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我會說嗎?”小百合冷冷一笑。

“呵呵,沒事,我們會讓你說的…你這兩年來一直在第一中學讀書,肯定是接到了某種任務吧?應該不是刺殺林天和譚香雪,要不然你也不會兩年後再動手,因爲這樣子不值得…或許你是爲了…”

小百合挑了挑眉毛,“你還有事情嗎?如果沒有事情我要睡覺了。”

“不急,說說你的上司是誰吧,我們查過你,日本野田家族,從小接受殺手培養,幾乎算的上是全才,在小日本怎麼說也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名門望族了,爲什麼會跑到神州來進行任務呢?”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說,你身後到底有什麼勢力…”

小百合沉默不語。

林老繼續說道,“你放心,最近我們會和野田家族提出交涉的,相信他們對於你的性命還是有點興趣的,畢竟你身上還有一樁婚姻吧?”

這個時候的野田小百合終於面色難看了,但是她旋即調整過來,冷哼一聲。“要殺要剮隨便你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那好吧,那我們拭目以待,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明智一點,畢竟我現在很生氣,還有就是…你的時間不多了。”林老說完這句話,淡淡一笑,揹負着雙手,說道,“你執行任務失敗,還落到了我們手裏,你說你背後的會放過你嗎?”

小百合撇撇嘴,沒有說話。

“好好想想吧。”林老說完,就離開了房間,剩下小百合一人。

小百合沒有絲毫睡意,她現在想想都渾身發抖,原本刺殺結束以後,她已經全身而退了,第二天她就準備好了機票,一切都收拾妥當了,這一切按理來說應該是神不知鬼不覺得,卻沒有想到在上飛機的時候竟然直接被抓住了,沒有絲毫抵抗之力,抓她的人猶如一座大山那樣子可怕,她到現在都忘記不了那個眼神…

可是她不能說,也不能透露半點,如果要是說了,不僅僅是她個人,或許整個野田家族都會在日本除名,所以她必須隱忍!



時間又過了幾天,林天基本上已經恢復了,不過醫院方面還是建議林天住院觀察一下,不過也允許他能外出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重獲自由的林天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拉起譚香雪的手,就出了軍區醫院…

他沒有發現,他剛走後不久,從軍區內兩道身影也尾隨了出去,悄無聲息。

在一處長房中,林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裏拿着一個茶杯,正閉着眼睛細細品着。

“你放心吧,我已經叫了我的人悄悄跟出去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一個老者走進,笑眯眯的說道。

林老點點頭,說道,“我感覺最近日本那邊似乎有些動作了,雖然還不明瞭,而且都是在暗地裏,但是我怎麼總感覺Q市特別吸引他們呢?”

老者笑了笑,說道 ,“你還幾個FJ省幾年前剿滅的那個幾個人吧?”

林老點點頭,說道,“我聽國輝說過,好像是最後是林天出手幫忙,纔將他們其中的一個頭目留下來的。”

“恩,我們調查過了,那個人是西野,在日本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氣的殺手了,最重要的是,他的氣已經能運用自如,灌至全身,當時的國輝不是對手,我只要是沒有想到…林天竟然能把他留下來!”

“對於這一點,我已經問過國輝了,他說當時他受傷暈倒了,所以也不是很清楚,至於這個孩子是怎麼把西野留下來的我們就無從得知了…”

“呵呵,看這個孩子的闖勁,簡直就和你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哈哈,都是那麼不怕死。”

林老莞爾一笑,擺擺手,繼續說道,“我感覺他比我還狠,這已經是屬於年輕人的年代了…好了,不多說了,我也該走了!”



“行,事情有什麼新的進展我再通知你吧,畢竟這件事情,上面已經盯着了。”


“哦?”林老眯了眯眼睛,笑了笑,說道。“看起來這件事情確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我這個徒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在某個熱鬧非凡的集市上,林天牽着譚香雪的手,現在對於他來說那裏都是新鮮的,那裏都是好玩的,這裏看看,那裏停停,到了中午乾脆找了一個地方吃起了燒烤…

林天拿起一串燒烤,遞到了譚香雪嘴前,譚香雪吃了一口。

“好吃嗎?”譚香雪點點頭,說道,“我感覺你做的比較好吃…”

“恩…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誰!”林天驕傲的說道。

“臥槽,兄弟,你這樣子說就不對了。”

林天和譚香雪的交談被店老闆挺到了,他立馬就來了興趣,老闆是一個東北漢子,長得十分壯碩,看他的語氣,帶着幾分好玩的意思,你說你秀恩愛就秀恩愛吧,爲毛沒事拿着我的燒烤秀恩愛…這對於單身狗來說太煎熬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譚香雪就轉過腦袋看了一眼老闆。

“我…”那個燒烤攤的老闆瞬間就沒話說了…半響,他朝着林天豎了一個拇指,嘴裏喃喃道,“這個年代果然裝13就能把到女生,看來我回去也好好好裝裝13!”老闆心中暗自作下了決定。

林天和譚香雪吃完以後,繼續牽着手,找地方玩,距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所以這些天他們可以好好放鬆一下。 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大學開學的時間也已經剩下最後一天了…

到了晚上,林天牽着譚香雪的手,回到了學校…他們的戀情早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連雙方的父母都默認了,他們就不需要再隱藏什麼了。


今晚學校開了一個送老生的晚會,一部分考完的老生都會回來參加這個晚會,畢竟這是他們在第一中學的最後一天了,還是值得紀念一下的。

今晚無論是保安,還是生管,幾乎都到了操場去看晚會,所以對於宿舍的監管也放鬆了不少,林天和譚香雪兩人很簡單的就進了男生宿舍。

到了他自己的宿舍,裏面已經站滿了人,宿舍的幾個男的,還有他們各種的女朋友,連歐陽時雨都在這裏。

“人都到齊了?”黃劍華問道。

“恩。”

衆人點點頭。

黃劍華走到林天面前,錘了一下林天的胸口,說道。“歡迎回來。”

林天笑着點點頭,說道,“晚上有什麼打算?”

“嘿嘿,咱們去VIP專區看錶演,我上面已經準備了各種酒,各種美食,晚上絕對要不醉不歸!”

“你的意思是?”

陳超點點頭,說道。“沒錯,你猜的沒錯,就是天台!嘿嘿,我早就研究過了,從宿舍樓樓頂觀看晚會是絕佳的地方,不會有人跟我們吵,我們可以安靜喝酒!”

“好了好了,快帶我們去吧,真的有那麼好嗎?”傾玖兒忍不住說道。

“嘿嘿,老婆大人你放心,我光是雞腿就買了幾百塊,今晚絕對讓吃到爽!”

“嗚嗚,以後人家胖了怎麼辦…”傾玖兒說道。

“胖了纔好,像我老婆那麼漂亮的氣質美女,就算是胖了也漂亮!”

陳超正好拍了一個馬屁。

“好了,既然是這樣子,那我們走吧。”林天牽起譚香雪的手,走在了前面。

“真羨慕他們倆。”任小魚在一旁細聲說道。

在一旁的東陽笑了笑,牽起她的手,“我雖然沒有天兒那麼全才,但是我會把我最好的都給你,盡我所能,讓你每天開開心心!”


“嗯!”任小魚重重的點了個頭。



林天抱起譚香雪,上了樓梯,後面的人依次上來。

看到出來陳超真的下了很大的功夫,上面多了五六張桌子,還有椅子,桌子上放滿了美食,還有啤酒紅酒,飲料一應俱全,這個傢伙不知道去哪裏搞來了點,買了一些小燈,放在旁邊,還有幾分浪漫的氣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露天酒會一樣。

“好了,弟兄們~嗨起來!”陳超起來以後,**一聲。

卻發現沒有人鳥他,林天和黃建華,東陽和尚四個人已經開始研究旁邊的紅酒了,女孩子們都在研究蛋糕,唯獨任小魚和傾玖兒兩人對這些雞腿尤其的感興趣。

陳超板着個臉,默默地加入了這羣禽獸的陣容中。

“咻!”

“咻!”

從操場上突然升騰起一道亮光,伴隨着一聲爆炸聲,煙花綻放!

林天等人在樓頂,看得最仔細,那些煙花絢麗的顏色倒映在他們臉上,林天淡淡一笑…過了今晚,就要告別高中生活了吧?

晚會開始了,下面一片歡騰,黃建華立馬拿起一瓶啤酒,還有幾個烤串,放在扶手旁邊,然後開始井井有味的看着,第一個節目是十幾個高三女生衣着暴露的跳着舞蹈,配合上誘惑的音樂,陳超還有黃建華看得都傻了!

林天和東陽在一旁,默默地點起一根菸,兩人喝了不少酒,現在正打算進入休息階段。

東陽今晚似乎很高興,拿起一根雞腿就啃了起來…、

“天兒。”東陽滿嘴油膩,叫了一聲。

“嗯,咋了。”

東陽一邊啃着雞腿,一邊說道,“FJ大學的程序幫你走完了,不過我想告訴你,以後那些危險的事情最好少幹,你要記得後面還有兄弟幾個給你撐着呢,大不了不就是一死嗎?你知道你受傷那天晚上,陳超那小子紅着眼睛一路狂奔到醫院,那個眼神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林天看向了眼睛瞪得老圓的陳超,一臉花癡樣,他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有人敢惹我。”

“那就揍死他丫的!”東陽笑着說道。

他抽了一口煙,繼續說道,“現在東和燒烤已經在Q市遍地開花了,接下來必定要打入整個神州大地,你也知道,這兩年來我休學了,所以根本沒有怎麼上課,現在好不容易能讀大學了,所以我打算甩手了…先交給我爸打理。”

“你打算併入你爸爸的產業?”林天問道。

“不…你覺得我能捨得嗎?老子可是拼搏了兩年,天天風吹日曬的,怎麼可能輕易交給我爸?”

“那你的意思是。”

“商場如戰場,狡詐的人太多了,現在咱麼Q市有美美集團這個合作伙伴,暫時沒有關係了,但是別的地方不好說對吧,而且咱們東和燒烤的名氣也僅僅是在Q市,放大點說就是在FJ省,還沒有走出省,打不出名氣,別人憑什麼和咱們合作?所以我想讓我爸幫咱們好好打打廣告,我也能好好休息一下。”

林天點點頭,這兩年來東陽還有和尚確實很累了,天天回到宿舍就是倒頭睡,有幾次甚至出去應酬,因爲太累了,直接醉倒在了宿舍樓下,在石椅子上睡了一覺…雖然東陽現在已經晉升爲燒烤業的大頭了,但是說破天他還是個學生,剛剛成年的人而已,他確實太累了。

這兩年來,東陽變得成熟,身上也變得有了幾分氣勢,要不然還真壓不住幾個人。

林天和東陽兩人又幹了一杯紅酒,東陽就去看節目了…

林天繼續搜刮食物,陳超就像是個敗家子一樣,買了那麼多,林天甚至懷疑會不會浪費…當林天看向任小魚還有傾玖兒兩人的時候,他就放心了,看起來消滅這些東西應該不成問題。 天空出現絢爛的煙花,將他最爲華麗的一面展示給世人之後,便落寞的降落了…晚會已經到了收尾的階段了,天台上的氣氛也已經急劇升溫,東陽牽着任小魚的手,躲在角落裏,不知道在幹什麼,時不時還會傳出笑聲,還有死鬼這兩個字…

陳超撇撇嘴,有些羨慕的看着。

“你在看什麼?”傾玖兒雙手叉腰,問道。

“沒…沒…”

陳超有些語塞,實際上最近陳超一直在糾結着一些問題,大部分都是大學有關的事情…他要去讀軍隊,而任小魚則是跟着歐陽時雨一起考上了FJ省另外一所學校,名爲JM大學,也算得上是國內頂尖的大學了…如果是這樣子,兩人就可能兩地分居,而且不能經常見面!

對於這點,陳超真的很糾結,他要去參軍怎麼說也要幾年的時間,這幾年時間能見到任小魚的次數絕對不多…這是他所面臨的一大難題。他曾經想過要向他老爸坦白他和傾玖兒的事情,他相信只要他說了,或許他老爸就不會讓他去參軍了…但是話說到嘴裏,他卻退卻了。

自己對於傾玖兒來說真的是最好的選擇嗎?陳超陷入了彷徨,要是自己當時不糾纏着傾玖兒,或許傾玖兒能找到更好的吧?至少…比自己帥。陳超自嘲的笑了笑。

“喂,傻瓜,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傾玖兒嘴裏不知道吃着什麼,問道。

“啊?沒有。”陳超笑了笑,走到傾玖兒面前,輕輕地碰了一下傾玖兒的臉蛋,然後說道。“我沒事,去那邊抽一根菸。”

傾玖兒點點頭,說道,“恩,去吧。”

說完又走回了食物堆旁。

陳超愣了愣,看了一眼吃飯的傾玖兒,笑了笑,或許他心中已經做出選擇了吧。

陳超沒抽一會兒,林天就走了過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怎麼了,一個人在這裏抽悶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