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從空間通道中走出,一股溼潤的微風拂面而來,在他們面前,呈現出一片巨大的汪 洋,水天相接,一眼望不到盡頭。

夜寒運轉天道無雙劍的力量,霎時間天人合一,頓時感覺到這水面其實是一座巨大的天紋大陣,而在平靜的水面之下,隱藏着無數大大小小的世界,其中靈氣氤氳,景色優美,正是絕佳的修煉場所。

諸多大世界中,能看到許許多多慕家子弟在修煉,夜寒感應過去,甚至還感覺到幾道王者的氣息,不弱於慕雲煙。

而在另一個方向,則是一片巨大的空間,殿宇重重,劍意繚繞,在衆多殿堂的最深處,有一片雲霧掩蓋着的空間,其中隱隱約約滲透出強橫的氣息來。

盛世黑甲云逸 ,精神力想要靠近那裏,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不愧是大家族,氣象不凡,更有強大的底蘊,雖比不得青冥宗,但也算是個龐然大物了。”

不過他卻並不畏懼,有迷神山河圖在手,劍神傀儡一出,皇者也奈何他不得。

夜寒心中這樣盤算,並非是不相信慕雲煙,只是和這樣的大家族打交道,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要不然,很可能白白幫他們制服了神金,還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我們這就進去吧。”慕雲煙露出微笑,纖手一揚,無形的波動擴散出去,水面頓時泛起陣陣漣漪,空間隨之扭曲,形成一扇虛幻的門戶。

慕雲煙腳尖輕點虛空,向那門戶中降落下去,夜寒振翼,緊隨其後,穿行進去。

恍惚間,兩人面前景色一變,落進了一片僻靜的山谷,溪水潺潺,清風習習,一排排翠竹隨風而動,發出悅耳的沙沙聲。

前方是一片房屋,雖然不如殿宇般氣勢恢宏,但卻清新淡雅,別有一番情調。

“這裏是我平日的居所,你先在這裏等候,待我去稟報家族。”慕雲煙說道。 慕雲煙降臨到慕家最爲中心的一處世界,這裏是慕家平日裏召開家族會議的地方,家主和諸位長老都會在這裏處理各種事務。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和平時有些不同,整個大世界中一片空曠,以往許多強橫的氣息居然完全不見,似乎慕家所有的高層都離開了這裏。

慕雲煙眉頭微皺,心中有些疑惑。

精神力掃蕩而出,在整座大世界中搜尋,頓時在中央大殿中感應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

與此同時,中央大殿的那人也感應到了慕雲煙的到來,大殿中劍氣翻涌,一道劍光衝出,身影顯化出來,立在虛空之上。

這是一個青年男子,白衣迎風,獵獵作響,目光凌厲如劍,看起來和慕雲煙年齡相仿,不過其氣勢卻是比慕雲煙還要強盛一些,足足有劍王境七階。

“慕雲霄?”

兩人四目相對,雙方都是有些驚訝,似乎在他們看來,對方都不應該在此時出現在這裏。

“你不是去凌雲宗修煉了嗎,怎麼回到了家族?家主和諸位長老呢?怎麼整個慕家中都沒有他們的氣息?”慕雲煙接連問道。

“家族祖地出現變化,天羽白金的實力再次大漲,修爲接近皇者,發動暴亂, 次元位面大穿梭 。”慕雲霄說道,凌空俯視着慕雲煙,盛氣凌人。

“天羽白金暴亂?這麼大的事情,我居然沒有得到一點消息?”慕雲煙秀眉一挑,質問道。

以她的修爲,已經擁有參與到家族決策中的資格,祖地出現變故,這樣重大的事情,家族必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她。

然而她在青冥宗,卻是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若非這一次帶夜寒過來,她還一切都不知情。

“事發突然,還未來得及通知你。”慕雲霄似笑非笑地道。

“那你怎麼得到了消息,從凌雲宗趕了回來?”慕雲煙冷冷一笑,心中隱約猜到了一些。

必定是慕雲霄在暗中做了什麼手腳,將消息封鎖,不想讓她太早得知此事。

他們兩人雖然是同族,但是關係卻並不太好,由於都是族中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爲了爭奪自己的地位,自然免不了勾心鬥角。家族繼承人的競選也不遠了,這次天羽白金暴亂,正是一個天賜良機,很明顯,慕雲霄是想以此佔得先機,奪取這樁大功勞。

對於慕雲霄的心思,慕雲煙心知肚明,不由得暗自謹慎防備。

“既然家主授意你來管理家族,那你就留在這裏吧,以免因爲家族中強者盡出,被人趁虛而入。”慕雲煙留下一句話,腳踩虛空,離開此地。

這一次天羽白金暴動,對她來說,也是一次機會,如果夜寒出手,能夠徹底降服天羽白金,爲慕家解決這個**煩,憑此大功,將她推上家族繼承人的位置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在慕雲煙離開中央大殿之後,慕雲霄的眼神逐漸變得冷冽,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看起來森寒無比。

“你現在才趕回家族,已經來不及了,如今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倒是想看看,你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慕雲煙的居所,夜寒正在閉目修煉,這裏的天地靈氣不比逍遙峯少多少,同樣是少有的修煉聖地。

“師姐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夜寒看到面前的虛空陣陣波動,雲霧涌起,勾勒出一個優美曼妙的身影來。

“夜寒,直接跟我去祖地,天羽白金出現暴亂,再晚就來不及了。”慕雲煙迅速說道,也不容夜寒反應,素手揮動,真氣化作一道劍芒,將面前的空間打出一條通道,拉起夜寒,邁入進去。

這一片空間通道與普通的域門不同,是通往另外的一個世界,期間穿越的世界屏障極其堅固,在夜寒看來,甚至可以與帝域和神域間的大世界屏障相比。

到了劍王境,已經可以穿越一般的小世界屏障,不過對於眼前的這片屏障卻是無能爲力,似乎只有慕家的直系王者纔可以將其擊穿,在其中穿梭。

在空間通道中,慕雲煙將在中央大殿中發生的一切都告知了夜寒,再加上慕家的一些情況,讓夜寒逐漸瞭解了當前的形勢。

“夜寒,你若是能夠將天羽白金徹底鎮壓,我一定勸說家族,讓你得到這塊神金。”慕雲煙說道。

“師姐的事,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這塊天羽白金我要定了,那慕雲霄雖然是劍王境七階的高手,我也並不怕他。當然,待我得到神金之後,也必然會給慕家足夠的酬謝。”

作爲九星煉劍師,夜寒的話還是有相當的重量的,一把神金劍的價值,並不會比一塊天羽白金差多少。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鑄煉出神金劍來。

“轟隆!”

空間通道突然猛地一震,隨後便是咔咔的聲響,竟是空間崩碎的聲音,在前方,一個巨大的裂縫出現,浩瀚的氣息從外面倒灌進來,劍鳴聲起,在空間通道中響徹不絕。

“空間通道被人截斷了!”

夜寒心中一凜,這條通道的堅實程度,就連他都是無法衝破,有人能夠生生將其截斷,只有慕家的直系王者纔有可能。

慕雲煙的身形停止了下來,美眸中寒芒迸射,盯着那通道的斷口處。

“慕雲霄,你這是什麼意思?”

慕雲煙厲喝道,氣勢騰起,與通道外涌進來的王者氣息針鋒相對。

“雲煙妹妹,你要去祖地,幫助家族鎮壓暴動,我自然不會阻攔,不過,你身邊的這個人,不知是什麼來路?難道你也想將他帶入到家族祖地?”

男子的聲音從通道外傳來,隨後空間一陣波動,擴散出漣漪,慕雲霄的身體顯露出來,凌厲的目光盯着夜寒,充滿了敵意。

“雲煙妹妹,家族有規定,唯有屬於我慕家的人才有資格進入祖地,你居然想要帶進外人,該當何罪?”慕雲煙神色漸厲,咄咄逼人地道。 慕雲霄腳踏虛空,緩緩向前走來,強大的劍氣伴隨在他的身旁,如怒海狂濤般向夜寒衝擊過來,不斷對夜寒進行壓迫。

他現在的劍王境七階的修爲,戰力上連慕雲煙都不被他放在眼裏,自然不會在意僅僅劍王境二階的夜寒。

他想要憑藉着氣勢,讓夜寒知難而退。

然而,結果卻讓他失望了,夜寒在他氣勢的壓迫下,居然沒有任何反應,神態自若,嘴角微微翹起,似乎還有一絲嘲諷的意味。

“這小子是什麼來路?居然無視我的壓迫?”慕雲霄心中有些驚訝,不過表情上卻是並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鋒芒畢露,咄咄逼人。

“夜寒是我請來的貴客,專爲徹底鎮壓天羽白金而來,家族規定中明確說過,如遇特殊情況,外族人也可以進入祖地。你在此阻攔,耽擱了大事,怕是負不起責任!”慕雲煙冷冷地道。

“貴客?區區劍王境二階的小子,天羽白金隨便一招就可以讓他形神俱滅,也敢大言不慚,說能徹底鎮壓天羽白金?”慕雲霄眼中敵意更盛,隨後看向慕雲煙,叱道:“還有,天羽白金乃是家族中的大祕,你居然將這消息透露給外人,莫非是圖謀不軌?”

“慕雲霄,你別血口噴人,你的地位也不過和我相同而已,我做事,你沒資格多問!”慕雲煙怒喝道,她的修爲雖然比慕雲霄低了兩階,但有夜寒在身邊,對他並不畏懼。


夜寒的戰力她可是非常清楚,羣峯大會之上,就連大長老都被他震退,聖級禁器都無法奈何他,更何況一個慕雲霄?

“地位?”慕雲霄冷冷一笑,手中白光一閃,浮現出一塊白色的令牌。

“這是慕神令,我現在已經可以代家主號令家族,你敢反抗,就是在違逆家主之命!”

慕雲煙的臉色變了變,看來眼前的形勢要比她想象的嚴峻得多,慕雲霄得到慕神令,已經初步掌握了家族大權,如果他強行干預,夜寒想進入祖地要困難許多。

夜寒站在一旁,始終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在盤算着計劃,隨時準備行動。

如果他想要離開,憑慕雲霄的修爲根本攔不住,只不過這裏畢竟是在慕家,如果真要大打出手,勢必會觸怒慕家真正的高層,到時候再想得到天羽白金,就不會那麼容易了。

“將你身邊的那小子留下,你自己去祖地,我不會攔你。”慕雲霄說道,來到兩人前方不遠的位置。

“夜寒是九星煉劍師,身份尊貴,就連家主都要以禮相待,我前往祖地,自會和家主說明情況。”慕雲煙強勢地道,拉着夜寒,就要離開。

“九星煉劍師?笑話,你以爲九星煉劍師遍地都是了?這樣一個小輩,也能達到煉劍術的巔峯?”慕雲霄大笑,身形一晃,竟是直接向夜寒衝了過來。

慕雲霄突然動手,速度瞬間攀升,幾乎是瞬移一般就來到夜寒的面前,夜寒眼睛一花,一隻大手就向他的咽喉處抓來。

慕雲霄自恃修爲高深,絲毫不將夜寒放在眼裏,甚至都沒出劍,手掌中迸射出劍芒,化作無數鎖鏈,要將夜寒束縛住。

“飛羽行雲步!”慕雲煙反應過來的時候,慕雲霄與夜寒已經相距不到三尺,不由得驚叫一聲。


這種步法是慕家的最高祕術之一,以速度見長,更兼本來兩人的距離的就不遠,突然出手,讓人防不勝防。

然而,慕雲霄的五指抓上夜寒的頸項,卻是發出了鏗鏘的聲響,夜寒的皮膚散發着淡淡金光,將所有的劍氣都彈開,劍王境七階高手發出的劍芒,竟是傷不到他分毫。

“怎麼可能?”慕雲霄大駭,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夜寒嘴角露出冷笑,雙眼藍紫光芒交替閃爍,兩種神金法則一瞬間施展而出。如此近距離接觸,再加上慕雲霄正在驚訝之中,精神力露出破綻,頓時被他得手。

藍金法則侵蝕識海,紫金法則控制身體,慕雲霄這個劍王境七階的高手一下子被夜寒定在了原地,動不了絲毫。

當然,夜寒能夠輕易得手,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爲慕雲霄的輕敵,否則,以慕雲霄的修爲,正面抗衡,幾乎不可能被控制。

“我們走!”

夜寒趁着慕雲霄定在原地,不能動作,拉起慕雲煙迅速離開此地,慕雲煙動用慕家的祕法,修補好空間通道,兩人施展極限速度,迅速離開。


僅僅過去瞬間,慕雲霄就恢復了過來,感應到夜寒兩人的氣息越來越遠,大怒不已,雙拳緊攥,眼眸中殺意凜然。

“夜寒,你小子若是敢壞我的事,我必將你碎屍萬段!”

慕雲霄眼中露出可怕的兇光,森冷地道。

ωwш⊕тTkan⊕co

而此時,夜寒兩人早已經遠去,頃刻之間,便擺脫了空間通道,降臨到了另外一方世界。

這裏是慕家先祖,劍神高手建造的世界,浩瀚無垠,廣闊無邊,與神域以一條空間通道相連。

“這裏就是慕家的祖地了。”慕雲煙對夜寒介紹道。

夜寒精神力感應四周,頓時發現了許多強者的氣息聚集在這裏,遠方的天穹,許多身影凌空而立,在他們的周圍,是一片懸空的神島,氣勢恢宏,非常的壯觀。

“那一片懸空神島,便是慕家祖輩的陵寢,家族中有名的強者都埋葬在這裏,最深處的那一座,便是慕家始祖安眠之地,天羽白金就在那裏。”

夜寒順着慕雲煙的手指望去,頓時看到在重重神島的深處,有一座巨大的懸空島嶼,要比另外任何一座島嶼都要大上數倍,懸浮在虛空中,白光環繞,有強橫的氣息散發出來。

這種氣息不同於普通的劍士強者,它承載着天地法則,有一種主宰天地的意味。

夜寒丹田中的天道無雙劍感應到這種氣息,頓時發出興奮的波動,清晰地傳遞到夜寒的識海中,映出一副景象。

天地之間,白光穿梭,勾勒出飛羽的形狀,璀璨的白光,每一次閃爍,都出現在數萬裏的地方,速度堪稱極限。

“這就是天羽白金,還有白金法則!”

夜寒心中非常激動,夢寐以求的神金就在眼前,如果能夠得到白金法則,他的實力將會得到難以想象的提升!

極限速度,甚至超脫於時間和空間,掌握白金法則,天下儘可去得!

兩人對視一眼,迅速向那懸空神島羣處靠近過去。

離得近了,夜寒頓時感覺陣陣壓迫感,若是不動用天道無雙劍的力量,這種壓迫足以讓他喘不過氣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