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依然讓林動、孟繁斌聽的頭皮發麻,這羣人就是一羣皮着白大褂的野獸,就是一羣王八蛋啊。

恨不得直接就給殺了。

不。


看真的無用了,所幸,就真的給殺了,因爲沒什麼要問的了,“他媽的,你們都該死,都他媽的活活該死。”

孟繁斌直接活活掐死了一個。

日本鬼子怒目圓睜“啊!”“啊!”掙扎慘叫着,卻也無能爲力,直接被活活掐死了。

另外一個,就命好多了。

林動手中匕首“噌!”的一刀,切破了他的喉嚨,就給殺了,卻也是直嘆氣,“我師父從小就說我,不是修道之人,俗心太重,卻沒想到,這些人,都是一羣野獸啊,披着人皮的禽獸啊。”

“他媽的,一定讓韓將軍把這些扔向日本鬼子的家,讓他們也知道知道,什麼叫做惡魔。”

孟繁斌咬牙切齒。



731部隊,最該死啊。 玄一領着木靈聖族之人一起其他四大靈族的隊伍,浩浩蕩蕩朝鬥武場疾行而去。甚至每一個人都激動萬分,都認爲擊敗對手、揚名立萬的機會來了。

年輕人都自信心爆棚,沒有徹徹實實的比過,還真沒有人相信自己會不如他人。

玄一率先走到鬥武場中央,大聲喊道:“各位聖族的師兄弟,今天能夠站在這裏,那是代表聖族之中精英來參加聖盟之約,至少在族中那也是天才級別的英才了,所以今日想要交流比武的師兄弟,肯定很多。爲保證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請允許在下做一個恆定的標準。

當然如果不願出手,或者是自認爲還沒有達到這個標準的話,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了。畢竟各位風塵趕路,也需要休息,翌日便是聖盟之約了。

當然這也避免武鬥之中,對鬥武雙方的一種傷害,屆時如果參加不了聖盟之約,那就是族中的罪人了。好了話也不多講。 我就直接說接下來的一個標準了。”

“生死戰鬥比的就是一個反應速度、逃命方法,攻擊破壞力。所以我們可以從這三方面來交流。第一自然是精神力;第二我們比速度;第三我們比力量。 當然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親手與在下過兩招的話,只要能夠達到這個標準,我們也可以深度交流一下的。”

玄一說出此話之時,自然而然的流出一股傲然之色,這是對自身的一種絕對自信,同時也是多年來養成的一身傲氣釋然。

“現在我將眼睛蒙上,玄三、玄六、黃七你們三個出列,站在距離我只有三人之隔的距離,我數三聲你們將手中的兵器同時擲向我,出全力!” 玄一一邊說着,一邊取出一塊黑布,將眼睛蒙上。

如此一來,玄一完全只能靠精神去感知即將到來的危險。而木靈聖族之中與玄三靠近的兩人,一起與玄三走出隊伍之中。

“師兄,我們三個人一起,怕有不妥吧!這太危險了,如果傷着你,恐怕長老不會繞過我們的。” 玄三期期艾艾不敢下手。

“不用說話,這樣我就可以辨別你的方向了。你們三人開始變換方位,移動、攻擊。以及後果由我來承擔。” 玄一完全不顧玄三的勸阻,厲聲命令道。

玄六、黃七兩人朝玄三望去,只見玄三苦笑一下,咬牙一狠,朝兩人使了使眼色開始急速移動起來。將彷彿是瞎子一般的玄一包圍起來。

玄一撇着頭,開始靜靜認真的聽周圍的動靜,精神意念散開,感知三位同門的方位,但是此刻玄三等三人已經全速移形換影了,肉眼看去,只能看見玄一週圍形成一道黑影旋風光罩了,完全看不見人影了。

圍觀的四大聖靈族的衆人也認真的看着場中每一刻的變化……

玄三傳音給了玄六、黃七,三人同時奮力擲出手中的長劍,流入三道流光,瞬間就近了玄一的身前。當然三分礙於同門之誼,攻擊的角度全部都不是要害部位。顯然三人對於玄一的託大,還是存在着一絲擔心…….

而就在三把長劍化作三道流光直奔玄一而去之時,眨眼功夫已經接近玄一的身體,眼看就要刺中玄一的身體之時,只見原本一直未曾移動的玄一,突然開始移動起來。

閃身躲過了玄六、黃七的一上一下兩道攻擊,就在衆人還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之時,玄一完好無損的站在原來的位置,就像是從來沒有動過一般。

唯一能夠證明他剛纔躲過了三人突然襲擊的是其兩根手指之上夾住的那把長劍,還在不停的晃動………

玄一伸出左手將黑布扯下,右手一甩,將兩指之間的長劍朝玄三的方向直接甩去,轉身朝衆人拱手微笑說道:“獻醜了!”

衆人雖然驚訝,但是立刻有人提出質疑喊道:“你那塊黑布肯定有問題,弄虛作假!”

玄三、玄六、黃七三人立刻異口同聲憤怒吼道:“放你孃的屁。”

只見剛纔說話之人也不生氣,不緊不慢的說道:“那請問這位玄一師兄,爲何知曉剛纔手中夾住的那把長劍就是玄三師兄的?難道師兄可以考精神意念辨別人物了嗎?”

“咦,對啊! 這位兄弟不說,還真沒有發現,唉!玄一師兄,你解釋一下吧!是怎麼回事?” 衆人開始附和道。

原本還怒氣未消的玄三三人也着急的看着玄一。顯然三人也不知玄一剛纔爲什麼知道手中夾住的那把長劍就是玄三的。

而原本看好戲的四大聖靈族年輕俊才,此刻臉上出現了凝重之色,平心而論,每一個人將自己放在玄一剛纔的位置,能夠躲過剛纔的那幾乎不可能躲開的三道攻擊,能夠做到滴恐怕沒有幾人。

當然如果沒有矇住黑布的話,那就容易多了。相信能夠做到之人,還是大有人在。

玄三三人攻擊的角度非常刁鑽,速度有奇快無比。有上有下,有左有右,唯一幸運的是玄三的修爲較玄六、黃七要高上一籌,所以玄三攻擊的速度要稍微快上不少。


而玄一利用自身的速度先是用手指夾住玄三那把速度稍快一點長劍,而後玄六、黃七兩人的修爲不相上下,擲出的長劍的速度也相差不多。

但是較於玄三也漫步了多少,如果再自身反應速度不靈敏的情況下,想要躲過剩下來的兩道長劍幾乎是不可能了,畢竟兩道長劍距離前面一道長劍的距離實在實在太短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畢竟玄一與三人相隔的距離只有這麼遠,如果遠點的話,三人的修爲只見的差別就會顯現出來。所以對於能夠矇住雙眼還能躲過攻擊的玄一,令其他聖靈族之人,臉色露出凝重的神色。

處於嫉妒又或者處於不相信,纔會有剛纔有人提出玄一實在弄虛作假,欺騙衆人的質疑。而面對質疑的聲音在人羣之中不斷響起,同時也有人在竊竊私語,開始議論玄一…….

望着玄三等三人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之時,玄一則是不慌不忙的上前一步,將手中的剛剛扯下的黑布往人羣之中一甩,將黑布甩給了剛纔提出質疑之人。

“這位應該火靈聖族的林嘯師兄吧!還請你看看這塊黑布可有什麼玄虛,好替玄一證明一下剛纔是不是在弄虛作假?” 玄一微笑的望着臉色有點尷尬的林嘯。

其實林嘯也知道玄一這塊黑布是不會有什麼玄虛的,只是他不願意相信玄一竟然能夠做的到港那一幕,自然他林嘯不可能做到,處於嫉妒的心裏,立刻提出疑問,想要讓對方難堪一下。

林嘯也不傻,將黑布往身邊之人一塞笑道:“我自然相信玄一師弟了,只是林某確實不知道剛纔玄一你是怎麼知道手中的長劍乃是玄三師弟,一時情急,才脫口而出,如有得罪之處,還望玄一師弟不要放在心中。”

說話,林嘯竟然朝玄一拱手道歉。


黑布立刻被林嘯身邊之人證實確實乃是一塊普通的黑布,蒙上之後,看不見周圍任何景物,甚至連光線都不曾射進一絲。

衆人的都望向玄一,希望對方能夠給出一個解釋。

玄一在林嘯道歉之時,故意讓對方拱手躬身之時,才前去阻止,雖然他知道林嘯的意圖,但是爲了屈平心中的不忿,還是特意受了林嘯這虛假的道歉。

“林嘯師兄的疑惑,卻是也爲正常。玄一本來打算要解釋給各位師兄弟聽的,在下能夠辨別出手中的長劍屬於玄三之劍,還是從玄三的修爲來辨別。”

“起先,我與玄三、玄六、黃七三人說了,必須全力擲出手中的兵器,而玄三的修爲比起玄六黃七要高出一籌,自然擲出的長劍的速度就要快上一些,而面對三人的夾擊,我先是夾住最先抵達我身前的那把長劍,才閃身躲過另外兩把長劍的。所以在下自然確定最先夾住那把長劍自然就是玄三擲出惡長劍啦!不知道林嘯師兄認爲玄一這個解釋可否有作假之疑?” 玄一微笑一揮長袖,也不堪林嘯的臉色,直接問道。

“玄一師弟說笑了,林某剛纔失言,還請不要見怪!”林嘯對於玄一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的樣子,也無可奈何,只能有苦往肚子裏面吞了。

Www★ttкan★℃O

“林嘯師兄,哪裏話!玄一怎敢見怪,有疑惑乃屬正常,既然如此,那麼玄一就繼續下一項速度的測試了。不過場地要卻不在此處,還請各位師兄弟隨我一行前往梅花步影陣。” 玄一伸手指向不遠處的一個坪地。

衆人隨着手指望去,玄一所指的方向竟然是一個樁頂密集的坪地,樁又有高有矮,大小不一,最外一排乃是一些矮樁,中間一排則是高一些的樁,在裏面則又是一排矮樁。

遠遠望去,排列混亂,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看的眼花繚亂。

玄一一邊走着一邊說道:“各位師兄弟應該知道梅花樁吧!我就不多介紹了,其中梅花步影陣的樁勢分有大勢、順勢、拗勢、小勢、敗勢等五勢,套路無一定型,其勢如行雲流水,變化多端,快而不亂。在下待會會在一個固定的時間之內,將每一個撞上點上火。”

“玄三,你去準備一下火油與火把!” 玄一朝身後的玄三說道。 李三和法相一路奔跑,幾乎全屏雙腳在跑,李三是全力跑,法相稍微的可以喘幾口氣,沒那麼拼命。

但也是使出了全力。

這般跑,自然是不可能簡直幾個小時。

到了後面,只得稍作休息,在快馬加鞭的趕了過去,等到達山海關門口時,已經快破曉了。

“咯咯咯!”的周圍甚至都出現了打鳴聲。

“大爺的,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李三插着腰,“嘭!”“嘭!”的去敲門,呼喊,“我是李三,我要見韓將軍,我這邊有重要的事稟報。”

“李三啊。”

守門的是特種小隊的人,認識李三,立刻打開城門,詢問道:“守門事啊,這麼一大早就趕了回來。”

“大事,嗯,韓將軍呢?”

李三氣喘吁吁的問着。

特種兵小隊的人立刻攙扶着說道:“韓將軍自然是在睡覺了?嗯,我去帶你見周長官吧,周長官有可能已經醒了。”

“好。”

李三帶着法相先去了周衛國。

周衛國果然已經醒了,正在那洗漱呢,準備一天的忙碌。

誰曾想。

李三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依然在那說道:“周長官,出大事了,我們遇到一夥人,是什麼731部隊的,帶着毒氣彈,要來亮甲店,攻擊咱們呢。”

“什麼?!”

周衛國還想問問呢,沒想到一上來就聽到這麼一番話,立刻激動的問道:“李三,你多喘幾口氣,說清楚一些。”

“呼!”“呼!”的李三已經累透了,根本說不清楚了。

法相在旁邊只得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從黑雲觀回來,路過了一個破舊村莊,結果呢,來了一羣日本鬼子,結果卻每個人身上都穿着白大褂,我們一看,就好奇的觀察了觀察,還抓了一個舌頭,這才知道,他們屬於四面731部隊,帶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叫什麼生化武器一類的,要來偷襲呢。”

“生化武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大爺的,這消息果然是大事啊。”

周衛國一下子清醒了,想了想,覺得這事得告知韓立了,又看李三累傻了,法相同樣汗流浹背,就說道:“這樣,你們倆想休息,我去找韓將軍。”

шωш .ttκā n .C〇

“嗯!”

“嗯!”

二人這才坐下。

周衛國還不忘說呢,“別喝涼水,也別狂飲,稍微喝幾口溫水就行了,切記啊,要不然肺受不了。”

“嗯!”

“好。”

李三所幸直接躺在了地上,舒緩渾身堅硬的肌肉。

法相則盤腿而坐,打坐恢復。

這一趟,實在是累着了。

周衛國這邊立刻跑到了韓立房間門口,“嘭!”“嘭!”的敲了敲門,小聲的說道:“韓將軍,有事找你,我是周衛國。”

“衛國啊,你稍等。”

韓立迷迷糊糊的這才醒來,穿好衣服出門,看周衛國臉色不好,就明白了,肯定有事,立刻問道:“怎麼了,什麼事啊。”

“嗯,有大事,您跟我來吧,李三、法相等着見你呢,咱們邊走邊聊。”

“好說。”

往周衛國辦公室走。

韓立這邊,九轉十八彎一般的這才總算知道了事情的全部情況,一句731就說明了事情的嚴重性。

韓立就也徹底清醒了,“這次真是命大的,這個731部隊,我在日本就耳朵耳聞,研究的全是各種生化武器,到了東北,還用活人做研究,沒想到,他媽的居然來找了,哼哼,那就給我一鍋端了。”

咬牙切齒的。

日本鬼子的最大惡行之一就是731,他們利用研究打晃子,搞死了不知多少中國人,想象都舉得可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