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渾然不懼,擔心方妙音被老嫗帶走會遭到什麼不測。

「狩獵大會?」

老嫗似乎有些不屑,指了指被霞光包裹的方妙音,道:「這女孩兒留在這裡,完全要被埋沒,只有群雄並起的中域才適合她。何況我要帶她走,你能攔住我?你一個小小的一次蛻凡,有什麼本事攔住我?」

葉陽臉色一沉,就聽見對面的老嫗繼續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擔心自己的師妹遭到不測,你完全不用擔心,我是一片好意,是要帶你師妹前往一個大世界,你師妹應該成為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而不是閑雲野鶴一樣的野丫頭。更何況,你師妹體內的武魂時不時就會爆發,這種情況你作為她的師兄應該知道吧?眼下你師妹體內的武魂爆發,方圓十里都變成了冰天雪地,下一次爆發,如若沒有人壓制,方圓百里千里都要變成冰天雪地,萬里冰封,也不是不可能。這一次如若不是我及時出現,你師妹就危險了。你說說,你師妹留在你身邊,你這個師兄能幫上什麼忙?」

葉陽沉默。

的確,這次方妙音武魂爆發,自己的確什麼忙也沒幫上,只能在旁眼睜睜的看著。

如老嫗所說,這一次他什麼忙都幫不上,下一次若是方妙音的武魂再次爆發,情況比上次更嚴重,自己又能做什麼?

「你師妹只有跟著我,才不會有危險,終有一天能徹底控制體內的武魂,到時候就不用再擔心爆發的危險。」老嫗再次開口。

沉默良久,葉陽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可以,我可以讓你帶走我的師妹,不過你要是讓我的師妹受到半點委屈,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放心吧,你師妹加入雲頂天宮,不會受到半點委屈。」

老嫗手一揮,就帶著被霞光包裹的方妙音衝天而起,眨眼之間,身影就消失在了天邊。

原地,只留下一個身影蕭瑟的少年。

「雲頂天宮么?」

方妙音被帶走後,葉陽感覺心裡空了不少,他緊了緊拳頭,暗暗道:「妙音師妹,我現在實力弱,不能好好保護你,就任由那個老嫗把你帶走,希望師妹你醒來時不要怪我。不過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也會來中域,到時候就能前往雲頂天宮看你……」

這次事件,再次讓葉陽意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

天空漸漸被夜幕取代。

一個山洞內,亮起了一顆夜明珠。

這夜明珠把昏暗的山洞照得猶如白晝。

一個少年,端坐在山洞深處,是葉陽。

「突破到蛻凡境,也該把狼神之矛徹底煉化了。」

葉陽手一揮,取出了儲物袋裡的狼神之矛。

狼神之矛本來是一件神兵,被他融合了千年狼妖的殘魂,才變成了一件下品靈器。

而千年狼妖作為狼神之矛的器靈,心裡一直不服,想要暗中尋找機會逃跑。

葉陽因此就不能隨意使用狼神之矛,因為在戰鬥中,若是狼神之矛突然逃跑,他被敵人纏住,就很有可能被狼神之矛逃掉。

現在突破到蛻凡境,徹底將狼神之矛煉化,就再也不會有這樣的顧忌,可以隨意使用。

「逃啊!」

狼神之矛一被葉陽拿出來,就嗖的一聲化為一道血光沖向山洞外,嘴裡傳出了慘叫聲:「我的媽呀,這小子已經蛻凡了,眼下故意找了個這麼隱蔽的地方,肯定是想煉化本王,要是本王被這小子煉化了,就再也逃不了了。本王可不想一輩子被一個毛頭小子掌控,一定要逃!」

狼神之矛想要逃離。

但是,它才剛剛逃出十米,就被一條元力手臂抓住了。

是葉陽的戰無不勝爪。

傳聞無敵神拳,修鍊到完美可以演化出六條手臂,戰無不勝爪,攻無不克拳,所向披靡,想擒拿誰就擒拿誰,想鎮壓誰就鎮壓誰。

「哼,想逃?」

葉陽肩膀一甩,背後的元力手臂就猛地一拉,將逃出十米的狼神之矛生生拉了回來:「落入我手裡,你這輩子都別想逃了。」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招數?演化出了這麼長的元力手臂。」

狼神之矛發出來凄慘的叫聲:「完了,這次是真的完了,被這小子抓住了,本王再也沒有逃脫的機會。葉陽,你趕緊把本王放開,本王一代狼妖,是不可能被你一個毛頭小子煉化的。」

「狼妖?」

葉陽冷哼一聲,「你現在也就是我兵器中的器靈而已,別掙扎了,認命吧。」

說話之間,他就將狼神之矛抓在手裡,而後收起戰無不勝爪,開始運轉元力煉化。

「完了,本王英明一世,神勇一世,到頭來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煉化,這下前途昏暗,真的完了……」

失魂落魄的聲音,從狼神之矛嘴裡傳遞而出。

葉陽懶得理會,專心煉化,大約過去了一個時辰,他就站立起身,大功告成。

「啊啊啊——」

狼神之矛還在慘叫。

「躺下!」

葉陽對懸浮在身前的狼神之矛發出指令,吧嗒一聲,狼神之矛立即掉落在地,真的躺下了。

「站立!」

指令一出,躺著的狼神之矛又站立起來。

「混蛋,葉陽,你這個混蛋,竟敢這樣戲耍本王,你這是對本王的侮辱。」

狼神之矛憤懣,但再憤懣,面對葉陽的指令,眼下它也不能有半點的違抗。

原因無他,只因它已經徹底被葉陽煉化,整件兵器都融合了葉陽的意念,而它的靈魂也被葉陽種下了印記,如若有半點違抗或者心生歹念,印記就會爆發,從而讓靈魂崩潰,等於是間接抹掉了狼神之矛的靈智。

面對靈智的威脅,狼神之矛哪裡敢有半點反抗,只能認命。

「果然,果然靈器就是不同。」

葉陽將狼神之矛掌握在手裡,發現完全煉化后,相比以前至少能增加五成的威力。

長矛在手,天下我有。


煉化狼神之矛后,葉陽一刻也沒有再等待,風風火火的前往了『寶藏』所在地。

他要趁著夜黑,前去走上一遭。 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有一個隱蔽的山洞,這山洞十分古老,好似寶藏的入口。

如若沒有路線,尋常人還真難找到這裡。

葉陽也是按照藏寶圖的路線,才找到了這個地方。

「這裡就是藏寶圖上面記載的位置?」

看著遠處的山洞,葉陽皺了皺眉,從外表看,很難看出此地有什麼威脅,但他卻是清楚的知曉,此地隱藏著黃泉宗的幾大高手,正埋伏在暗中等待試煉弟子的上鉤。

從血妖王的口中,葉陽只了解到黃泉宗的人布置了一座『歃血魔陣』,其餘諸如山洞裡什麼環境,黃泉宗那幾名高手具體埋伏在什麼地方,這些葉陽都不知曉。

「洞里到底什麼情況?」

葉陽隱匿在暗中,並沒有走到近前觀察。

沙沙沙。

突然之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緊接著,兩名試煉弟子的身影出現在了葉陽的視線里。

這是兩名青年,居然都有一次蛻凡的修為。

「哈哈哈,師兄,就是這裡沒錯了,寶藏所在的地方就是這裡。」

「師弟,我們發達了,寶器,傳說中的寶器耶,如若被我們得到,將是一筆用不完的財富,走吧,我們趕緊進入山洞裡吧。」

帶著滿臉的興奮,兩名試煉弟子就這樣沒有絲毫防備的進入了山洞裡。

「怎麼沒動靜?」


隱藏在暗中的葉陽緊蹙著眉頭,剛才那兩名試煉弟子進入山洞都快半個時辰了,結果裡面半點動靜也沒有,出奇的安靜,很詭異。

「難道剛才那兩人中了埋伏,已經落入圈套了?」

葉陽眉頭緊蹙,不清楚裡面到底什麼情況,又怎麼找機會粉碎黃泉宗的陰謀?

他知道,一切的陰謀,一切的詭計,肯定都在山洞裡。

但他並不清楚山洞裡到底是什麼壞境,一切只能進去才能知曉。

「走,以我如今的實力,就算遇見黃泉宗那名三次蛻凡的高手,也可以從容而退,就去裡面看看。」

葉陽心中一橫,居然從暗中走了出來,大搖大擺的接近那個古老山洞。

他之所以沒有顧忌,是因為方妙音已經脫離了危險,不用再擔心方妙音陷入了歃血魔陣中。


因此它毫無顧忌,哪怕明知山洞裡是龍潭虎穴,哪怕明知裡面有埋伏,他也要去闖一闖。

這就是膽魄。

經歷了一系列事,葉陽如今可謂是膽大包天,面對再厲害的敵人,再危險的壞境,也能做到保持從容,不被慌亂手腳。

一帆風順的修行,可以誕生高手,但難以出現強者。

只有經過重重磨練,誕生強者的可能性才更高。

葉陽眼下明知自己有可能陷入絕境,也毫不退縮,要去闖上一闖。

置身於絕境,才是最好的磨練。

只有在絕境中,才能突破期限。

一些傳聞中的大勢力,甚至專門開啟異空間的通道,讓門下弟子深入其中,在重重危險中進行戰鬥,廝殺,從而起到磨礪自身的作用。

當葉陽進入山洞的那一刻,他明顯感覺到裡面安靜得出奇,甚至有些可怕。

當然,若非他全神貫注,根本不可能注意到這點。

就如剛才那兩名被寶藏沖昏頭腦的試煉弟子,哪裡能想到這麼多。

隨著深入,葉陽駭然的發現古老山洞原來是一個通道,通往地底的通道。

到達最後,一個綠幽幽的地底世界,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地底世界沒有亮光,本來應該是昏暗的,但這個地底世界卻是有綠幽幽的光芒,是因為地面生長著一種名為『夜光菇』的蘑菇,這種蘑菇好似夜明珠,夜晚可以發光。


這個地底世界大約有千米大,葉陽小心翼翼的以靈識探路,往前走了大約兩百米,就發現了端倪。

他發現,這個地底世界,居然呈現出一個上蟠龍,下九幽的地勢。

整個地底世界環境複雜,參差不齊,但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地底世界是一個五角形,好似五角形的廣場。

種種構造組合在一起,就成為了一座大陣,一座散發五角星芒的陣法。

「不好,整個地底世界,就是歃血魔陣的入口,我現在已經身處歃血魔陣的邊緣了。」

葉陽猛地一驚,終於發現了這裡的貓膩,想要後退,但就在這時,一陣陰測測的笑聲,在整個地底世界迴響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