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最後一聲的抽獎聲響完,第二個十連抽總算是徹底結束了。

不過能夠在最後抽到兩張天品高階的道具卡,也算是沒白費了這1000點的兌換點。

“繼續,給我20連抽。”

凌天心想今天就穆塵雪提升境界跟忠誠度就給自己整了個9000點兌換點。

現在再花個1000點抽個獎,也不算什麼。

更何況抽中一張玄品級別的道具卡就是賺,地品級別的就是大賺,天品級別的那就是大賺特賺。

而且抽完獎也還有10000點。

“叮!抽獎開始……”

伴隨着第一輪抽獎提示音的響起。整個20連抽開始了瘋狂的提示。隨着一聲聲叮叮叮的聲響,凌天的心也跟着一上一下,起起伏伏的。

隨着這20連抽的徹底結束,凌天對抽獎結果也還算滿意。

整理一下,分別獲得了:

一張天品高階駐顏卡,一張天品特級續命卡,一張地品特級海納百川卡,一張天品高階不可描述卡,一張地品特級續命卡。

而且幸運值已經累積到了41點,又可以開啓兩次20點幸運值的神祕大禮包。

“連續開啓神祕大禮包。”


“叮!恭喜宿主成功消耗20點幸運值開啓神祕大禮包一份,獲得系統專屬的特殊轉換升級功能,此項功能效果永久。”

“系統專屬的特殊轉換升級功能,凡是系統內獲得的一切物品,點數等,都能夠進行特殊轉換,轉換條件需要根據物品相應屬性。”

“例如,兌換點可與等級點兌換,同等價格,品級的道具卡可與同等價格,品級的道具卡相互轉換等,相反亦成立。”

“提醒:轉換時,如有兌換點超出,系統會自動從宿主的兌換點欄中扣除補齊。不夠點數扣除,轉換不成功。”

“另外,在此係統專屬功能之下,同等品級的一切物品都可融合升級,升級條件根據實際情況而定。如兩張地品特級海納百川卡融合可獲得一張天品初階海納百川卡。升級以後的物品不可逆轉,恢復原樣。”

聽完,凌天不禁一陣咋舌。

這系統專屬的特殊轉換升級功能可就不得了啊。

也就是說,無論何時何地何原因,只要揹包裏的有一張6666點兌換點,天品初階逆天反擊卡。

凌天就可以隨時轉換一張6666點兌換點的,天品初階絕對反擊卡,海納百川卡,傲視羣雄卡等等。

如果轉換的道具卡價格高於6666,那麼多出的部分就會直接從兌換點欄中扣除。

如果低於,多出的部分就會摺合成兌換點加到兌換點欄中。

而且對他另外的融合升級功能,凌天也是喜歡不已。


這樣一來,第一不用霸佔揹包位置,二來可以節省不少的兌換點,只有花一部分兌換點集齊要轉換的道具卡就能升級。

凌天現在就想要好好體驗一番,正準備打開系統界面的時候,系統提示音再次響起。

“叮!恭喜宿主成功消耗20點幸運值開啓神祕大禮包一份,獲得上古神獸天命焰火牛。”

“天命焰火牛,乃上古大能坐下一神獸,生性桀驁,皮糙肉厚。怒能噴火,聲能碎石。疾走如風,遁走無形。”

凌天滿意點頭,如此看來這天命焰火牛就一現代坦克。能抗能打還能逃,簡直就是出門裝逼必備之神獸啊。

“這次的幸運神祕大禮包實在是不錯。”凌天心中感慨一句。

隨即收了系統界面,因爲重明鳥已經開始在不斷下降了。這樣的表現,就是已經到達目的地的信號。

“終於回來了。讓我們看看全新的玄冥教如何?”

凌天心情順暢的轉過身來。

“你們怎麼了?爲何跪在這?”

穆塵雪:……

勾文曜:……

仇正合:……

“沒事別跪着,容易腿麻。走。”

凌天從鳥背上飛身躍下。

穆塵雪,勾文曜和仇正合三人卻一臉想哭。

師父這到底怎麼了?這情緒陰晴不定,此起彼伏的,真是苦了我們了。

他們三人使勁揉搓着早已跪麻的腿,一拐一拖的跟着凌天朝着玄冥教主殿走去。

早已恭候在兩旁的竺興修和申屠軒,帶領着一衆玄冥教弟子,頓時恭敬無比的齊聲呼喊。

“恭迎魔道祖師爺,玄冥教教主大人回山。”

聲浪滔天,氣勢磅礴,凌天頓時感覺到了玄冥教的昔日輝煌。

雖然眼前這一切跟那個鼎盛時候的玄冥教根本無法相提並論。但始終比一個人孤孤單單冷冷清清的要好。

“叮!收到516名玄冥教弟子虔誠禮拜,獲得兌換點2000點。”

又有2000點入賬!!

這就是所謂的上帝給你關了一扇門就會給你留一扇窗的道理嗎?

擁有兌換點卻買不起那些高等級的道具卡,但是卻有抽獎,還有開啓了一個系統專屬特殊轉換升級功能。

然後花掉了2000點兌換點,現在又填補回來了。

我的天!難道我就是傳說中被上帝吻過的最靚的崽?

“賞!”

凌天高興,右手一揮,幾大袋銅幣赫然出現在竺興修的面前。

在場的弟子們一個個都兩眼放光,希望能夠得到凌天的特別賞賜。

因爲他們一來就聽說了,之前那些新入門的弟子,竟然獲得了地品高階丹藥。

不然就是地品高階功法,地品高階武器等等。

這些級別的東西,他們都是可望不可求的。現在竟然聽說凌天要賞賜,那可就是天大的喜訊了。

不過,就在那幾大袋銅幣出現的時候,不少的人有些失落起來。

“原來是賞錢,還以爲能賞個高品階的丹藥,功法或者武器呢。看來沒戲了。”

“是啊。賞錢有能有多少?不過就是上百銅幣罷了。”

“哎!只能等着了。還說難得有機會得到教主大人的賞賜。”

“別灰心啊。這麼多人,怎麼可能個個都賞賜高品階的丹藥,功法,武器。你以爲教主大人開**店的嗎?”

“說得也是。若是沒有什麼大貢獻,還真的沒法得到這些高品階的寶貝。”

……

就在大家剛剛調整過來,接受凌天的銅幣賞賜時,凌天緩緩開口。

“這裏是五千萬銅幣!興修,屠軒,你們兩人負責安排每人平均分配了。”

噗!

聞言,別說竺興修和申屠軒兩人差點嚇死過去。就連在場的所有人都差點背過氣去。

“多,多少?剛纔教主大人說賞賜的銅幣有多少?”

“五,五,五……”

“五千?五萬?五十萬?”

“五千萬啊!!!”

“噗!什麼?五千萬!!!”

“不行。我頭好暈!我受不住了!”

“我,我也是。”

“這一定是夢。喂,兄弟,你抽我兩下可以嗎?”

啪啪!

“怎麼樣?疼嗎?”

“他孃的,這是真的啊。五千萬啊!”

“平均分配,那我們每個人都能分到差不多十萬銅幣啊。”

“十萬銅幣??那豈不是相當於可以買到一枚玄品特級的丹藥了嗎?”

“我的娘啊,教主大人出手果真名不虛傳啊。闊綽,超級無敵闊綽啊!”

……


頓時,整個演武場人聲鼎沸,一個個如同瘋了一般的歡呼雀躍。

隨後,在一聲仰天大吼中。

衆弟子猛然朝着凌天跪拜謝恩。


“弟子謝教主大人賞賜。教主大人洪福齊天,功蓋天下。”

一聲聲的呼喊震天動地,整個絕情山沒有一個角落聽不到這句話。

就連方圓百里的地方,這呼聲,都能清晰入耳。

所以,早已把那些飛禽走獸嚇得都逃散而去,不見蹤影。

凌天滿意點頭,畢竟五千萬銅幣,也就是五十枚金幣而已。

而五十枚金幣也就用了五十點兌換點罷了。


“興修,屠軒,你們兩人沒聽見本座的話嗎?”凌天冷冷問答。

竺興修和申屠軒這纔回過神來,趕忙行禮迴應。

“是,師父。”

“是,是,教主大人。”

話音剛落,他們兩人便讓仇正合,勾文曜幫忙,把那些銅幣整理,分發下去。而且每個人都做了登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