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可見,他的雙掌之上竟是帶着一絲難以磨滅的聖潔靈光!

鐺!

肉掌和極品地器相碰,居然發出了金屬敲擊的響聲!

強大的力道震得林隕耳膜有些生疼,他吃驚地發現羅世衣非的手但沒有受到半點傷,而且手持狼牙棒的童炎更是被當場打退了數步有餘!

釋迦鬼手!

上品造化級武學!

這便是羅世衣所修行的武技名稱,這門武技非同小可,可將自身真元盡數凝聚在一雙手之上,讓自己的雙手擁有不輸於任何法寶的恐怖強度!

修煉至大成者,其雙手的強度更是可以媲美地器法寶!

而羅世衣,則是將釋迦鬼手修煉到了大圓滿的境界!就算是童炎的極品地器法寶,也無法打破他的雙手強度!這纔是他爲何能夠以肉身硬撼狼牙棒的真正原因!


“春生萬物!”

見狀,林隕沒有絲毫的猶豫,真元鼓動之間,一劍斬出!

盎然生機層出不窮,數之不盡的春生藤蔓憑空生成,以極快的速度朝着羅世衣纏繞而去!藤蔓生長的速度極快,還有各類品種的花草從嫩芽狀態瘋狂增長,一下子就將羅世衣整個人包裹在了一起!

“四靈封魔劍嗎?”

羅世衣冷笑一聲:“想必你手上的那柄上品地器,也是從明軒手上奪來的吧?還真是一個不堪入目的小賊,該死!”

砰!

只見羅世衣猛然一拳轟出,那堅韌無比的藤蔓牢籠便是發出了毀天滅地般的劇震!

又是一拳!

整個藤蔓牢籠直接被轟出了一個大洞!羅世衣就這麼光明正大地從其中走了出來,他所擁有的是完全超過林隕數倍的強大力量,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多餘的技巧,以力破之就足夠了!

這就是逆命境強者!

所謂的逆命境,乃是擁有跟上天爭奪命運的強者!能達到這等層次的武者,跟仙府境武者之間絕對擁有着不可逾越的巨大鴻溝!

林隕瞳孔一縮,沒想到他大圓滿境界的春生萬物根本就擋不住羅世衣一拳!

“天狼碎星棒!”

就在這時,被打退的童炎不知何時又衝殺了上來,他大吼一聲,手中的狼牙棒瞬間爆發出了毀天滅地的威勢!一棒砸下去,竟是隱隱震碎了虛空!

感受到這恐怖的威力,羅世衣眉頭微皺,也是不敢小覷,直接動用了自己所有的真元!釋迦鬼手的威能再出,他的雙手閃耀着釋迦佛靈的聖潔之光,宛如真佛在世!

砰!

這一擊的對碰,童炎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戰鬥力,就連羅世衣都當場被打退了好幾步的距離!

可是相對的,童炎整個人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反震力道,五臟受損,一大口鮮血直接哇地就這麼吐了出來。正面硬撼一位逆命境強者,即便他是仙府境巔峯強者,依舊是十分勉強!

“走!”


見狀,林隕二話不說便是御劍將童炎帶走。

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他們兩個就算加在一起都不是羅世衣的對手。除非林隕能夠使出青霜冷焰,否則兩人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性!

然而,青霜冷焰已經被公孫昊給封印住了。在林隕學會控火之術之前,他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開那道封印青霜冷焰的禁制!

“逃?能逃到哪裏去?”


羅世衣神色漠然,他看向林隕二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兩具屍體。

或許林隕御劍飛行的速度很快,但那僅僅是在仙府境的範疇之內,對於他這種逆命境強者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

“逃不掉的,我們御空的速度肯定比不上他……”

臉色蒼白的童炎輕咳了兩聲,嘶聲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

林隕看了他一眼,低聲道:“我是在拖延時間,在他追上我們之前,我們可以想出一個辦法擊敗他!”

“哥,別鬧。”

童炎不可置信地看向他,震驚道:“那傢伙有多強你又不是沒看到,我們怎麼擊敗他?就算是車輪戰拿命去拼也拼不過吧?”

“我有一個壓箱底牌,可以讓他在短時間內暫時失去意識,他沒法還手的!”

林隕解釋道:“只要在這個時間裏,我們倆個爆發出最強的絕招打在他身上,就算弄不死他也能重創他!只要讓他失去追擊能力,我們自然就能安全逃脫!”

“你居然還有這種底牌?”

童炎不可思議地道:“那你剛纔怎麼不用?沒看我都差點被他一拳打死了嗎?”

“當然是爲了放鬆他的警惕心,人在自負的時候是盲目的,現在的他自以爲能夠輕鬆殺死我們,這就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林隕眼中精芒微閃,道:“像剛纔的那一招,你待會兒還能用出來嗎?”

他說的是童炎的天狼碎星錘,那一招威力不凡,甚至能夠打退羅世衣,已經足夠說明童炎的戰力了!如果是在非戰鬥狀態下的羅世衣,正面吃上這一招肯定也是不好受的!

至於林隕,他也是特地留了一手,剛纔並沒有使出春生萬物和烈日盛夏的聯合劍招!

那是他目前爲止殺傷力最強的一招!

二人合力出擊,他就不信弄不死羅世衣這個傢伙!逆命境強者是很強,但也絕對不是無敵的,只要他精心謀劃,一定有機會能夠擊敗!

“你看我的真元都沒剩下多少了,剛纔那一招可是耗了我八成左右的真元。”

雲情逸志 :“如果不是真要拼命的時候,我是不會用這一招的。結果你現在跟我說你還留了一手,這也太欺負老實人了吧?”

他覺得自己心裏苦,天狼碎星錘的威力大是大,但使用的代價也是相當不小。在巔峯狀態下,他最多也只能使用一次,更不要說現在真元枯竭還受傷的情況了。

“受傷沒關係,吃下這個。”

林隕卻是絲毫不慌,在童炎已經趨近麻木的視線下,他又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枚清香四溢的七品丹藥——聖靈還魂丹!

這聖靈還魂丹的功效顧名思義,在於救治傷勢,就算是瀕臨生死一線的人,都能給他還魂回來。更何況,童炎受的傷也不算特別嚴重,吃下聖靈還魂丹後至少能夠再撐一段時間去戰鬥!

“哥,重點是我沒真元了……”

童炎剛要解釋,誰知他的話還沒說完,林隕便是打斷了他:“缺真元也沒關係,我也能借給你!”

什麼鬼?

他剛纔說要借真元給我?

童炎頓時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真元這種東西難道還能借的嗎?

要知道,每個武者身上的真元都是截然不同的,或是屬性,或是凝實度,光是這兩個方面結合所帶來的差異就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簡單地來說,只有真元相似度達到九成以上的兩個武者,才能夠互相傳輸真元。否則,貿然傳輸自己的真元給其他人,非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還可能會造成體內真元駁雜不堪,甚至是真元倒流的走火入魔後果!

一旦走火入魔的話,那自然就沒有什麼好下場了,最輕也是精神錯亂,爆體而亡。

“大哥,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一想到林隕輸送真元給自己可能帶來的慘烈後果,童炎便是不禁打了個寒戰,顫聲道。

“少廢話,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林隕都懶得解釋,直接開啓了能量轉換,並且將能量傳輸的對象選擇在了童炎身上!爲了掩蓋系統的存在,他特地將自己的手掌放在童炎身上,假裝是自己傳輸的真元!

能量轉換這個最新的系統獎勵能力,用積分消耗轉化出的真元能量不僅能給林隕自己使用,而且還能給林隕選擇的其他人使用。

這纔是林隕的倚仗!

“我去……”

感受着林隕傳輸而來的大量真元涌入體內,童炎被嚇了個半死,可當他發現自己原有的真元居然跟這些真元完美融合在了一起,他甚至產生出了一種這本就是屬於自己真元的錯覺。

難道林隕的真元屬性跟自己一模一樣不成?

這不太可能吧!


老頭子明明說過,在這世上能有兩個武者體內真元完美融合的可能性,恐怕連千萬分之一都不到。

難道真的這麼巧,他和林隕之間偏偏就擁有着這種“孽緣”不成?

童炎開始懷疑人生了。 “別想太多,這只是我的一種特殊祕法。”

似乎看出了童炎那眼神中的古怪,林隕無奈解釋道。

“哦!”

幸運的是,童炎還真就這麼相信了,當場就鬆了一口氣。他可不希望這麼小的概率居然會發生在林隕一個大男人身上,如果真要發生的話,他更希望是一名漂亮的女子。

不管怎麼說,在聖靈還魂丹和能量轉換的幫助下,童炎暫時恢復了戰力。

“你會演戲嗎?”

林隕忽然問道。


童炎一臉懵逼,爲什麼突然問這個?

“待會兒我們得裝出一副視死如歸的絕望表情,讓他徹底放鬆警惕,然後給他來一個大驚喜!”

林隕眼中異色閃動,輕聲道。

中部疆域的人都是這麼陰險的嗎?

童炎不禁撓了撓頭,難怪老頭子在自己離去之前讓他儘量小心外面的壞人。不過還好,林隕要對付的人並不是他,否則他不是要被玩死?

“算了,你只需要說一句話就夠了,不要做出多餘的表情。”

看童炎一臉困惑的樣子,林隕就知道這傢伙演技差得很。光是從剛纔在寒潭岸邊的浮誇演技,他就差不多能夠看出來了。

這孩子,不是當演員的料。

“哪句話?”

“要死一起死。”

林隕強調道。

咻!

下一刻,林隕放慢了自己御劍的速度,身後的羅世衣很快就追了上來。事實上,羅世衣根本就沒有動用全力去追林隕二人,他就像是一隻老貓在戲耍自己的獵物。

這是他獨特的趣味。

“終於放棄抵抗了嗎?”

羅世衣冷笑道。

他倒是一點都不懷疑,畢竟林隕二人的修爲太低,真元數量也是有限的,想要保持這種速度一直飛下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