地把吃下的食物全吐了。

等到卡車爬上海拔四五千米高寒缺氧的山路,頭就像要爆炸一樣疼痛。

每到一處我軍的補給站,雙腿就如同殭屍動彈不了,下車都是班長和戰友扶着我。

這樣的連續晝夜行軍,第三天下午到達一個休息站點,只聽排長大喊:“不要呆坐,掰着自己的腳趾頭往上蹺一蹺,再用手揉一揉自己的小腿。”

戰士們立即執行命令,一名名叫王克景的新疆兵,抓住我的小腿又揉又捏。

我問:“你要幹啥?”

他說:“排長說了要揉自己的小腿。”

我指着他正揉着的腿問:“這是你的腿嗎?”

他紅着臉說:“哎呀,怎麼揉錯了。”

弄得全車人哈哈大笑。

車越往前走,高山反應和暈車就越嚴重,一連五天,除了晚上排長逼着我喝點溫水,我沒吃一丁點食物。

第五天也就是10月12日的下午,終於熬到了目的地——五二四三高地。

我們進駐前,這裏荒無人煙,這是一個以海拔高度命名的半山溝,往前可以通天文點、河尾灘、神仙灣等我方哨卡。

到達高地,戰士們分成小組紮營,扒開一片雪,撐開單兵帳篷,再鋪上一塊雨布,這就是牀了。

在這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寒山地,夜晚的氣溫常在零下三十度以下。

這個季節,也是我的家鄉——河北最冷的季節,但家鄉再冷,也不過零下十三,四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