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誰是【浮尊殿】的成員?”中年走到秦楓和毛曉東的面前,開口問道。

“我……我是!”秦楓不明所以的站了起來,不知道這個中年想要幹什麼。

中年後退兩步,右手摸着下巴在秦楓的身上打量了很久,嘀咕道:“才SS級巔峯的實力,你確定不是在耍我?”

中年在探索到秦楓的實力後,臉上的興奮瞬間消失,一臉狐疑。

秦楓知道中年臉上的狐疑是輕蔑,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問道:“【浮尊殿】的公會徽章是在我手上拿出來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說服力的麼?”

中年掂了掂手中的黃銅會長,在確定並不是假的之後,將徽章遞到了秦楓的面前,臉上出現了禮貌性的笑容:“我是壕城道師公會的分會長,朱飛天。”

聽到中年的自我介紹,秦楓冷俊不禁,這個名字取得還真是有藝術性啊。

“小薇,上茶!”朱飛天一揮手,示意身後的接待少女工作,轉身對秦楓說道,“不好意思,你並不是我要找的【浮尊殿】成員,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不送!”秦楓擺了擺手,他並不喜歡朱飛天的爲人,覺得跟他多說一句話都是在浪費時間,還不如……

“美女,你叫小薇啊,我叫秦楓,【浮尊殿】的會長啊!”朱飛天一走,秦楓又開始調xi小美女了。

“你就吹吧,【浮尊殿】可是白銀級別的公會,你那個黃銅徽章到處冒充,丟不丟人!”那個叫小薇的少女笑罵道,倒是跟之前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落差。

要說到眼光,小薇可比朱飛天好多了,朱飛天在看到秦楓的實力後,瞬間就把熱情降至冰點,而小薇則是相反,面對壕城道師公會的副會長,秦楓的態度很從容,這並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所以,小薇確定,這個秦楓不簡單,哪怕不是【浮尊殿】的成員,來頭應該也不小。

“剛剛那個胖子說【浮尊殿】是白銀級別的公會,什麼意思?”

“這麼快就不打自招了?你不是說自己的【浮尊殿】的會長麼?怎麼連公會等級制都不知道?”小薇丟了一個白眼過去,解釋道,“工會創建初,都是銅四級別的,也就是黃銅四級,經過完成各種各樣的任務賺取積分升級,當升到銅一級別,並且滿積分的時候,就能參加公會晉級任務,如果成功的話,就順理成章變成白銀公會了!”

“那【浮尊殿】現在是什麼級別?”


“銀二吧!”

“銀二?那也不是很牛逼啊!”秦楓喃喃自語,只比初始等級高處一級,在秦楓看來,毛毛雨啦。

“銀二還不牛?你可知道【浮尊殿】創建多久?兩個月啊,兩個月升到銀二級別,已經是新公會首屈一指的存在了!”小薇被秦楓的自言自語徹底打敗了,“現在極道學院的學生畢業最想加入的公會就是【浮尊殿】了!”

秦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暗道錢振華這個副會長還真是盡心盡力啊,雖然秦楓估摸着他是想多吸納一些新生小妹妹。

“那白銀級別之後,應該還有更高的級別吧?”

“那是當然,白銀上面是黃金、白金、鑽石、王者!”

聽到小薇的話,秦楓剛喝進去的一口茶水就噴了出來:“這麼多級別?那王者級別的公會是什麼實力?”

“嗯……”小薇仰着頭想了一下,說道:“差不多普遍是玄境初期吧!”

玄境初期!

現在還未達到半聖的秦楓,完全不知道玄境初期是什麼概念。

一旁的毛曉東雖然由始至終一言不發,但是聽到“玄境初期”這四個字,臉色也是一變,這樣的強者,應該只有破碎大陸纔有吧!

“聽說有人冒充我【浮尊殿】的成員啊,那個不長眼的傢伙給勞資站起來!”就在這個時候,道師公會的大門口,出現了一個分外張揚的少年,一眼看去,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但是表情神態都是囂張到了極點。

“穿過後臺就是公會的後門,你們趁現在快走!”看到這個少年,小薇的臉色一變,對着秦楓說道,“那人是壕城【浮尊殿】的分會長,實力很強,要是讓他知道你們冒充【浮尊殿】的成員,結果不堪設想。”

“實力很強?有多強?”

“謠傳已經是半聖巔峯了,而且,這人還是極道學院的應屆畢業生,就算是極道學院,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半聖巔峯?”秦楓眉頭一挑,將茶水一飲而盡,呢喃道,“小薇,誰告訴你我們是冒充的?”

說着,秦楓緩緩起身,緩緩向那個少年走了過去。 吳承載,極道學院應屆畢業生,今年才十九歲,半聖巔峯的實力!

簡單從這三點看來,這人也算是天賦異稟了,當人壕城【浮尊殿】公會的副會長,也算是實至名歸。

見到秦楓走到自己的面前,吳承載眯着雙眼,雙手環胸,一臉輕蔑的看着秦楓,問道:“你就是那個不長眼冒充【浮尊殿】的傢伙?”

“是不是冒充,你怎麼知道?”秦楓一臉隨意,在他看來,吳承載即使是擁有半聖巔峯的實力,但是始終只是極道學院的學生,不像殺手學院這樣經歷過生死大戰。

說簡單了,吳承載在秦楓的眼中,就只是一個價值連城的花瓶。

“哼,小子挺傲,就是你這SS級的實力,不知道經不經得住你的傲氣!”吳承載很不爽秦楓的態度,微微跨出一步,悄無聲息的將一部分氣勢散了出去。

感受到吳承載試探性的威壓,秦楓笑了笑,這點威壓跟畢長老的威壓比起來,簡直就是微弱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學着吳承載的樣子,秦楓也微微跨出了一步,渾身一抖,因爲秦楓擁有半聖的身體素質,配上無妄真氣的特使威壓,一時間竟然能夠和吳承載一分伯仲。


“呵,有點本事!”吳承載感受到了自己的氣勢被秦楓輕而易舉的壓制,心神一蕩,不知爲何身體像是本能的再畏懼秦楓的氣息。

不過,吳承載倒是沒有多想,只是認爲秦楓有什麼祕術。

而一旁觀戰的小薇卻是變了臉色,他是道師公會的的工作人員,自然知道吳承載的氣息爲何在畏懼秦楓的氣息。

“難道他真的是【浮尊殿】的成員?而且,地位還不低,難道……”小薇一想到之前秦楓跟自己說的話,臉色就變得更加震驚了。

吳承載的氣息被秦楓壓制,歸根結底,還是因爲【浮尊殿】的公會徽章,這種只有破碎大陸纔有能源之石,能夠幫助道師修煉。

但是能源之石被做成公會徽章的時候,被編入了等級制度,也就是說,吳承載代表分會長的會長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完完全全的被秦楓會長徽章所壓制。

而秦楓的等級確確實實是比不上吳承載,所以壓制的並不算明顯。

就是這個“不明顯”,讓吳承載幾乎忽視了這一點點的壓制,一個SS級巔峯的道師,怎麼可能是如日中天的【浮尊殿】會長?


眼看着吳承載就要大打出手了,這時候小薇很適時宜的站了出來,冷着小臉說道:“這裏是道師公會,如果想打架的話,請到外面去!”

原本衆人以爲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吳承載看到小薇之後,居然腆着嘴臉靠上前去,一臉諂媚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小薇,今天是你值班啊,我不知道這個情況,不然你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來這裏鬧事的!”

“我會給你膽子來鬧事?”小薇的神情依舊冷漠,對吳承載前後的反差嗤之以鼻。

秦楓不禁莞爾,看向瞬間節操全無的吳承載,心裏不免有點感慨:上樑不正下樑歪啊!

錢振華跟這個吳承載也算是一路貨色了。

殊不知,“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個詞用在秦楓和錢振華身上也說得通啊。

“我不知道秦楓是不是【浮尊殿】的人,但是我知道他身上有【浮尊殿】的徽章,按照道師公會的規定,同工會的成員反目是不被允許的吧?”小薇不鹹不淡的說着,轉過身對着秦楓死命的眨眼。

就算是毛曉東這個旁人都看得出小薇是在護着秦楓,吳承載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雖然心裏不爽,但是礙於小薇在場,吳承載這能強忍着怒意走到秦楓的身旁,一把勾起了秦楓的肩膀,笑道:“你叫秦楓是吧?既然咱們是同一公會的,以後就相親相愛吧!”

秦楓不着邊際的躲開了吳承載的“親熱”,伸手在自己剛纔被吳承載搭過的肩膀上拍了拍,淡淡的說道:“這片大陸已經流行男男戀了麼?”

吳承載被秦楓的言辭舉動氣的不行,但是現在的吳承載,除了強忍也沒有別的辦法,索性也不理會秦楓,走到小薇的面前,問道:“小薇下班有空麼?請你去唱歌啊,KTV這種東西,聽說是華夏大陸那邊的設備,壕城有一家。”

“你的意思是,我平時唱不起?要你請我?”小薇冷聲道,不知道爲什麼,她就是看不慣吳承載的嘴臉。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行啊!”沒等吳承載把話說完,小薇的眼珠一轉,轉身看向秦楓問道:“秦楓,你一會有空吧?一起去吧,你跟承載也算是同一個公會的人,正好趁此機會緩解一下關係!”

秦楓猶豫了一下,臉上不覺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應聲道:“可以啊,曉東也一起吧。”

“切,小子,給你們撿了一個便宜啊,你們知道壕城僅此一家的KTV消費有多麼昂貴麼?只怕你們兩個賺半年都賺不來啊!”吳承載不敢拂逆小薇的決定,只能把氣都撒在了秦楓和毛曉東的身上。

其實KTV這樣的地方,對於秦楓來說,只不過是初中生聚會的地方而已,沒想到在這破碎大陸卻這麼時髦。

“還有一個小時就下班了,我先去換一下工作服,吳承載,你去外面等我們!”小薇生怕自己一轉身吳承載就爲難秦楓,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看着小薇走進更衣室,毛曉東緩緩走到秦楓的身邊,問道:“【浮尊殿】真的是你的?”

“你感覺不像麼?”秦楓笑着問道,哪怕是毛曉東質疑自己,也是應該,畢竟現在【浮尊殿】的成長速度連秦楓自己都驚訝。

“這倒不至於,爲什麼要答應他們去KTV?我可不相信一代殺手統領會喜歡K歌!”

“誰說殺手就不能喜歡唱歌了?”秦楓哈哈一下,在毛曉東的肩膀上拍了一笑,神色複雜的問道:“就剛纔發生的事情,看出什麼了嗎?”

“那個叫小薇的女孩不簡單,而且心機也挺重,至於那個吳承載,愣頭青而已!”

“眼光還算獨到,但你看的還不夠透徹,你今晚就等着看好戲吧?”說着,秦楓向着道師公會的辦公處,找到了負責人。

“先生,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助您的嗎?”

“能否幫我聯繫一下大陸別處的公會成員?”秦楓掏出了公會徽章遞了過去。

“好的,您稍等!”說着,那個負責人將秦楓的徽章印入了一個凹槽,說道:“請您說出你要聯繫的人。”

“錢振華!”

秦楓有點差異道師公會還有這東西?這不就是華夏大陸的電話麼?

不過,還不至於電話這麼方便,畢竟破碎大陸的科技並不像華夏大陸這麼發達,通訊工具還沒有遍佈,這一點,從KTV昂貴的消費就能夠看得出來。


“喂,你誰啊!勞資難得偷一天懶在道師公會喝幾杯都不讓是不是?”不多時,從秦楓的徽章中傳來了錢振華不耐煩的聲音。

“你小子長本事了啊,把我的【浮尊殿】搞成這幅模樣!”秦楓笑着說道,聲音卻是裝着很不爽的樣子。

“呀,秦楓?你是秦楓?你在哪?我現在去找你!”聽到秦楓的聲音,錢振華立刻激動起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些日子,我活的跟狗一樣啊,你快點來吧你這些個女人節奏吧,我好歹也是公會的副會長,現在活的完全沒有尊嚴啊!”

面對錢振華的抱怨,秦楓能夠自動腦補這些畫面,好不容易裝起來的嚴肅語調也維持不下去了:“我在壕城,有時間的話,就過來吧,隨便帶多少人,畢竟,在這裏我要有大動作!”

“大動作?老大,帶我裝逼帶我飛啊!”

“行了,就這樣了,這些天我都在壕城,你早點過來,最好就是……今晚!”秦楓賊兮兮的說道。

也不等那頭錢振華在說什麼,秦楓就掛斷了,抽氣公會徽章,跟那個負責人說了聲謝謝之後,就向道師公會外走去。

看着秦楓的背影,那個負責人的臉色別提有多好看了,他的年紀並不大,對【浮尊殿】的嚮往也跟一般人那麼激烈,而且浮生剛纔通話的另一頭是什麼人,這個負責人自然也是很清楚。

錢振華!

【浮尊殿】的副會長,除了從未露面的會長之外,錢振華可是當之無愧的【浮尊殿】第一人啊。

一想到剛纔秦楓和錢振華說話的語調,那個負責人就感覺到不可思議。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

秦楓走出道師公會,心情大好,原本對燕子還有所顧忌,但是現在得知了【浮尊殿】的狀態,秦楓完全不認爲自己的勢力會輸給燕子。

“七星時代候選人”何懼?連着燕子在內的十幾個半聖強者又如何?

勞資SS級的渣渣照樣虐爆你!

秦楓前腳走出道師公會,小薇後腳便已經換好了工作服從側門走了出來,而正對面,吳承載駕着一輛豪車過來。

臥槽,勞斯萊斯,尼瑪破碎大陸還有這樣的車?難不成連車子都能穿越。

壕城……不會都是土豪呆的城市吧? 吳承載開着一輛勞斯萊斯別提有多囂張了,駕駛技術不算嫺熟的他居然也敢在大馬路上橫衝直撞,衆人差點七魂嚇掉了三魄。

有錢,任性!

在生與死的邊緣掙扎了十分鐘,勞斯萊斯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壕城正中心的KTV場所,這是一個俱樂部形式的娛樂場所,KTV應該也只是其中一個約了項目吧。

衆人才剛下車,就看到了門口圍着一羣人,看上去挺熱鬧的。

“你丫的搞毛線啊,撞了人你還有理了是吧!”從人羣中傳來了一道嬌橫的女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