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你沒事兒吧。”

“不好,這是典型的迴光返照,郝總,趕緊讓郝佳去我的辦公室,我給她開個急方,否則就沒命了。”

郝總一聽楊雲這話,立馬一把抱起郝佳就要往外走,陳逸去攔住他的去路。

“小子,我女人要是有任何閃失,我必然滅你滿門。”

郝總沒想到在這麼危急的時刻陳逸還要搗亂,他大聲怒吼道。

“帶點兒腦子行嗎,這向是迴光返照的跡象嗎?”

“爸,我現在感覺身體好輕鬆,沒有任何的不適啊。”

郝佳輕聲說道。

“郝總,你糊塗啊,迴光返照的人是感受不到痛苦的,別猶豫,晚了就完蛋了。”

郝總猶豫了一下,感覺還是楊雲更靠譜一些,立即抱着郝佳就往外面衝。

陳逸知道,一旦抱去楊雲的辦公室,他立馬就會動手腳,本來已經快要痊癒的人, 軍婚烈愛︰超能天後來襲 ,而且就算不動手腳,他隨便給郝佳吃點兒藥,也可以將治療郝佳的功勞安在自己身上。

陳逸自然已經決定要拆穿他的謊言了,自然就不會給他機會。


郝總撞了好幾下,陳逸都紋絲不動,那些保鏢立馬出手了。

陳逸雙手做了一個太極的手勢,四個保鏢的攻擊就好像泥入大海,直接被陳逸化爲烏有。

四個人對付一個人居然沒有辦法,這四個保鏢臉上也掛不住了,他們拿得是頂級保鏢的薪酬,要是連一個小醫生都搞不定,傳出去他們沒法在保鏢界混了。

他們隨即彎腰從靴子裏面掏出匕首,刀刀刺向陳逸的要害。

陳逸因爲沒想傷害他們,一味的防守,就顯得有些被動,但雖然處於下風,但還不至於落敗,而且每次郝總想衝出去的時候,他都能揪住郝總的衣服給拽回去。

楊雲在外面很着急,但也只能乾着急,就這樣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陳逸有些乏力了,當着衆人的面,他沒敢使用符文。

“住手!”陳逸大吼一聲,身子迅速的後退,想要脫離這四個保鏢的包圍圈。

四個保鏢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自然不肯錯過,立馬追了過去,這個時候,陳逸已經不打算和他們鬥了,他護住要害,讓他們直接將自己的身子擊飛。

郝總見陳逸終於被擊敗了,立即抱着郝佳向外衝。

“不是早就已經迴光返照了嗎,你看看郝佳有什麼問題沒?”

郝總愣了一下,趕緊看郝佳,面色紅潤,並沒有什麼異常。

“郝總,別聽他的,迴光返照是可以持續幾個小時甚至有可能一整天。”

楊雲剛纔還說特別的緊急,好像一刻也不能延誤,現在卻說要持續幾個小時,甚至是一天,這種前後矛盾,終於引起了郝總的懷疑。 “楊館長,你不會真的在佳佳身上動了手腳吧。”

郝總一臉疑惑的看着楊雲問道。


“郝總,你怎麼能聽信一個外人的話呢,咱們倆個的交情多少年了,我能幹這事兒?”

對於楊雲的人品有多糟糕,郝總是瞭解的,人品這東西,短時間內可以僞裝,但時間一長,總會從一些細節上暴露出來的。

郝總之所以相信楊雲,是因爲楊雲的醫術的確高明,治好了不少的疑難雜症,現在在富人圈,楊雲就是一個香餑餑,這些人對楊雲已經到了迷信的程度,就連有個頭疼腦熱,他們都要讓楊雲看。

雖然楊雲看病貴是出了名的,但他們有錢人根本不在乎這個,只要能給他們治好病,貴點兒反而能夠體現出他們的與衆不同。


不過有時候楊雲的貪婪也有點兒過分了,外面幾塊錢東西,他直接算好幾千,雖然這些有錢人爲了面子不和他計較,但心裏面可是門兒清。

“郝總,如果我說郝佳的身體本來沒有任何毛病,你怎麼想?”

見郝總已經對楊雲產生懷疑了,陳逸接着說道。

“這不可能,簡直是胡說,她沒病怎麼隔三差五的暈倒?”

“你仔細回憶一下,她的這個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郝總想了一下,然後說:“她之前一直在國外唸書,在大學生運動會還得過不少獎,應該是回國之後沒多久吧,大概兩年前。”

“是不是在她和楊雲見過面之後?”

“陳逸,你小子胡說什麼呢?”

楊雲有些着急的怒吼道。

“楊館長,你心虛什麼,這是你的主場,白的我還能說成黑的?”

郝總看了楊雲一樣,他看上去的確有些心虛,心裏不由得咯噔一下,唐繼峯趕緊插嘴道。

“楊館長和姐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好像說她身上有什麼隱疾,剛開始我們都不相信,但是第二個月我姐就倒下了,舅舅,當時你還說楊館長是神醫來着。”

唐繼峯大聲的補充道。

郝總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這樣的。”

“郝佳的身體素質極好,天生有當運動員的天賦,她身上的免疫系統也特別的強大,自我修復能力極強,但這本來是好事兒,我都沒想到,有人還能在這個上面大做文章。”

“陳醫生,你別這麼賣關子好不,你說的那些我們根本聽不懂,你就直接告訴我,楊雲有沒有在她身上動手腳。”

郝總有些着急的說道。

“我現在說了,你也未必能百分百信我,你可以將郝佳帶回去,只要別在服用楊雲給你們開的腰,多吃甜食,暈倒的事情就不會在發生,也的虧她身體素質好,否則,這麼長時間,只怕成廢人了。”

“啊,吃甜食要發胖的,我正在減肥呢。”

郝佳一臉爲難的說道。

“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乎什麼身材。”唐繼峯沒好氣的說道。

“郝佳,你放心,在最近這段時間,你可以放心吃甜食,不但不會長胖,反而會讓你的皮膚變得更加滋潤,而且最重要的是,能夠讓你變得更聰明,你不是學設計的嗎,會讓你靈感迸發的。”

“楊雲,如果陳醫生說的是真的,咱們兩個沒完。”

郝總看着滿頭大汗的楊雲,恨恨的說道。

“郝總,你怎麼能因爲他一句話就懷疑我呢,咱們之間多長的交情了,你這樣做會讓我寒心的,趕緊將佳佳帶到我診室去看看,你聽他瞎說,會要了佳佳的命的。”

郝總也有些遲疑了,雖然楊雲人品不好,但他不相信楊雲能做出如此缺德的事情。

但陳逸又說得有理有據的,他也不敢不相信,關係到他女兒的性命,他也不敢輕率的做出決定。

“佳佳,你願意相信誰的話?”

郝總看着郝佳問道。

郝佳看了看楊雲,楊雲立即使勁兒的衝她招手。她又看了看陳逸,陳逸卻是一臉的淡然,甚至有種不想多看她一眼的意思。

“還是相信陳逸醫生吧,我覺得他身上的正氣應該不會騙人。”

女人果然是感性的動物,即便是關係到自己的性命,做決定的時候依然這麼草率。

郝總走的時候,用別有深意的眼神看了楊雲一眼,那種眼神讓楊雲的後繼發涼,但他只能強裝鎮定,十分坦然的對着郝總笑了笑。

“逸哥,咱們要不要請幾個保鏢?”

孟波看着楊雲的背影,一臉擔憂的問道。

“你一個月多少工資?”

“這個,你和陳館長關係那麼好,你現在也是在給他做事情,讓他幫你請個保鏢,不過分吧。”

孟波小聲說道。

“你請一個保鏢,他們請兩個殺手怎麼辦?”陳逸一臉平靜的說道。

“反正我感覺這一次,楊雲是真的生氣了,他剛纔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吃你的肉。”

“邁出了第一步,就別想着後退,邪始終是戰勝不了正的,他現在更應該擔心的是應該怎麼給郝總一個交代吧。”

聽沈遠說了那個富人協會之後,陳逸其實可以想象出來沈遠沒有說出來的功能,無外乎就是幫有錢人請殺手,殺掉仇人和商業上的競爭對手。

郝總肯定也是這個協會裏面的一員,楊雲這麼對他,郝總肯定會咽不下這口氣,但他又不能直接找楊雲算賬,那麼十有八九就會選擇買兇殺人。

陳逸感覺在潛龍市處處針對自己的那股神祕力量極有可能和這個組織有關係,只要他們內部的人開始行動,陳逸總會找到蛛絲馬跡,從而抓出坑害自己的真兇。

陳逸下班回他們租住的地方,習慣性的繞了幾個圈之後,用隱身符回到他們現在居住的小區。

言清正坐在沙發上逗皮皮,林楊卻站在窗前,滿腹心事。

“想什麼呢?”

馮家庶女亂後宮 ,將手搭在林楊的肩膀上,十分親熱的問道。

“陳逸,你還要在潛龍市呆多長時間?”

林楊看着陳逸,一臉認真的問道。

“這個我現在還真說不準,今天又發現了一些新情況,局勢比我想象的還要複雜。” 林楊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我的醫術有限,特長就是種藥材,現在成天呆在這裏也不是事兒。”

陳逸想了一下,然後說:“要不這樣,你先回去幫忙照看那個藥材種植基地,咱們兩個都走了,那些村民也是兩眼一抹黑。”

陳逸見林楊有些遲疑,立即摟着他的肩膀說。

“林楊,咱們兩個就和親兄弟沒什麼區別,到哪裏之後,一切都由你全權做主,該種什麼,該怎麼種,你想怎麼弄就怎麼弄,這方面你比我在行。”


林楊點了點頭,其實他早就想離開了,只是當時沈遠需要人控制,皮皮需要人照顧,他實在開不了這個口。

現在沈遠在陳逸的感化下,變規矩了不少,而言清也能將皮皮照顧得很好。

“心怡剛生完小孩兒,身子肯定很虛,你回去之後,幫忙多照顧她一下,而且這麼長時間沒有看見孩子,她心裏肯定也難受,你回去幫忙報個平安。”

“要不我將皮皮帶回去吧,這麼小的孩子,在母親身邊還是要好一些。”

“我何嘗不想,雖然皮皮服用了不夜天,但病情還沒有徹底根除,還需要一段時間,而且現在楊雲已經放出話要對付皮皮了,還是留在我自己身邊要安全一些。”

“兄弟,其實……。”

林楊想表達一下歉意,畢竟他知道陳逸現在的處境並不樂觀,自己這個時候離開他,好像有些不太仗義。

“別說了,我理解你,藥材基地那邊的事情,就拜託你了,那纔是我們的根本,我現在只不過是被一根繩索拴着,身不由己,你幫忙看着我們的根本,它會支撐起我們將來的一片天地的。”

自從林楊和陳逸一起來潛龍市,林楊就充當保姆的角色,他正處於雄心壯志的年齡,肯定不願意做這種事情。

而且現在陳逸每天都去陳家醫館上班,他每天就在屋子裏面打掃打掃衛生,看看電視,再和沈遠這個老狐狸鬥智鬥勇,這種生活自然就索然無味。

送走林楊之後,陳逸立即就遇見一個尷尬的問題,晚上誰照顧皮皮。

林楊在的時候,晚上皮皮都是由他照顧,其實他也嘗試過將這個任務交給言清,但每到半夜皮皮就會被言清踹到牀下,哭聲將林楊和陳逸都驚醒了,而她依然睡得和豬一樣。

但奇怪的是,皮皮只有聽言清唱歌才能睡覺,皮皮和林楊睡覺的時候,中途醒了,就只好抱過來讓言清給她唱歌。

還有一個讓陳逸特別擔心的事情,就是他感覺最近總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言清,其用意不言自明,肯定是在打皮皮的主意。

陳逸對楊雲做了這樣的事情,楊雲自然對他恨之入骨,直接對陳逸動手有難度,自然選擇攻擊陳逸最柔軟的地方。

這一點兒言清也清楚,所以即便言清就睡到陳逸的隔壁,依然有很高的風險,這次對方明顯有好幾個修煉者,陳逸設置了好幾次屏障都被他們破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