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

“該死!”蒙滄怒喝一聲,敵人對他來說屬於未知,但是他經過的大風大浪多了,藝高人膽大,不退反進,朝着匪徒頭子的位置衝來。

儘管秋楓已經很好的收斂聲息,割喉那一擊,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蒙滄正是捕捉到了那微弱的聲音,迅速靠近。

他相信,只要自己和對方近身纏鬥,勝利必定屬於他。

可是,等他趕到,撲了個空,秋楓已經悄無聲息地轉移,撲向了九指等人。

只有解決這些控制着人質的匪徒,纔算是達成了目的。

不過突然傳出的打鬥聲,讓九指、刺青他們已經起了警惕,又有匪徒頭子臨時的提醒,立刻找到了人質護在身前。

“呵。”漆黑中,秋楓露出了一絲冷笑。

因爲早有準備,就在撒尿之時他已經開始調整視野,此時微弱的光線透過捲簾門的縫隙灑落進來,他已經可以看到模糊的人影!

“嗤!”

“嗤!”

不斷有人的喉嚨被割開,鮮血噴涌了人質們一身,幾乎是一秒一個,秋楓如同死神一般收割着生命。

大開殺戒!

至於暴露身份……

相信衛勳在這種特殊情況下,會相信他的說辭。

無所顧忌!

秋楓眼中燃起些許嗜血的光澤。

“東皇”要殺的人,誰都無法倖免!

不過,他雖然繳了刀疤的槍,卻沒有動用,只是恢復了一點視線而已,還分辨不了穿着統一衣服的匪徒和人質,只能靠近之後通過對方持槍的手判斷身份。

“混蛋!”等到秋楓殺最後死了那個銀行職員,蒙滄也適應了黑暗,勃然大怒,朝秋楓衝來,誓死要報仇。他雖然可以撿起匪徒頭子的槍,但他並非神槍手,黑暗之中,他更依賴於自己的身手。

沒了人質的掣肘,秋楓嘴角一翹。

現在,輪到這個蒙滄了!

譁!

黑色的衣袍驟然飛出,朝着蒙滄迎面蓋去。

蒙滄身體驟然一停,旋即一股危機感包裹全身,迅速倒向一側——

“砰!”

秋楓開槍的瞬間,心知無法命中,槍口一壓,直接扣下第二次扳機。


“在我面前躲子彈?”

蒙滄剛往地上倒去,第二顆子彈已經瞄準了地面,裹挾着濃厚的死亡氣息,呼嘯而去。

蒙滄瞬間瞪大了眼睛。

明明,他已經準備好落地就順勢翻滾,絕對可以躲開第二發子彈……

這個人,竟然能預判他的意圖!

“砰嘭!”

兩聲沉悶的聲響不分先後,一聲是子彈出膛聲,還有一聲,卻是蒙滄頭顱猛然炸裂的動靜!

漆黑的環境中,付出近百警員的代價才活捉的蒙滄,被秋楓射擊兩槍之後死去……

也就是活捉,如果當時就下令就地射殺,想來根本不可能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不論是那些犧牲的人員、下令活捉的高層,還是這些匪徒,或是匪徒頭子彙報的幕後之人,都是爲了蒙滄腦子裏的某個東西。

“呼。”

秋楓迅速擦拭着搶上的指紋,對瑟瑟發抖的人質們說道:“趕緊出去吧。”

“安全了?”唐裝老頭出聲。

“安全了。”頓了頓,秋楓接着道:“我是退伍特種兵,匪徒已經全部被我制服,讓大家受驚了。”

“謝謝你!”唐裝老頭說道。


“謝謝,謝謝。”衆人質紛紛感謝。

直到此刻,纔過去了一分多鐘,正常人的眼睛也逐漸適應了黑暗,能夠依稀分辨出大門了。

……

“裏面怎麼樣了?”衛勳眯着眼盯着銀行大門。

他特意等蒙滄進去小半分鐘才下令拉閘,就是免得蒙滄發現不好回頭衝出來。

這個蒙滄,實在是囂張至極!

就在進銀行之時,還朝着所有警察比了一箇中指,對於羊城的警界來說,衆目睽睽之下受了如此奇恥大辱,都恨不得當場開槍了。

“這麼久了,還沒動靜。”有人嘀咕。

穿而複始[綜]

“砰砰!”

銀行裏傳來輕微的聲音,但在場都是警察,那熟悉的聲音是什麼東西發出的,他們再清楚不過,所有人頓時身體一緊。

匪徒,殺人質了?

衛勳和杜嚴對視一眼,心提到了嗓子眼。

衛勳突然有些後悔,那畢竟是數個匪徒,加上一個極度危險的蒙滄!


裏面那個傢伙,能應付的來嗎?

也許,他現在已經犧牲了吧?

心情沉重的衛勳,擡起了手,準備下無差別擊殺令。

“出來了!”

有人大喊一聲。

走在最前頭的是行長。

他的身上沒有穿上黑色的袍子,還是那身西裝,走出大門還沒等適應刺眼的陽光,立刻高舉雙手,大喊道:“不要開槍,匪徒已經被全部制服!”

全部制服?

衛勳猛地擡頭看去,銀行門口陸續走出來八個人,已經紛紛摘掉了帽兜,還有人直接脫下染血的袍子扔在了地上,看他們的模樣,確實不像是匪徒。

真切體會到胸口有一塊大石落地,衛勳高揚的大手揮下:“先別動,等我們確認你們的身份。”

“都是人質!”小美女盯着那道最後走出的身影,露出了笑容。

掃視了一圈包圍着的警察,人質們不約而同眯起眼睛望了望早上還陰雲密佈,如今已豔陽高照的天空。

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 警察們涌進了銀行,頓時被一股濃郁刺鼻的血腥味嗆了鼻子。

“我、艹……”


有一個年輕的警察看到裏面躺着的屍體,鮮血四溢,流淌了小半個銀行大廳,還有那個……無頭的屍體,紅白之物四濺……

“嘔——”他忍不住就地吐了起來。

就連一些老警察,三十多歲,年富力強,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死亡案件,也是有些反胃,全部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懾了一下。

太狠了……

全部割喉,還有一個爆頭——根據衣着來看,正是那個蒙滄。

不是說他是恐怖.分子嗎?不是說極度危險嗎?

丐哥別浪來守門[足球/綜] ……就死了?


……

“書記!”祕書風風火火衝進了會議室,“怎麼了?”

她還在查人質的身份,但毫無進展,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就被一把手一個電話叫了過來。

“匪徒全部被伏法,人質全部獲救,沒有損傷一人!”一把手紅光滿面,興奮道,“別顧那些匪徒的身份了,馬上準備記者發佈會!”

……

蘇沫沫打算感謝秋楓。

正是因爲是秋楓及時給她打了電話,才讓衛勳及早趕到,控制了現場。

只是還沒擡腳,那個傢伙的身邊已經多了一個身穿銀行員工服的小美女。

那是……報告情況的銀行女員工?

怎麼跟秋楓這麼熟?

蘇沫沫有些疑惑。

難不成他就是那個讓女員工遞話的人質?

要真是如此,意味着,剛剛就是他解決了所有匪徒!?

蘇沫沫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怎麼可能……

蘇沫沫實在難以把眼前這個拯救了衆多人質的傢伙和那天晚上,被人威脅之後不敢伸張的秋楓聯繫到一起。

秋楓沒有注意到遠處的蘇沫沫。

他正被小美女纏着要聯繫方式,表示男朋友最近出差,想請他晚上吃飯。

有男朋友了?

秋楓好一陣膩歪,連連擺手拒絕:“我是軍人,保護百姓是我的職責,不用放在心上。”

“年輕人,就是你遞話的吧?”突然,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

秋楓扭頭看去,率先跳進視線的是一對裹在制服之下的玉兔,顫顫巍巍,把衣服撐起了兩個排球那麼大,似乎下一秒就要一躍而起,差點就讓他直接鼻血直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