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已經見到了、、剛剛你遇到的就是出傳說中的鬼打牆了、、將你困死在一個地方,讓你怎麼走也走不出去。”

“老師,這麼說、、你見過鬼了、、?”趙清滿臉的不信,不知不覺中,她覺得這個新來的歷史老師很神祕、、但直覺又告訴她孫老師不是壞人。

“如果老師說見過鬼,你會怎麼看待老師呢、、?”公孫策打趣的說道,要知道他在陰間教書、、什麼樣的鬼官、鬼學生他沒有遇到過啊、、、

陰間地府的首席法官崔玉就是他一手教育出來呢、還有閻王爺的貼身祕書朱玥也是他的學生啊、、地府公務員裏邊也有不少是他負責教育的呢、、 “呵呵,老師,您別開玩笑了好嗎、、?”

“哈哈哈、、好、、老師不說笑了、你快回去吧、這裏太危險了、、”

“恩,那老師,您呢、、?”

“老師不走、、就住在教師公寓裏的、、等一下就回去了。”

“哦,那老師您還是快回去休息吧、、這裏不乾淨的、、、”

“呵呵,再不乾淨的地方、、老師我也不怕的、、、”趙清愣了一下,但還是轉身離開了。

待趙清走後、、一個黑影就出現了、、

“公孫老師、、您爲什麼要救那個人間小女孩呀?”

“哈哈哈,我救她,也算是與她結個善緣吧、、那孩子心性還不錯的、、對了,我要你查的東西都查到了嗎、、?”公孫策剛說完,只見空氣中就傳來了一陣陣女生的嬉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來客人了、、真是好難得啊、、、、”

“哈哈哈哈哈、、、、、”只見,一陣陣陰森恐怖的笑聲在校園的上空迴盪着、、、

“哼、、、哪裏來的小鬼啊,這麼不知好歹、、見了公孫老師、、居然都不用跪下來磕頭問好的嗎、、反了啊、、?”一旁的助手怒聲說道。

“哼、、哪裏來的小毛孩、、居然敢這麼囂張啊、、、”話音剛落,只見四周圍就出現了無數名面色蒼白的女鬼、、、只見那些女鬼們個個身穿校服、、各個七孔流血、、面部猙獰扭曲。

“哈哈哈哈、、原來就是你們這羣小鬼啊、、你們可要給我聽好了、、我們先生可是陰間的教習老師公孫策、、連陰間的法官都是他的學生,都要對他禮讓三分呢、、更何況是你們這些小鬼、、好哇、、原來你們一直都躲在這裏啊、、難怪、、地府怎麼找也找不到你們、、、”

шшш ¤ттkan ¤C O

“哈哈哈哈、、那是當然了、、地府根本就查不到我們的、、你們死心吧、、、既然來了、就都別走了、、留在這裏吧、、這裏有好多好玩的呢、哈哈哈、、、、”

“唉、、她們都已經快要不是鬼了、、而是魔了、、、”公孫策我微微一笑說道。

“什麼,公孫老師,她們都成魔了、、、”

“差不多就是了、、應該是爲首的那個快要成魔了吧、、所以就殺了這麼多的人、、現在她已經控制住了所有的冤魂、、所有的冤魂全都集中在她一個的身上了、、她的功力和怨念不可小覷的。”

“喲,看來你懂得蠻多的嘛。”爲首的一個女鬼走了出來、、其她的女鬼都閃到了一邊。

“我不管你是誰、、反正你在我的面前都還只是個小孩子而已、、儘管你快要由鬼修煉成了魔、、可是我有一千多年的功力和修爲、、、你終究不是我的對手、、還是省省力氣吧、、回頭是岸、、還是回到地府報到、投胎轉世纔是人間正道啊。”公孫策耐心的勸說道。

“哼、、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爲首的那個女鬼厲聲的說道。

“哼、、你沒有資格知道我的身份、怎麼樣、、是要聽我一句勸還是、、、繼續你的、、?”公孫策耐人尋味的說道。

“哼、、你沒有資格給我說教、、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勸乖乖回地府啊、、難道那些人她們就不該死了嗎、、難道我就該死了嗎、、老天對我真是不公平啊、、既然當初讓我死、現在又憑什麼要來要求我、、、”

“這麼說,你是執迷不悟了、這樣吧、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有什麼冤屈也都告訴我、我來幫助你好不好,這樣你也好放下仇恨去地府了?”公孫策到底是陰間的教習老師,老師嘛、對待學生都是十分的有耐心的、、說話也很溫和、、不像地府裏的其他官員們,例如黑無常、、、那樣的、遇到這種事情、根本不會耐起性子說這些長篇大道理的、、

“哈哈哈哈、、我憑什麼要告訴你啊、、廢話少說、、要動手就動手吧、、我已經天不怕地不怕了、我一定要殺光所有的人、、、、”

“殺光所有的人、、你已經殺了那麼多的人了、難道還是不肯罷手嗎、、得饒人處且饒人、一切因果自由報應、、即便是她們有錯、何必要你這麼急着來懲罰她們呢、人在做天在看、即使逃過了陽間的懲處、陰間的懲處可以逃得掉嗎、放過她們吧、、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放過她們、、可是她們有放過我嗎、、現在憑什麼來要求我放過她們、、爲什麼她們當初不放過我呢、、現在她們做我的奴隸已經很客氣了、、哈哈哈哈、、很快我就要建立屬於我自己的世界了、到時候、、陰間也拿我沒轍了吧、、呵呵、、、”

“看你這副樣子,想必是生前受了很大的委屈吧、、你把你的委屈告訴我、、我幫你總行了吧、、、”

“哈哈哈、、你說的到輕巧、、你幫我、你怎麼幫我、、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都要打我、我爸媽是、同學也是、、她們全部都該死、、、”

“告訴我你的事情、、相信我、、我會幫助你的、、畢竟鬼也是一條生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冤魂墜落、、只要有一絲的希望我就一定要去拯救的、、這就是我身爲老師所要爲學生做的第一件事情、、”

“如果我不說呢、、、?”

“哈哈哈,那就聽我講一個故事好嗎、、從前有一個女生名叫厲瑤,她品學兼優、、是老師與家長眼中的好學生、、可是有一天、、她和好朋友一起去玩、、結果她的好朋友卻意外的慘死了、、現場只有厲瑤一個人、、於是厲瑤就被當成了本案的第一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傳喚、後又因爲證據不足而被取保候審了、、然後就回到學校繼續上課了、、、在這之後嘛、、、、、”公孫策還想繼續說下去。

“夠了、、你住嘴、、不要再說下去了、、、”那個女鬼立馬就變了臉色、、

“怎麼了、、被我說中了嗎、、還是你就是厲瑤啊、、、”

“你、、、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

“我是什麼身份、、有什麼東西查不到啊、、更何況是陽間的事情、、陰間哪裏有查不到的道理啊、、、”

“哈哈哈哈、、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也死定了、、我定要滅了你、、、”女鬼厲瑤大叫一聲、、一旁所有的女鬼紛紛朝公孫策他們撲了上去、、一瞬間火光四射、、、、天空中閃現出了數百丈紅光、、朝公孫策打去、、

公孫策眼睛一道綠光、、一瞬間所有的攻擊便全部被擋在了外面、、

“孩子、、停手吧、、我已經是很有耐心的了、、要是換做別的鬼官、、你早就灰飛煙滅了呢、、、”

“哼、、少說廢話、、看招吧、、我要滅了你們、、所有在背地裏議論我的人都該死、、我根本就沒有殺人、、她不是我殺的、我不是殺人兇手、、你們這些在背後議論我的人都該死、、你多管閒事、、去死吧。”

“你不是我的對手的、、、唉、、何必要這樣執迷不悟呢、、、、”公孫策搖頭嘆息到。

“啊、、、、、、、”公孫策加大了功力、、很快就將所有女鬼的功力給擋了回去、、

“你給我等着、、、、、”一瞬間的功夫,所有的鬼魂便全都消失不見了、、

“公孫老師,現在該怎麼辦、、先回去吧、、改天再想辦法對付、、、”

“老師,我已經查清楚了、、這個厲瑤是被幾個同學輪番圍毆致死的、、打她的那幾個人、、全部都死得很慘、、現在鬼魂全被她控制了、、要想破她的法、、只有找出她死時的地方、因爲一個人在哪裏死的靈魂就會在哪裏徘徊、、將那裏視爲她的家安頓,再找到她鬼魂被封印的地方、、將她放出來、然後纔可以動手將她強行拖回地府去。” 公孫策點了點頭。

次日,趙清依舊來上課了,出人意料、、學校裏還是和平時一樣、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孫老師見了她、、還是笑眯眯的和她打了招呼、、她也笑着迴應了、、對於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沒有多說什麼。

又是一節歷史課、、孫策正在講桌上講着課、、趙清旁邊的兩個女生則一直都在小聲嘀咕着什麼東西、、出於好奇,她也湊了過去、、

“唉、、我最近聽說了一件事情、、聽說學校裏以前死去的那些人都和一個人有關吶、、、”

“啊、、什麼人啊、、你快說、、?”

“我聽說,學校裏有個叫厲瑤的女生、、是個殺人犯、、她殺了她最要好的朋友、、然後毀屍滅跡了、這件事學校的檔案裏可都記着的呢。”

“你是怎麼知道的呀、、?”

“唉、、你們不知道、我姑姑曾經是這所學校的美術老師呀、、她退休好幾年了都、、她告訴我的、、、”

“這後來呢、、那個厲瑤自己殺人不說、、還不承認呢、最後被她的同班同學給打了一頓、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死了呢、、、之後啊、、所有參與過打人的同學都死了、、死的很慘、、、”

“啊、、真是害人不淺吶、、自己殺人不說、、死了還作孽啊、、、”

“是啊、、那個厲瑤她爲什麼要殺她的朋友啊、、?”

“誰知道啊、、我猜應該是三角戀引起的吧、、她朋友搶了她男朋友也不一定。”

“啊、、、女人真是可怕呀、、、”

“你們在說什麼呢、、、”公孫策打斷了她們、、因爲他不得不應聲制止她們了、、厲瑤就站在她們的身後呢、、

剛纔要不是他用嚴厲的眼神瞪着厲瑤、、厲瑤纔沒有亂來、、要不然吶、、頓時教室裏一片安靜、、

“應田、、你別再說了、、、”趙清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應田這才閉了嘴。

這小丫頭可真是嘴上沒把門啊、、什麼東西都要拿上來說、就不怕禍從口出嗎、、公孫策搖了搖頭。

鈴——下課了、、公孫策走了出去、、應田瞥了一眼趙清、、很是不滿、、

“叫你多嘴、、、”應田冷哼一聲便和幾個女生走出了教室、一路上有說有笑的。

此時的厲瑤是面色鐵青、、腦海中不由回想起了自己生前的一點一滴、、、

“同學們、、她是個殺人兇手啊,可居然還若無其事的回來上課了呀、、曉依死的實在是太可憐了、、可是這個兇手居然還沒事呢、、、”

“就是啊、、你這個殺人兇手、、殺人兇手、、爲什麼只有曉依死了、、你卻還好好的啊、、一定是你殺了她、、一定是她乾的、、、”

“姐妹們、、打她、、替曉依報仇、、、”

“打、、、、、、”

“兇手、、你是兇手、、、”頓時,一大幫女生輪流圍毆起了厲瑤、一旁居然還有幾個男生笑嘻嘻的拿出手機拍照起來。

每每回想起這些,厲瑤的心中就無比的憤恨、、她死了、、她要所有的人都下來陪她、、最該死的是那個牛鼻子老道士、、居然不問青紅皁白的就將她的魂魄給封印了起來、、、可惜了、、那個老道不在這裏、、

想到這裏,她將蒼白的雙手伸向了應田、、、

應田正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只見自己的脖子忽然間被什麼東西掐住了一般、頓時她就覺得呼吸困難起來、、、

“啊、、啊、、咳咳、、咳、咳、咳、啊、、、”應田痛苦地抓着自己的脖子、、滿臉通紅、、

“應田、應田、、你怎麼了、、你別嚇人啊、、應田、、、”一旁的好姐妹們着急的問道。

“我、、、喘不過氣來、、、了、、咳咳、、咳、、咳、、、”應田喘息着說道,很是痛苦的樣子、臉龐已經扭曲了。

“老師、、、老師、、快叫老師啊、、、、”

“叫什麼老師啊、、白癡、、應該是送去醫院纔對、、、、”

“咳咳咳、、咳、、咳、、咳、、、救我、、救我、、、救救、、我、、、”應田痛苦地兩眼已經泛白了、、她開始伸手向最要好的同學們求救、、可是奈何聲音已經、、越來越微弱了、、、

周圍的同學們連忙紛紛報告老師、、、

“救我、、、啊、、、、、、、”應田的一對眼珠子竟然生生的凸了出來、、露在了外邊、、

這可嚇壞了所有的師生、、這是怎麼回事啊、、、

“啊、、、應田、、、你、、的眼睛、、啊、、、、”

“救我、、救我、、、救我啊、、、、”應田痛苦的抓住了一旁的死黨說道、、、、

慢慢的,應田鬆開了手將自己的手伸進了嘴裏、、一遍、一遍、、、應田將自己的舌頭給了拉了出來、、越拉越長、、頓時滿嘴都是鮮血、、、

一下子她就將自己的舌頭給整個拔了下來、、、

“救、、、、、、我、、、啊、、、、、”應田始終死死的抓着同學的胳膊就是不放手、、、

“啊、、、、、、、”應田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啊、、、她滿嘴的鮮血、、、舌頭早已掉在了地上、、地上也是一灘鮮血、、

公孫策聞聲趕來、、滿臉的憤怒、、他大喝一聲跳了過去、、

“大膽妖孽、、光天化日之下、、敢當着我的面就害人、、你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還不快給我住手、、、”

“哈哈哈哈、、我也不想殺她、、誰讓她多嘴議論我的呢、、活該受死、、、”說完,厲瑤便消失不見了。

公孫策這才蹲下來查看應田的傷勢、、沒的救了、、應田已經斷氣了、、他無奈的咬了咬頭。

“孫老師、、你、、、、”一旁的師生們早已用大眼瞪小眼的樣子打量着他了、、心中也是早已疑惑不已了、、剛剛公孫策的話已經全被他們聽見了。

“孫老師、、、、、、、”公孫策心裏一驚、、他扭頭看過去、、只見應田那滿嘴是血的鬼魂正站在了遠處看着他呢、、、

“是你、、、、既然逝者已逝去、就不要再糾纏世人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公孫策衝着應田的鬼魂說道。

“老師、、救救我、、救我啊、、、、、”突然間,伸出了無數只蒼白的手一把就將應田的鬼魂給抓了過去、、公孫策想要上去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孫老師、、、、您、、、、”

“沒什麼事、、你們都回教室裏去吧、、、沒事了、、沒事了、、、”公孫策將所有的師生都打發了、、

只有那個趙清還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呢、、他知道也許有什麼東西瞞不過了吧、、這個孩子、、

很快,校長就把公孫策給叫到了辦公室裏、、校長正抽着煙、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孫老師、、關於剛纔的事情、你、、、、”校長的話很明顯了,就是讓他不要多說話、、把這件事情爛在肚子裏就好了、不要說出去、、爲的就是學校的聲譽不會被損壞而已。

怕就是怕那些個新聞媒體抓住這件事情不放、、大作文章、、到時候學校的名聲都要臭了。 “校長你放心、、這次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對外亂說的、、、”公孫策一眼就看出了校長要說什麼。

“好好,孫老師啊、、你受驚了、、對於這件事情,除了讓你保密以外、、我也希望、、你能夠諒解我、畢竟我也是人、、有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了、、並非是我這個當校長的不盡責、實在是、、這種事情、、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的、、而且、、也處理不了啊、、、”

“校長別太擔心了,事情總會有解決的、、不知道這所學校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呢、、聽說死了很多學生哦、、、好像是因爲校園暴力有關。”公孫策試探性的問道,他並不打算說破。

“唉、、都是些無稽之談、、沒有的事、、那是他們說的太玄了、、”校長臉色微微一變,還是不動聲色的說道,顯然是不想把話說的太白了。

“孫老師、、那些外面說的話也太過難聽了、、哪個學校沒有校園暴力啊、、太誇張了、、現在的學校裏、、校園暴力的受害者不計其數的、、、”

“那是、、不過、、校長不打算管一管嗎、、?”

“管,怎麼不管啊、、只是治標不治本啊、、你先出去吧。”見校長不想再說什麼了,公孫策也笑着走了出去。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又到了一個黃昏、、公孫策早就準備好了一切、、打算解決厲瑤的事情、可是他就是查不到厲瑤死亡的地點、這是奇怪了、他怎麼會找不到厲瑤的死亡地點呢。

是出了什麼意外的事情嗎、、

他掐指算了一下、、可還是算不出來、、更不要提厲瑤魂魄被封印的地點了、、

難不成這學校裏還有什麼邪物在阻擋自己的功力嗎、、應該是了、、

就在這時、、他遠遠的看見了一個人影閃了過去、、連忙追了上去、、好不容易纔看清了臉面、、居然是趙清和幾個女生、、

“孫老師、、、、”她們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們怎麼也來學校了,不知道這個時間的學校很危險嗎、、太晚回家你們的父母該有多擔心啊、、、”

“孫老師、、我們、、、、”

“孫老師、、應田是在我們的面前死的、、而且死的那樣慘、、我們、、實在是不甘心她死的那樣不明不白啊、、所以我們就想來、、學校查個究竟啊、、看看這個學校到底有什麼古怪的、、、”

“對、、、我們也要看看、、這所學校它到底有沒有鬼、、那些傳言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早就聽說這個學校的一些傳言了、、、”

“你們都是不要命了的、、萬一這遇到什麼危險怎麼辦、、誰來保護你們呀、、、”看着那些女生們堅定的目光,公孫策也無語了,畢竟除了應田那件事情,這讓這些學生們的心中怎麼會沒有陰影呢。

“老師,我們只是想要知道應田死亡的真相、、、應田死的太慘了、、、”

“老師,我看得出來、、你不是一般的人、、你一定是捉鬼大師吧、、、”趙清笑着說道。

“隨便你們怎麼想我好了、、那兒有人、、、”

“現在這個時候學校裏怎麼還有別人呢、、、應該只有我們了纔對啊。”

“過去看看吧。”

“好吧,既然這樣你們就一定要跟緊我啊、、別亂走、、、”就這樣,他們小心的走了過去。

只見,一個戴眼鏡的男子正跪在地上不知道在幹些什麼呢、、再走近一些、纔看清了那名男子居然是在燒紙錢、、、

“瑤瑤啊瑤瑤、、、你就那麼的放不下嗎、、算了吧、都過去、五年了、、算了吧、、你放過那些人吧、、你無辜、、可是、她們也無辜啊、她們也有父母和親人、、同樣會難過的、、算了吧、、、、”那名男子嘴裏還在說些什麼。

“徐老師、、你在幹嘛呀、、在給誰燒紙錢啊、、是厲瑤嗎、、?”公孫策一邊說一邊走了過去,身後的那些女生也都跟了上去。

“啊、、是你、、孫策、、還有你們、、你們、、怎麼、、、會在這兒的、、、”徐方嚇壞了,他轉身就要逃跑。

“你走不掉的、、、”公孫策笑着伸出了手、、頓時、、一道藍色的光照就罩在了徐方的身上、、徐方瞬間便動彈不得、四肢僵硬了、、

“啊、、、孫老師、、你、、、、”一旁的女生們都嚇壞了、、孫老師他、、、

“孫策、、、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徐方顫抖的說道。

“哈哈哈、、我是什麼人、、奇怪了、你們人類不是翻拍了很多部包青天的影視劇嗎、、對於我不是應該很熟悉了纔對呀、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誰呢、、還明知故問、、、、”

“啊、、、你說什麼、、人類、、、你、、你究竟是什麼來歷呀、、、你是人還是鬼啊、、、、”一時間,就連那些女生們也都嚇得縮在了一起,滿臉驚恐的看着公孫策。

“你們別害怕啊、、我雖然不是人、可是我不會害你們的呀、、我還得幫助你們解決這個學校的麻煩事呢、、真是的、、、”

“啊、、、、、不是人、、、孫老師、、、、你、、、幫我們、、、”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笨蛋,難道你們覺得這個人世間還會有什麼人能夠解決掉這件事情的嗎、、、?”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吹了過來、、只見、黑無常出現了、身後還跟着兩個牛頭馬面呢、、、、

“啊、、、、、”一下子就把徐方和女生們嚇的大聲尖叫起來、、、

“黑無常,你上來做什麼、、仔細別嚇壞了在場的凡人、、、有什麼事就不能在電話裏頭和我說嗎、、?”公孫策攔在了他們的面前,他嚴厲的指責起了黑無常、、、

“請公孫先生恕罪、、實在是事情緊急啊、、屬下是不得不現身了、、如果有冒犯之處、、還請您多多包涵、、千萬饒屬下這一次、屬下知道錯了。”只見,黑無常連忙朝着公孫策跪了下來、牛頭馬面也一道跪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