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不是說廢話嗎?”

小白笑呵呵地說道:“要不是我們想要得到那兩本無上神決,就不會觸動保護兩本無上神決的結界,我想你也不會被驚動,我說的對吧?”

“呵呵,你很聰明嗎。”

金鱗巨蟒看着小白笑道:“不錯!本來我是一直在這一片小湖裏睡覺的,但是就是因爲你們兩個人觸動了神決保護結界,所以才把本大王驚醒的。既然你知道是你們把我驚醒的,你們還想要那兩本無上神決嗎?”

“當然想要啦!”

小白說道:“神決擺在那裏也是就那樣白擺着,還不如讓我們拿去,或許我們還能參悟其中的所有法則呢。”

“就你們?”

金鱗巨蟒幻化成的青年哈哈大笑道:“你吹牛也不知道上稅,法則訣多少億萬年沒有任何人能全部領悟其中的法則,就你們?真是笑死人了。你認爲你們很聰明?還是認爲你們很有天賦?告訴你們,古往今來不知多少天賦異稟之人想要參悟法則訣上所有的法則,但是有人成功了嗎?最多能領悟五六個就是極限中的極限了,別說把全部法則全部領悟了。”

“你說的是沒錯,但是沒試過怎麼知道了。"小白據理力爭道:“我認爲只要把法則訣給我們,我們一定能領悟其中的所有法訣的。”

“屁!”

金鱗巨蟒不屑地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想法,無非是想要那兩本無上神決嗎。這樣吧!只要你們能打開海洋訣,我就把法則訣交給你們如何?”

“海洋訣?”韓雨與小白異口同聲的問道。

“不錯!就是海洋訣。實話告訴你們吧!不是神人的別想打開法則訣。就你們現在的實力,法則訣不排斥你們已經很不錯了,更別提打開它來領悟其中的法則了。只要你們能打開海洋訣,我就決定把海洋訣和法則訣一起送給你們。”

“這麼好?爲什麼?”小白十分不解地問道。

“呵呵,你們只要能夠打開海洋訣我就告訴你們爲什麼。”金鱗巨蟒幻化而成的年輕人很猥瑣的笑了笑。

“好!我們答應。你快點把防護兩本無上神決的防護結界撤掉吧!”小白對着金鱗巨蟒說道。

軍婚小媳婦:首長,請立正 沒問題。”

金鱗巨蟒得意的一笑,接着大手一揮,兩本無上修神神決就飛到了金鱗巨蟒的手上。

看着金鱗巨蟒展露的這一手,韓雨與小白兩人都很是歎服。隨手一揮就可破除結界並讓結界裏面的物體自動飛到自己的手上,這要多高的修爲才能辦到啊?反正現在的韓雨與小白肯定是辦不到的。

隨手把海洋訣遞給了小白,金鱗巨蟒看着小白道:“給,看你的了。要是能打開這本海洋訣,我就把海洋訣連同我手上的法則訣一起給你。要是你們打不開這本海洋訣,那麼抱歉,這兩本無上神決你們一本也別想拿到。”

“知道了,廢話真多。”

小白手拿着海洋訣,雙手用力就想把它給翻開。但是出乎小白意料的是,即使小白用盡全身戰力還是動不了海洋訣一頁,反正就是打不開就對了。

“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用上了戰力居然還打不開這麼一本書?”小白疑惑的嘀咕着,接着他看向金鱗巨蟒質問道:“金鱗巨蟒,你是不是怕我們打開這本海洋訣,你就故意在這本海洋訣上做了手腳,好讓我們打不開啊?”

“靠! 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 ?自己打不開就打不開,還賴我,真是無恥到極點。實話告訴你們,這本海洋訣是水神水恆貴當年的修神神決。她在這本海洋訣上注入了她自己的神力,要是誰在水的天賦上能得到她的認可,自然而然就能打開這本海洋訣。不然,就是拼了老命也是打不開這本海洋訣的。”

“水神水恆貴?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你應該是水神的神獸啊!怎麼你不跟在水神的後面,在這裏幹什麼?”小白對着金鱗巨蟒問道。

“唉!”

金鱗巨蟒嘆口氣道:“當年水神在神界得到這本法則訣時,無數的大神都來圍攻水神,誓死要得到這本法則訣。但是水神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對付的,一切想要來搶水神手上法則訣的大神基本上都被水神滅了。但是就是有些神不死心,一直都來騷擾水神,其中更有一個實力在水神之上的大神,他就是火神火無敵。爲了擺脫火神的糾纏,水神與他在神界斷神崖之上決戰,兩人大戰了幾百年了,最後水神漸漸不支,被火神一個偷襲重傷在身。”

“最後還是我出手纔將水神救出。隨後水神爲了躲避火神而來到人界,並在人界的望月湖湖底佈置了神之結界,從此便在這裏安定下來。這一安定就是幾千萬年,有一天水神忽然來到我的身邊,她對我說她要去別的空間結界裏去闖一闖,要離開這裏了。我當時要跟她一起去,但是她制止了。她跟我說叫我守護好這裏,並且她還把自己的修神神決海洋訣和奪得的法則訣一併留在了這裏。”

“爲什麼水神要把她自己的海洋訣與辛苦奪來的法則訣留在這裏呢?”小白不解的問道。

“因爲她叫我好好的守護這兩本無上神決,說日後將有有緣人會前來拿走他們。並且還跟我說,要是有人能打開她留下來的海洋訣的話,叫我以後就跟着那個人後面混了。”金鱗巨蟒回憶道:“但是這麼多億年過去了,沒有一個人能來到這裏。不對,在二十年前倒是有個嬰兒從神界通道來到了這裏,但是我看他也不像是能打開海洋訣的人,就把他送到望月湖湖面上去了。”

“什麼?”韓雨與小白異口同聲的大叫道,一下子把金鱗巨蟒嚇了一跳,他道:“唉?你們兩個人幹嗎?一驚一乍的。”

韓雨激動的上前問道:“金鱗巨蟒大王,你說二十年前有一個嬰兒從神界通道來到這裏,後來被你送到望月湖湖面上去了,是不是這樣?”

“是啊?怎麼呢?”

金鱗巨蟒不明所以的問道,隨後像是響起什麼似的,他誇張的叫道:“他(指小白)說你是神之體,擁有神的血脈,你莫非就是二十年前我送到湖面上的那個神之嬰兒?”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大概是的。”

韓雨激動的說道:“因爲我師父就是在望月湖撿到我的,而我體內也一直封印着一股強大的神力,小白就說我一定是神的兒子。這麼說起來的話,我最先來到人界就是出現在這個空間結界裏嘍?”

“不錯!的確是出現在這個空間結界裏。”金鱗巨蟒點點頭道:“因爲這個結界是水神親自設立的,當初在設立好這個結界後她還專門的打通了幾條空間通道。其中有一個就是直通神界的,我想應該是你的父母或是什麼人打開了神界通往人界的通道,想把你送到人界來。但是由於神力不足或是什麼關係,空間通道扭曲,最終導致與水神所設立的空間通道相結合,你就自然而然的出現在這個空間結界裏了。”

“這麼說來,我就是被我的家人從神界打通空間通道送到人界來的嘍?”韓雨進一步的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

“那我的父母爲什麼要把我送到人界呢?是不是他們不喜歡我?還是因爲他們不要我這個兒子?”

“這個...很難說是什麼原因,也許是你的父母要你來到人界鍛鍊一下,又也許是.....”

“是什麼啊?”

聽到金鱗巨蟒說到一般忽然停了下來,要知道爲什麼原因把自己丟到人界的韓雨有點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又也許你的父母遇到了危險,不想讓你受到牽連,所以就把你送到了安全的地方,而人界就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啊?”

韓雨吃驚一大驚,他急道:“聽你這麼一說,我父母豈不是很危險?”

“別亂猜了,反正我也不知道。快點吧!你叫韓雨是吧?看你能不能打開這本海洋訣。要是能打開的話我就把這本法則訣也送給你,以後我也就跟你後面混了。”

金鱗巨蟒催促的說道,他將還在小白手裏的海洋訣拿到了韓雨的手中。

韓雨聽金鱗巨蟒叫自己試試打開海洋訣,他現在哪有什麼心思啊!他現在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問道:“金鱗巨蟒大王,你說是不是真的是因爲我的父母遇到了危險,才把我送到人界的啊?還是另有別的什麼原因呢?”

“你小子真煩,我怎麼知道?你當我是萬能通啊?什麼都知道嗎?趕緊的,快點試試看能不能打開這本海洋訣。要是你能打開的話,我會告訴你一些別的對你現在有用出的事情。”

“真的?”

韓雨一聽高興的說道:“好,我馬上就試試看,看我能不能打開這本海洋訣。”

說試就試,韓雨本來還認爲就連小白都用全部力氣還不能打開它,那我用上全部力氣也沒什麼用嗎。再加上金鱗巨蟒告訴他們,這本海洋訣水神是在上面注有神力的,必須是在水的天賦上能得到水神的認可方能打開。

就這樣,韓雨也不想用盡全身的戰力去試,他只是用上平時翻書的力氣去翻這本海洋訣。

沒想到韓雨一翻之下還真是把海洋訣就這麼的翻開了。接着一道光芒閃現,一個絕美的女子影像出現在韓雨等人面前。一看到這個絕美的女子,金鱗巨蟒就激動的跪了下去,他聲音略帶顫抖的說道:“水...水...神。”

“呵呵,”水神笑道:“小風,感謝你這多年的一直守護,從今天起你就跟在這位少年的身後吧!”

說完水神還指了一下韓雨,“小風,你以後就要跟着他吧!記住,要是你們以後去了神界,一定要幫我教訓教訓一下火神這個傢伙。”

“是,水神,小風知道了。”金鱗巨蟒恭敬的答道。

水神轉眼看着韓雨道:“年輕人,你水的天賦很好。這本海洋訣你要好好的參悟,只有領悟了海洋訣最高奧義你就可以成神了。祝福你,這只是我的影像,現在我的影像能量也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我該散去了。記住,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我的海洋訣,我們有緣還會再見的。”

水神說完她的影像就消散了。看着手中的海洋訣,韓雨與小白兩人都有點興奮。韓雨是興奮自己只要成神就可以去找自己的父母了,小白興奮是自己認了這麼一個主人,以後自己一定牛叉無比。

金鱗巨蟒走到韓雨的身旁說道:“恭喜你了,現在你就是我的新的主人了,你可以叫我小風,以後我就跟着你混了。”

“啊?”

韓雨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啊了一下。但是聽到金鱗巨蟒耳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他質問韓雨道:“怎麼?難道你不想本大王以後跟你混?”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韓雨回過神來笑道:“只不過我覺得你有這麼一個名字讓我覺得很詫異罷了。你以後也不要叫我主人什麼的了,就叫我韓雨得了,我以後也就叫你小風好了。”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介意。”小風道:“反正叫我叫你這個小鬼頭主人我也覺得蠻彆扭的。”

“唉!你別廢話了,趕快把你手上的法則訣拿過來吧!”小白用手指着小風手上拿着的法則訣說道。

“哦!給。”

小風很配合的把法則訣交給了韓雨,他並沒有交給小白。小白也不計較,韓雨的不就是我的嗎?這就是小白現在的心中所想。

看着韓雨拿着這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無上神決,小白高興壞了,他興奮的對韓雨道:“韓雨,快點打開法則訣,看看裏面的法則。”


“好啊!”

看着小白這麼興奮,說實話,韓雨也是非常開心的。可是當韓雨想翻開這本法則訣時,他發現書怎麼也打不開。

小白問道:“怎麼呢?難道打不開?”

“嗯!是的,用盡全力都打不開。”韓雨老實的回答道。

小白一見韓雨打不開,立刻指着金鱗巨蟒問道:“唉,你搞什麼搞?怎麼韓雨打不開法則訣呢?你不要跟我說什麼水神在法則訣上也注入了神力,要有緣人之類的才能打開。要是你真這樣說的話,我一定暴揍你一頓。”

“就憑你?你還是一邊待着去吧!你還不夠格。”小風鄙視的看了一眼小白說道:“韓雨之所以打不開法則訣呢,那是因爲他的實力還不夠,因爲他還沒成神。只有韓雨將海洋訣的神功練到頂峯,領悟水的法則過後,他自然而然的就能打開法則訣了。”

“靠!這麼說豈不是韓雨在成神之前都不能看到法則訣的內容啦?”小白不滿的叫嚷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就是這樣的。”小風點點頭道:“這也就是爲什麼開始我說你們只要能打開海洋訣我就把法則訣也給你。這是水神的囑咐,只要你能打開海洋訣,你就會修煉它,等你修煉海洋訣到頂峯的時候,你就可以領悟水的法則。只要領悟成功你就可以成神了,自然而然的你就可以打開法則訣啦。”

“我靠!真的是想不鄙視你都不行啊!”小白對着小風豎起中指鄙視的說道。


對於小白的鄙視小風是視而不見,他對韓雨道:“爲了能讓你早日成神,你這一段時間就在這裏好好修煉海洋訣吧!對了,在修煉海洋訣之前我要傳授你一招須彌芥子。”

“須彌芥子?這是什麼東西啊?”韓雨不解地問道。

“啊!我倒!”

這次倒的不止是小風,連小白都忍不住倒地。小白站起來對韓雨解釋道:“所謂的須彌芥子就是一個能藏萬千東西的一個法術,相當於一個儲物空間,明白了嗎?”

“哦!原來還有這麼神奇的法術啊!那你快點教我吧!”

“啊!我再倒!”

金鱗巨蟒小風與超神器小白兩人再次倒地,他們現在對韓雨這個強人只能表示無比的佩服。

Www ☢тTk ān ☢¢ o 須彌芥子,乃和平仙界某位大仙的仙術。可藏一切物體,實乃居家旅行必學之仙招。

韓雨很聰明,很快就將須彌芥子的法術練會。這時小風就開始叫韓雨練習海洋訣了,但是韓雨卻拒絕了。

小風很不可思議的說道:“韓雨,你傻了嗎?這裏可是比仙界還好的地方,在這裏修煉一年等於你在仙界修煉百年唻!況且這裏空地中央的小湖水可是能讓你加速修煉海洋訣的,你居然不要修煉?爲什麼啊?”

對於韓雨的拒絕,不止金鱗巨蟒小風詫異,就連超神器小白都不明所以,“韓雨,你搞什麼? 美女總裁愛上我 ?只要你在這裏好好修煉個幾十年,那到時候你到仙界還不橫着走?”

韓雨不好意思的笑笑,“小白小風,你們兩個都誤會我了,我只是說暫時不修煉,又不是說永遠不再這裏修煉嘍!”

“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真的發燒燒壞腦袋了了,要不然怎麼會拒絕在如此好的壞境下修煉呢?呵呵。”小白一聽韓雨只是暫時的不在這裏修煉,他的心情也就放心下來了。

也許有人會問,韓雨在不在結界空間裏修煉管他什麼事。那是因爲小白是超神器的緣故,他的主人要是太菜的話,那他這個超神器豈不是很沒面子?

小風聽韓雨說只是暫時不修煉,他還是急不可耐,“韓雨,你說你暫時不修煉,那你要何時纔開始修煉海洋訣啊?不會是搞個幾百年後再修煉吧?要真是這樣我就先把你吃了,省的我看着窩心。”


“我靠!你這個巨蟒還真是狠毒啊?”

小白指着金鱗巨蟒道:“想不到纔剛認我主人爲主人不久,你就開始欺主啦?你管韓雨什麼時候修煉海洋訣了,他要什麼時候修煉就什麼時候修煉,你管得着嗎?”

“你....”小風有點氣歪鼻子道:“你給我閃一邊去,不然我第一個教訓的就是你。”

“啊呀!你還敢恐嚇我?你當我小白是嚇大的啊?告訴你,我纔不鳥你了。”

“啊呀,你們兩個別吵了,聽我說。”韓雨制止了小風與小白的爭吵道:“我只是不想馬上修煉而已,最多就一天,我明天就修煉還不行嗎?”

“真的?”小風眼珠子看着韓雨直轉道。

“當然是真的啦!我騙你們幹什麼呢?對我自己又沒有好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