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老頭瞪著金魚眼看著唐春,倒要看看他如何讓五種屬性和諧統一而不鬧矛盾。

不過,下一刻,彷彿這最難搞的過程倒是給唐春順利的就融合了,看得兩傢伙一愣一愣的。

「唉,還煉什麼丹,江山代有人才出。老夫該缷甲歸田了。」天宏子鬱悶的搖了搖頭,一臉不可思議表情。

「老哥,在唐春這個怪胎面前一切皆有可能。不必氣餒,他是天下奇才,咱們不必跟他去比是不是?」域外紅塵倒是一臉豁達。

「他是你師弟你當然如此說了。」天宏子直翻白眼。

「錯了,是師兄,我是他師弟。」域外紅塵說道。

「師兄師弟不是一樣嗎?」天宏子繼續翻白眼。

「呵呵。」域外紅塵難掩得瑟。

蘊凡時唐春把六塑凝生丹擱於了綠意天生鼎中。

二個月後一道龍吟鳳鳴之聲傳來,一股寶氣衝天而去。

頓時,照耀得整個戒指空間一片綠霞滿天。而兩隻瘦鶴高興的在空中吞吐著這寶丹射出來的綠氣。

不過,不久,倒霉的事發生了。隨著一聲轟隆巨響響起,在唐春三人所立的戒指空間外邊,天上重重黑雲如大兵壓境一樣過來了。

裡面道道雷光閃電噼哩啪啦嚇人的響著。

「不好,三重丹劫啊,應該是了。」天宏子大驚。

唐春也是一愣,有些傻眼了。這戒指空間貌似都無法隔絕空中劫雷啊。

那隻好相抗了,搞得三個灰頭土臉。眼見一道道水桶粗的雷光就要毀了寶丹,天宏子跟域外紅塵狂喊著,兩老頭居然互相看了一眼,道,「黃階寶丹此生難求,老子以身喂丹!唐春,你加油,一定要讓寶丹成丹而出。此生足了。」

一講完,兩老傢伙居然撲向了紅意天生鼎要犧牲生命護丹。

「回來!」唐春往外一扯把兩個老傢伙扯了回來,道,「要喂丹也輪不到你們,我來。」

唐春照準胸口猛力一擊,一口精血狂噴在綠意天生鼎上。

不過,幾道天雷打得三個傢伙都倒下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天雷轟擊在綠意天生鼎上。

「天亡我也!寶丹啊……」域外紅塵跟天宏子狂淚而出,悲慘的大叫著。

就在這時候,那座大山上突然騰出朵紫色祥雲。那雲往上一頂。啪地一聲驚天動地爆響。爾後,雲開霧散一切平靜了下來。戒指空間之中就剩下寶葯香氣騰騰。

不久,叮噹一聲響,鼎蓋飛了起來。

三顆拇指粗大,紫得像是一滴紫液狀的丹寶划空而出。而且,一出來就往戒指外邊溜去。

唐春三人儘管早就布置了周密的收丹措施,居然沒用,給三顆寶丹竄走了。三位可是欲哭無淚。眨眼間寶丹就失去了蹤影。

「唉,黃階丹藥本不是咱們所能煉製出來的。就是煉製出來也無法控制住,唉。這輩子能看到此丹出爐已經算是幸運了。」天宏子嘆了口氣,一臉菜色。

至於阿里羅,早就呆了。狀如瘋人在山林子里咆哮著。

不久,一股香氣傳來。唐春幾人驚訝的發現。

兩隻瘦鶴飛了回來,而且,嘴一張,二顆寶丹乖乖地掉了下來。唐春趕緊忙不迭的收下了。


「還有一顆呢?」天宏子忍不住問道。


「哼!」想不到兩隻瘦鶴貌似發出了一聲冷哼,一轉身飛走了。

「是……是他們倆在哼嗎?」唐春問道。

「好像是。」域外紅塵說道。

「這沒啥奇怪,我懷疑你養的這兩隻瘦鶴是上古異種。居然能抓回逃跑的寶丹。」天宏子說道。

「算啦,那一顆就算是報酬了。」唐春鬱悶的搖了搖頭。對兩隻瘦鶴是越發的感覺神秘了。

當天晚上。兩顆寶丹就用於揚飛雄跟阿里羅的夫人紅羅的治療。

紅羅跟揚飛雄的魂神在小花果福地時間比例調整下恢復得也相當的順利。而在唐春的雷力之下,骨架上的禁忌之毒早就徹底掃除乾淨了。不過,不久,兩隻瘦鶴居然又還給了唐春半枚。倒是讓唐春驚喜了一陣子。

不得不說。這六塑凝生丹果然神奇。在兩個魂魄吞下此丹后就融於了骨架之中。僅僅二天時間。骨架上居然長出了薄膜狀的一層肉皮。

唐春把兩人安置於綠意天生鼎中,而且,把成堆的摧發生命能量的藥草熬成湯液置於鼎中。


而綠意天生鼎本來就是生命之鼎。兩人骨架上的肉膜在龍眸之下很清晰的在成長著。

「滾開,你再靠近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剛進戒指空間,唐老大厚著臉皮想靠近已經失憶的風天天就給她兇巴巴的吼開了。

「呵呵,別這樣天天,咱們還可以作朋友是不是?」唐老大笑著。

「滾,誰跟你是朋友。你這人看上去一臉嬉皮笑臉的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滾滾滾,再不滾我叫鶴鶴咬你。」風天天更為兇悍。

而兩隻瘦鶴盯著唐春,貌似不懷好意。唐春苦笑了一聲,只好出了戒指空間。

這廝尋思著只能等時空倒退修鍊到大成時才有辦法讓風天天回到過去,恢復她的記憶了。

唐春看了一眼置於戒指空間火夜子師傅留下的七寶殿,尋思著什麼時候得花些精力把此殿重新煉製一番,以期望能恢復七寶殿的光彩。

此殿據師傅說也不是他煉製出來的,他來自一個神秘地方。

而且,此殿在元嬰境大圓滿的凶獸嘴裡居然還能硬挺上上萬年,那說明此殿也是一了不起的法寶。

而唐春目前的煉器水平只能說是半吊子,恐怕是沒有能力修復如此高品級的大殿了。

所以,這個傢伙把七寶殿弄進了小花果福地。利用充足的時間研究了起來。

時間悄悄過去了二個月,唐春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

好像在七寶殿中總有一道虛光時隱時沒。不過,唐老大利用了各種手段就是無法抓捕住它。

那東西狡猾異常。

一個月後,朱雀宗倒也平靜,沒發生什麼大事。而神冰宮也沒有大舉進攻。

倒是揚飛雄居然奇迹般的突破到空境八重境界。而皮肉居然長出了一半左右。現在衣服罩著也能出來隨時走動了。

至於紅羅,恢復狀況不如揚飛雄。不過,皮肉也恢復了二成左右。

那是高興得阿里羅整天笑哈哈的。而且,辦了一個陣法速成班,他要為朱雀宗培養幾個陣法高手。

朱雀宗現在已經成長到了一個要令大勢力都側目的地步,陣法大師有,超級丹師更有。至少頂尖強者也不缺乏。

8號那天,朱雀宗到處張燈結綵。因為,今天是朱雀宗恢復,重新對外宣布正式復出的日子。一大早,唐春帶著揚雀就忙碌了起來。

因為,來祝賀的賓客是一茬接一茬的踩著彩光,駕著兵具從空中過來了。

而唐春利用織天針織了一條從山門直接到主殿的彩虹之橋,此橋恢宏大氣。

好像一條凌空天橋。每一位在橋上走著的貴賓都會發出嘖嘖讚歎。(未完待續。。) 都會忍不住問是朱雀宗哪位大家的手筆。不過,揚飛雄宗主總是笑著玩神秘,說是不便相告。

天城的管長老帶著一行人到了。

古元宗宗主趙敬業帶著屬下到了。

萬花閣閣主扶雪梅帶來的是一群鶯鶯燕燕,惹得眾雄性牲口們只顧著吞口水了,那也是大飽艷福啊。

除了神冰宮、黑馬皇室等少數宗派沒來人外,基本上域外大的勢力都派高層過來賀喜了。

而賀禮自然也收了一大堆。丹藥兵具高階藥材以及一些奇異之物應有盡有。

上午10點,賓朋滿坐。

古老的鐘聲高呼了十八下,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各位貴賓,尊敬的朋友們。我今天不得不說,我這代宗主也已到頭了。今天,朱雀宗將迎來屬於咱們宗派真正的宗主,他就是……」揚雀激情澎湃的伸指頭指著大門外,高喊道,「有請朱雀宗宗主。」

「呵呵,各位,插一句話。這位新任宗主估計在坐的老人們都聽說過有關他的事。」唐春笑道。

「唐大師,他到底是誰啊,能否提示一下,免得我們失禮了。」管長老呵呵笑問道。

「各位,幾千年不見了,想死你們了。」揚飛雄大步而入,滿面春風。

「好像不認識啊?」

「他是誰?」

「我知道了,他就是朱雀宗接近萬年前的老宗主揚飛雄。當年被通魔教赤紅所害。想不到揚宗主居然奇迹般的生還了,可喜可賀啊。」古元宗的趙敬業先就見過揚飛雄了。大聲笑道。

「啊,揚飛雄宗主……」頓時,全場沸騰了。

「我說過,咱們域外是打不圬的。我揚飛雄回來了,我要告訴諸位。通魔教作亂,咱們要團結一心,滅了通魔教。」揚飛雄高亢的聲音響徹在大堂。

「滅了通魔教!」盧飛雲帶著配合著高叫了起來。


「打圬通魔教……」

頓時,群情激奮,頗有股子開武林大會的感覺。

「呵呵,我老了。不過。我很欣慰。因為。我們後繼有人。下邊有請少主唐春講幾句話。」揚飛雄一臉霸氣,大手一揮,喊道。

「少主……」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

以前叫唐少宗主很正常。想不到揚飛雄居然叫出『少主』一詞來。這是個什麼狀況。

「揚老宗主。你是不是講錯名稱了。應該叫唐少宗主,怎麼叫『少主』了?」管用樂呵呵的問道。

「各位都理解錯了,不是唐少宗主。而是少主。唐春唐大師是我們朱雀宗的『少主』。包括我,包括朱雀宗所有屬下全是『少主』的下屬。」揚飛雄一臉正經。

全場頓時啞然,實在難以理解為嘛唐春是揚飛雄的『少主』。

「各位,別聽揚老宗主的。我哪是什麼少主,我只是一名丹師罷了。」唐春趕緊解釋一下。

如此稱呼就怕自己會挨雷劈。自己跟羅拈衣這層關係,何敢當揚飛雄這個祖宗的『少主』。

「下屬揚飛雄帶著朱雀宗全體拜見『少主』。」揚飛雄還真是鐵了心了,當機立斷。

經他一喊,所有朱雀宗下屬包抱域外紅塵,天宏子等人全都單膝下跪,大禮參拜。

而帶頭者就是揚飛雄,第二個就是揚雀。而凰青青卻是跪在側旁,因為,她是唐春盡職的保鏢嘛。

「恭喜少主,賀喜少主。」管用這傢伙居然喊了起來,雙手抱拳也來了一禮。

「這個……各位快請起,這可是會折煞我的。」唐春可是急了。

「少主不答應我們就不起來了。」揚飛雄說道。

「唉,罷了,我應了。不過,這只是一個稱呼罷了,各位千萬別當真了。」唐春說道。

下邊,由揚飛雄宣布了一系列任命。

天宏子為朱雀宗總丹師。

揚雀為朱雀宗少宗主。


凰青青護山尊者,核心長老,少主的貼身護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