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個打手……

“居然是他!”張謙一愣,隨後一陣狂喜,“居然是他!”

“你激動什麼啊,他還沒有鵬魔王厲害呢。”系統說。

“我靠,我怎麼能不激動!他可也是鼎鼎大名啊!” “切,鼎鼎大名?他的名號可都被他身邊的幾位給壓下去了。”系統說。

“好了別廢話了,抽獎也抽完了,帶你去鬼界轉一圈吧!”系統說完,張謙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急速向下俯衝了起來。

“呼!”眼前的黑暗終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廣闊和明亮。

“這….就是鬼界啊!”張謙看着眼前這一片無窮無盡的寬廣,忍不住驚歎了一聲。

“對,這裏就是鬼界。”系統乾脆待在他的胸口不出來了,“從這裏一直往前飛就是弱水和鬼門關。”

張謙擡頭一看,果然,在鬼界這個陰森的光芒下,遠處貌似有一片非常恢弘的建築羣。

“還有一件事。待會我不會再開口說話,而是和以前一樣用精神跟你交流,所以你也不要再開口跟我講話了。”

“好。”張謙有些奇怪,“那你爲什麼剛纔要冒出來?”

“你第一次出竅,第一次踏進鬼界,我得跟在你身邊保護你一下,待在你身體裏的話保護效果就不明顯了。”

“那我真是謝謝你了。”

“從現在開始,保護好你自己吧,你掛了我就會換宿主這你是知道的。”

“啊。”

系統操縱着張謙的靈魂在鬼界上空疾飛,飛了幾分鐘後張謙說:“我怎麼感覺越來越累啊?”

“廢話,靈魂的飛行也是需要消耗你的力量的,飛的這麼快你也應該累了,走下去吃點東西休息休息。”

“啊?靈魂也需要吃東西?”

“準確的說是吸東西。”系統說,“鬼界的鬼們也是需要吸收東西補充靈魂力量的。”

“不過他們吸收的東西是來自人間的陽氣。”

“人間的陽氣?他們怎麼吸收?”

“實際上就是他們在人間的親人給他們供奉的或者燒來的一些東西。”

“行吧不管什麼吧,趕緊吃完上路叫那些鬼雄們來幫忙!話說我不能直接召喚他們嗎?”說着,張謙緩緩的從天上降落了下來。

“可以是可以,不過在鬼界召喚需要花費能量點,不像在人間,可以免費召喚。”

“臥槽在他們的地盤召喚他們還得花能量點?唉花點能量點也無所謂了!”

“但是鬼雄令你用不了啊,那玩意需要精血才能使用的,你現在是靈魂形態。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鬼界,鬼雄卡是不能使用的。”

“爲什麼?”張謙一愣。

“因爲鬼雄們的本體不能和分身出現在同一個世界位面。鬼界本來就有一個劉備的本體,所以他的分身不能在這裏出現。咱們只能去拜訪邀請他來幫忙,或者,讓你手下的其他隨從去拜訪。”

“那就讓小兵甲乙派人去!差點忘了小兵甲乙。”

“行吧,派他們去,然後咱們去吸收點東西。”

小兵甲乙一出現,身上就開始散發着濃濃的黑色鬼氣。

跟張謙行完禮之後小兵甲乙就開始感嘆:“鬼界!好熟悉的感覺啊。”

“想不到還能再回來看一眼。”

“以後有的是機會給你們看,”張謙說,“讓你們出來做什麼你們都知道吧?”

“知道!”小兵甲乙一抱拳,“請主公安心在此等候!”

“不用在這等候了。”張謙說:“直接讓他們去弱水河岸那裏集合。”

“遵命!”小兵甲乙飛走了。

“哎?”看着飛走的他們,張謙突然心裏一動,“我可以讓隨從們擡着我飛啊!我幹嘛自己飛啊!”

系統咳嗽了一聲:“啊…這倒是個好主意。”

張謙翻了個白眼:“是你太笨了好嗎?你…”

“你少說我!你不也纔想起來嗎?”

“懶得跟你計較,先吸收補充點東西,省的待會打架沒力氣。”

張謙也在系統的指引下很快走進了一座鬼城。

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鬼城,來來往往的全是各種各樣的鬼,有腦袋掉了一半的,有開膛破肚的,有缺胳膊少腿的,各種各樣甚是驚奇,也很恐怖。

城中的一切也都很神奇,建築風格混合着古風和現代,既有飛檐磚牆也有百丈高樓,街邊店面和街上的行鬼也是這樣,既有穿着粗布衣的古人在小攤前叫賣,也有燈紅酒綠的各種現代店面。

一路上,這些鬼都帶着一種很詭異的目光看着張謙。

“他們都看出來你是生魂了。”系統說。

“那…他們不會來幹-我吧?”

“怕什麼?都是一些普通的鬼,你一拳能打趴下一排。”

在這些鬼詭異的目光中,張謙走進了一家離他最近的客棧。

神特喵鬼界還有客棧……

“在這裏吃飯不得花錢啊?”

“嗯,紙錢,就是人間燒的那種。”

“我沒有啊!”

“我有。”說着,張謙的右手上就突然多出了一把黃澄澄的紙錢,系統接着說道:“能量點可以在這裏具現化出紙錢。”

“666。”張謙說。

進了飯店,立刻有一個小二走了上來,張謙一看這小二差點嚇得蹦跳!

太恐怖了!

一隻眼球已經沒有了,另一隻眼球耷拉在臉上,嘴角有一個超大的豁口,露出了裏面的白森森的參差不齊的牙,脖子也是很不正常的歪着。

“客官,快請進,打尖還是住店?”小二咧嘴一笑,張謙差點一拳砸在他臉上。

本來就很恐怖了你特喵的就不要再笑了!

你這樣去演鬼片絕對能拿奧斯卡金獎!

“咳咳,吃點東西。”

“好嘞。”小二看了看張謙手上的那把紙錢,臉上的笑容更開心…更恐怖了。

因爲趕時間,吃什麼張謙也懶得管了,只是隨便讓小二上了點,看着擺放在面前的幾個盤子,張謙覺得更沒食慾了。

每個盤子都裝着類似於翔一樣的東西,要麼黑乎乎要麼綠油油,看着就想吐!

不過味道聞起來還算不錯,張謙剛想問筷子在哪,一擡頭就看到了其他的客人吃東西的樣子。

其他的客人都是直接端起盤子放在嘴巴前,呼嚕呼嚕一頓猛吸。

原來是這樣啊,他趕緊也端起盤子學着他們的樣子開始呲溜呲溜的吸盤子裏的‘翔’一樣的東西。

吸完一盤,張謙放下盤子,嗯,這東西賣相奇差,但是味道居然還不錯! 連着把這四盤東西吸完之後,張謙感覺身上又有勁了。

放下了紙錢走出門,看着這大街上來來往往的鬼,他微微一點頭,鬼界,這倒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

隨着系統的介紹他對鬼界也越來越瞭解了。

鬼界中有很多的城池,城池中居住的鬼基本上都是那些不願意去投胎的或者還沒輪到去投胎的。

而管理這些城池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鬼雄。

城池太多了,鬼界的官方地府根本管理不過來,只能委派這些鬼雄管理,出現什麼問題的話就會直接找管理城池的負責人。

排行榜上的名次越靠前,管理的城池就越大,越豪華。

當然了,更多的鬼雄們沒有這種權力,他們只能佔山爲王,或者屈居於某個強大的鬼雄的城池裏,比如呼延灼這種,他來到鬼界變成鬼雄之後,根本沒有能力管理一座城池,只能和當年的那一票梁山好漢一起幹他們的老本行——佔山爲王。

就在他正準備召喚出來幾個鬼兵擡着自己飛走的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了嘈雜的聲音。

他擡頭一看,只見是一羣騎着馬的鬼呼呼的往這邊跑,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瞬間就跑到了張謙面前。

領頭的是一個穿着盔甲的壯漢,滿臉橫肉,面相粗魯。

“其實吧,”系統說,“你應該等等再來,現在你的那些強力助手基本上都是在冷卻期間內。”

張謙沒說話。

壯漢來到張謙面前後停住了,仔細的看了看張謙,問:“你就是張謙?”

張謙皺起眉毛,對方似乎來者不善啊。

“不,我不是。”

“你不是?”壯漢一愣。

“我不是,我的名字叫李成才。”張謙說。

“不可能!”壯漢招了招手,他身邊立刻走過來一個鬼兵遞給了他一張畫像,壯漢打開畫像看了看,隨後凶神惡煞的一指:“休要騙我!你就是張謙!”

“你又是誰?”

“吾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董卓是也!”壯漢鼻孔朝天,“來人,把這小子給我拿下!”

“喲呵,董卓?”張謙微微一愣,沒想到董卓會是一副這麼壯實的樣子,那些影視作品裏面的董卓不都是個胖子嗎?

“這是董卓年輕時候的樣子。”系統說。

就在這幾句話的功夫,董卓手底下那一大幫鬼兵已經氣勢洶洶的衝了上來。

大街上立刻響起了無數鬼魂的驚呼聲,他們紛紛躲避,生怕被殃及池魚。

董卓還在那喋喋不休:“哼,一個小小的生魂也敢來鬼界放肆!天道豈能容你!”

這種程度的鬼兵對張謙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威脅了,即便他現在只是一個魂魄的形態。

青龍刀還是能用的。

一道猛烈的綠光閃過,衝的最快的幾個鬼兵當場被打成飛灰,其餘的鬼兵也嚇了一跳,紛紛後退。

“張謙!你竟敢反抗!”董卓眼珠子瞪圓了,心裏一陣打鼓,這小子手裏拿的怎麼是冷豔鋸?

“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張謙現在正趕時間呢,可不想和董卓廢話。

董卓一聽頓時氣的哇哇大叫:“好個不知好歹的混小子!以爲有點本事就可以放肆了嗎?我告訴你,是秦廣大王讓我來捉你的!你敢反抗就相當於是和秦廣大王作對!”

“又是秦廣王?”張謙冷笑,“我正要去找他呢,不用你帶我去!滾不滾?”

“哼,來人!上!”董卓大叫。

“你以爲就你有手下?”張謙惱了,一揮手:“白起!出來助戰!”

“白……”董卓吃了一驚!

隨後,整個街道上陰風大作,鬼氣洶涌而出!

天空一聲巨響,白起閃亮登場!

他身後跟着幾百個精兵,其中還有一個扛着大旗的,旗幟迎風飛舞,獵獵舞動!

張謙有些無語,這幫古人的想法也是有意思,不管打什麼架都得帶個旗幟兵扛着個旗子跟着,呼延灼是這樣,韓信、花木蘭、白起都是這樣,難道這樣就能凸顯出他們的氣勢?

“這代表一種榮譽和尊嚴。”系統說。

“話說董卓這種作惡多端的人居然也能成爲鬼雄?”

“作惡多端又怎麼樣?人家有自己的勢力,而且會來事,找了秦廣王當靠山,自然就能混的風生水起了。”系統笑了,“要不然你以爲呂布爲什麼不弄死他?”

“那呂布爲什麼不找秦廣王當靠山?”

“呂布那種人,誰敢要?別忘了在人間的時候他那幾個靠山都被他砍了!”

就這麼會的功夫,白起已經走到了張謙的面前,衝張謙一抱拳:“主公!”

張謙點頭,一指董卓:“讓他們滾蛋!”

“遵命!”白起抽出武器:“董卓,你是自己滾蛋還是我出手?”

董卓整個人已經傻掉了,這什麼情況?白起怎麼會聽這小子的話?他不也是秦廣大王的手下嗎?

這是公然叛變了吧!

“白大人…”

“滾!”白起一聲怒吼,鬼氣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吹的街上的小攤和行人一陣人仰馬翻!

董卓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了,趕緊騎上馬帶人溜了。

“主公,爲何不殺了他?”白起問。

張謙嘆了口氣:“這次來的主要目的還是找到我爸的魂魄,所以我現在不能做的太過分,萬一他們急了把我爸的魂魄打散了……”

“主公所言極是。”白起一抱拳,“此去鬼門關還有數十里地,末將願效犬馬之勞,載主公過去。”

“叫你出來主要就是爲了這個。”張謙說,“快馱我過去。”

來到弱水河岸,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大羣人待在河岸上,場面很是壯觀。

湊近了纔看明白,原來是魏蜀吳三雄和呂布他們來了,他甚至還看到了呼延灼的身影。

這些人見到了張謙,紛紛走上前來見禮:“少年!”

囚愛童養媳:噬心前夫請止步 “大家都來了啊!”張謙終於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這次真是謝謝大家了!”

“不用客氣,”孫策一會長槍,“不過吾等尚未知少年此番前來所爲何事?鬼帥只是講少年需要幫助。”

張謙一聽心裏更是感動!

這幫鬼雄太給力了!連什麼事都不知道呢,只是聽說他需要幫助就二話不說的趕來了!

張謙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幾個鬼雄頭頭都有些發懵。

要去枉死城?如果閻羅不放行甚至找麻煩的話就一路打過去?

我的天?! 在鬼界,地府就是天!

對鬼雄們來說也一樣!

所以,要跟地府起衝突,鬼雄們這心裏立刻就有些打鼓了。

張謙看他們沒說話,在心底默默地嘆了口氣,開口說道:“諸位,如果你們不願意,我也不強求,真的。”

鬼雄大佬們還在沉思。

而最先開口的就是呼延灼這邊的人。

一個皮膚黝黑、身穿長衫的中年男鬼率先一步走了上來,一抱拳:“公明見過少年。”

呼延灼趕緊走上來介紹說:“少年,這位是便是我哥哥宋江宋公明。”

“哦,見過宋先生。”

шωш_tt kan_C 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