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辭雲貴教授的講解,觀看的專家們不時得爆發出掌聲和吸氣聲,對這部機器所使用的先進技術發出由衷的自豪。

長久也在聽,心底不由得佩服中國人的智慧,所有的這些設計都圍繞着揚長避短的思路,頻率不夠那咱們就齊頭並進,兩個處理中心一塊上,數量勝質量。

ECL集成電路咱們憋不出來,那哥們就用mos管的動態存儲器,雖說速度次點,但是架不住便宜啊,多多的堆上去,增加內存的通道數量(類似於現在的雙通道內存技術),以容量換速度。

美國人的緊密加工厲害,可以使用微加工技術把氟利昂通過芯片背面的細小管道帶走熱量,咱們手工製造的活計可完不成,那就避開,直接用高壓風機吹,效果也不錯,除了機房外面噪聲比較大其他沒啥不妥的地方。

細節化的設計體現了製造技術不如人的無奈,到底是一力降十會啊,要是中國的工業基礎足夠的強大,哪裏還用這樣挖空心思的另闢蹊徑啊。

“開機了!開機了!”

一陣叫喚把長久的思緒拉了回來,原來辭雲貴教授開始啓動機器演示了。

巨型計算機的功率很大,啓動速度可不是微機那樣,“嗖”的一下就進系統了。那可是有講究的,這麼多的分立部件,先開哪個後開哪個,預熱,提速等等,繁複的很,等閒沒個半小時不能工作。

就拿銀河機來說吧,耗電300千瓦,電壓不高電流挺大。主機是不能先動的,否則一開就得燒掉,第一步先得把散熱系統打開,等風壓穩定了,再啓動外圍的幾十個標量輔助處理機。

等這些處理機分別通電自檢完畢之後,基本上二十分鐘也就過去了,然後就是開動主機電源。還不能一步到位,得慢慢的分層次分階段的提高電流。

幾十萬個集成電路部件一一的通電自檢,想一想就何其壯觀啊!可是外表是看不出來的,你能感受到的就是那管子裏面呼嘯而過的高壓熱風。

等這一切做完,剛剛好半小時。這還是是啓動順利,要是有什麼差錯那就得從頭再來,所有工作人員都是戰戰兢兢如臨大敵,所有的動作一絲不苟循規蹈矩,很有點宗教儀式的感覺。

“所有的機器製造出來都是爲生產服務的,沒有應用的東西只是廢鐵一塊。”辭雲貴教授繼續說道,“國家給我們定下的目標就是要在85年之前完成億次巨型計算機的國產化應用,經過各方面配合,我們提前兩年完成了這一目標。”

“軟件是一個計算機的靈魂,不通用的軟件只能是一個死氣沉沉的靈魂,因此我們瞄準了cray-1,提出了和國外主流巨型機軟件兼容的思想,開創了並行操作系統、向量化編譯、多級診斷和並行算法等研究。在此還是要特別感謝中科院計算所的同志們,他們在這方面給我們提供了巨大的幫助,操作系統、向量化編譯器、並行算法等等基礎技術都是由他們無償提供。”

“北京大學的楊教授也是功臣女中豪傑,功臣之首。銀河機軟件工作繁重,程序設計量達200萬行之多,沒有她首創的軟件工程方法,這簡直是不肯能完成的任務。”

聽到這個長久忽然來了興趣,出言問了一句:“應用爲主,出了編譯器、操作系統,銀河機能做其它什麼事情嗎?”

辭教授點點頭,說道:“這位年輕同志問得好,巨型計算機勝在速度驚人,數據吞吐量大,因此適合一些計算重複繁重的工作。我們特地和有關單位合作,開發銀河機的應用,目前已經完成的就有石油部地質局研究院的地震數據分析子程序,還有我們國防科大的一個高跨音速氣流的模擬程序。等過些時候專家組驗收的時候,這些軟件系統將一併作爲驗收程序讓大家檢驗。”

“這樣啊。”長久點頭,看來自己把別人看的輕了,也是,花了這麼大代價造了個巨型計算機不是放那裏看的,肯定要有需求才會投入。

電子部的領導聽到長久說話,眼睛一亮,把躲在人羣中間的長久一拉,對辭雲貴教授說:“真是人生無處不相逢啊老辭,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年輕的同志就是你緣鏗一面的曹長久同志,你讚不絕口的並行算法、多處理向量結構還有操作系統等等技術就是曹同志在計算所研發的,你們要多多交流。”

領導一番話引起了衆人的目光,都沒有想到自己身邊的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夥子居然是如此人物,人們還以爲這是那個領導或教授的跟班呢?

辭教授推推眼鏡,又驚又喜,握住了長久的手說道:“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早就聽說計算所有個十分年輕的技術天才,可惜一直無緣相見。我總是想象在怎麼年輕也得三十好幾了吧,今日一見真是不得不相信神童的傳說啊。”

沒有任何準備就被領導推上了前臺,長久頓時臉色泛紅:“您言重了,我就是一普普通通的技術員,還得佩服您啊,我們當年沒有實現的目標就被您輕鬆的達到了,您纔是大宗師,呵呵。”

~~~~~~

今日大雨,破屋漏水,這字數還真不好控制,稍微一那啥就過了,小雨中頂個盆祈求各位的鮮花、點擊和收藏…… “都是爲國家的強大做貢獻,不分彼此。”辭教授笑道,“計算所的同志們種樹,我們乘涼,要不是你們先期做了這麼多的研究工作,我們也不能取得這麼大的成績。說實話,你的操作系統、並行編譯器可幫了我們大忙了,否則銀河機至少還要等兩年才能完成。”

長久只是微笑不語,辭雲貴教授客氣了幾句也抖擻精神,繼續他的講解演示。

不能不說辭雲貴教授講解的翔實細緻,每個結構每個細節都不漏過,算得上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周圍聽的都是行家,若是說錯一句話,墮了國防科大的名頭可不行。

長久本來對銀河機瞧不大起,總覺得要是王所還在,757機肯定也能達到這個程度,這時候站在這裏的就不是國防科大的人了,自己也不用遠走他鄉另謀生路。現在看起來銀河機並非浪得虛名,絕不是買別人的芯片組裝一下那麼簡單。

據辭雲貴教授稱,銀河機研發工程總共使用了一百多項自己開發的技術,包括多處理機並行技術、內存共享技術和mos管動態隨機存儲器技術等在內,還有幾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創新。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長久只是略略一看就知道辭教授所言非虛,銀河機確實是國防科大的智慧結晶,好多757沒有解決的難題都被他們攻克了。雖說這些技術只是爲了避開那些國內無法逾越的製造障礙而不得已而爲之,但是畢竟也是辛辛苦苦絞盡腦汁花了真金白銀開發出來的啊……

“王部,這銀河機打算怎麼辦?公開嗎?”長久低聲問電子部領導。

王部答道:“當然公開,準備就在這次大會上宣佈,屆時會有各國的報社記者前來,如此揚我中華國威的事情怎能不大張旗鼓。”

這樣啊,長久皺起了眉頭。

“王部,借一步說話。”說完,長久就退到了機房的角落。

王部很詫異,但是還是跟了過去。

“有什麼問題嗎?”

“說句實話,銀河機雖然只達到了美國人76年的巨型機水平,但這只是以速度衡量的。”長久看看那邊擁擠的人羣,壓低聲音鄭重其事的對王部說道,“以我的看法,最好還是保密一點的好,因爲銀河機還真有幾項技術世界領先,至少我在國外還沒聽說過,能不公開還是不要公開的好。”

王部笑道:“年輕人不要這麼敏感,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搞這個啊。別欺負我不懂,電子產品兩年就換一次代,我們至少落後西方兩代以上,能有什麼技術給人家偷啊。”

一聽此言長久大驚:“可是……”

“安心拉。”領導安慰長久,“具體的東西我們會保密的,國家安全部門也不是光吃飯不做事的,銀河機是我們的科技人員嘔心瀝血的成果,絕不會無償的轉讓的。”

長久還想再說,領導已經擺擺手,走了。

鬱悶,長久非常鬱悶,他真的感覺銀河機是有保護的必要的,這其中的技術若讓其他居心叵測或是愚蠢若豬的人得到,爲害不小,與國與民都沒有任何好處。

似乎是傳統吧,中國文明發展史之中似乎就沒有知識產權需要保護這個概念,無論是保護別人還是保護自己。

改革初期這種虧吃的不少,冷戰時期被封鎖也就罷了,人家不給咱,咱也沒道理給人家,可是改革開放了,完全沒有準備之下國內市場一下子向列強們打開了,露出了一塊塊毫無防備的鮮嫩肥肉。人們的觀念還沒準備好,都以爲做生意和家門口買菜一樣,卻不知道需要保密的不僅僅是軍事技術,經濟領域是更殘酷的戰場。

文明之間的交流本就是互通有無,力強者勝,信奉叢林法則。你要有個什麼還則罷了,若是那啥什麼都沒有,你就等着淪爲原料產地和傾銷地吧。

攝於太祖的餘威,老外剛剛進來的時候還遵循西方自由世界的商業法則,老老實實的按照國際慣例購買那些他們需要的技術和商品,當然都是當時只有中國纔有的東西。

只是俺們摩訶支那國一向地大物博,好客迎人,一開放就沒邊了。那時候人單純啊,閉關鎖國多少年,企業都是國有的,要交流啥技術一張介紹信就搞定,壓根就沒想到還有商業間諜這種玩意兒。

要說開國幾十年,中華兒女也攢了些家底,獨門絕技也有幾招,比如那啥的“兩步發酵制維生素C法”、宣紙技術等等都是舉世無雙的成就。

對了,還有景泰藍,狗日的鬼子!

老外需要這些東西,一聽中國開放了,立即屁顛屁顛的跑來高價引進,憨憨傻傻的競標。等到了大陸才忽然發現不用付錢直接就可以回家了,因爲某學報將“兩步發酵制維生素C法”的全部研製過程、細節、配方、劑量刊登無遺,老外只要買一本就萬事大吉,大家歡歡喜喜回家過年。

這些個只是冰山一隅,其他的技術泄露更是觸目驚心,原因是啥捏,咱工廠不設防,還特別喜歡外賓來參觀,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末了再奉上全部資料,以大國胸懷包容一切。

只是老外似乎不領這個情,好處得了不少,一轉眼就把這專利給註冊了,想要回來,國際慣例,money。

又走神了,長久晃晃腦袋,銀河機不能這樣了,辭教授說的太詳細了,詳細的簡直令人害怕,幸虧現場的都是國內精英學者,要是來一報社的還不得頭腦一發熱,全部見報啊。

這個也不是沒有的事情,81年俺們一箭多星上天,舉世震動。各國間諜忙活的亂七八糟,各顯神通準備刺探其中的奧祕。

當然這個任務很簡單,他們全部都完美的完成了,而且所得的資料全部一樣,因爲俺們自己的廣播、報紙就弄出了《我國第九顆人造衛星》的報道,翔實的刊載了三顆太空飛行物的運行軌道、無線電遙測頻率等等,其中三顆衛星的圖樣、在車間實施組裝的照片居然正大光明的赫然在上。

據說這是某個工程師寫的稿子,無知啊,還有那電臺、報紙的主編也是廢物啊,想起來就心痛。

銀河機的技術或許美國人看了只是驚訝,然後和自己的技術印證一下,但是鬼子就說不準了。

鬼子雖說技術立國,但是要論高精尖的科技還是有所不及的,如同火箭一樣,鬼子花的錢不少,可是掉了多少下來?

他們的大型機結構技術在80年代初根本不值一提,NEC造出的大型計算機不過如此而已。

因此還要有針對性的預防,說不準鬼子就在監聽咱們的電臺,收集俺們的報紙,看看有啥不要錢的機密呢。

參觀結束後,衆專家們滿口稱讚的回到了各自的住處,長久則拿起筆來冥思苦想,花了一夜時間寫了一篇文字,洋洋灑灑一萬言,對比了各國計算機技術發展水平,詳細評價了銀河機的先進程度,並預測了若是技術外流將會有哪些不可思議的危害,並針對之提了好幾個建議。

次日一早,長久將這份報告交給了高雄。

“哥們,這東西能發嗎?”


“寫的好啊,到底是專家,沒問題,你想發哪裏。”

“哪個報紙影響大一點?”

“你要影響大?那好辦,發報紙上沒幾個人看得到,看到了也沒啥用。要想讓領導重視就一個辦法,發上內參,你這個危害寫的還輕了,略略誇大些更好。”

“那你就看着辦吧。”

~~~~~~~

腹瀉一天,鐵打的人也禁不起三泡稀拉的,彼其娘之…… 會者,二人相聚也。大夥天南海北的聚在一起也不容易,吃吃喝喝玩玩鬧鬧,抽出點時間不亦快事也?

越是人數少,會議的效率越高,否則光介紹某某是誰就得花上幾天工夫,那還開個屁會啊。

像今天這樣的全國性上千人規模的大會長久還是第一次參加,更難得的是都是同道中人,相互之間一見面自報姓名,都是如雷貫耳,道聲久仰久仰。

有啥疑難問題、心得見解早就在會前交流過了,真正千把人坐下來開會大抵是聽報告,難得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以長久的習慣逢上開會就只有區區幾件事可幹,困了就睡,低眉合目如老僧入定神遊物外;清醒的時候就隨大流鼓掌,反正不會錯。

大會主題是中國計算機產業的昨天今天明天,很老套的話題,無非是回顧過去報告現在展望將來,長久早就前知五百年後算三十年,哪有心思聽這些,正好中午和一幫朋友喝高了,三杯濃茶都止不住,找了個靠後的角落呼呼大睡。

這一覺睡得不是太爽,一陣陣的掌聲實在是擾人清夢,臨到末了高音喇叭播放的退場音樂又把長久的小心肝給震了一下,起身茫然四顧。

“散了啊?”

“哥們睡糊塗了吧,錯過好戲了。”

“啥好戲?”

“嘖嘖,國防科技大曆時三年時間,突破了上百道難關,終於今天研製成功億次爭氣機,從此中國也能造巨型計算機了,過癮啊。”這位仁兄唾沫星子四濺,指手畫腳的形容了一遍他看到的東西,興奮之情無以言表。

“銀河機展出了?在那裏?”長久四處張望尋找。

“這麼珍貴的東西哪能隨便拿出來,剛纔只不過給大家看了一下模型。”

靠,沒見到真東西還說的這麼頭頭是道,長久表示了一下鄙夷,轉頭退場。

也不知道自己寫的那點東西上達天聽了沒有,但願能有點效果吧。

吵吵鬧鬧的,長久似乎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一回頭,一個軍官向他快步走來,看面相從沒見過。

軍官走到長久面前,啪的就是一個禮:“請問一下,您就是曹長久先生吧。”

長久點點頭:“沒錯,你有事?”

軍官明顯鬆了一口氣,掏出一個紅本本,朝長久眼前一亮:“這是我的證件,請跟我來,有人要見你。”

長久朝本子上瞄了一眼,頓時肅然而起敬畏之心:“行,行,沒問題,去哪裏。”

軍官又是一個禮:“到了您自然就知道了。”

長久只好乖乖的跟着這位軍爺走,雖說長久是自由之身,但是武力值聲望值皆爲零,公然違抗暴力機關可是智者所不取。

只是暗自尋思,搜索了一下自己所作所爲,似乎也沒幹什麼危險的事情啊,咋給這幫人找上了?

帶着長久出了大門,外面一部紅旗在等着,軍官面無表情的打開車門:“請。”

“不客氣。”長久眼光掃了一下車牌,心下撲騰一跳,A01XXXX,哪位大人物的啊……


車內還挺寬敞,說實話長久還真是第一次乘坐這種豪華車,不是他買不起,實在是不喜歡這個調調。

心懷忐忑的轉了半天,長久終於鬆了一口氣,大車開進了XX海,原來不是送去解剖啊……

“幾年不見,你終於長大成人了,當初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還是個小孩子嘛,哈哈。”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面容,長久一下車是又驚又喜,連忙幾步奔過去。

“D爺爺!”

(……由於XX海上空氣場龐大凝實,以老魚的修爲難以突破,因此這裏的場景實在是難以探聽的到,長久自己也是不說,只好省略xx字……)

心情舒爽,撥開烏雲見明日,長久只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和領導人的實在是大快人心,不但解開了心結,而且還有了很多實惠。


wWW_тtκan_C 〇

看來多和上層溝通還是有好處的,法律比不上政策,天理還歸人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