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立馬點了點頭,畢恭畢敬的目送他們去往了風瑟所在的位置。

“小子,你成功的引起了本尊的注意呢。”風瑟衝着林寒微微一笑,那模樣和語氣直接叫林寒心跳漏了一拍。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一副正襟危坐等着對方判刑的模樣也是逗笑了風瑟。

“無需緊張,本尊在跟你開玩笑呢。不知爲何,總覺得你的模樣看着親切,聲音也聽着好聽。其實告訴你一個小祕密喲,本仙尊吧……不看臉,喜歡聲音好聽的人。”風瑟仙尊臉盲是天界出了名的,所以看臉一說在她的身基本是不成立的。

但是她喜歡那種聲音很好聽的仙,只要擁有一道好聽的聲音,運氣好的,或許風瑟仙尊一高興會送你一場造化。

畢竟這風瑟仙尊是天族絕無僅同時跟天尊和神尊有過關係的存在。她所送的造化,那都是頂尖的。是多少仙階的神仙渴望可不可及的。

林寒聽到對方的話,臉並沒有出現多大的喜悅之色。

相反,表情一本正經的有些可怕。

這倒是讓風瑟有些興趣缺缺起來,“這天界的後輩還真是一個一個無趣起來,看來還是母尊說的對,再這麼古老守舊下去,天界遲早有一天要完蛋。”這樣的話,怕只有她的身份纔敢隨隨便便的說出來了。 風瑟的話讓林寒有些破功了,再也裝不出正兒八經的模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低沉佈滿磁性的笑聲聽得風瑟有些迷醉,她嘴角愉悅的揚起,將自己面前的食物推到了林寒的面前。

“你先吃本尊的。”要知道,這天階包廂神仙的伙食跟他這個低階包廂下仙伙食是完全不一樣的。看着被推到自己跟前來那美輪美奐的食物,林寒有些驚了。

這天車的廚師簡直將食物做到了極致,連食物都美輪美奐的讓人不忍去吞下。

“這是延年果製成的水果沙拉,吃一塊可多十年的壽命。這是龍象肉所製成的滷肉飯,米飯的產地是我們天界最富聖名的稻鄉——金色稻城。對像你這樣的下仙來說,都是補充靈力一等一的寶貝。”看起來風瑟的心情很不錯,她指了指自己推到林寒面前的那兩盤吃食開口介紹了一番。

林寒對天界並不熟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拿過一個勺子,這天界的米飯都看起來有些怪怪的。周身散發着炫目的光彩,食物美的像一幅畫,林寒看着都捨不得吃了。

不過正如她所說,這食物周身散發着一種極爲純淨的靈氣,讓林寒有種食指大動的感覺。

加之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吃東西了,在看到這些食物的時候,他才驚覺自己有些餓了。

拿起一旁用白玉製成的筷子夾起了一塊龍象肉所製成的滷肉送入嘴裏,這龍象肉在進入林寒嘴裏的那一刻,瞬間化掉了。

竟然能夠將龍象肉做到入口即化的程度,這廚師的水準很高啊!

林寒眼底閃過一抹精光,之前他聽了龍傲天抱怨過,這龍象肉又硬又幹巴巴的,如果不是因爲面蘊含着強大的靈氣,他才懶得去吃呢。

“手藝不錯吧?”風瑟笑眯眯的看着林寒狼吞虎嚥的模樣,不知爲何在心裏涌了一抹熟悉的感覺。

爲什麼對這個少年有一種如此親切的感覺呢?

“嗯,好吃!”林寒點了點頭,看起來有些小孩子氣的將嘴裏的東西給吞下去之後,纔回答了風瑟這兩個字。

“能夠被這位仙友喜歡,也不枉子陵陪在殿下身邊這麼久的時間。”做廚子最高興的事情是被人認可自己的廚藝。

一道火紅的身影從餐車的廚房內走了出來,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林寒眼底一驚,是因爲明顯從對方的身發現了魔族的氣息。

魔族的人!怎麼會出現在天界。

“子陵辛苦了。”風瑟看樣子對對方還一副極爲尊敬的樣子,但是這魔君的修爲並不如風瑟。那爲什麼風瑟會對他如此尊敬呢?

“能夠爲殿下製作美食佳餚。不辛苦。”讓人感嘆的不僅僅的是對方的魔君的身份。更詫異的是對方的外貌,簡直到了無法用筆墨來形容的地步。

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個男人,也可以絕美如斯!

“自從母尊離世之後,本尊的身邊也只有一個你是讓本尊覺得親切熟悉的了……”風瑟眼底染了一層落寞的色澤。

話音剛落,她的身子跌入了那道火紅的懷抱之。

看到這一幕,林寒的雙手不自覺的緊捏成拳,看到昔日自己的女人被和別的男人擁抱着,是個男人都心裏不是滋味。

儘管知道自己跟風瑟以後怕是沒有任何的交集了。

“小肉肉,你有我呢……”這個叫子陵的魔君眼底覆一抹柔情,一句親暱的暱稱聽得林寒心裏越發的不是滋味起來。

“抱歉,在你的面前失禮了。子陵,抱我回車去吧。我有些乏了……”風瑟脆弱的一面好似只展露給了眼前的這個魔君,她輕嘆一聲,整個人緊繃着的模樣也鬆懈了下來,任由自己蜷縮在了對方的懷裏。讓對方抱着她離開了林寒的視線。

林寒的目光一直追隨着他們直至消失,面前的東西也沒有再動一分一毫了。

食物再美,但是卻是自己的情敵做出來的,怎麼可能好吃的起來。

“仙尊身邊的那個人……”實在想要知道對方到底是誰,林寒轉過頭對了那個跟自己一樣目睹全過程的仙,滿是困惑的欲言又止的說了半句話。

“仙尊身邊的這位可是鼎鼎有名的,古時期便名震天界了。”說起八卦來,不管是人還是仙,眼底都浮動着興奮的神色。

這子陵魔君的身份,怕是那些剛剛飛昇成仙的小仙們不知道。稍微有些資質閱歷的小仙全部都知道他的身份。

“哦?”林寒做出一副願聞其詳的模樣。

她那日一副恨不得殺了自己的模樣林寒到現在還沒有忘掉,但是爲何,她卻在自己身邊留下了一個魔君。

“古時期,神尊鳳裏棲在凡間輪迴轉世時染了喜歡吃東西的惡習。回到天宮之後,也癡迷於美食。但是天界那時並沒有廚神這個職務。一般的食物都是直接變幻出來的。對神仙來說吃起來是索然無味的。所以神尊想到了她魔族,便去魔族尋了一個廚子來。那廚子便是如今子陵魔君。他是古魔族的廚神,他所做的食物是全天下最美味的存在。神尊鳳裏棲在嘗過他所做的食物之後將他帶回了天界。從此,子陵魔君在天界定居下來了。他跟仙尊,也是在那個時候相識的。

這個魔君在初入天界時引起了轟動,據說創世天尊爲了討自己師妹神尊鳳裏棲的喜歡,一怒斬殺了當年因爲刁難子陵魔君的天帝,經過那件事情之後,子陵魔君算是徹底的出了名。

在神尊鳳裏棲涅槃之後,這子陵魔君到了仙尊的手裏。因爲神尊當年最寵愛的是現在的仙尊風瑟。”對方如此長篇的一通介紹,也算是讓林寒徹底的瞭解這個子陵的身份。

從對方給自己的說的這些話裏林寒可以得知,這子陵身份雖然是古魔族的,但是能夠夾雜魔氣安然無恙的在天界陪伴着風瑟,若是修爲沒一定水準,是做不到的。 聽到對方的話,林寒的腦袋沒由來的傳來一陣劇痛。

【爲什麼!你能容得下一個魔在你身邊,卻不讓我陪伴!】隱約間,他好似聽到了腦海深處傳來了這樣一道不甘的嘶吼聲。

林寒臉色一白,差點摔倒在了地。

不過幸虧眼前的仙看出了他體質的端倪,連忙伸手將他扶住了。

“你沒事吧!”那仙滿臉關心的模樣也不像在作假。

林寒慘白着臉,強行將那聲音給忽略之後,他面色無力的搖了搖頭。

她急着跟自己撇清關係,是因爲要回天族,回到這個子陵魔君的懷抱裏了嗎?

百萬年的交情,他們之間的關係,豈是他這個後來者能夠追的。

難怪,難怪在婚禮,她那麼不顧一切的捅了自己一劍,原來是因爲在天界早有了一個值得她那樣做的人等着她歸來了。

一時間,心如刀絞,強忍着酸楚的眼淚不讓落下。

他們之間……算是徹底完了吧……

抱着這樣的想法,他猶如丟了魂失了魄一般,慢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那個車廂。

林寒用瘋狂的修煉來麻痹自己的內心,以此來遺忘風瑟帶給自己的傷害。

剩餘的一個月多時間,林寒基本沒有再跨出過房門,最後連餐車都不去了。

一直到天車抵達目的地,林寒才滿臉滄桑的出現在了站臺。

此時的他渾身都是污垢,是因爲長達一個月的修煉之後,他懶得去管自己身到底出現了多少的污垢和穢物,包括他的外貌也出現了驚人的變化。一張俊臉埋沒在了滿臉的大鬍子,只有一雙眼睛是別人清晰可以看見的。

此時的林寒完全給了人一種墮仙的感覺,許多同他一起下車來的仙人紛紛露出厭惡的眼神,遠離了林寒。

林寒對他們的眼神視若不見,選擇離開天車設立在閻羅修煉場入口處的車站。

一路走來,林寒這副頹廢的模樣還是吸引了不少仙的注意。

“這還沒進閻羅修煉場把自己整的這麼慘怕是隻有這個下仙了。”那些人的議論聲都進入了林寒的耳,林寒宛若未聞,邁着堅定的步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車站。

去往了距離車站不遠處的閻羅修煉場。

該怎麼形容閻羅修煉場四周的環境呢?

一種極爲壓抑,極爲陰森可怖的存在。

從剛剛跨下天車的那一刻他感覺出來了,這裏的天空不似天界那般蔚藍澄明。

血色的殘陽掛在西邊,沒有升起也沒有落下的意思。四周的天空也是佈滿了灰暗和血色的,似乎空氣都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天人願意來這個地方,一方面是尋求快速的修爲突破,另一方面,便是在這個地方,任何仙都不用戴着僞善的面具活着。

一塊高聳入雲的巨大碑石出現在了林寒的眼底,面赫然寫着閻羅修煉場幾個字體遒勁張揚的大字。

站在這個碑前,林寒都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煞氣迎面而來。

煞氣!這地方竟然蘊含着如此豐富的煞氣!

林寒眼底閃過一抹金光,很快,他發現在入口處一個少年依靠這個巨大碑石碑。渾身都散發着一種讓人難以忽視的存在感。

“狂戰神。”有人認出了對方,是在閻羅修煉場百戰成名,對戰鬥有着豐富渴望的狂戰神,他會從閻羅修煉場的裏面出來到這個地方來,一定程度是因爲有讓他重視的對手出現在了這裏。

“聽說他在來到閻羅修煉場的時候不過才下仙水準,不過千年的時間,便晉升到了神巔峯的水準,是一個讓人不容忽視的存在!”耳邊傳來了竊竊私語聲。

能夠在千年的時間裏晉升到神巔峯的狀態,的確是讓人不容忽視的存在。

沒想到這閻羅修煉場內會有這樣的天才,但是這個天才在等誰呢?

“風瑟前輩!且慢!”伴隨着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大家的視線,那少年總算動了。

起身走至那個身影的身邊,他出手攔住了對方。

“作甚?”風瑟挑眉,饒有趣味的掃了眼前的少年一眼。

“作爲晚輩,想向作爲前輩的你發起挑戰,希望前輩能夠跟晚輩切磋一下。”正是因爲聽說了風瑟仙尊會來閻羅修煉場,他才特地問清了她抵達的日期在閻羅修煉場的大門處等着他的。

“哦?”這數百萬年來她都快要忘了被人挑戰的滋味了,沒想到這天界的後起之秀還是挺膽大的,竟然敢以神巔峯的修爲跟自己對戰。

“前輩是否願意迎戰?”少年不卑不亢,話音落下,他已經從自己的身後抽出一柄骨劍,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你都做到這個份了,滿足你這個後輩一下,也未嘗不可。”風瑟淡然一笑,並不將對方放在眼裏。

化骨爲劍,的確是下神階品以才能做到的。而對方操作的這麼熟練。手持的骨劍看起來周身通透,想來是不得了的寶貝。是神階品無疑了。

兩個強者對戰總是能夠吸引大批的目光,林寒看到許多人從閻羅修煉場內涌了出來,紛紛開始站在很遠的地方觀戰。

“你瘋了嗎?一個仙尊和神巔峯修爲的神仙打架你一個下仙敢站的這麼近是不要命了嗎?”一個略顯熟悉的聲音傳來,林寒擡眼一看才發現是那個在車前跟自己寒暄過一番的下仙。

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此番的舉動還是讓林寒頗爲感動的。

對方拉着林寒瞬移到了更加遠的地方,那視線對站在閻羅修煉場內決鬥的那個身影,簡直感覺那兩個身影成了兩隻螞蟻的大小。

有必要站這麼遠嗎?

林寒嘴角抽搐一下,他發現那些修爲在下仙之的神仙膽子較大,靠近他們的距離也近很多。

“這個距離安全……噗!”那個人還未將話說完,那個神和風瑟已經打了起來。

戰鬥時所產生的衝擊波直接讓站在自己身旁的這個下仙噴出了一口金血出來。

【四更奉,昨晚雞蛋加起來總共才睡了四小時,有些神經衰弱了,讓雞蛋緩緩……】 這便是神階品和仙尊階品之間的戰鬥嗎?竟然可以恐怖如斯!

除去級別高一些的仙人沒有招,其餘的基本都招了。 林寒自然也不例外,也吐出了一口濃稠的金色血液。

臉色也顯得蒼白起來,而在閻羅修煉場入口處的兩人他們的四周已經瀰漫起了一層濃重的灰塵將他們的身影遮擋去了。隨着灰塵消散,兩個身影也意外的出現在了他們的身。

畫面定格在了這樣一個詭祕的瞬間,風瑟竟然連武器都沒有拿出來,而是直接用自己的食指作爲武器抵住了對方那個神的骨劍劍尖。起她的毫髮無損,對面的那個神顯然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嘴角掛着一行刺眼的血液,看起來是一副深受內傷的樣子。

“嗯,很不錯,能接本尊一招。”風瑟的臉露出了欣慰的目光,輕描淡寫的說完,將自己的手指給收了回去。滿臉欣慰的模樣不知是在慶幸天界多了一個得力的干將,還是別的什麼。

“仙尊果然名不虛傳!在下服了!”不愧是從閻羅煉獄場走出來的仙人,風瑟想仙尊的戰鬥力起一般的仙尊來實在強的太多。

他不是沒有挑戰過仙尊階品的仙人,事實證明,他擁有越級戰鬥的能力。據傳聞風瑟仙尊是天界最強的仙尊,他本以爲這只是一個笑話。畢竟一個女人,再強也強不到哪兒去。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竟然是真的,而且對方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用自己的食指輕輕的點了一下他的劍尖,周遭出現了那麼恐怖如斯的衝擊力,強到讓他根本無法想象。

“你也不弱,神階品基本沒有能夠在本尊手撐過一招的。”他的修爲已經一些普通的仙尊要強許多了。

但是她可不是一般的仙尊,她自出生開始便是仙的修爲,了天界之後更是被當初的創世天尊送到了這吃人的地方來修煉。

也是說,她的成功不是偶然得來的,也是經過辛苦的訓練才晉升的。所以那些苦學道法修煉的仙尊是跟她這種靠實戰晉升的仙尊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人羣,她依舊那麼的出色,他們之間,所相差的距離,看來不止一星半點……

林寒的眼底蒙了一層落寞的色澤,不過很快斂去了。

他轉身離開了原地,毅然的踏入了閻羅煉獄場的大門。

纔剛剛踏入不遠處那個巨型的拱門之,林寒被出現在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剛纔在門外他都沒有看到任何的建築物,但是沒有想到這門裏門外竟然是兩個世界。

出現在門內的這個巨型雕塑模樣太過嚇人了,甚至冥界的那些厲鬼還要嚇人!

該怎麼形容眼前的雕塑呢?這該是怎樣一張面容猙獰的面容,站在這張面容扭曲的面容面前,林寒甚至有種移動不了的腳步的感覺。

本以爲是自己如此,可隨着風瑟和狂戰神之間的戰鬥結束。陸陸續續的那些仙人都踏入了拱門之。結果都是跟林寒一樣,停在了門口動彈不得。

“這閻羅煉獄場可不是誰都能夠進入了。只有那些擁有足夠渴望變強的仙人才能踏入其。”其有一些結伴而行的仙人在一旁竊竊私語的同時,汗如雨下,顯然有些吃不消這個神像所釋放出來的威壓。

原來如此……

林寒頓悟,擡眼看着這個可怖的神像,眼底越發的堅定起來。

邁開腳步,他咬緊牙關,慢慢的挪動了一步。

這個步伐很小很小,小到林寒自己都感覺不到自己走過路了。

起自己舉步維艱的狼狽模樣,另外兩個人的出現讓林寒有些吃驚了。

一個自然是風瑟,這股強大的威壓之勢在她的面前猶如無物一般,她面色清冷的走過了這裏,那模樣好似這股威壓對她沒有一點點的障礙。

隨後便是那個狂戰神,狂戰神起風瑟稍稍慢了一些,不過大抵也是跟正常人的步伐一樣,走入了其。

目睹這兩尊大神如此輕而易舉的進入其,林寒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許多仙人的臉色也紛紛的變的難看起來。

“狂戰神!等一下!”跟林寒一樣舉步維艱的仙人們其一個按耐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喊住了對方。

“有事?”狂戰神停下腳步,滿臉困惑的看着對方。

“這地方有那麼強的威壓之勢,明明你我的修爲階品差不多,爲什麼你可以如此輕鬆,而我卻……”對方這樣一說,林寒才注意到那個說話的仙人修爲也已經到達的神階品了。

狂戰神聽言,輕蔑的看了一下對方,“別拿我跟你這樣的垃圾相。”同時神,他的修爲是在閻羅修煉場裏打來的,而對方則是溫室裏的花朵在呵護的環境長大的。這樣一對,自然沒有任何的可性。

除了風瑟之外的所有仙人聞言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竟然如此猖狂,這個男人前一秒還在敗在了仙尊手下呢!

“你難道不垃圾嗎?你也是被仙尊一招擊敗的!”這神階品哪兒不是受萬人追捧的,何時受過如此屈辱。對方滿臉羞憤的開口迴應了一句。

話音剛落,他的臉忽然襲了一種火辣的感覺。隨即,一股冰冷的堅硬物體抵住了他的脖子。

“閻羅修煉場內,殺伐不限,你找死。”那狂戰神話音落下,劍鋒沒入了對方的身體。

伴隨着噗嗤一聲血液從身體裏噴發出來的聲音響起,那個神級別的仙人雙目瞪大,怎麼都沒有明白,自己竟然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便死在了對方的劍下。

這仙人的身體化爲了點點星光,飄向了天際的一處。

所有的仙在目睹了眼前的一幕皆是目瞪口呆的,因爲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閻羅煉獄場竟然是如此殘酷無情。

“能者爲大,此人死得不冤。”而風瑟對這一切好似視而不見一般,丟一句話,轉身消失在了神像大張的嘴巴之。 風瑟和狂戰神便在衆人震驚的眼神消失在了原地。

林寒雙手緊握成全,連神階品在這個地方都舉步維艱,他的話,要如何能夠做到跟他們一樣在這個地方行走自如?

“這地方真的太危險了,咱們離開吧……”有些仙人目睹了這些事情,選擇了放棄。

這地方,實在太過恐怖了!他們之間的晉升時歷雷劫還要恐怖許多。動輒便是丟掉性命,一身修爲化爲空。他們實在沒有任何的勇氣在這個地方繼續待着了。

不僅是一些下仙階品的神仙選擇離開,甚至有些下神階品的神仙也選擇離開。

幾十人離開之後,全場只剩下了五六人,而這五六人,修爲都在下神階品以。

只有林寒一個下仙級別的還在苦苦支撐着。

林寒的修爲自然是引起了那些他等階高許多的仙人注意。

那些仙人紛紛露出了嗤笑的表情,似乎在嘲笑林寒的不自量力。

“我若是你,怕是早連滾帶爬的逃出去了!絕對不會讓自己在這個地方自取其辱!”面對林寒這般執着的模樣,其一個仙人覺得很是刺眼,便開口嘲諷了一句。

林寒的身子頓了頓,自然知道對方是在嘲諷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