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是逼迫霍東停手,救自己的頭!

但霍東卻是冷笑!

下一刻噗嗤!張聞的雙臂被廢了!中間斷骨處血淋淋的令人毛骨悚然!對方雙腳朝他頭顱打去,但半路卻就失去了力道!霍東一招拳打朝陽迎上而去,直接轟殺在了他身上,剎那張聞慘叫身子跌落一邊,當即昏死不動了!雙臂仍舊流血!雖沒死,但武道之途自此也斷送了。


霍東站在原地,冷哼一聲。

衆人都只是看到了方纔的驚險,卻不知一切都是霍東設計已久!其實原本他就能以噬靈功廢了張聞,而後殺之!但噬靈功是魔教的功法,邪惡狠毒,一旦被眼前這些大佬發現,定然要落下話柄被人算計!所以霍東一直在尋找時機,方纔張聞搏命一戰,正是千載難逢的時機,霍東假借斷臂殺人,其實是吸了對方靈力,讓張聞失去了再戰的能力,兩條鞭腿才中途落空。

“你大膽!敢傷我侄兒!”

張錚怒髮衝冠站了起來!一雙手就如劍鋒,直指霍東,眼神恨不能吃了他!

“傷了又如何?難不成我站着被他殺了你才如意?他招招想要奪我性命在場的都看見了,這一場比試本就是生死戰,沒死已經算他僥倖!張管事將他送入大荒宗,就要做好他被傷被殺的準備,大荒宗可是不收廢物。”


霍東張口就是冷厲的言辭,讓張錚怒氣更盛,卻沒法反駁!當下只能朝吳峯看去,而對方雖然恨死了霍東,也是沒法下手!畢竟在場的人都看的清楚,兩人是公平決鬥,張聞確實技不如人。

“好了一切結束了,按規矩處理吧。”

一聲清淡的聲音傳來,而後消失無蹤。

這是真葉峯主的話,霍東贏了就該進入大荒宗,張聞敗了自然被驅逐,吳峯與張錚臉色鐵青!但也只能接受現實,當下霍東被徐雷帶走,而張聞也被張錚找人擡走了。

唯有地上殘留的血跡,以及殘破不堪的地板,證明了這場比試的慘烈。

出來裁判處,霍東朝徐雷弓腰道:“謝謝前輩相救。”

“客氣,你是峯主看中的人,要謝就謝真葉峯主吧,日後大家都是青木峯的人,相互幫襯是應該的。”

徐雷客氣道。

霍東點頭,兩人朝前而去。

青木峯在大荒宗的南面,是七峯之一,霍東與徐雷進入青木峯的範圍之後,他就被外門弟子帶走去領宗門服飾了,雖然心裏掛念劉燦秋,但兩人不是一個峯脈,他想見也見不到,瞭解到對方已經成功晉級之後,也就暫時放下心來。

大荒宗作爲修真大派,實力雄厚自然也不會吝嗇本門弟子,霍東辦完事手續後,領來的不僅有門派的衣衫,還有十塊下品靈玉以及宗門令牌,三粒混元丹,一株百年老參,這都是新入門的弟子得到的賀禮,日後每月都可以領一次福利,但豐厚程度要看對宗門的奉獻。

一個宗門要想昌盛,不是件簡單的事情,需要很多人的付出與維護,因此宗門會發布很多任務讓宗門弟子去完成,一方面可以再任務中歷練修爲,一方面可以得到任務獎勵,霍東此刻手裏拿着的就是一份本月的任務清單,分四個級別,S級別的是最高的,也是最難完成的,當然獎勵豐厚誘人!

而C級別的是最低的,但以霍東此刻的修爲來說,有些任務仍舊很有難度。 要想修爲迅速暴漲,顯然需要這些任務獎勵的物品,大荒宗也是以這些獎勵,誘使宗門弟子爲其辦事,但霍東也不傻,他現在還是應該低調些,安心先在青木峯修煉,摸清大荒宗的內的一些規則,然後再行動。

此刻居住的地方,就是青木峯所屬的城市中的一間公寓,每個青木峯的弟子進入後,都能分到一間,其中各種傢俱齊全,佈置裝飾的也很典雅,若想居住更高級的別墅以及更寬敞的房屋,就需要進階成爲內門弟子,或是在峯脈內獲取一定的威望積分。

威望積分的獲取,同樣需要完成宗門任務,完成一次任務視級別給予峯脈積分。

霍東簡單看了一下,各個峯脈威望積分上,居然有張清的名字,所屬的是金銳峯,以對方恐怖的威望積分,就能看出張清的實力有多渾厚!霍東心裏沒有懼意,卻也對自己的實力感到了沒底,當下收起一切開始盤膝打坐了。

噬靈功吸收了張聞體內的靈氣,足夠讓他消化幾日!

算起來,相當平白省了數月的苦修,這噬靈功果真恐怖,如果能連續吸收,在不走火入魔的前提下,修爲確實能連續暴增,迅速崛起。

萬邪老祖先前因爲感覺到真葉峯主的氣息而沒敢有何動作,此刻感受到霍東在吸收張聞的靈氣,自然趕緊露頭呱呱的聊了起來,一會說這破宗門太吝嗇住的太寒酸,一會說讓霍東出去逛逛,看看隔壁有沒有妹子,勾搭一個暖牀取樂。這一切的目的,不外乎想要讓霍東分心,產生走火入魔的可能。

但是任他說破嘴,霍東也沒動靜。

最後繼續嘮叨,霍東索性將金龍舍利在脖頸摘下,丟在了旁邊一個罐子內,這下萬邪老祖傻眼了!嘴裏一個勁罵娘,氣的差點斷氣。

三天時光一閃而逝。

宗門生活沒有想象的精彩,除了修行就是做例行的功課。

而這些功課,大部分就是幫峯脈做一些雜役,外門弟子在霍東看來就是免費的苦力,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進入峯脈的藏經閣看一些武道的典籍,其中不乏各種武技以及功法,但也要憑藉威望積分。以霍東的威望積分,目前只能在藏經閣一樓。

這日霍東澆灌完幾畝地的藥草後,剛回到外門弟子的公寓,就被人堵在了裏面,眼前是五名外門弟子,看眼神就知沒好事!

“你是新來的?”

領頭的竟然是一名女弟子。

且是一位少見的美女!不僅身材高挑妖嬈,五官更是如工筆細描,尤其一抹紅脣嬌豔欲滴,彷彿是最紅的玫瑰。但臉上漂浮的煞氣,卻說明此人絕非善類。

“嗯。”

霍東點了下頭。

“那就照規矩上交保護費吧,剛發給你的十塊下品靈石,你上繳五塊就行了,如果不給別說我不給你面子,這個公寓裏的人都清楚這個規矩,不信你可以去打聽一下。”

女子冷漠道,身邊四位男子一臉冷笑。

聞言霍東一愣,心裏都感到可笑!想不到在市井間有黑勢力收保護費,在大荒宗這等宗門也有這種事?一眼看去五人的修爲均是罡道境界以上,其中這女子更是罡道後期的修爲異常恐怖。剛到手的十塊下品靈石,對方竟然索要五塊,也太黑了!以霍東以往的性格,自然不會給,但今天他給了。

沒用一分鐘,就將靈石交了出去,女子接過道:“算你識相,記住我叫黑鳳, 深知愛我不及她 ,保護費可不是白收的。”

霍東裝作惶恐再次點了頭。

五人對其鄙夷一笑,轉身輕蔑離去了。

霍東的眼神落在黑鳳妖嬈的身姿上,嘴角輕佻一笑,然後進入房間將門關上了。

他之所以屈服,是因爲張聞的靈氣還沒吸收消化完畢,霍東不想在這個期間大動肝火,再就是他的儲物戒指中並不缺少靈石,下品靈石他沒當回事,如果交出去能換的暫時的安逸,他不在乎。

神尊之境乃是同化五行,誕生源力的地仙境界,乃是真正的在世神佛。

想要達到這個境界,當然很難,所以罡道境界的後期,並不是單一的境界,而是劃分爲九重!人仙九重關,凡仙一念間,能跨過九重關的人,便是大智大勇之輩,成就不死真身,跨不過去終究還是黃土一捧,石碑墳冢。

盤膝打坐,將最後一顆大荒宗賜給的丹藥服下,霍東頓感身上靈氣再次變得渾厚,只是距離罡道後期還有多久,他不清楚。丹藥也分三六九等,上古傳下的煉丹術有九轉,分爲天地人。

前三轉爲人丹,中間三轉爲地丹,而後面三轉則是天丹。

大荒宗賜下的丹藥,是人丹兩轉,在凡間市井也是無價之寶了,只是對於霍東此刻的修爲來說,並沒有很顯著的效果了,與E國商人吉尼斯當時贈送的丹藥效果差不多。

又是兩天過去,霍東終於消化完畢了張聞的靈氣,渾身氣感十足!兩眼精光閃爍!萬邪老祖期待的走火入魔始終沒有出現,他當然不知霍東佩戴的金龍舍利裨益頗多,每次洗手消化別人的靈氣,遇到心神恍惚的時候,舍利都會出現莫名的熱感,讓他頭腦頓時輕靈。

如果萬邪老祖知道這些事情,估計能氣的當場吐出幾口老血。

青木風下面有二十座大小的公寓,提供給本峯脈的弟子居住,除此之外整個青木峯也提供給本峯脈的弟子任意尋找地點修煉,七大峯脈都是靈氣很充裕的人間福地,再次修煉自然遠比其餘地方進展要快。霍東此刻消化完畢了張聞的靈氣,也該出去尋一個地點修煉了。

擡腳,霍東出了公寓。


不多時便到了青木峯的腳下,整個山峯豐茂俊秀,遠看就像是一塊方形的印臺,主峯就在印臺之上,遠遠看去有一座宮殿,正是峯主清修的地方,下面雲霧藹藹漂亮不凡。

進入山林之後,憑藉霍東的感官自然發現這裏的靈氣果真如外界所言一樣,就像是富氧量很高的森林,吸一口渾身的經絡都變得活躍起來!朝裏深入後,也不斷能見到弟子在山林間盤膝打坐修煉,佔據的都是靈氣較爲充裕的地方,而且越往裏走,霍東越是發現,這些弟子的修爲明顯高了起來。

看來山峯的深處應該是靈氣最充裕的,但沒有強悍的修爲想要進去佔據一個得天獨厚的地方,很難!

半個小時後,霍東才尋到一個沒人的山坡,旁邊有一股泉眼,靈氣不錯,但剛坐下,天上便驀然落下一道刀刃!轟!身邊巨石化爲碎粉!連地上都佈滿了裂紋!“走開,這是有主之地!別犯忌!”一聲冷漠的聲音傳來,霍東眯起眼沒言語,轉身走了。

他不是來打架的,而是來修煉的,實力低的時候,選擇隱忍纔對。

看對方的修爲,就知明顯比自己高太多,而且還是個劍修!這種人殺伐果斷,一言不合就會拔劍奪命,霍東頭腦冷靜的時候,豈會犯這種傻。

繼續朝裏,應該都是修爲比自己高的人,向後又沒有好地方,霍東只能沿着中間的區域朝一側搜索下去,不久便到了一處小型的瀑布!水流在上面傾灑而下,宛如白布掛川!轟隆隆的聲音震耳欲聾,周圍水汽瀰漫,還有數道彩虹!而且靈氣很充裕,環顧一週也沒發現有人在此修煉。

莫非是有人不在?

霍東尋思一番後,索性找個地方直接盤膝坐下修煉了,如果來人了,且修爲比自己高,大不了就道個歉換個地方。

小半日轉眼過去,依靠天地充裕的靈氣修煉果真進展要快很多!霍東龍虎玄功旋轉之下,全身的經脈都被靈氣填充完畢,有種吃飽了的感覺,精氣神都異常的足!罡道境界無非就是依靠天地靈氣淬鍊身子,脫胎換骨人與魂勢融合凝練後,也便就能感悟天地五行,朝地仙境界的神尊之境進發了。

瀑布下的水潭很深,清澈涼爽,此刻烈陽高照,霍東便脫掉衣衫,一下跳了進去!

撲通一聲,便扎進了裏面!

許久後再次浮現水面,頭仰着已經爽歪歪。

潭水朝下流去,卻無法推走霍東的身子,依靠巨蟒魂勢,他的身子變得輕靈無比,仿若落葉,再加白猿魂勢如磐石浮在水心,甚至連譚中的魚兒都游上來圍聚在了他身子的下面,因爲霍東的身子仍舊在吸收靈氣,魚兒雖不能感知靈氣的存在,但也能感知靈氣的不同,可以令其全身舒爽。

逗留一會後,霍東眯眼發現瀑布順流而下的山壁中間,竟然藏着一個隱約可見的山洞。

這倒是一個好地方!

如果躲在其中修煉,神不知鬼不覺,且靈氣充足。

身子瞬息騰空跳起,腳尖在溼滑的山壁連連踩動,人便如龍朝上飛閃而去!到了山洞之時一掌罡勁打出!水流驟然中斷山洞露出全貌霍東衝了進去!落腳之後還沒喘口氣,頓時僵在了原地!嘴裏嘀咕一句:“我曰!”立馬轉身比進來還快的逃了出去!

背後隨即響起一聲女人的暴喝,“找死!!!” 霍東身形剛迅疾落下穿上衣衫,背後便寒芒出現!他趕緊閃身,方纔落腳的石塊已經成了齏粉!再次閃身,站立的大樹被劈爲兩截!一眼看去,後背不禁生出涼風颼颼!

有光 ,有種人不能惹。

那就是彪悍的女人!

而眼前手持三尺青峯站着的,正是一位女子!還是霍東認識的人,黑鳳!

如果知道這妞藏在瀑布下的洞中修煉,霍東纔不敢去探險!雖然這妞方纔在洞中盤坐修煉,渾身沒穿一件衣服,玲瓏的身材讓人看得流鼻血,滿是春色,但惹了一身騷,現在卻是想逃也沒機會了。其實在整個青木峯,不知道黑鳳在洞穴中修煉的人,也就是霍東一人……


這廝新來的,自然不知道。

黑鳳乃是罡道後期人仙兩重的境界,放眼整個青木峯,也是前列!且因爲是一位美女,向來驕橫,沒人敢不給她面子,更因爲屁股後面還有很多修爲高深的追求者,所以更沒人敢招惹。

修煉了二十三年少陰功,黑鳳是不折不扣的一介烈女!她的身子就是她的禁臠!不容許任何人褻瀆沾染!因爲少陰功講究的就是冰清玉潔,一旦破了元陰就功虧一簣了!除非到了神尊境界,能斬赤龍收白虎,身心達到圓融無極的境界,纔可以。所謂的斬赤龍,便是沒了女兒身的月經,完全返童子身。

霍東的無意窺見,在她看來絕對是有心之舉!

因爲沒人不知道這裏是她的地盤。

曾經有三個登徒子想要偷窺,就被她斬殺在了這裏,白骨還在!惡名出現後,更是沒人敢來此地!

“你該死!我給你一個自己了斷的機會!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黑鳳雙眸冰寒,沉聲道!身上煞氣濃郁,讓衣衫都無風鼓動起來!眉梢更是揚起,比手裏的寶劍都要鋒利。

“我不是故意冒犯。”

霍東鬱悶道。

“這不是理由,你還是要死!”

黑鳳張口道,半分談合的機會也沒有!在她的眼中彷彿根本沒有拿霍東的命當回事!雖然大荒宗有規定,門內弟子不能相互殘殺,但門內這麼多的弟子,誰又能做到一視同仁?打鬥搏殺的事情幾乎天天都有,只要沒人去裁判處告發追究,就不會有人插手調查,正是所謂的民不舉,官不究。

殺了霍東,青木峯不會有人爲他伸冤,因爲黑鳳強大,所以道理就是站在黑鳳的一邊。

“那還廢話什麼!你認爲我的命不值錢,那麼我也想掂量一下你的命有多重!”

霍東眯起的眼中,寒光閃現!

一剎間黑鳳冷哼一聲,手中長劍頃刻斬殺而下!少陰功配合寒冰劍訣,讓黑鳳的劍格外凌厲,瞬息間便如墜入了隆冬時節,一股徹骨的寒意襲來!劍尖飛抖,還有冰棱出現!一連串就如漫天的針影朝霍東席捲而去!而劍花也接踵而至,恍如雪花飛舞!殺機頓時濃郁的讓人窒息!

她修煉的是劍,她的武道魂勢也是劍!

劍意已經融入了她的神魂,攻擊當然強悍的令人駭然!

霍東只感覺頭皮一緊,瞬息便打了一個寒顫!而後分毫不敢大意,將巨蟒身形運用到極致,朝一邊躲避而去!巨蟒的輕靈,巨蟒的油滑迅疾,在被殺機的逼迫下,被霍東發揮到了淋漓盡致!彷彿一道道殘影閃爍,一時間黑鳳竟然難以將劍的殺氣,落在他的身上。

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黑鳳的攻擊雖然強悍,但在速度上此刻卻沒霍東快!而且霍東有金龍舍利在身,他被殺機籠罩的同時,舍利的預警功能也出現,他能清晰的判定每一次劍光落下的地點,以及罡勁凝聚成的冰棱飛來的方向。

就彷彿隨身攜帶了一個雷達,讓他可以發現一切!

飛舞的劍花,鬼魅的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