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幾個,去堵住艙門,不要讓外面那些人進來。”黑衣人頭領又指着另幾個黑衣人命令道。

黑衣人頭領的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進入控制室戰鬥的黑衣人已經奪下了半個控制室,而已經趕到進入星船的援軍此時也在艾瑪、方銘的帶領下和負責攔截的黑衣人戰到了一處。

迫不及待的進入控制室,黑衣人頭領一見到多倫多,立刻感覺這次的行動值得了。指着多倫多很聲說道:“多倫多啊多倫多,你也有今天!”

“你是誰?”多倫多聞言皺眉問道。

“哼哼哼……原來你已經不記得我了。也是,像我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當然不會放在眼裏。不過,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我了,我要你,要你的學院,爲當年對我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

“你到底是誰?”多倫多不耐煩的問道。

“哼,學院西北角,生物研究實驗室。”黑衣人頭領冷聲說出了兩個地點。多倫多立刻臉色大變,失聲叫道:“竟然是你?你,你當年不是已經死了嗎?”

“哈哈哈……你當然希望我死,不過很遺憾,我依然還活得好好的,並且我還要遺憾的告訴你,我不僅沒有死,當年的研究,現在已經有了成果。”

“……你這個邪魔歪道,當年你打着生物研究的名義誘使學院內的學生協助你進行人體試驗,結果害死了上百條人命,現在你既然又出現在我面前,那我說不得就要再除魔衛道一次了。”多倫多憤怒的瞪着黑衣人頭領說道。

“成就的腳下,都是累累的白骨。爲了我偉大的研究,上百個無知學生的性命算什麼?”黑衣人頭領死不悔改的叫囂道。

“你去死!”一旁的孟賁忍無可忍的揮劍對黑衣人頭領發出一道劍芒。黑衣人頭領不躲不避,旁邊的一名黑衣人挺身而出,接住了那道劍芒,只在身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這些都是什麼鬼東西?”孟賁驚訝的叫道。

“呵呵……這是我在逃亡的時候偶爾發現的好東西。”黑衣人頭領得意的拍了拍身邊黑衣人的胳膊說道。

回答完孟賁的問題,黑衣人頭領看着多倫多恨聲說道:“多倫多,你已經安排好後事了嗎?”

“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黑衣人頭領冷笑一聲,伸出雙手對準多倫多說道。

綠色的光芒在黑衣人頭領的雙手開始匯聚,多倫多見狀問道:“這就是你這些年來的成果?”

“不錯,這光名爲裁決之光,只要有私心的人被擊中,那他就必死無疑。”話音剛落,一道黑影直撲黑衣人頭領而來。黑衣人頭領冷笑一聲,手中綠光大盛,一個綠色的光球迎面飛向撲過來的孟賁。

孟賁不以爲意,揮劍就想將光球劈碎,不料身後傳來火焰貂急促的叫聲,“不要碰那個玩意,快閃開!”

而這個時候孟賁已經來不及做出躲避動作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要被綠光球擊中。也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飛撲過來,一把將孟賁推開,孟賁一見,是寧平,頓時駭得眼角迸裂,而還沒等他心裏的懊悔升起,又一道身影擋在了寧平的前面,綠光球直接打在了那道身影的身上。

“哈哈哈……爆吧,爆吧,砰的一聲,心脈爆裂。”黑衣人頭領大笑着叫道。

接下綠光球的韓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形似瘋癲的黑衣人頭領,原本他以爲這個綠光球打在身上一定很疼,但是,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韓宇,你沒事吧?”寧平在一旁擔心的問道。

“沒事。”韓宇聞言搖頭答道。

“這是怎麼回事?”不遠處的多倫多低聲問火焰貂道。

就聽火焰貂沉聲答道:“先前提醒孟賁不要接觸綠光,那是因爲我想起了在妖獸世界中的一種妖獸,裁決獸。那是種數量稀少,擁有可愛外表,和兔子差不多大的妖獸。它們的攻擊方式就是剛纔那個黑衣人嘴裏所說的那種效果。”

“那現在……”多倫多聞言指了指還被綠光包裹的韓宇問道。

“只要有私心,就會被那道綠光所傷,韓宇能夠沒死,只能說明他的心靈乾淨,至少到目前爲止,他還沒有屬於自己的私心。”彷彿就是爲了印證火焰貂的話一樣,包裹着韓宇的綠光發出一聲輕響,消失在空氣中。

這個結果在讓寧平鬆了口氣的同時,也讓黑衣人頭領感到無法接受。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黑衣人頭領彷彿見了鬼一樣的大叫大嚷道。

“去死!”就在黑衣人頭領大叫大嚷的時候,潛行到黑衣人頭領身邊的高志突然大喝一聲,躍起對準黑衣人頭領的腦袋就是一刀。黑衣人頭領原本準備了兩分裁決之光,剛纔給了韓宇一發,還有一發留中未發,見高志襲來,立刻下意識的將手中一發衝高志扔了過去。

可惜高志沒有聽到剛纔多倫多和火焰貂交談,不知道綠光的厲害,在他眼中,既然這道綠光沒有把韓宇這個學院的學生怎麼樣,那同樣,自己就算被打中,那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是,這人跟人,是不同的。半空中的高志突然就感到心口一疼,兩眼一黑,意志在一瞬間開始模糊。

“撲通~”高志落在了地上,黑衣人頭領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連忙上前一探高志的鼻息,死了。

“我的成果沒有白費,只能說,那個人是個怪物!”黑衣人頭領惡狠狠的盯着對面的韓宇,自己安慰自己道。

不過出現了韓宇這個另類的傢伙,黑衣人頭領也不敢再託大,自己的能力有了一個可以剋制自己的因素,而自身的實力又不強,這個時候,黑衣人頭領的心裏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而因爲高志的死亡,多倫多等人也有些投鼠忌器。

……

黑衣人頭領跑了,不過在跑之前,黑衣人頭領放下了狠話,一個星期以後,他會帶着自己的幫手前往斯古爾星,一舉搗毀他痛恨的斯古爾星。

對於黑衣人頭領臨走前的話,多倫多等人沒有一個把它當成這只是失敗者逃跑前的狠話。原因就是黑衣人頭領的能力太變態。像高志這樣的學院高手竟然連施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幹掉了。

當然,多倫多等人這次行動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幹掉了一批黑衣人,還逼着黑衣人頭領扔下了約戰這樣的話,剩下的一個星期裏,就該是衆人專心備戰的時間了。

“多倫多,你是不是該跟我們好好說說那個黑衣人頭領的來歷?”在返回斯古爾星的途中,艾瑪當着衆人的面對多倫多說道。

多倫多聞言苦笑一聲,答道:“其實那個兇手的來歷,我一提你們就知道是誰了。先前我們調查的方向錯了,只把目光放在了學生的身上,忽視了那些離開斯古爾星的老師。你們還記得,十年之前,斯古爾星出現的那個食人老師嗎?”

“是那個惡魔?”艾瑪驚呼出聲。十年前的那件事,差點讓斯古爾學院的校譽毀於一旦,好在當時學院方面處置及時才得以保住。不過,那個惡魔老師不是說當時已經死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了?

艾瑪將這個疑問說了出來,就聽多倫多說道:“當時他的確葬身火海,但是在事後清理的時候,卻並沒有發現那個傢伙的屍體。當時還以爲是被大火燒沒了,現在看來,他應該是在進行他的研究之前就料到了可能會出現那種後果,所以早早的就給自己留好了出路,放火自焚應該只是爲了矇蔽我們的視線。”

“老師,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坐在角落的寧平低聲問一旁的孟賁道。

孟賁聞言打開了話匣子:“這件事就說來話長了,不過距離回到斯古爾星還有段時間,我就跟你們講講好了。” 四十年前的斯古爾星

作爲聯盟內最有名的學術星球,無論是規模還是教學質量,那都是一流的。同時在教導學生的同時,大多數導師都擁有專屬自己的研究項目,不過在這衆多的研究項目中,所有研究者都必須遵守一個準則,不允許使用活人進行研究實驗。

在學院西北角,一棟老式的教學樓內,一名穿着整齊,連頭髮都一絲不亂的老師正在和幾名女學生說話。

二十多歲的年紀,幽默風趣的談吐,再加上又是班裏的班主任,不免就會引來一些女學生的愛慕。

“老師,今天是情人節,這是我送給你的。”一名女生在同伴的鼓勵下,紅着臉遞給老師一盒巧克力。

“謝謝。” 重生之寒錦 老師微笑着接過巧克力,笑着說道:“既然你送給了我巧克力,那我就帶你參觀一下我的實驗室好了。”

“真的?”女生驚喜的問道。

“當然。”說着話,老師上前牽着女生的手,向着自己的研究室走去。剩下的女生見狀也識趣的結伴離去,將時間留給了那個女生和老師。

“老師,你是在做什麼研究啊?”女生羞紅着臉在路上問老師道。

“哦,我在進行一項祕密研究。超能力你知道的,但是如何讓人擁有超能力呢?我正在研究的就是這個,如何讓普通人成爲超能力者?”

“……老師,真的有讓普通人成爲超能力者的方法嗎?”女生吃驚的問道。她自己就是一個超級超能力迷,總是幻想着自己可以擁有超能力,但是進過超能力者的測試以後,她已經被明確告知,她不擁有成爲超能力者的資質。這個結果並沒有讓女生死心,現在猛地聽到自己愛慕的老師竟然是在研究這個,不由感興趣的問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不過,現在我的理論依據雖然已經很充分,但是卻找不到願意實踐的人?畢竟學院內有規定,禁止進行一切有關活人的研究實驗。”老師一臉爲難的答道。

女生聽後沉默了片刻,開口對老師說道:“老師,我願意幫你。成爲一名超能力者一直是我的夢想,老師,讓我成爲你的實驗品吧。”

“……好吧。”老師看着女生一臉認真的樣子,勉強的答應道。

……

女生死了。死在了實驗中。

“不,不可能,我的研究怎麼可能會失敗?是實驗品不合格,對,一定是這樣的。”實驗失敗的老師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道。

……

自那開始,陸陸續續,斯古爾星開始出現學生失蹤。由於學院太多,學生太多,一開始,幾名學生的失蹤根本就引不起學院方面的重視,直到有一天,學院的巡邏隊在一次夜間巡邏的時候,發現有野狗正在抱着一個人腦袋啃,這才引起了學院的注意。

那個被啃的人腦袋正是被列入失蹤名單的人。 極品腹黑未婚夫 這個消息被證實之後,整個斯古爾星沸騰了,一時間人人自危。藉助狗的幫忙,學院警衛隊又陸陸續續挖到了百餘顆人頭,而且,每一顆人頭,都是女性。

出了這檔子事,學院已經無法再將這件事壓下去了,原本在暗中進行的調查工作也擺在了明面上,當時的多倫多還不是院長,只是一個研究組的組長,擔任院長的是他的父親。

多倫多臨危受命,擔任了調查組的組長,發誓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兇手,還學院一個安寧。

不斷的調查走訪之後,多倫多發現了一點線索,或者說是這百餘顆人頭的主人在生前都接觸過一個人,學院生物研究實驗室的負責人,費舍爾。

二十三歲的費舍爾來自一個已經沒落的貴族家庭,家族上下也只有他一個人還活在世上,至於親戚也是一個沒有。他可以說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

但是也不知爲什麼,這個費舍爾很有女人緣。或者說,他很得女生緣。但凡是他教過的女生,總有幾個被他吸引。但是他在生活上卻很檢點,從來沒有傳出過什麼緋聞。這樣一個人,讓多倫多不敢小視。

如果費舍爾真的就像調查所說的那樣,那可以說他是個完美的人,但如果不是,那隻能說他是個十分奸詐,擅於僞裝的人。

就在多倫多有些無法判斷的時候,一個新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新的消息說,費舍爾曾經在情人節收過女生的巧克力以後邀請那名女生進入他的實驗室,接着三天以後,那名女生在上課的時候死在了教室裏,死因不明。而更讓多倫多感到精神一振的就是,在那名女生死後沒多久,學院便開始出現人員失蹤的現象,並且失蹤的人都是容貌姣好,身世普通的女學生。

“多倫多,你怎麼就盯上那個費舍爾了?”擔任助手的艾瑪不解的問道。

“因爲我覺得那傢伙可疑。”多倫多一邊回答一邊收拾工具,準備等夜裏去探探位於學院西北角的生物研究實驗室的虛實。

夜幕降臨,藉着黑暗的掩護,多倫多來到了目標所在。漆黑的大樓只有一樓的一個實驗室內亮着燈。因爲這一塊屬於老校區,所以基本上只要入夜,這附近就再也不會有人出現。

多倫多貓着腰,悄悄的靠近了亮着燈的實驗室。沒人!環顧了一下四周,多倫多沒有發現費舍爾的蹤影。不過在來的路上多倫多已經調查清楚了,一般這個時候,費舍爾應該是在實驗室內進行試驗纔對,怎麼會沒有人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多倫多推門進了實驗室。試驗檯上的試驗器具全部擺放的整整齊齊,沒有絲毫被人動過的跡象。費舍爾哪裏去了?

帶着疑問,多倫多開始調查實驗室,因爲是在一樓,多倫多在調查實驗室的時候,便把重點放在了察看這個實驗室裏是否有暗門機關的存在。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一番查找之後,多倫多還真的發現了一個暗門。輕輕的推開暗門,多倫多經過一段往下走的階梯,就聽到階梯下面不遠處,傳來一陣陣男女說話的聲音。

“費舍爾,沒想到你膽子真是不小,竟然會想到用這種食物來招待我們。”一個嬌媚的女人聲音傳來。緊跟着多倫多就聽到了費舍爾的回答:“哪裏,這種東西第一次吃的時候還有點噁心,不過吃的多了,也就沒有了那一點心理障礙,仔細品嚐以後我才發現,這種食物真可以說是人間第一美味。”

多倫多很好奇,不由向下走了幾步,發現聲音傳來的地方就在不遠處一個階梯的拐角,那裏是塊空地,而空地上,蓋着一座房屋,聲音就是從屋子裏傳出來的。

離房屋越近,一股血腥味就越濃烈,多倫多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窗邊,悄悄的露了一個頭往屋裏一看,屋裏的景象頓時就讓多倫多震驚了。

在一張長桌上,包括費舍爾在內的四個人正在吃着各自眼前盤中的美食聊着天。而擺在長桌正中的美食,就是一具已經被開膛破肚的年輕女人。

多倫多猛地捂住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音,眼睛一瞄,發現了被扔在牆邊的一堆衣物,那是斯古爾學院學生的校服。

屋子裏的宴會還在繼續,而多倫多卻再也沒有了看上一眼的興趣,緊緊的捂着嘴,貓着腰,一步步退出了暗室。一到外面,多倫多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實驗室,跑到了外面就開始大吐特吐。而就在多倫多吐得暢快淋漓的時候,突然有人伸手拍了一下多倫多的肩膀。多倫多差點把魂嚇飛,毫不猶豫的朝身後就是一拳。

“哎喲~”身後傳來一聲疼叫。多倫多不由一愣,聽聲音好像在哪聽過,連忙回頭一看,不由傻眼了,訕訕的問道:“爸,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捂着左眼的斯古爾學院院長沒好氣的答道:“少廢話,你怎麼回事?不是說你去調查那個費舍爾了嗎?你看到了什麼?把你嚇成這樣?”

“爸,你帶來了幾個人?”多倫多聞言問道。

“艾瑪說你一個人來的,所以我就是過來看看。怎麼了?”

“……回去再說。”

多倫多不由分說的拉着自己的父親離開了這棟老校舍。回到院長辦公室以後,將自己的發現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自己的父親。

對於多倫多的話,院長當然是深信不疑。當下立刻就準備調人抓人。可惜還是晚了一步,當院長帶着人趕到的時候,除了費舍爾還在老校舍內,那幾個費舍爾的客人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費舍爾被追到了一間實驗室內。他反鎖了大門,將房間內灑滿了易燃物,揚言只要有人敢進來,他就跟來人同歸於盡。

“費舍爾,你逃不掉了。”多倫多隔着大門衝實驗室內的費舍爾喊道。

“哼,就算是死,你們也別想抓住我。 我的吸血鬼先生 爲什麼?你們爲什麼要阻止我的研究?”費舍爾突然聲嘶力竭的衝外面吼道。

“研究人肉怎麼做纔好吃難道也是你的研究嗎?”多倫多憤怒的問道。

“不吃了她們,我怎麼處理她們啊?”費舍爾有些委屈的答道。

“……燒死這個瘋子。”多倫多的父親鐵青着臉,咬牙切齒的下令道。 “啊!”黑衣人頭領,費舍爾猛地從睡夢中驚醒。在夢中,自己就彷彿是一個旁觀者一樣,靜靜的看着自己從斯古爾學院的老師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起身衝了個涼,煩躁的心情總算是稍微緩解了一點,費舍爾問正在架勢星船的黑衣人道:“還有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

屏幕上顯示了答案。

五分鐘後,費舍爾到達了目的地。因爲襲擊的失敗,費舍爾沒有再回自己的基地,而是一路狂奔,來到了天女流星帶中央的一顆大型星石附近。

進入了這顆大型星石內部,費舍爾見到了自己要見的人。

“你現在不用說話,我知道你的來意,等一會。等火鼠和枯樹來了以後,我們再說事。”坐在主位的女人擺手制止剛要開口說話的費舍爾道。

對於這個女人,費舍爾還是心存感激的,當年就是她將自己從火海里救了出來,對費舍爾有救命之恩。

靜靜地等待了一會,費舍爾就聽外面傳來一陣沉悶的腳步聲,一個大嗓門在外嚷嚷道:“費小子來了嗎?早就等着那小子和斯古爾星那幫傢伙翻臉,今天總算是讓我等到了。”話音剛落,一個滿臉絡腮鬍,右眼還帶着一個眼罩的黑臉大漢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

“枯樹,你的屁話少放點。你真的已經做好準備了嗎?”坐在首位的女人不滿的問道。

之前還一臉囂張樣的黑臉大漢一見到那個女人,立馬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兩肩一塌,討好的說道:“貓女老大,小弟早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我就擔心火鼠那小子到時候會拖我們的後腿。”

“枯樹!你這個傻大個,不知道背後說人壞話是要生孩子沒屁眼的嗎?”一聲怒喝從門外傳來,一名身材瘦小,長得獐頭鼠目的傢伙氣沖沖的走了進來。瞪了枯樹一眼後對貓女說道:“老大,你別聽枯樹這個傻大個瞎掰活,我的人已經準備完畢,隨時可以開戰。”

“你們可要想清楚,這回我們的對手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斯古爾星。要是不願意,先前提出來,我還不會怪你們。不過,要是等已經開戰了還有誰打退堂鼓,那到時候你們可就不要怪我翻臉,不講平日的情義。”貓女眯着眼對枯樹和火鼠說道。

“老大你放心,這裏的幾個人,個個都看斯古爾星不順眼,更何況費小子還跟斯古爾星有仇,敢跟我們四大惡人作對,就是天王老子,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枯樹拍着胸脯對貓女說道。

“好,有志氣,那等到開戰的時候就由你來負責打頭陣吧。”貓女點頭讚道。

“是,請老大放心,我枯樹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枯樹大聲說道。

一旁的火鼠見狀輕咳一聲,對其他三人說道:“既然我們決定這次和斯古爾星真刀真槍的幹,那還是需要商量一個章程出來的,一味的蠻幹,可不是好事。我們是去殺人放火,不是去送死。”

枯樹剛想要開口嘲笑火鼠膽小,不過還沒等他開口,貓女就點頭贊同道:“不錯,火鼠說得對。火鼠,你的腦子最好使,你有什麼計劃不如現在就說出來,不要藏着掖着的。”

“呵呵……老大,辦法是大家一起想出來的。我只是提個建議,具體怎麼來,還要大家一起商量商量。”火鼠聞言連忙謙虛的說道。

重生之貴女嫡謀 “切~我說火鼠,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虛僞?有什麼法子就趕緊說出來,你又沒有得便祕,怎麼說話總是一節一節的?”

“你……”火鼠被枯樹的話氣得臉色發紅,手指着枯樹說不出話來。

“好啦,你們兩個別掐了,怎麼每次大家一聚到一起你們兩個就鬥嘴?還商不商量事情了?”貓女沉着臉對火鼠和枯樹說道。

被訓的火鼠和枯樹立刻老實了下來。看到火鼠和枯樹服軟,貓女又對一直沒有說話的費舍爾說道:“費舍爾,你有什麼計劃沒有?”

“我在襲擊失敗的時候曾經對那些人說過,一個星期以後會帶人血洗斯古爾學院。”費舍爾低聲說道。

“唔……一個星期,也就是說留給我們準備的時間並不多,費小子,你當時怎麼不多說幾天呢?”火鼠摸着自己的山羊鬍有些埋怨費舍爾道。

“咦?火鼠,你剛纔不是說你的手下都已經準備完畢,隨時可以作戰嗎?怎麼現在又不行了?”枯樹故作驚訝的問道。

火鼠聞言白了枯樹一眼,不屑的說道:“蠢貨,你以爲我的人跟你這個傻大憨粗一樣嗎?只知道抱着自己的武器一個勁的衝鋒,不是砍死敵人,就是被敵人砍死?我說的準備是派人去斯古爾星充當內應。”

“有什麼好派的?不就是一幫學生和老師嗎?直接打過去不就結了。”枯樹滿不在乎的答道。

“嘿……你行啊。既然你這麼說,那就麻煩枯樹大人你帶着你的小弟去吧。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被你口中的那些學生和老師幹掉的。”

“你……”這回輪到枯樹被火鼠氣道了。

“夠了!你們兩個都拿老孃的話當放屁了嗎?”貓女拍着桌子吼道。

“我不敢。”火鼠和枯樹幾乎異口同聲的答道。

四大惡人,除了貓女和費舍爾分別是老大和老四外,火鼠和枯樹一直在爭誰是老二,誰是老三。讓貓女當老大,他們倆心服,但是讓對方在名次上壓自己一頭,他們不能忍。

有些頭疼的看了看火鼠和枯樹,貓女乾脆說道:“既然大家不能在一起行動,那就分開來,每個人負責一個方向,我們四個人一共進攻斯古爾星,到時候得到的戰利品,誰搶到就歸誰。”

“老大英明。”火鼠和枯樹又一次異口同聲的答道。

這次會議到頭來和先前的會議一樣,最後還是不歡而散。不過好在事情已經商定,四人約定,一個星期以後,四大惡人全數出動,血洗斯古爾星。

雖說商議結果出來了,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這在從四大惡人選擇的主攻方向上就可以看出來。

四大惡人之首,貓女,她選擇了斯古爾星的東面,因爲那一帶是學院進行各項研究集中的地帶。作爲老大,貓女很清楚自己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絕對不是單單依靠自己是女人這個先天條件就可以做到的。只有不斷的強大自身的力量,她才能壓住火鼠和枯樹不造反。至於費舍爾,貓女卻不怎麼擔心。倒不是因爲當初費舍爾是自己救的,而是因爲費舍爾不知道從哪裏找到了上百個黑衣人做手下以後就不再招攬人,不想火鼠和枯樹只要能招到人,那就死命的招人。這些黑衣人雖強,但是卻因爲數量不多而不會影響到她在四大惡人裏的地位,貓女對費舍爾很放心。

南面則被火鼠挑中,貪財的他之所以選中南面,就是因爲這裏是斯古爾星上的商業集中區,一旦得手,火鼠就又有了大量的金錢可以招兵買馬。

和貪財的火鼠不同,枯樹選擇了西面,那是學生的住宿區。選擇這一面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因爲這裏住的人多,而且漂亮的女學生也有不少,是嗜殺好色的枯樹最佳的選擇。只不過也不知是枯樹自己沒注意到還是火鼠等人不想提醒他,這個時候的斯古爾學院正在放假,西面居住的人口還沒有北面的老師住宿區的人多。

不過這樣一來,費舍爾也能得償所願了。雖然他的目的就是毀掉斯古爾星,但是如果能有機會親手報仇,費舍爾還是不想拒絕的。

各自的進攻方向決定了下來,各自的進攻時間也跟着定了下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等待了。費舍爾很輕鬆,只有不足一百的黑衣人手下,沒什麼需要準備的。也正是因爲人少的緣故,費舍爾的進攻時間被安排在最後,先由枯樹從西面開始進攻,吸引了對方的注意以後,再由火鼠開始進攻,跟在是貓女,最後是費舍爾。對於這個安排,費舍爾沒有意見,枯樹和火鼠同樣也沒意見。

回到了自己的星船上,爲了避免自己的祕密基地被發現,費舍爾已經和貓女說好,暫時就留在貓女的基地裏。看着星船外正在港口忙忙碌碌的人們,費舍爾突然覺得等到這次戰鬥以後,自己也應該開始招兵買馬才行。光靠自己手裏的黑衣人,終究是成不了事的。

費舍爾下定了決心,正在返回自己基地的火鼠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頭腦越聰明的人,野心往往也越大,隨着時間的推移,火鼠已經對貓女失去了興趣,也越來越無法忍受自己一直被一個女人壓上一頭。要不是現在貓女的勢力強過自己,而枯樹那個傻缺又一直支持貓女,他火鼠恐怕早就另起爐竈。不過現在總算是有了一個機會,可以徹底擺脫貓女的機會。想到這裏,火鼠停下筆,將剛剛寫好的信交給了一直等在一邊的心腹。 回到斯古爾星,多倫多立刻將學院內最有威望,又或者說是說話最管用的十三個人給找了來。向他們宣佈了四十年前食人老師費舍爾即將報復斯古爾星這件事。對於四十年前發生的事情,在場衆人基本上都知道。現在明白先前襲擊學院星船的傢伙是費舍爾,反而心裏鬆了口氣。

精靈寶寶:媽咪回家吧 不怕對手強大,只要知道對手是誰就可以了。斯古爾學院自在斯古爾星成立以來,所經歷的風雨數不勝數,斯古爾星人什麼時候又怕過什麼?

見到衆人聽到消息以後面無懼色,多倫多的心裏不免也感到欣慰。不過該說的情況還是需要說清楚。

高志的屍體擺在了衆人的面前,和先前遇難師生的死狀相同,尤其是聽到高志的死竟然是那個費舍爾所爲以後,現場衆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多倫多不會在這種事上騙人,那也就是說,那個費舍爾的確掌握了一種讓人感到無比頭疼的能力,至於他是如何得到這種能力的……還是先想辦法打贏對方再說吧。但凡是人都有私心,像韓宇那種異類畢竟只是少數。不過好在斯古爾星現在有一個韓宇,要不然多倫多等人還真的只能對費舍爾感到一籌莫展了。

“總之那個叫韓宇的學生一定要保護好了,他就是我們對付那個費舍爾的殺手鐗。”多倫多爲討論定下了一個基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