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知道?”那人滿臉不可置信地。

薛易只是搖了搖頭,他還真不知道。

“死域,洪荒森林十大禁地之一,哈哈,就在你身後幾裏處,進去的人還從來沒有活着出來的,就是神也死在裏面很多了。而我們只要把你逼進去就行了,哈哈。”八個人頓時瘋狂的大笑。

“你們就這麼肯定能把我逼進去?”

“當然。”說完八人就動手施展魔法,並迅速朝薛易逼了過來,強大的魔法波動,就是薛易也感到驚心。

除了死域的方向別的方向根本就逃不出去,因爲都被八人封鎖了。

如果自己不進死域那自己絕對會被強烈的魔法炸得形神俱滅,而逃進死域也許還有一線生機,而薛易也想見識一下洪荒森林的十大禁地之一的死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連神也能殺的凶地,很想見識一下。

在魔法還沒有臨體,薛易邊做出了決定,轉身就飛進了身後的死域。

身後傳來八個人的瘋狂大笑聲。 請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推薦、點擊。

在魔法還沒有臨體,薛易便做出了決定,轉身就飛進了身後的死域。

身後傳來八個人的瘋狂大笑聲。

薛易在躲開攻擊的同時,也進入了傳說中的死域,薛易同時把金剛鐲和翻天印祭在頭頂,以防被突然遇到的攻擊。

好像是穿過了一層水幕,薛易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剛纔眼前還是一片綠樹紅花,可是現在自己好像是進入了一個荒漠,地上是寸草不生,薛易急忙落到地上,再回頭看時,卻還能看到水幕外面的景物。

剛落到地上,正準備休息一下,卻感到大量的混亂能量向自己涌了過來,就好像要把自己撕碎似的。

薛易急忙向水幕外面跑去,剛跑到水幕外面就感到能量波動恢復正常了,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又感到一股混亂的能量向自己涌了過來。

“我靠,怎麼回事?我明明逃了出來,難道是幻覺,不會吧,自己怎麼說也是一個修煉達到的人,怎麼會有幻覺?難道。。。。這是一個巨型的天然幻陣。”這時,金剛鐲和翻天印的防禦光罩快要被混亂的能量撕破了。

薛易急忙靜下心來,全新控制着頭頂的兩件法寶,抵禦着周圍的混亂能量,如不小心,還真有可能交代在這兒了。

“總是站在這兒也不是辦法,等到自己真元耗盡,同樣還是死,還不如向裏走走看。”薛易控制着兩件法寶,憑着自己的感覺緩緩地向着中央走去。

越是往裏,能量越是混亂,甚至都能聽到由於能量碰撞產生的爆炸聲,只把薛易的防禦罩炸的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破裂。

在這生死的關頭,薛易的內心反倒平靜了下來,小心地外放神識仔細地觀察着能量暴動,薛易很想弄明白這是怎麼形成的。如果自己能弄明白,也許就可以在這兒生存下來了。

神識剛一接觸到混亂的能量,就引起了更加強烈的爆炸。薛易的心神也受到得了波及,剛忙收回外放的神識,但還是晚了,薛易嘴角流出了一絲血跡,“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了?”薛易內心平靜地想到,他還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就結束了在這個世界的生命。

“喀嚓”一聲輕微的碎裂聲在薛易耳旁響起,薛易的防禦罩破裂了。

薛易平靜地閉上了眼,等待着生命的最後時刻的到來。

混亂的能量立即開始撕扯着薛易的身體和頭頂的兩件法寶。

很快法寶碎裂。

需要的身體也快速的碎裂着。

就在薛易以爲自己就要死了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厚重的鐘聲“叮噹”頓時撕裂身體的感覺沒了。

薛易驚訝的睜開了眼,想看看是誰救了自己,可是沒有人,自己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於是薛易緩緩地擡頭朝天上看去,就看見一隻西瓜大小的外面都是鐵鏽的大破鍾懸在自己頭頂。

而周圍混亂的能量都好像靜止了,就是正在飄落的碎裂的金剛鐲和翻天印也都靜止在半空,好像一切都被人施了定身法,都停止了運動,但是自己卻還能動,這是怎麼回事?

薛易試着把破損的金剛鐲和翻天印收了回來,還真的收回來了,又試着向前走去,頭頂的破鍾也跟着自己走,這時周圍的能量又開始混亂起來,可是每當到達薛易周圍十丈的時候就好遇到什麼無形氣牆似的,都停了下來。

現在薛易敢肯定一定是自己頭頂的破鍾救了自己,這是什法寶,怎麼自己感到很眼熟啊,好像在哪見過。

“是在哪兒呢?”“叮噹”又是一聲鐘聲傳來。

薛易擡頭向頭頂的破鍾看去,他終於想起來了,這個就是自己前世買的一個假古董,自己把它放在了金剛鐲裏了。

只是自己的那個好像沒有那麼大個啊。

薛易用真元修復了自己身上的傷口,才仔細的看了起來。

薛易不禁想起自己得到這個破鐘的情景,自己是在溜達的時候,在地攤上買的,當時賣的人還說這是什麼古董,是他們在山上的一破洞裏找到的,另外還有一個爛鼎和鍾一樣破,還有一本書,藏在了爛鼎裏,書還很新。

薛易當時就說他,你就忽悠吧,我的老家裏還有一個比你這更大更破的呢,難道我們家的那個也是什麼古董?可我怎麼沒看出來啊?

薛易當時看那位攤主的穿着和說話的表情就知道是一個來自農村的人,而且是偏遠農村的,薛易也是農民出身,看到農民也就很親近,和他在哪兒砍了大半天。

知道這個破鍾和那個有西瓜大的爛鼎確實有古怪,也就想買下來,那農民一開口就是一千,薛易直接砍到兩百,一千開玩笑,那可是自己半個月的生活費,最後兩百二成交。

最後感到農民也不容易,於是狠狠心有多給他了五十,還請他吃了一頓飯,頓時把那個農民感動的一塌糊塗,直接告訴薛易說,他是想娶媳婦,可是沒錢,才把自己無意間得到的這兩個破東西和一本書當作古董到城市裏來碰運氣,以期能賣兩錢。

薛易最後把這三樣東西拿回家研究了一個多月,愣是什麼都沒研究出來,就是知道這破鍾爛鼎很硬,自己想盡一切辦法也沒有把他沒外面的銅鏽似的東西給刮下來一丁點,薛易心裏才感到可能真是什麼自己沒聽說過的法寶。

後來薛易又在破鍾爛鼎上面滴了很多自己的血,可是屁反應都沒有,越是就丟下不再研究了。

而那本書也是很奇怪,全本書很新,就是一個字都沒有,而且不怕水火,用刀子割也一點不破損,薛易也把他歸類爲能看不能用的雞肋法寶,丟在了一旁就沒再管。

後來,這三樣東西都跟着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現在這個破鍾倒是救了自己一命,有空的好好研究。

生命有了保證,薛易也開始仔細地觀察起來這個被稱爲洪荒森林十大禁地之一的死域,想看看這裏面到底有什麼古怪和祕密。

薛易從剛纔的神識外放中就得知這裏有豐富的五行元氣,但是相當混亂,根本就無法吸收。而且中間還夾雜着天地元氣和星辰之力,不過星辰之力和天地元氣現在都迅速地想自己用了過來,被自己頭頂上的破鍾給吞噬了,就好像喝涼水一樣。

薛易看到心裏更加興奮,自己肯定是福星轉世,要麼就是自己做過天大的好事,只是自己給忘了,所以纔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隨着破鍾吸收星辰之力和天地元氣,他的外面開是變化,薛易便停下來做到了地上,看着破鐘的變化。

到後來破鍾是什麼能量都吸收,這裏的五行能量也照收不誤,頓時以薛易爲中心形成了一個能量漩渦,能量都向這裏集聚,然後又都被破鍾吸收。

破鍾開始變大,有西瓜大慢慢變成了籮筐大小,便停止了變化,而他外面的那一層銅鏽都脫落下來,薛易急忙收到手裏,這可是好東西,堅硬無比。

隨着外皮的掉落,破鍾恢復了他自己本來的面貌,原來是一個青銅色古樸大鐘,看起來顯得古樸滄桑,悠遠而莊重,一股蒼涼的氣息向薛易撲來,薛易頓時感到十分壓抑,自己的腦子裏閃過一幅幅畫面,可是薛易根本就沒看清一幅,速度閃過得太快了。

最後又想起了一聲鐘聲,這聲鐘聲悠遠厚重威嚴,啥時周圍的一切都停止了運動,就是天上閃爍的星星好像也被定住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運行都停了下來。

而薛易還是能動,他站起來飛到青銅大鐘下面,摸了摸大鐘,他感到了一絲自己的氣息,“難道是自己以前滴的血起作用了。”薛易內心激動地想道。

這時他腦子裏突兀地出現了三個大字混沌鍾。

薛易兩眼都是小星星,緊緊地抱住了混沌鍾,這可是好寶貝啊,薛易聽過的混沌鐘的傳說不知凡幾,混沌鍾鎮壓鴻蒙,鐘聲一響整個鴻蒙世界都得靜止,我靠,三大最強級先天靈寶自己竟然得了一個。

可是薛易不知道,因爲剛纔的一道鐘聲,卻引起了這個世界所有人的恐慌,也許是混沌鍾會沒有恢復,也許是沒有人主持,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存在只是被定住了一會兒就恢復了,而實力越弱被定的時間越長,先醒來的人發現了這個現象,心裏恐懼大起,這是什麼力量?這在每個人心裏都出現了。包括平民,因爲他們醒來的時候還有很多更弱小的被定住。

他們卻不知道,這個混沌空間,就是那些最強的存在所在的地方發生的事情,讓那些強者更是心生恐懼。

天要變了,世界要亂了。 天要變了,世界要亂了。

這是很多強大的存在的內心想法,整個世界竟然出現了這種現象,這是億萬年來就存在的強大存在們都沒有見過的。

混沌深處的一隻大烏龜和一隻大白馬突然變成人形,兩人手牽手,盤坐在那一動不動,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兩人同時睜開了眼,眼中都是驚駭之色,因爲他們聯手都沒算出一點痕跡,迷迷糊糊,看不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大烏龜開口道:“看來是真的天要變了,世界要亂了,恐怕是這個世界自存在一來所沒有出現過的大劫要來了。我們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和大烏龜、大白馬一樣的存在,在混沌中的另外七人同時睜開了眼,兩手不停地掐算着什麼,過了一會兒又都停了下來,露出了失望之色,同時又有擔憂之色。

而這個世界上很多強大的神明卻開始了行動,他們這些強大的存在知道在他們頭頂還有最頂級的存在,揮手間就可以毀滅一個廣闊的位面,一掌就可以摧毀主位面的一塊大陸。

他們認爲這是那幾位頂級的存在製造的,好像在預示着什麼。

於是,他們開始一級一級向下傳達,這是神再讓他們在主位面擴大自己的影響,增加自己的信徒,要更加廣泛地宣傳自己的教義。

這是全部神明的舉動。

好像自古以來,不管在哪兒都存在着正與反,善與惡,光明與黑暗,這個世界也不例外。整個自稱是光明陣營的神族宣傳這是創世神明發怒,想要徹底毀滅那些黑暗的存在,還世界一片安寧。

而自稱是黑暗陣營的神族宣揚道,這是創世神明在發怒,要毀滅整個世界,要毀滅那些自稱是光明陣營的神明,只有迴歸黑暗神的懷抱才能在世界毀滅中存活下來。

兩個陣營的神族開始對抗起來,而國家間也開始出現了混亂,每個國家都開始整軍備戰。

最後在這個主位面的一些強大存在給壓了下來,告訴全世界的人,不要驚慌,只要人們還信仰創世神明,創世神明就不會拋棄人類。

慢慢的整個人類社會開始平靜了下來。

可是,戰爭的進程卻還在繼續,局部的戰爭是越來越頻繁。

而洪荒森林裏也是一片大亂,魔獸凸顯暴動,見面就相互廝殺。

弱小的魔獸甚至聯合起來攻擊一些強大的魔獸種族。

局面漸漸地有點失控。

最後,像龍族、朱雀族,白虎族、玄武族、大地熊族、魔龍族、龍馬族等等一些森林裏最強大的種族,都搬出了族裏老祖宗,這些族裏的老祖宗級的傢伙,出面釋放威壓,這才鎮住了全部暴動得魔獸,這些老祖宗級的存在,那可是比那些最強大的神明還要強一點的強者。

在這些強大存在的說明安撫下,洪荒森林纔有慢慢地恢復到平常。


但是一些魔獸開始了修煉,只有實力才能保住自己,這是事實,幾千上萬年的經驗。


那些槍的種族也開始提升自己的實力,來面對將來未知的劫難。

而這些,薛易完全不知道。

因爲他自己的原因,整個世界都開始緊張了起來。

天要變了,世界要亂了。

一切都要開始了。

薛易現在還在研究着混沌鍾,反正有混沌鍾護着,在這死域是沒有什麼危險,於是便研究法寶。這樣以後也多了一樣保命的手段。


仔細看,整個大鐘是青銅色,上面好像好有一絲絲的混沌之氣流動,薛易現在是對着大鐘摸啊摸。

另外又掏出爛鼎和那本無名書籍,一起研究。

可是爛鼎和書沒反應,用神識觀察都被反彈了回來,“看來實力不夠啊。”薛易又收了起來。

現在是研究大鐘。

薛易慢慢把神識向大鐘探去,突然腦海中轟隆一聲巨響,薛易感到自己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薛易以神識進入另一個空間,薛易的第一感覺就是大,無邊無沿,空曠,四周沒有邊際,上沒有頂,下沒有底。

薛易正向四處看的時候,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幅幅畫面,薛易擠滿擡頭認真觀看,天上週天星斗閃爍,慢慢地天上的太陽星上出現了一個人影,手拿大鐘,向下面的大地飛去。

大地之上到處都是妖獸,高大雄壯的大巫,而大巫和妖獸正在戰鬥。

畫面一轉,天上出現了一座天宮,拿鍾大漢身穿龍袍坐在九五之尊的龍椅上。下面是強大的妖獸。

而大地上也出現了十二個強大的存在,所有大巫在他們的領導下生活。

後來出現了人類,人類十分弱小,好在有大巫的保護,在巫的率領下和一切兇獸戰鬥。

畫面又是一轉,一個拿着桃木杖的巨人追逐太陽,後來又來了九個,最後大漢倒下化成了大山,桃木杖生長成了桃樹林。

接着十日齊出,炙烤大地,萬物毀滅,大地乾裂。

這時又來了一個大漢,手持大弓,用九隻神箭射下九個太陽,只留下了一個太陽在天上。

畫面又是一轉,大混戰,無數大能爲之人在天上、地上混戰,大山被摧毀,大地被打碎,直到最後整個大陸徹底地被打碎,大陸碎片化成了無數的小的空間,細小的碎塊化成星球,大的碎片又形成了像原先的世界,只是心形成的心得小世界小了無數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