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給你媳婦兒留些臉面吧。這要多急色才能不去接待賓客直接洞房呢。

喜娘們就再次鬱悶了。這新娘子不講究,這新郎官也不講究,還真是絕配了。你說你不去招待賓客,不去敬酒,你留在這裏就想直接洞房了?

屋子裏的喜娘被曲昊都趕出去了。

拜天地,進洞房,揭了蓋頭曲昊這心纔算是踏實了。 長公主想說的話題,被這麼一問,就更不好意思說了。曲昊看出來了,自己母親這是心裏對自己媳婦兒有抱歉,故此不好說,那就自己這個當丈夫的來說好了。

“清和,我娘想說的是,我們一會兒要去曲府的事情。這幾年來,曲家一直想插手你的產業,一次次的給你遞話,都被娘給攔住了。曲家就好比那水蛭,撐死自己都不知足的東西。而我現在的名字還記在曲家的族譜上,我現在還想趁着離開京都之前,把整個曲家變成我自己的。這前期,我們倆可能要被一些跳樑小醜噁心噁心了。娘是心疼你,你的心思從來不在後宅的爭鬥上。故此,不好意思和你說這件事情呢。”曲昊現在的臉皮那也是歷練出來了。

再說這男人都有個毛病,娶回來了,就覺得抓在自己的手裏了,有些話就不像以前那麼顧忌不敢說出來了。

司徒清和寧可曲昊這麼直接的說。兩口子要是還算計過來算計過去的話,那就真心要累死的節奏了。

曲家嗎?

司徒清和還記得葉芝嫿和曲靈兒呢。

話說曲靈兒今年都十八了吧?和曲昊一樣大,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成親呢。嘖嘖,難道她那小寶貝兒留下來的後遺症真的有那麼的嚴重?

當初被咬中毒的人,就曲靈兒一個人現在有後遺症,這隻能說曲靈兒的體制本身就是敏感體質。

“母親,以後一家人有什麼話還是直接說的好。在君王府,我和我爹也是經常吵鬧不休的。我們倆在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吵一架,感情不會冷淡,反而會更加的親近。畢竟大家都是珍惜感情的人。”司徒清和很感激長公主對她的愛護。

長公主聞言,徹底的放心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這不是昊兒給開了頭了?放心,以後我對你們倆絕度不會藏着掖着的。”長公主這是真心的承諾。

一家三口在說了幾句話之後,曲昊和司徒清和就準備去曲家了。

長公主這邊其實早幾天就已經準備好了兩人去曲家的準備了。

曲昊的意思,打算今天去說清楚,然後等到司徒清和回門之後就會直接住在曲家。

那內裏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的曲家,想要保持曲家剩餘的能力,在儘快的把曲家掌握在自己的手裏,就只能是深入曲家。

就像自己兒子說的,不會有危險,可是能把人給噁心死啊。

司徒清和心目中,司徒府就是一個超級能噁心人的存在了。現在看來,她眼界不夠寬,這世界上,多的是類似於司徒府那種讓你心裏膩味噁心的人和地方呢。

嫁人就這點兒不好。你說你不想去吧,這不切合實際。就好比現代的兒媳婦兒一樣,再不喜歡婆家,你逢年過節的你還能不去?

不去就是自己和自己平靜的日子過不去了。可是去了,又覺得處處看不慣,處處礙眼的,心裏就膩味的不行。

曲昊拉着司徒清和一起上了馬車。

“說對不起什麼的,我覺得你的性格不愛聽。我們都成親了,這以後就是不分彼此的。我現在需要你,你以後也會有什麼事情是非我不可的。可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因爲這種。明天你回門之後,我們就要去曲家了。誰要是敢給你難受,你直接弄死,我都能兜住,你放心的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就好。”曲昊這一番話意思有些混亂。

司徒清和心說,這孩子還真是敏銳呢。這是看透了她愛自己比愛他多一些?

有一種男女立場對調的感覺,好似自己作爲女人成了理性的存在,而曲昊作爲男子,成爲了感性的存在。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這是在對她表達不滿,不滿她能冷靜的活着,沒有爲他的感情感動,沒有爲他的感情而左右自己的心嗎?

“那你是希望我失去冷靜?”司徒清和只一句反問,曲昊就一臉的苦笑。

苦笑自己到底不如司徒清和看的明白。

曲昊感覺到,剛一成親,他和媳婦兒之間就有了裂縫。

這裂縫是他接受薛家女爲起因的。來的太早了,可就算沒這件事情,也早晚會出現別的裂縫。

這是一大考驗啊。

因爲司徒清和不是個爲了家庭丈夫子女能無私奉獻的類型。

而他自己就算是有賢君郡王那般只守着結髮妻子的心意,可也需要他爲兩人拼出來一個,不被別人指手畫腳的未來才行。

馬車到了曲家的大門,曲昊所有複雜的心思都消失不見了。

不管現在面臨的是什麼,他需要的是一步一步的走完這人生路纔對。

想那麼多做什麼?難道時間倒回去,他真的能一切都按照司徒清和的心意來?還是司徒清和能對他不這麼防備着?

顯然都不可能,還是想些實際的。

迷茫的曲昊,突然間的變的堅信起來。光芒萬丈加身一般的耀眼無比。

司徒清和的眼睛都是閃閃發亮的。

人無完人啊,什麼愛你能爲你放棄一切的男人,那是不是精品男人,那就是二B啊。人首先要能正面的面對自己,這才能給別人一個真實的自己。

誰都是自私的,先想的是自己,這纔是人性的真諦。

“想通了?不迷茫了?”司徒清和淡淡的開了口,曲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能不能別再關鍵時刻給我一盆水?在你面前,我是半點兒輝煌形象都別想保持了。”曲昊也臭屁的覺得,自己剛纔還是挺有魅力,挺能吸引人的。

可媳婦兒看不慣,直接一盆涼水下來,他雖說不是透心涼,可是真心破壞形象啊。

司徒清和掩口失笑:“你已經夠招人了,你還光芒萬丈的,多招幾個桃花,你看我還會不會要你了。”

司徒清和心說,自己男人有多少魅力,自己知道就成,何必還讓別人看見?

不得不說,她現在雖然在和平的大齊王朝生過,可到底還是保持着末日裏的生存理念的。

自己的東西,別人看都不該看一眼啊。

別人看一眼就有想要毀掉一切的衝動啊。

那個暴力而血腥的世界,到現在還在影響着司徒清和的三觀呢。

曲家大門一個人都沒有。打掃的倒是挺乾淨的,可是門口連個小廝都沒有,甚至還大門緊閉的。

曲昊嘴角抽了抽,這手段還是和以前一樣的不入流啊。

曲家以前也沒聽說過大白天的會大門緊閉啊。可是這一刻你看看。難道真的不知道他們今天會過來?這是給下馬威呢。

曲昊看了看大門,除了覺得曲家不入流之外,還真沒什麼生氣的感覺。

你說正常人哪個在知道對面站的是神經病的時候,還會浪費心情去和神經病比出來一個長短的?

這顯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沒可比性啊。

轉臉看了看司徒清和,曲昊頓時笑了。

“感情你讓人準備好桌子椅子是來做這個的?”曲昊看着司徒清和指揮下人把桌子椅子搬出了馬車,擺放在曲家的大門口,坐下來淡定的喝茶吃點心呢。

嘖嘖,這曲家居住的地方可是人來人往的。好歹也是曾經的大家族不是?這附近居住的也都是有身份的。

曲家準備給曲昊夫妻倆沒臉,哪裏知道司徒清和的手段也不俗呢。

司徒清和喝了口茶,這纔對着曲昊飛了個白眼。

“你好歹也是一個大將軍了,你可別說你在戰場上了直來直去的廝殺了幾年,你那腦子也不會轉彎兒了。曲家對你是什麼態度?你那腿怎麼瘸的?難道你還指望你現在是大將軍了,你成親了之後,曲家能高看你一眼?”司徒清和這算是打趣曲昊了吧?

曲昊笑了笑,也坐在一邊和司徒清和喝茶吃點心呢。

突然間發現,對待無恥的人,他不如自己媳婦兒腫麼辦?

何止是手段不如啊,這心態也不去好伐?

“所以啊,我是從沒指望曲家能用平視的目光來看我們的。我這也就是個有備無患,顯然曲家的手段也沒能出的了俗套。一切盡在我的掌握之中。大將軍,看來你以後要仰仗我的時候多了去了。”司徒清和一身自信的光芒,差點兒就晃瞎了曲昊的雙眼。

曲昊是真沒想到司徒清和的氣場這麼的足。

這孩子,你要明白,你老婆那一身的氣場,被稱之爲女王範兒啊。

夫妻倆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起來。

整個街道現在都火爆起來了。不少各色下人裝束的人來回的穿梭,然後曲家大門口那神奇的一幕就被宣揚出去了。

曲家想給曲昊夫妻倆一個下馬威,可沒成想,人家根本就不吃這一套。直接搬了桌子椅子的坐在你曲家大門口,等着你開門呢。

嘖嘖,這到底是誰給誰下馬威呢?

明顯的曲家現在更加的丟人啊。被晚輩倆堵在了曲家不敢出來了。

有人覺得曲家是活該呢。到現在都看不清楚行事,這要是一般的家族,早就開始拉攏曲昊夫妻倆,也就曲家的人腦子進糞坑裏泡過了。這才做出來這種自掘墳墓的事情來。

白癡曲家,你們難道都沒有想起來司徒府是怎麼敗亡的嗎?

還有人覺得,曲昊是被司徒清和給帶歪了。

想當初司徒清和隨着自己的母親林氏離開了司徒府之後,對司徒府的其他親人,那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你說你就算是被司徒府除族了,可是那些人好歹也是你一個血脈的親人不是嗎?你怎麼就一點兒也不顧念這血脈的情分呢?

大多數人,是很看重這血脈親情的,故此,現在都認爲是司徒清和拉着曲昊和曲家唱對臺戲呢。

不管外人怎麼想,現在曲昊和司徒清和那真心交悠閒度日呢。

我就坐你門口喝茶吃點心,我讓你有苦說不出來。你別說,這手段還真的是反敗爲勝的絕佳點子呢。

而相比較曲昊夫妻倆的悠哉,外人看熱鬧的稀奇來說,曲家人這會兒就好比那熱鍋上的螞蟻了。

曲家老太太還啥都不知道呢,此刻曲家四房的人都俱全了,男女老少的都在。曲靈兒現在沒過敏呢,故此十八歲的年化,可比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有看頭呢。

此刻就安安靜靜的坐在李氏的身邊。

“娘,真的不用管外面的人嗎?這麼一來,明天京都到處都會是曲家的閒話了。”曲靈兒嬌嬌滴滴的聲音響起來。

聲音不大,可是這兒的曲家大堂很安靜啊。大家都聽見了啊。李氏頓時狠狠的瞪了眼曲靈兒。這事情是你一個沒出嫁的姑娘能說的?

是老爺子說要晾着曲昊和司徒清和的。你曲靈兒還沒嫁人呢,你就這麼質疑你祖父的決定,你還想不想找戶好人家了?

曲靈兒這邊是壓根就沒看見自己母親李氏的眼神,還一臉高傲的看着自己的祖父。

“爺爺,孫女覺得還是讓人進來好了。府裏發生什麼,外人是看不見的,讓他們直接去祠堂給祖宗跪着,跪個幾天,看他們還敢不敢這麼牛氣沖天的。”曲靈兒自從上次一臉的斑點之後,這人格什麼的就扭曲了。

她看什麼都不順眼,尤其是和她有關係的人,誰比她過的好,她就會嫉妒誰。

葉芝嫿去年嫁給了鳳澤修,和她的來往也少了。聽聞現在都懷孕了,日子過的很安穩呢。

曲靈兒就不服氣了。憑什麼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後面討好賣乖的人能這麼的幸福?

現在奪嫡的熱門就是閩南王啊。閩南王的母親是現在的薛貴妃不說,閩南王自身也比其他幾個薛家女所出的王爺有本事。好歹,閩南王身上的軍功,那是實打實的。

曲昊是三房的嫡長子,生母是長公主,就這一點就讓曲靈兒嫉妒的不行了。

曲昊還偏偏自己幹到了大將軍的實權武將的地位,曲靈兒的心都快扭曲了。

怎麼可能?被曲家三番五次的沒弄死的小崽子,一直被自己的公主母親護着的小崽子,居然能成長到如今這一步?

曲靈兒覺得老天爺的眼睛那就是瞎的。

再說說曲昊娶的司徒清和。以前大齊貴女們口中的傻子、廢物點心。現在卻是神醫啊,皇上都會給三分顏面,牛逼的嫺雅郡主拿着皇上的免死鐵卷,拿着先皇的金牌都不敢試其鋒芒的神醫啊。

曲靈兒這絕壁是殺人的心都有了。

所以當初知道今日曲昊和司徒清和會上門的時候,曲靈兒就準備給下馬威了。

只可惜,曲家不是她當家做主的。

曲家的老爺子和老太太這幾年身體都不是很好,所以曲家目前當家的是他們二房的人,是她的親爺爺呢。

曲家二老太爺是個有能耐的人。可是也是個極其驕傲自大的人。小輩兒在他眼裏,他還真看不上眼。

曲家人的思維都是一個樣子,那就是曲昊在能耐,那也是曲家的人,曲昊的榮耀,那就是曲家的榮耀。

司徒清和再本事,這嫁給曲家了,以後就只能聽命於曲家了。

曲家人就沒想過實際的問題。曲昊這麼多年都沒聽過你們的話,能在成親了之後聽你們的?還讓自己心愛的媳婦兒也聽你們的?做夢都沒這麼快的。

可曲靈兒也就是給自己祖父隨口提了提,這人就腦抽了,這是真心的想給曲昊兩口子找茬呢。

辦法其實也是大部分家族給新人用的下馬威,不算是出格。出格的是什麼?出格的是曲昊兩口子敢反抗啊。

這一反抗了,曲家的臉面就不好看了。

曲靈兒現在開口,那也是怕自己爺爺以後對自己秋後算賬呢。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說真心話,曲靈兒對自己的祖父其實是害怕的。

曲家人都自私的可怕,爲了自己,親手殺了你的可能都有。

曲靈兒這纔開口的,想着自己提出來的意見,要是真的被接納了,還奏效了,那麼就不會對自己出手了吧?

曲靈兒就是那種沒有金剛鑽還要攬瓷器活兒的主。這一下子,曲家人算是都知道了,曲昊兩口子被攔在門口,指定是曲靈兒在後面搗鼓了。

曲家人一個個看着曲靈兒的目光就發冷了。

“我說呢,這搞了半天是二嫂你們母女在後面搗鼓呢?我就納悶了,曲昊夫妻倆可是三房的人,二房這麼打擊着是準備做什麼呢?二叔,您就算是現在管着家裏的事情,可到底拿主意的是老爺子不是?”說話的曲尚楠的姨太太,也是曲尚楠院子裏的當家主母了。

長公主就算是和離了,曲尚楠也不能再娶。故此這女人是名門閨秀的身份,卻只能嫁給曲昊做個小妾。

而且此人姓趙,和皇后是一個家族的。外人都稱一聲趙夫人。

這稱呼可就算是個尷尬的稱呼了,和姨娘之類的是區分開了,可是也不是個正經的稱呼呢。

趙夫人在曲家說話是無所顧忌的,她一嫁進來就被曲家老太太給下了毒,這輩子也沒個自己的孩子。

而曲尚楠其他的庶子庶女,趙夫人也沒親自教養。都交給了他們的姨娘親自教養呢,可一個個的,被姨娘教導的小家子氣的很。

成了曲家四個房頭,最不出色的子嗣了。

趙夫人這是報復曲尚楠呢,偏偏還得了曲老太太的意了。

曲老太太又不是曲尚楠的親孃。自然是見不得曲尚楠好的。

李氏這是有氣出,心口憋悶的都要吐血了。

再次狠狠的瞪了眼自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兒,這才揚起一張冷冰冰的臉。

“趙氏,你這話說的就讓人想不通了。曲昊是你們的三房的人,難道就不是曲家的人不成?”李氏一頂高帽子帶上去,趙夫人就敗下陣來了。

曲尚楠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李氏丈夫則是笑着打哈哈。

“靈兒還不是爲了大家好?曲昊那小子是怎麼對待曲家的,長公主是怎麼對待曲家的?在做的誰不清楚?殺殺他們的威風,難道你們不希望?只是誰能想到司徒清和還有這一手啊。怪不得司徒家敗的那麼慘烈。司徒清和的手段就沒一個是要臉的。行了,靈兒就算是好心辦了壞事了。都是一家人,也都別生氣了。現在咱們要說說接下來怎麼辦才行。”曲家二房的人一個個都很贊同的點頭,李氏也是對着自己丈夫淡淡的笑了笑。

趙夫人這心口也憋悶起來了。

人家這都是夫妻其利斷金呢。就自己這邊……

看着曲尚楠那張完美的容顏,趙夫人就覺得自己以前真是年輕啊。臉好看有什麼用?

要是真有用,堂堂的公主還能想着要和離?

可見是她自己被美色耽誤了。

曲二老爺一直沒說話,也一直閉着眼睛。他知道曲靈兒的心思,可是孫女的心思,其實也是他的心思,也是整個曲家人的心思不是嗎?

曲老爺子到沒想着要收拾自己的孫女,而是想着曲昊現在放進來,是不是真的就好?

“靈兒說的不錯,就讓他們兩口子直接去祠堂的好。”曲二老爺這是下了決斷了。

曲昊那邊也差不多閒坐了半個時辰了。曲家的大門就開了。隨後曲家的管家趾高氣昂的看着曲昊和司徒清和,冷冷的說道:“老爺子和老太太說了,既然來了,那就去祠堂給祖宗們上柱香。”

這驕傲的嘴臉,這是對着誰給臉色呢?

你有這個資本嗎?

曲昊這回的臉色是真的變青了。

司徒清和也算是見識了曲家不要臉的方式了。

“你是誰?你是曲家哪位主子?你看見大將軍居然不下跪請安?還趾高氣昂的?什麼時候,大齊的官兒這麼的不值錢了?”司徒清和攔住了要說話的曲昊,而是自己開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