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剛才挑釁徐福的墨鏡男,就來自於一個三等家族。

按照固定資產來看,墨鏡男的家族應該是比徐福所在的徐家實力還要雄厚一些。

可墨鏡男還是只能老老實實的站在門口。

能夠坐著等待臨淵閣開門的,要麼是高修為的武者,要麼是一等家族。

之前他們還以為徐福或許是有什麼過硬的背景,才敢坐在那個位置。

現在看來嘛,徐福純粹是找死!

不過,他們也只是自顧自的談論著,並未理會徐福。

在他們心中,徐福只是個小丑,也不知道哪裡搞到的請柬,否者根本沒有資格跟他們站在一起。

對於周圍人的反應,徐福毫不在意,甚至還覺得有點好笑。

現在這個地球,他算是看明白了,和過去確實有所差別。

更喜歡痛打落水狗,更為趨炎附勢。

「如果當年的絕世道人莊周活在當下,恐怕也是得不到尊重吧。」徐福心道,掏出口袋的香煙。

「呼」

徐福長長的吸了一口煙后,吐了出來。

「我曹!我沒看錯吧?這小子在幹嘛?」墨鏡男驚叫道,不可置信的看著徐福。

「這……」李毅然和李婉婷皆是一愣,一副見鬼似的表情。

「嗎的!這小子莫不是腦殼壞掉了!這地方是他可以抽煙的!」

……

眼見徐福竟然還抽起了煙,人群瞬間就轟動起來了。

除了李毅然和李婉婷外,大部分人都是幸災樂禍。

而那個和徐福有過節的小年輕則是興奮不已。

他看了看時間,挪步到台階邊,往下面望去,「沈家的人好像正在朝這邊過來。」小年輕轉身朝一起來的中年人低聲道。

「恩,我們現在走過去,交涉一下,再出手教訓這小子,剛剛好。」中年人小聲回應道。

隨即,兩人便朝徐福所在而去。

不過,此時卻是陡生意外。

遠處觀望的墨鏡男似乎也是想到了什麼,急忙快步朝徐福奔來。

「你!馬上起來,跪在地上等候沈家……」墨鏡男開口對徐福嚷道。

只是他話還未講完,便被小年輕打斷,「你膽子可真不小啊!不但敢霸佔他人座位,還如此囂張的在這裡吞煙吐霧。」

小年輕玩味的看著徐福,眼神輕蔑。而他邊上的中年人則是怒瞪了墨鏡男一眼。

經中年男子這麼一瞪,墨鏡男登時懂了。

這功勞不是他能搶的!

「小子,現在有餘少主持公道,你還不跪下!」

墨鏡男放完狠話后,怯怯的看了眼小年輕,隨即退到一邊。

他雖心有不甘,不過又有什麼辦法呢?人家可是二等家族,不是他惹得起的!

「呵呵,有意思。」徐福吐了一口煙,淡淡道。

他早就感受到有一群築基期以及化丹期的修士正朝臨淵閣而來。

因此也就知道了小年輕和墨鏡男的企圖。 「這火不是已經沒了嗎,哪裏有那麼嚴重!」某一個官員忍不住小聲說了一句。

沈嚴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他帶着這麼多人過來結果根本沒事,這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更是丟人至極。

偏偏王媼還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她挑了挑眉,「老爺,妾身就說有管家在絕對不會有問題吧,這火不是一下滅下去了嘛!」

沈嚴深呼吸一口氣,不願意與她多言,只看向趕過來的管家,「王爺和王妃呢?這院子裏好端端地怎麼會着火呢!」

管家不慌不忙地俯身回答,「回老爺的話,現在火已經全部被撲滅了,經過奴才查探,著了火的廂房並非汀蘭苑的主房,好在及時發現,因此並沒有波及到主房。」

沈嚴和眾官員的臉色這才好了不少,他們轉身正要離開,誰知主房裏突然響起來一道嬌媚的聲,緊接着又是一道男人的粗喘聲,讓外面的人直接變了臉色。

在場的人都不是乳臭未乾的孩童,誰不知道這種聲音只有在的時候才會發出來,只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又是在相府,多少有些失禮了。

沈嚴剛緩和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去,他掃了主屋一眼,「這是怎麼回事?誰在裏面?」

眼看着一切的走向都和自己的想法一樣,王媼的眼底閃過一抹得意,面上卻是一片驚慌,她隨手拉過來旁邊的一個丫鬟,假裝斥責道,「沒聽到相爺的話嗎?誰在這房間裏面啊!」

小丫鬟就這麼被王媼帶了出來,她可以明顯感受到眾人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不免有些緊張地扣了扣手,身子還有些發抖。

王媼面色一變,聲音突然提高,「你這丫鬟怎麼回事?我們在問你話呢,到底誰在裏面啊?你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說出來不就行了!」

沈夙璃和澹臺肆剛過來就聽到了裏面王媼的話,她和澹臺肆站在汀蘭苑外靜靜看着裏面的情況,當看到那麼多人都在汀蘭苑裡,她不由得冷哼一聲。

「我這個嫡母為了讓她的好女兒嫁給王爺真是煞費苦心,居然還請來了這麼多觀眾,她就不怕因此毀了沈月葭的名聲嗎?」

澹臺肆討好地抱住沈夙璃的腰,在她耳邊低語道,「本王可斷不會被那女人蠱惑,王妃大可放心。」

沈夙璃挑了挑眉梢,又看了一眼裏面的那群人,「這沈月葭那裏的戰況也太激烈了吧,咱們站在這裏都能聽得一清二楚,也不知道裏面究竟是誰。」

澹臺肆的目光在裏面眾人身上一一掃過,看到澹鈺的時候停留了一瞬間,眼底閃過一抹瞭然,他微微勾了勾嘴角,「到時候王妃就知道了。」

沈夙璃拉着澹臺肆一直站在外面,現在可不是進去的好時候,她就是要讓王媼好好看一看她是怎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咱們先在這裏看着,等他們要開門的時候再過去,到時候王媼那老女人的表情一定特別精彩!」想到那副場景,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將沈夙璃眼底的那抹得意和算計看在眼底,澹臺肆寵溺地抱住沈夙璃,嘴角微揚,抿唇不語,目光沉沉地看着院內的眾人。

王媼絲毫不知道院外的事情,她還抓着小丫鬟等著從她嘴裏說出自己想聽到的話。

小丫鬟在王媼的目光下最終還是顫顫巍巍地說了起來,「奴婢見二小姐,不,王妃被人扶了進去,王爺也跟了進去,可是不久之後王爺就出來了,所以在裏面的應該是……」

她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其中的意思卻是不言而喻,在場的人臉色紛紛一變,一個個全都看向沈嚴,這晉南王妃可是丞相的二小姐啊。

沈嚴臉色驟變,在聽到這聲的時候他就心裏暗叫一聲不好,別人不清楚,他卻是很清楚這是沈夙璃的閨房,平時也不讓人輕易踏足。

如今從汀蘭苑裡發出來這種聲音,他下意識想到了沈夙璃,難不成那個逆女真的背着晉南王做了什麼不守婦道的事情?

想到這裏,他頓時出了一身冷汗,如果這是真的,那晉南王和皇上很可能會遷怒於他,那整個相府豈不是就要跟着遭殃了?

王媼在一旁將沈嚴的臉色全都看在眼裏,她得意地勾了勾嘴角,故作生氣地瞪向小丫鬟,「放肆!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王妃在裏面發出這種聲音?」

小丫鬟嚇得臉色煞白,連忙跪在地上認錯,「奴婢不敢,可是奴婢不敢欺瞞夫人!」

院外的沈夙璃冷笑一聲,戳了戳身後的男人,「這王媼不去唱戲真是可惜了,她就差一腳把門踹開指着我的鼻子說我通姦了!居然還有臉在這裏裝作為我考慮!」

澹臺肆的眼底閃過一抹暗沉,他握住沈夙璃白嫩柔軟的手揉了揉,輕聲安撫,「夙璃莫要生氣,這王媼既然想讓大家知道,那麼好戲馬上就要登場了!」

沈夙璃看了一眼運籌帷幄的澹臺肆,心裏還多了幾分好奇,她挑了挑眉,繼續看了起來。

王媼絲毫不知她已經成了澹臺肆的瓮中之鱉,她揮了揮衣袖,故作正直道,「王妃出自相府,又受王爺重視,本夫人豈能讓你如此污衊王妃,來人,把門給我打開!」

頓了頓,她又指了指門,「我倒要看看裏面究竟是誰,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行事!」

身後的各大官員和他們的內眷都小聲議論著,大部分人都覺得是沈夙璃在裏面給晉南王戴了綠帽子,但這話到底還是沒說出來。

管家不敢不聽王媼的話,他連忙讓人前去把門撞開,誰知話剛說出口,身後突然響起來一道慵懶的男聲,「這是發生什麼了,為何如此熱鬧?不如也說給本王和王妃聽聽?」

眾人臉色變幻莫測,紛紛扭頭看去,只見澹臺肆握著沈夙璃的手正不緊不慢地朝着他們走來,他們臉上雖然笑着,可那笑意卻未達眼底,讓人還有些發怵。 殺青宴是在盛海某家四星級的酒店舉辦的,江睿在席間已經足夠低調了,一沒講話,二沒裝大,但仍舊有許多工作人員前來和他敬酒。

男的一律叫「睿哥」,類似林伊可這類的女演員,明明比江睿年紀大,明面上的閱歷也比江睿豐富,但也是一口一個「睿哥哥」的喊著。

江睿沒有飄,別人喊他哥,他也回敬別人一聲哥,席間有些不知名的女演員喊他「睿哥哥」的時候想拉他手,江睿也一律以著戰術後退躲過了。

倒不是小氣,純粹只是為了對方前途著想而已,勾勾搭搭的,這裡可都是萌影的人啊,小心路子走窄了……

趙賀的酒量不太行,就是一渣渣,中途去廁所吐了好幾回,出來的時候兩雙腿都在打著寒顫,早早的便被他經紀人給送回房休息了。

江睿喝了幾圈,發現場面人太多,想要尿遁來著,但一出門就被媒體來了個大包夾,四面楚歌,周圍全都是話筒。

「江睿,能採訪一下你嘛?」

「江睿,能和我們說說這次拍電影的感受嗎?」

「江睿,我是新京報的記者,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江睿也不是那種冷酷無情的人,這些媒體人員也都挺不容易,估計早就在這等著了,於是態度也挺友好的說,

「沒事,大家一個個來,別急,麻煩這個記者大姐把手挪開,謝謝,能回答的我都回答。」

實際電影如今完成,他也需要通過媒體去宣傳宣傳,因此只要問題得當,他也不會說耍大牌把人全都哄開。

然後一眾記者一看,江睿這個大帥鍋竟然態度還這麼好,所以也不急了,挨個的問,

「江睿,我是優伶日報的記者,想問你這回第一次拍電影對票房方面有什麼期待嗎?」

「嗯……其實也沒什麼期待,不要賠本就行。」江睿友善的笑以回答,並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大肆渲染。

然後後頭有記者問,

「有粉絲問你到底是不是單身,江睿請問你還是單身嗎?」

「當然單身了。」

「那上次電影院的照片?」

「是我,這個我可以承認。」

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媒體都沒想到江睿竟然真的承認了!

卧槽,這個藝人好敢!

於是記者團瞬間就炸開花了,異口同聲問道,

「能說說那位異性友人是圈內人還是圈外人嘛?」

他們也是聰明的,既然江睿說自己單身,那麼大概率可以在女方的身上做些文章。

江睿瞥了這些記者一眼,笑了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不能說的,那是我妹妹,親妹妹。」

「啊?」

一眾記者滿臉的失望,江睿把身份一澄清,霎時間這瓜它突然就不香了。

搞了半天原來只是個妹妹啊!

但儘管江睿才出道不到半年,但由於其顏值的緣故,他的話題性還是挺高的,記者們很快便找到了比較尖銳的話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