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補,速度趕去!”手機那邊講完就掛了,而李靜只能舉着手機不知說什麼好了。

“有事?”宋德華隱隱聽到手機那頭的內容,頓時扭頭問李靜。

“是,是呀。”李靜無奈,最後收起手機,臉上嚴肅幾分。“南沙三路四道街口。”

宋德華沒說話,而是直接一踩油門,車子急轉彎向另一個方向開去。正是李靜說的南沙三路。

來到目的地的時候外面已經拉起警戒線,而警戒線外則是圍滿了人,無數的人在仰頭踮腳,都想從裏面看出點什麼,然後可以在散去的時候和別人講述自己看到的一切,吹噓起來。

“李靜,你來了。”見李靜來的時候原本在警戒線內的男警察忙招呼道。眼睛卻盯着李靜看的連眼睛都捨不得挪開。今天便裝的李靜太美麗妖豔了。

“他們?”男警察把李靜放了進去,不過宋德華等人卻是攔在外面了。

“朋友,放他們進來吧。” 松小姐今天喝酒了嗎 李靜自然會幫宋德華等人。

最後男警察還是乖乖的拉開警戒線讓宋德華他們進入,然後繼續站崗把守起來。

“什麼情況?”李靜來到裏面的時候只見眼前是個娛樂場所,不過此時外面卻站滿了警察,李靜直接來到一名拍照的警察身邊道。

“李靜隊長?今天你不是休假?”警察叫化正新,和宋德華一個刑警隊。

“你懂的!”李靜無奈道,不過還是開始熟練的開始觀察四周的情況和環境。

“裏面死了五個人,都是某個幫會的混混,致命傷都在脖子處,並且看傷口是一刀斃命。”化正新道,眼睛卻是從宋德華身上看過,最後定格在宋德華身後的白板等人身上,居然都是美女,什麼時候美女變的那麼不值錢了。

“一刀?”宋德華內心詫異,居然是一刀斃命的殺招。在宋德華的理解中只有殺手才能如此乾脆利落,若非如此肯定很難做到這一點。

宋德華回頭看向紅中,只見紅中略微點頭,顯然她也想到了這一點。只不過不知道這次又是誰下的手,殺手界其實也分很多組織,不能一概而論。 但不論他們怎麼猜想,李靜此時就帶着他們向案發現場走去,穿過小道來到娛樂場所裏面的舞池,接着就是印入眼前的五個擺放整齊的人,處了五人身下有血,其他地方甚至看不到一點掙扎的痕跡。

檯面是整齊的,沒有打砸的現象,地面也沒有碎片之類的東西。除了那躺着的五人和血液,幾乎讓人看不出有什麼不妥之處。

顯然不是搶劫一類型的,而且看起來也沒有過多的掙扎或撕打。場面有些詭祕起來,從化正新口裏得知眼前的五人只是小混混,但會有什麼殺手去殺小混混?

殺手的高貴在於他們一般不出手,出手必然要奪走幾個重要人的性命。就如眼前的情況一般,殺手殺的是混混而不是他們的頭目,顯然說不過去。

難道說裏面的混混得罪了某些大能?然後導致對方僱傭殺手要殺死他們。不過這一點很快就被李靜否決了,資料上顯示這五人也是幫新收的小弟,屬於新成員。

“奇怪。”李靜說了句後開始向五具屍體走去,他得看看有沒其他線索,辦案就是要心細,這是任何一個警察所具備的。

宋德華也開始打量四周,看來這次幫有麻煩了,從現在小混混的死就可以知道,有人開始打擊報復,也許和上次猥瑣說的地盤之爭有關。

任何一個幫會或事業要成功,背後犧牲的東西肯定很多,這一點無論誰都避免不了的。沒有不用血來換取的江山,這也是古代裏的一句話,宋德華懂,但他卻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場景。

“宋德華,這個殺手不簡單!”紅中走前觀察了死者的傷口,更是用手量了量傷口長度和寬窄。這一致命傷可不是那麼簡單,絕對的一流殺手。

“你的意見?”宋德華相信紅中她們,她們是殺手,殺手自然知道殺手。

“一流殺手,城裏應該沒有此人。”紅中淡淡道。

“一流殺手?”

“殺手可不是好東西呀!”宋德華感慨道。但隨即似乎意識到什麼忙對着紅中道“不是說你們。”

紅中只是一個理解的微笑,接着轉頭觀察起四周,看能否看出點什麼。

但很可惜,不論是他還是李靜等人,除了確定是殺手作案以外就再也沒什麼線索了。

最後幾人走出場所,向外走去,這件事情也得高一段落,接來下則是更多方面的資料,包括五人的身世已經朋友羣,昨天出現的時間和死亡時間和誰在一起,還有外面的監控錄象等等。

這已經不是宋德華他們能參與的了,所以李靜直接和宋德華告辭後向警局走去,這是她的工作,都有人死了她那裏能閒下來,更別說和宋德華去約會什麼的。

“李靜姐姐真忙。”白板感慨道。

“是呀。”紅中附和。

“走吧,美女們,李靜有事忙就沒辦法了,但我們還得去金成文和範金喜那裏,等久了他們會怪我們辦事不牢呀。”宋德華剛剛給龍月蘭電話了,對比警察,龍月蘭的手下獲取的信息將比警察更快,更多。

走出警戒線的時候人羣依舊是那麼多,只有多沒有少的現象,而且大家擁擠在一起希望都能從裏面看出什麼。

不過此時宋德華卻有種不好的感覺,也許是職業原因或是他多疑了,從出來開始他就感覺有人開始盯上他了,這種盯很真實,宋德華甚至感覺就在自己十米左右的範圍。

“趕緊走,向外走去。”宋德華面帶微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來到紅中的身邊低聲道。

四周全是人,人羣多地方是最容易被人下手的地方,更重要一點的就是宋德華怕禍及其他人。

紅中她們原本就是殺手,對於任何事情警覺性都比普通人高。此時宋德華低聲說話她們就已經猜測到什麼,接着就放開五官在人羣搜索起來,最後卻將氣息鎖定在一個平頭中年人身上。

平平無奇的裝扮,手上拿着冰激淋吃着。同樣和人羣其他人一樣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警戒線內,臉上漠不關心一般,卻滿臉好奇。

“嘿,居然在這個人身邊還有人能鎖定我的氣息?看來對方身邊有保鏢呀,倒是自己失策了。”平頭中年男人依舊吃着冰激淋,但卻沒再觀看警察偵察,而是向人羣裏面走去。

“消失了。”紅中餘光已經看不到平頭中年男人,原本鎖定的氣息也因此而消失。當紅中警覺的時候那平頭中年男人已經消失在人羣中。這另紅中心裏更是升起警惕之心,那人居然能感覺到自己鎖定他,那也就證明對方定然比自己還要厲害。

“沒事,他的目標是我,所以早晚還是會出現在我們四周的。”宋德華輕笑,跟蹤術?貌似特氏公司也有曾經玩過,可惜輸了。

“要提醒白板她們不?”紅中感覺還是得告訴其他姐妹,這樣可以加大警惕,而且更加安全。殺手更懂殺手。紅中她們是女殺手,除了手段主要還是美色誘惑。而男殺手則是硬拼,要的就是力量和手段,以及隱匿的高明程度。

“不用,小孩子懂什麼。”宋德華望着白板好奇的看着羣衆,她們七人可都不知道剛剛就在她們身邊已經出現一個殺手,而且比她們八個都厲害的殺手。

紅中無語了,宋德華說的也對,白板她們就如小孩一般,這次出來也算是對他們的鍛鍊了。紅中慶幸宋德華居然劫持了他們的老師,若非如此恐怕依舊是心裏只有特昌樂的小丫頭,依舊是長不大的殺手。

殺手就得把自己置身與這樣的情況才能更好的鍛鍊,比喻遇見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對手,就如剛剛那殺手一般。對方能第一時間感覺到自己鎖定他的氣息,那麼證明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也就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不斷進步,去改善自己的任何一方面達到完美。

“宋德華,我們現在去那裏?”白板最後也只能無聊的挽起宋德華的手,引得旁邊開始注意白板等美女的青年敵意的看着宋德華,因爲宋德華比起他們卻是顯得沒優勢,卻擁有了他們擁有不了的美女。

“等等,白板姐姐,你這是要害我嗎?”在白板挽自己手的時候宋德華感覺到了四周有幾束殺氣向他看來,不用想宋德華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美女嘛,自然有很多一眼看到美女就把美女當女神的吊絲男,然後這個美女很不幸的成了白板,而宋德華自己卻成了玷污美女的狗屎了。

這是宋德華又不是沒經歷過,美女是禍水,這是宋德華的總結。可偏偏宋德華也喜歡美女,這也讓宋德華無語。

“怎麼了嘛?”白板奇怪的看着宋德華,她也是經過很久的心理掙扎才讓自己放下臉拉宋德華的手,爲的不正是多佔有宋德華,說了不吃醋,但改不了白板想將宋德華私有化的想法。

“你看看你的粉絲吧。”宋德華在剛剛高手到敵意的時候將四周的吊絲們全看在眼裏了,都是十八九歲的小青年,不過白板這個粉嫩可愛型確實也招這些小青年喜歡。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白板應聲環顧四周,看到幾個一直注視她的青年,那些青年在看到白板投來眼光的時候紛紛露出了燦爛的微笑,男人的魅力,始與微笑。

“都是小孩子嘛。”白板無所謂道,這有什麼的,自己長的漂亮又不是一天兩天,有人看就有人看唄。自己過自己的生活,他們過他們的生活,長的漂亮是沒罪的。

“你很大?”宋德華輕笑,眼睛斜視某個敏感位置。

“當然……”白板笑道,但話到一半感覺不對勁,因爲隱隱中這招似乎宋德華對自己用過來着,說自己很大的時候他的眼睛……

“去死!”白板一腳踹向宋德華,果然此時宋德華的眼睛是看向自己那裏,白板頓時臉蛋一紅,連帶脖子通紅,接着白板對着宋德華的某個地方一腳就踹了過去。

“姥姥哦,你謀殺親夫呀!”宋德華假裝難堪的閃了過去,接着很狼狽一般閃向一邊,一副驚恐失措的樣子。

“去死!去死!”白板發彪了,也不管那麼多,擡腳就是踹。其實她內心沒有生氣,只是覺得自己該這樣做,反正就得欺負宋德華。

宋德華的身手保證了宋德華毫髮未傷,輕鬆的躲閃着,看的紅中等人笑意濃濃。

“女神,我來替你懲罰這個惡徒!”正當氣氛融洽的時候,突然從白板的身後竄出一個青年,高有一米八,不過身子瘦小。

一出現就向衝去,一副不要命的樣子,就如發狂的奶牛,正對偷喝他奶的而人類發起進攻一般,不要命,很瘋狂。

“我c!”宋德華原本在調戲白板,所以一直輕鬆躲閃,誰會想到突然有人發瘋一般向自己衝過來。

青年速度極快,又是低頭猛撞過來,這讓宋德華頓時有些失神。但宋德華畢竟不是普通人,在青年距離自己只有半米的時候總算清醒幾分,還有半米的距離足夠宋德華閃身離開了。

宋德華身子一側,青年呼嘯而過,撲了個空。

白板癡呆了,紅中癡呆了,宋德華也癡呆了。 青年摔了個狗爬地,也許撞的挺痛的,是頭直接撞在地面了,此時正哎呀哎呀的叫着。

“沒,沒事吧?”宋德華小心翼翼走前問候,他有點怕這個青年,因爲他的勇猛和神經。突然發顛一樣過來還不是腦子有問題,腦子沒問題也不會因爲撲空而將自己的頭撞在地面了。

“滾開,你這個玷污女神的男人,我呀和你決戰!”青年沒理會宋德華伸過去想扶起他的雙手,跳了起來,面對面看着宋德華,擺好姿勢一副決鬥的模樣。

青年額頭因爲撞地而擦傷了,並且有一點點血液在流着,不過絲毫沒有影響他的鬥志,此時正燃燒大火看着宋德華,不死不休的模樣。

“你,你有病吧?”宋德華想確定眼前的青年腦子到底有沒問題。

“你纔有病,骯髒的男人!”青年憤怒道。

“真沒病?”宋德華再次想確認。

“沒有!”青年大聲吼道。

同時圍觀案發現場的人羣有一部分開始轉移到宋德華的四周,他們更喜歡看活人的八卦。

“沒病的話敢回答我幾個問題嗎?”宋德華知道眼前的青年沒病,只是腦子有點不靈光而已。

“說!”青年倒是一副大義凜凜模樣,而宋德華順利的成爲了配角。

“你說的女神是那位姐姐呀?”宋德華笑問道,總不能兇,這樣誰會配合自己回答問題。

“就是她!”青年一指白板道。

宋德華翻白眼,果然是白板這娘們惹事了。而白板則很無辜的對上了宋德華敵意的眼神,然後趕緊低頭假裝看不到。

“可是她是我老婆呀,我是你家女神他老公。”宋德華覺得有必要這樣和眼前青年說話,否則人家不理解。

“你不是!剛剛我還看到女神叫你去死!”青年肯定道。

宋德華無語了,重點的不知道就聽到那句去死就要把自己當仇人一樣對待,這美女效應也太有效了吧?美女的魅力果然大呀,宋德華無限感慨。男人就這樣被套在女人美色下了,這是事實,所有人的事實。

“第二個問題,一加一等於多少?”宋德華知道前面這個問題不能糾纏下去了,眼前青年腦子轉不過彎來,自己再解釋也沒用。

青年白癡一樣看着宋德華,連同四周其他人也白癡一樣看着宋德華。一加一等於幾這個的問題也叫問題?恐怕問的人腦子有問題吧?

“一加一等於二!”青年毫不猶豫,甚至有些得意。如果連這個都不知道,那麼他讀了十幾年書不如回家放牛去。

四周的人暗暗點頭,有些可憐的看向宋德華,這個問題能問出來,宋德華簡直就是幼稚加白癡了。

“錯!”宋德華得意笑了,肯定道。

青年翻白眼了,四周的衆人翻白眼了。只有白板和紅中等人笑了,因爲她們知道宋德華又準備忽悠人了。

“怎麼會錯?你自己搞錯了吧?”

“是呀,我現在雖然已經三十七歲,但依舊記得一加一等於二,怎麼可能在你口裏就成了不等於二?”

“是呀,現在的人真能忽悠。明明是等於二的,怎麼可能不等於二!”

四周有人開始指責宋德華,因爲這麼簡單的問題首先已經侮辱了人的智慧。而另一發面的原因就是所有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加一等於二,但偏偏說不是。

“不可能錯的! 茶上 你這個惡徒。”青年連猶豫都不猶豫,直接逼問宋德華。

“一加一等於一十一!”宋德華微笑。

“怎麼可能!”青年反駁。

“也等於三!”宋德華依舊微笑。

“等於十一都不可能你怎麼還說等於三?你自己搞錯了吧?所有的數字乘除加減都只有唯一的一個值!”青年確定自己沒犯糊塗,那也就是說眼前的人一定是搞錯什麼了。

“也等於無數。”宋德華不顧眼前青年的質疑,再次道。

“瘋子,簡直就是瘋子!”青年不理會宋德華,因爲他感覺宋德華腦子是有問題的,不知道在扯什麼。

四周圍觀的人羣也開始騷動起來,甚至開始有人嘲笑宋德華,覺得宋德華腦子有問題。

“你們的知識是不是從書上而來?”宋德華反問。

“是呀!”

“這個還用問嗎?”

“又在玩什麼?”

人羣不滿的聲音越來越高,對宋德華越來越不滿意,越看越不順眼。

“那好,我去前面書店拿本書來證明我的答案。”宋德華說完就向前面書店走去,一目十行從書攤上找到一本書,然後付錢直接又到回自己的位置上。

人羣的聲音靜了,變的安靜。因爲他們看到了宋德華手上的書,這書證明了宋德華所說是對的,這個關於腦子急轉的事也不是新鮮事,確實一加一可以等於一十一,也可以在算錯的情況下等於三,或者把一當做一對夫妻然後加在一起代表結婚,結婚後這個一加一就可以代表任何數字,畢竟結婚可以生孩子什麼的。

“什麼鬼東西?”倒是青年不明所以,不知道宋德華拿書的意思是什麼。那書名叫什麼腦袋轉彎什麼的,看的青年莫明其妙。

最難不過說愛你 圍觀的羣衆裏有人將眼光盯在青年身上,這個腦筋轉玩的書這個新青年居然不知道?

“你自己翻書看!”宋德華把書直接丟給青年,然後詭祕的笑了。

青年疑惑的看着了看宋德華,最後還是拿起書來看了。

人羣開始有人散去,尤其是剛剛那幾個說肯定等於二的人更是儘早離開。丟人的事始終是丟人,此時不離開還等別人對自己有什麼看法?

“一百個男人都沒辦法擡起的物體,卻有一女子可單手舉起,此這個物體究竟是什麼?”

шшш★ ttκa n★ C O

“答案,一個雞蛋。只有一個雞蛋,一百個男人根本沒辦法擡……”

“爲什麼男人和女人會分手?”

“男女有別”

……

青年越看越感覺到有味道,此時一個人正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觀看,原本疑惑憤青的模樣也變的孜孜不倦讀書的好青年。

“這,這就擺平了?”白板其實挺有點捨不得這個青年就這樣被宋德華擺平。畢竟被人喊成女神對白板來講心裏美滋滋的。誰人沒有個私心?

“對呀,女神!”宋德華沒好氣道。眼前個青年其實就是個瘋子,若不這樣宋德華也不知道該怎麼脫身了。難不成自己還揍他一頓?宋德華又不是揍人狂。

最後白板吐了吐舌頭不說話了。

宋德華去了金成文那裏後,先是和他們談好細節並要了他們的銀行帳號,然後剩下白板她們搞定。。

“神宮,這個寵物醫院她最大!”在經過白板紅中幾人相互介紹後,宋德華正式將眼前這個賢淑的神宮介紹給八女。

“姐姐好。”八女倒也齊心,微笑稱呼神宮,接着開始打量四周環境。

“又帶回八個女人,你的老婆都可以開幾張麻將桌了。”神宮記得前段時間宋德華帶回來的高慕和安麗,那個時候神宮感覺還好,只有兩個,加上他和小朵,貌似還有個警察一共才五個女人。即便是一三五二四六這樣的算日子,一天還有一天時間擁有宋德華。

但現在看來,宋德華的日子都不夠用了。這次直接帶回八個,後果就是宋德華直接又被瓜分幾分,導致神宮現在在想宋德華是不是準備開個什麼足球隊什麼的。

“好女人就該帶回家,不然被別人欺負了多不好。”宋德華聞到了神宮的醋味。不過宋德華也知道這些都是神宮裝的,畢竟這個女人很獨特。

“高慕和安麗去那裏了?”宋德華奇怪的看着安靜的四周,似乎她們兩人出去了一般。

“出去購物了。”神宮淡淡道,她也想購物呀,可事實是她沒時間,眼前那麼多寵物需要人照顧。

“我的保鏢呢?”這個被自己請回來保護寵物醫院的男人,此時宋德華回來倒是沒看到他。

“在外圍放哨。”那個保鏢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從來的那一天開始就只做好自己的角色。在寵物醫院外圍放哨並負責安全,一直以來都盡忠盡責。

現在神宮這裏成了宋德華落腳的地方,至於那個保鏢可不便宜,上次吃飯他那麼幫助自己,宋德華覺得自己應該幫助他。所以才高薪聘回家。

“那傢伙。”宋德華淡笑,不過他的職責就是這樣,他不在寵物醫院自然希望有人能保護好寵物醫院和神宮等人。雖然徐同不算很厲害,但卻是個很盡忠的人,有責任心。

“好吧,沒什麼事我先去休息了。”宋德華揉了揉肩膀,然後向房間走去。

“宋德華,你後天有沒時間?”神宮眼見宋德華的背影,看着他漸漸離開,腦海卻又想起一件事,忙追上去問宋德華。 “美女,想進我房間那個你就直接講嘛,我現在就有空,爲什麼要後天呢?”此時神宮來到的是宋德華房間門外,而宋德華又不正經起來。說話的時候直接拉着神宮的手向自己房間裏進去,並隨手關上了門。

安靜的氣氛帶着急促的心臟撲通聲,神宮此時被宋德華抱着腰,正被宋德華深情的看着。

“你,你不正經。”神宮說話的時候很小聲音,心裏卻是期待,似乎對宋德華的這個做法很讚賞。

也許是因爲宅在寵物醫院太久,有時候神宮希望宋德華能這樣抱着自己靜靜的呆在寵物醫院內,兩人好好相處,彼此交心。或者是深情一吻,這些都是神宮期待過的。

因爲她是女人,是成年人,自然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慾望。和男人一樣,同樣對異性有想法。如果說當初神宮對異性的喜歡很含蓄,那麼漸漸成熟的她現在對愛情放的更開了。

正如此時面對面看着宋德華,神宮的心裏更多的是宋德華能將她放倒在牀上,然後讓她滿足。

這是一個正常人的慾望,也是最簡單的慾望。當看着宋德華深情的眼神,神宮甚至有種想將自己嘴貼在宋德華嘴上的慾望。

“怎麼了?”宋德華原本的不正經在這個時候卻是正經起來,微笑淡淡問着眼前這個溫柔可人的神宮,一個賢妻良母的女人,一個心地好的女人。

“啊,我,我過兩天有個同學會,我想讓你陪我去。”能近距離感受到宋德華的體溫,還有宋德華的男人氣息,這讓神宮身子有種酥軟的感覺。身子無力一般被宋德華抱着,感受着宋德華大而有力的手在自己腰間撫摩着。

“只要你想,我便做。”宋德華有些憐惜的看着神宮,能在自己背後默默支持自己,幫助自己更能體諒自己的女人,是個很好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