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鬼婆婆就不好惹,現在和有關部門結成了親家,不僅自己牛逼,幫襯的也牛逼,這下是連閒話都不敢說了,否則被揪了小辮子,可討不着好。

回到雲光洞,在短髮老人和戴雲的目光下,原本走的極度囂張的陳浩,突然身體一軟,差點倒地。

龍圖骨鑒 短髮老人和戴雲一愣。

陳浩就穩住身體,面色慘白的笑道:“讓兩位見笑了,我們裏面說。”

看陳浩走的顫顫巍巍,一搖三晃,短髮老人和戴雲面面相覷。

這老婆子什麼情況?

等進入了裏面,短髮老人和戴雲就看到裏面還有一個女孩。

看到這女孩,戴雲不由多打量了一眼。

能在鬼婆婆洞府中存在,那就是那個招婿的鬼婆婆幹孫女了!

仔細看,還挺年輕,而且相貌端莊,氣質不俗,是一個不錯的女孩。

不過戴雲眼中並沒有歡喜,只是冷漠。

他可不是濫情的人,心裏住了一個人,可塞不進第二個了。

鬼婆婆被女孩攙扶着坐下,這纔看向戴雲和短髮老人,認真道:“道友,既然已經確定了關係,那老身也不隱瞞了,老身強行突破,傷了根基,已經時日無多,不過老身不甘心,決定閉死關,冒險一行。成不成全看天意了。”

說完,鬼婆婆拉過女孩,繼續道:“能否得道是我第一心願,不過我還有一心願,就是我這乾女兒還有數百年積累傳承。所以這纔有了招婿。如今第二心願也完成了,老身也可以了無牽掛的去閉關。以後這縹緲峯,雲光洞,就交給你了。”

說完,陳浩目光看向戴雲。

戴雲有些懵逼。

這特麼,和想的不一樣啊。

鬼婆婆這居然是託孤?而不是單純的招婿!

那……

“袁道友放心,既然成了親家,那縹緲峯的一切,有關部門都會重點關注,國家也不允許這裏出現破壞,更不會讓道友的乾女兒受委屈。”在戴雲琢磨的時候,短髮老者再度表了態度,並且心中更加驚喜。

本以爲是在迎回神器的同時,也能得到一位大佬數百年的積累,這對有關部門而言,絕對是一次大收穫。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鬼婆婆這個異類,畢竟鬼婆婆名聲不太好,未來說不定就弄出什麼麻煩,這需要有關部門來擦屁股。

現在好了,鬼婆婆要掛了!這簡直就是上天送了一份大禮啊!

陳浩笑道:“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對於國家,老身可是很信任的。”

說着,陳浩一揮手,一大片的東西出現,各種法寶丹藥,靈材靈藥,丹書經典。

這些都是從鬼婆婆身上榨出來的它所有的收藏。

說實話,第一次看到,陳浩也很心動。

但是爲了計劃,這些陳浩卻是一個都不能留。

要想把縹緲峯下的火脈交給有關部門負責,讓他們徹底入局,這些東西就是橋樑,就是因果。

“這些都是老身數百年積累,自己也是無用,就全部給你了,乖孫女婿,可不要辜負了老身的信任。”陳浩語重心長的囑咐。

戴雲還能說啥?只能點頭應是。

陳浩滿意一笑,然後道:“如此,老身走了,一切,兩位與我乾女兒商議即可。”

話落,陳浩身影幻化,消失不見。

戴雲正要應是,突然愣住。

乾女兒?

這不是自己想的幹孫女?

可是女兒才這麼大,那幹孫女呢?

看着懵逼的戴雲,一直不說話的女孩楊麗露出一個笑容,開口道:“女婿,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能否告知?”

戴雲一愣:“你叫我什麼?”

楊麗笑眯眯的道:“女婿啊,婆婆沒告訴你嗎?你要娶得是幹孫女,她還在我肚子裏呢,我是你丈母孃。”

戴雲:“……”

此刻,離開了雲光洞,陳浩帶着仨小直接就跑,很快遠離。

至於縹緲峯日後如何,那就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相信國家也不希望這一片區域,會出現巨大變動,那樣帶來的連鎖反應太多。

而有了有關部門的保護,那以後這個引導火脈,功德也會分給有關部門一份,這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好事兒。

至於陳浩,也不是啥都沒得到。

鬼婆婆的功德,被用於袖裏乾坤空間。

雖然不知道白衣女子要幹什麼,但是這些時日的觀看研究,陳浩發現,袖裏乾坤空間,出現了奇妙的變化。

這種變化就好像一塊死物,突然有了生氣,活過來了一樣。

本能的,陳浩感覺這是好事兒,說不定還是自己得到系統之後的第二大奇遇。

妖妻難當 所以,陳浩決定,去完成白衣女子的要求。

尋找橋!

橋是什麼,目前陳浩猜測是奈何橋,至於是不是,先找了再說。

當然,所謂奈何橋,可不是幽冥地獄的那個,否則陳浩也甭想了。

陳浩要找的,是類似奈何橋的那種。

比如存在時間很長,被成千上萬生靈走過,更有諸多生靈死於此,有了特殊變化。

這一類,叫陰橋,鬼橋,死橋,生靈過橋氣弱,死靈過橋魂迷。

找到這類,再開光加持,說不定就能成了呢!

有了目標,陳浩一邊尋找走出天山的路,一邊從網上調查關於古橋的信息,尤其是出名的,死過人的。

兩天後,陳浩還沒有走出天山呢,就看到了一羣人。

這是一羣年輕人,有男有女,一共十八個,似乎遇到了困難,全部蜷縮在一個山背面,抱團取暖。

陳浩的突然出現,讓這羣人大喜,其中一個連忙道:“我們是XX大學的學生,大哥,救命啊。” 大學生?

陳浩一挑眉,仔細打量幾眼後,突然笑了。

漫步走了過去,陳浩道:“你們什麼情況?”

說話的年輕人是個很壯實的男生,平頭粗眉厚嘴脣,他笑道:“哥,是這樣的,咱們迷路了,被困在山裏出不去,電話也沒信號,您能帶我們出去嗎?”

陳浩道:“你們帶的東西也不多,來深山幹什麼?”

平頭哥尷尬道:“咱們就是好奇,本來來天山旅遊區玩,可是那邊的風景人工痕跡太重了,沒啥玩的,聽說這沒開發的雪山最美,就一起過來看看,沒想到……就迷了路。”

陳浩道:“幾天了?”

平頭哥連忙道:“這都三天了,咱們帶的食物不多,已經吃完,現在都餓了一天的肚子,大家都沒力氣繼續走了。”

陳浩嘆息一聲:“那真是不好意思。”

平頭哥一愣。

陳浩繼續道:“我也迷路了,現在都半個月了。”

平頭哥:“……”

“操,當我們是SB呢,就你這氣定神閒的神態,還帶着倆寵物溜達,能是迷路的?”這時候,人羣中又有人開口,不滿的反駁。

陳浩咧嘴一笑:“你也知道你們是sb啊,好好的旅遊風景區不玩,來未開發的山裏看風景,還食物裝備都不準備,你們是覺得自己是人猿泰山,能爬山涉水,還是覺得大學生了不起,大自然都要給你們面子?”

“你這話幾個意思?老子們愛來就來,關你屁事。”反駁的人不滿了,直接站了起來,瞪視陳浩。

陳浩撇嘴:“那你們繼續作死唄,求啥助啊?這點小困難都克服不了,以後怎麼建設偉大祖國?”

說着,陳浩轉身就走。

平頭哥連忙呼喊,可是陳浩卻完全不搭理。

這時候其他人也被陳浩的態度弄得生氣了,一個個聲討着陳浩,然後勸解平頭,別搭理這種陰陽怪氣沒有良心的傢伙。

反正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發現他們失蹤,祖國肯定會派人過來救援的,多等一點時間罷了,至於看人臉色嘛。

走得不遠,陳浩在一處平地停了下來。

回首看看那些擠在一起躲避冷風的大學生,臉上毫無同情。

剛纔看了,一窩子年輕人,大部分長了刻薄相,寡恩寡義,少數的幾個也是命相有缺,心中無道。

說來也是神奇,這樣的人,三五個出現也就罷了,一下子十幾個聚在了一起。

用一個詞形容,陳浩想到了蛇鼠一窩。

可是讓陳浩無奈的是,這些刻薄傢伙,居然還都不是短命相,顯然這一次遇難,也不會出事兒。

心中念過,陳浩一愣,若有所思。

沉默了片刻,陳浩突然笑了,轉身繼續離去。

翻過兩個山頭,陳浩就看到了更多的人,這卻是一個有組織有紀律地毯式的搜隨隊。

藏身一處,陳浩默默打量,突然目光一動。

他發現,這些搜索隊的人之中,有一個死氣臨身,看起來已經離死不遠了。

這種情況,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搜索那些大學生的,這個人,必然也是爲他們而死。

不過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緣分,有緣,就有一線生機。

陳浩潛伏下來。

之後過了兩個多時辰,終於讓搜索隊找到了遇難的大學生們,開始救助。

這些大學生大喜過望,不顧搜索隊的要求,非要先吃喝。

看這些嬌生慣養,一個個有氣無力的樣子,搜索隊只好先給吃的。

可等這些人吃完後,天色已經開始黑了。

這樣的情況下,別說這些大學生,就算是搜索隊都面臨巨大的困難。

但是留在山中更危險,衆人只能按照原路還回。

走着走着,天黑了。

山中有雪,還能模糊看得見。

但是有雪路滑,搜索隊派人領路,正要繞過一個山坡時,突然嘩啦啦一聲,那人就滑了下去。

旁邊的人救援不及,眼睜睜的看着同伴掉落百多米深的山坡。

頓時,搜索隊大驚失色,就要過去救助。

可是四處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下去的辦法,而且天黑下來,只能模糊的看到,沒有專業的工具,貿然下去,只會出現更多的傷亡,一時間所有人就焦慮了。

這時候,被救大學生中的一個女孩道:“要不我們先回去,等明天早上再來救人怎麼樣?”

衆人聞言,一個個瞪視這女孩。

麻痹的,這話真特麼不要臉啊。

爲什麼救你們不等明天再來呢?你這心是石頭做的吧!

被衆人的目光嚇了一跳,女孩委屈道:“現在救人是很危險啊,而且我們可以丟一些禦寒衣物和食物下去,讓他……”

“閉嘴。”一箇中年男子沒好氣的呵斥一句。

還禦寒衣物,食物,你特麼怎麼知道人掉下去沒事?這腦子怎麼上的大學?

女孩越發委屈。

她旁邊一個男生摟住了女孩,瞪視了一眼中年男子,小聲安慰。

可是他說的話雖然小,卻被旁邊幾個人聽到,居然在腹誹辱罵他們這些救援的人。

那些話可別提多難聽了。

聽到的人頓覺心裏一萬匹草泥馬奔跑而過。

這特麼,我們冒着生命危險,甚至已經有人出現意外,卻是救了些什麼玩意啊!

這混賬東西,要是你掉下去就好了。

嘩啦!

突兀的,正在安慰女孩的男生腳下一個打滑,然後身體控制不住,歪倒了下去,從山坡滾落,跌入了和領隊同樣的山坡底部。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都停止了繼續走,居然還不會保護自己,掉了下去,什麼人這麼蠢!

那個暗中詛咒的救援隊員更是傻眼。

啥時候,我的咒罵這麼靈了!

“快救人,快救人,嗚嗚嗚,大奇,大奇,你千萬不要有事啊。”女孩也驚呆了,然後哭泣着大叫。

旁邊一個人看不過去了,嘲笑道:“天這麼黑怎麼救,丟兩件衣服下去,讓他等天亮唄。”

女孩啞口無言。

“別胡說,已經有兩個人出了意外,大家要注意安全,小劉,你去把繩索拿過來,我下去看看。”

“不行王隊,這太危險了。”

“不危險,還要警察幹什麼,別說了,快去準備。”

今天三更,還有一章,碼字中…… 山坡下,陳浩躺在一處斜坡,翹着腿,一抖一抖,特別的悠哉。

突兀的,陡坡上面一大片雪花飄落,然後一個黑影翻滾着掉下來。

看到這一幕,陳浩眼神微動,不過卻沒有救人。

死氣臨身,已經算是半個死人。

意外遇到自己,是有了一線生機,但是想要活下去,也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很快,黑影跌落,翻滾着,衝向了陳浩這邊,速度極快的撞擊過來,然後撞在了陳浩的腿上。

只聽啪的一聲,黑影消停,躺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陳浩擡起腿,揉了揉,看着黑影頭上黑氣緩緩散去,咧嘴一笑。

站起身來,陳浩看了看上面,死劫已破,上面自會有人來救,這裏也不需要自己幹啥了。

正打算離開,突然陳浩錯愕的看向上方。

只見又一道黑影跌落下來,發出淒厲的慘叫。

黑影落地發出啪的聲音,然後同樣滾向陳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