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小曼淡淡一笑,說道:「什麼二手一手?反正這套房子只有我在這裡住過。」

李新年發現一間卧室的門半掩著,可另外兩間卧室的門卻關著,最奇怪的是,兩扇門居然都是防盜門。

「卧室怎麼也裝防盜門?」李新年驚訝道。

余小曼說道:「以前的主人裝的,可能擔心盜賊吧?」

李新年疑惑道:「卧室里難道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余小曼一臉神秘道:「那當然,兩個卧室裡面有五六千萬現金呢。」

李新年只當是余小曼說的笑話,腦子裡不禁想起了妙蘭買來的那套二手房裡還沒有處理完的現金,再聯想到已經被抓的戴山,不禁有點心虛。

「先吃飯吧,有什麼話咱們邊吃邊說。」余小曼淡淡地說道,一邊轉身走進了餐廳。

李新年總覺得余小曼今晚似乎表現的出奇的冷靜,如果是平時的話,早就應該撲上來親熱了,可今天看上去好像把他當成了家裡的客人。

李新年一臉狐疑地走進了餐廳,只見桌子上已經擺著三四個菜肴,碗筷也擺好了。

「喝點酒吧,我擔心等一會兒你的小心臟受不了呢。」余小曼一邊斟酒,一邊像是調侃似地說道。

李新年在桌子邊坐下來,盯著余小曼問道:「這麼說你今晚終於要亮底牌了?」

余小曼拉過椅子坐下來,舉起酒杯說道:「不是底牌,而是王炸。」

「炸我?」李新年問道。

余小曼笑道:「如果你把我逼急了,也只能炸你了。」

李新年舉起酒杯跟余小曼碰了一下,然後一飲而盡,問道:「我怎麼逼你了?」

余小曼只是淺淺抿了一口,盯著李新年說道:「你找童莉打聽那三個男人的身份難道還不算逼我嗎?」

李新年楞了一下,問道:「你給童莉打電話了?」

余小曼搖搖頭,說道:「既然你已經見過她,那我也沒必要給她打電話了,實際上我也不想跟她有什麼來往。」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那你今晚約她吃飯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讓她幫你圓謊了?」

余小曼坦然地點點頭,說道:「確實有這個意思,只是沒想到讓你搶先了一步。」

李新年一臉不解道:「我又不在乎你兒子的親爹是什麼人,你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我撒謊嗎?實際上你早就知道那三個男人的身份了吧?」

余小曼不慌不忙地替李新年斟滿一杯酒,說道:「我撒謊自然是有原因的,說實話,這也是為了你好。

你這人的毛病就是太糾結,原本跟你沒一點關係的事情,非要鑽牛角尖,如果是胖子的話,倒也情有可原。

畢竟他當了這麼多年的烏龜,心裡自然不甘心,可你有什麼資格糾結我跟什麼男人睡覺?當年可是你拋棄了我。」

李新年一聽余小曼又要車道德層面上的話題,急忙打斷她,問道:「那你現在可以說說那三個男人究竟是誰?誰是你兒子的親生父親?」

余小曼端起酒杯說道:「不要心急,我估摸著你肯定已經跟顧紅請過假了,咱們先喝了這杯酒,我就要出王炸了。」

李新年端起酒杯就幹了,然後瞪著余小曼,等著她出王炸。

余小曼又淺淺抿了一口,不慌不忙地說道:「其實,我的孩子不是那次在別墅的時候懷上的,當然,跟那次出台有關係。」

李新年心裡哼了一聲,心想,可能又開始編故事了,倒要看看這賊婆娘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能編出什麼精彩的故事。

余小曼見李新年不出聲,問道:「難道你真的一點都沒有猜到那三個男人的身份?」

李新年楞了一下,說道:「我應該猜到了一個。」

「哪一個?」余小曼問道。

李新年氣哼哼地說道:「現在是我問你呢。」

余小曼嗔道:「哎吆,你如果這麼兇巴巴的審訊我的話,我還不說了呢。」

李新年急忙說道:「我問過如蘭了,她當年把童莉介紹到毛竹園的是市公安局的一個人,這個人是潘鳳的朋友。

我去年出事的時候,如蘭曾經讓顧雪去找市局一個名叫趙卓的人幫忙,再聯繫到當年在別墅的三個男人有一個名叫卓哥,我猜測童莉的這個情夫多半就是趙卓。

而童莉這些年生意做的這麼大,多半也跟趙卓有關,實際上童莉剛開始也不清楚別墅那三個男人的身份,應該是後來成了趙卓的情人之後才知道的。」

余小曼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然後緩緩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李新年疑惑道:「怎麼?難道我猜錯了?」

余小曼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不去當警察都可惜了,猜的一點沒錯,童莉的情夫就是趙卓,就是當年那個卓哥,但我也是後來才知道。」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不錯,我知道你當時應該確實不知道那三個男人的身份,但後來有了孩子之後,肯定會去找琴姐打聽。」

余小曼說道:「又讓你才對了,但不是在有了孩子之後,而是離開別墅沒過多少天,我突然知道其中一個男人是幹什麼的了。

我忽然覺得跟這個男人不應該就這麼結束了,而是應該跟這個男人進一步發展點關係,所以,我就找琴姐幫我又拉了一次皮條。」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會兒,驚訝道:「這麼說這個男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了。」

余小曼點點頭,說道:「我對權沒興趣,我只對錢有興趣。」

「這個男人究竟是誰?」李新年有點急迫地問道。

。 安誠:@胡頌我妹妹什麼時候是你妹妹了?還有,不準打我妹妹的注意。

胡頌:冤枉啊!大哥,咱們不是說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認的妹妹,也就是我認的妹妹,再說了,我有女朋友。

安誠:別亂認,那只是我和你大嫂的妹妹。

胡頌:靠,大哥,這就不仗義了啊!

謝臨斌:大哥什麼時候帶嫂子出來見一面?

謝臨斌:等得花兒都謝了.ing

安誠:等著吧!

謝臨斌:好嘞!我這就滾回去等著。

胡頌:@謝臨斌老七啊!最近怎麼沒看到你去相親?難道是叔叔阿姨放棄你了?

謝臨斌:滾

老大哥:別吵了,我們哥幾個哪天有時間約出來聚聚?啤酒擼串來不來?

胡頌:+1

安誠:+1

——

一根藤上八個娃的群里最終以約定擼串結束了今夜話談。

男人們的快了很簡單,一頓擼串不夠?那就加兩頓燒烤啤酒。

黃金假日周四上午,葉靈坐在椅子上給李歡姐削個蘋果吃,一條長長的蘋果皮落在桌上,一直到手裡的蘋果脫掉了外衣,整條蘋果皮沒有斷掉,保持了下來。

「喲呵!神技啊!」李歡接過蘋果吐槽,沒想到小室友還有點強迫症,削蘋果皮不能斷。

「那當然。」葉靈抬頭,一臉傲嬌,整整齊齊削完,下一個步驟就是把蘋果皮收拾放進垃圾桶里,再去把小刀清洗乾淨。

「葉靈,今晚你同學是不是邀請你去她家?等下午你就回家,去姐衣櫃里挑一件好看的裙子,對了,人家爸爸過生日,你不要空手去,我讓誠哥買了釣魚竿,上次和他們聊天,發現挺喜歡釣魚的。」

李歡嘮叨著,半天沒等到人回答,她看向葉靈,只見小室友抿著嘴巴,一副我只想陪著你,不願意去的表情。

「你姐已經沒事了,再過兩天就能出院,晚上不需要你陪,而且安誠說過10點就會來醫院,有人照顧我,你聽話。」

葉靈眉尖蹙著,李歡姐總是能掐著她的任督二脈,讓人想要反駁都沒法反駁,無奈,只好點點頭。

晚上六點,葉靈在小區門口等著唐綿綿家裡的司機開車來接,她這裡是最後一站。

宋柔:我們馬上到了,葉靈你再等一會兒。

葉靈:好,我知道。

唐綿綿:你們快點來啊,我都等不及了。

寧榮:。

唐綿綿:老三,你這個句話是什麼意思?

寧榮:等

唐綿綿:……

四大美女群,是她們四個人的群,群名就叫四大美女,原本唐綿綿還想取古今中外四大美人這個名字,最後被寧榮宋柔拒絕了。

一輛黑色車從遠處驅使過來,停在了街道邊上,車窗被搖下,露出宋柔的臉,向著葉靈揮了揮手。

這是七天小長假,三人第一次相聚。

宋柔和寧榮都坐了後座,葉靈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觀察了幾秒鐘,宋柔穿了一件白色到膝蓋的連衣裙,寧柔是一件貼身的水藍色短裙,葉靈自己穿了一件粉色長款的花邊裙,都非常樸素卻又很平常的穿扮。

三人腳下都沒有穿高跟鞋,搭配的是平底鞋。

對於這一點,葉靈嘴角向上揚了揚,心有靈犀,挺好。

唐家司機開車很穩,半個小時后,停在了唐家別墅群里包含的停車位中。

葉靈直接在四大美女群里發言。

葉靈:我們到了。

群里還沒有人回復,可她們三人聽到了唐綿綿的喊聲。

「我在這裡!」唐綿綿一手拿著手機,另外一隻手高舉起來揮舞,高聲歡呼。

葉靈三人看到了,提著自己手裡的東西,朝著唐綿綿那裡走去。

這一路上,因為司機的講述,她們三對唐綿綿家裡多有錢算是有了大概的概念,這塊地方將近五棟別墅,都是唐綿綿家的,光是唐綿綿自己,就擁有一棟獨立的別墅。

「我跟你們說,我爸這次弄得聚會是海鮮主題,全都是從海城那邊,專門用飛機運過來的新鮮海味,味道特別好,我還讓人做了一些各種口味的蛋糕,還有果汁飲料酒,請了調酒師來。你們今天想吃什麼,隨便吃,我請客。」

伴隨著唐綿綿誇下海口,寧榮直接拆台:「今天不是你爸的聚會嗎?算是叔叔在請客。」

唐綿綿:……

寢室里四人,除了唐綿綿,其他三人都是甜口,用葉靈的話來說,每天早晨吃一口甜的東西,能擁有一天的好心情。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謝謝叔叔請客。」葉靈一臉笑容,繼續調侃唐綿綿。

宋柔也接上:「叔叔不容易,替我們謝謝你爸爸知道嗎。」

唐綿綿氣成了河豚,兩邊臉頰鼓鼓的,兇巴巴道:「知道了!」

剩下三人笑出了聲。

四人走進了別墅里,這棟別墅是別墅群里最大的,也是沒有人居住,專門用來舉辦大型宴會、聚會,家庭聚餐等等。

客廳的空間非常大,整齊的擺放著長條形桌子,上面鋪著淺黃色桌布,擺放著各色飲料,蛋糕,不停的有人穿著統一服裝,從廚房那裡端出各色海鮮,有那比盤還大的螃蟹,也有切成一片一片的刺身,各種做法,燒烤,鹽焗,等等。

別墅裡面最多的還是人。

各種各樣,各式各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你能發現有本市的企業家,什麼董事長,執行官,也有各大家族的小輩,還有應邀來參加的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們的穿著也是層次不齊,有的是一身西裝,有的是一身潮牌,有的是一身奢侈品,有的則是一身定製品牌。

宋柔進來后,偶爾會盯著自己比較喜歡的衣服和穿戴的首飾看幾秒,她喜歡設計,也對自己的未來做好了計劃,已經在一步一步向前進行。

葉靈對四周是什麼人,穿著什麼,一點都不感興趣,從她進來起,心思就被漂亮的架子上,一排排一塊塊精美的小蛋糕,甜美的味道在空氣中發酵,對一個吃貨來說,這是多大的誘惑。

寧榮依舊一副冷淡的神態,四周的一切,都不能入了她的眼,仿若九玄天上的仙子,清冷得可怕。 第3047章銀色甲蟲

由於是三方聯合,在指揮上面必然有些問題,而且一但攻下了巨城,利益的分配也會是一件很頭痛的事情,一個處理不當很有可能就會形成一場新的內訌!

所以,三方在就這個指揮和分配上還在進行最後的商榷,畢竟誰也不想吃虧,更不像被人指揮。

最後,三方決定,各自為戰,但是需要守望相助,不能落井下石更不能見死不救!

利益的分配這是按照誰殺的歸誰的原則,於是大戰就這樣悄然揭開帷幕。

浩浩蕩蕩的人族大軍攻向巨城,按照之前的約定,實力最強的姬家處在正門,硬抗異獸大軍的主力,戰神軍團和童家分守左右兩翼。

三方聯軍以三角陣型緩緩推進,一時間,血與火的廝殺,生與死的弦樂便響徹這方天地。

姬行清帶了十幾位族老衝進異獸群中,將異獸的陣型打散,為身後的族人分攤壓力。

只是,銀髮異靈顯然是注意到了他,當即權杖揮舞,異獸大軍頓時沖向姬行清,死死的將他纏住。

其他兩家也是如此,分出強者硬扛住異獸的第一輪沖勢,然後便碰撞在一起廝殺。

從始至終,銀髮異靈除了先前指揮的時候動彈了一下,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個多餘的動作,只是站在巨城之上,淡漠的看着眼前廝殺的一幕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林天成也摸不透銀髮異靈在想什麼,於是也就按兵不動,等著銀髮異靈下一個舉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