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幾個官員.此刻一個個都目瞪口呆.濃烈的血腥味湧入鼻腔.才讓他們一個激靈.紛紛回過神來.

妖生咒 走啊.」

「快逃.」

這幾個官員.一下子全都慌了手腳.

「殺了他.不然他會殺了我們全部……呃……」喊出這句話的人.話還沒有講完.突然之間.就感覺胸口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喉嚨裡面不斷湧出血沫.再也吐不出一個字了.

他緩緩低下頭.看到丁一林半條手臂.都沒入了他的胸膛.五臟六腑.都像是被對方一把抓住了一樣.

「你知道的太多了.」丁一林朝著他森然一笑.五指猛地一抓.

我在都市修個仙 ..

一連串瓮聲瓮氣的爆炸傳來.這個官員的身子原地快速顫抖幾下.身體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樣.詭異地乾癟了下去.

當丁一林把手從他的身體里抽出來的時候.這個官員的身體.整個都像是萎縮了一樣.變得扭曲、乾癟.張大嘴巴.雙眼深深凹陷.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其他幾個人.此刻已經逃出去了十數丈.一個個爭先恐後.拼盡全力.朝著遠處奔去.


「你覺得你們能逃得掉.」丁一林睜大眼睛.誇張地喊了出來.「這裡.他媽的.是我的家哎.」

唰..

下一刻.他如離弦的箭一樣爆射而出.空氣裡面.都震蕩出一圈圈的波紋.

丁一林的速度.比剩下這幾個官員快了十倍.剎那之間.就到了他們背後.手掌就像是一座山一樣.朝著這幾人狠狠壓了下去.

砰砰砰砰..

一顆顆腦袋.直接就被碾壓成了血漿.沒有腦袋的腔子上.血泉噴射而出.隨著屍體慣性地奔跑.在半空拉出一條觸目驚心的弧線.

「真是浪費本大爺的時間.」望著倒在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丁一林吸了吸鼻子.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背著手搖搖晃晃朝著書房走去.「幾個廢物.也想隨便任命城主.我老子死了.當然就是本大爺繼任城主了.這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嘛.

再說了.哼哼.就算不讓本大爺繼任城主.狼神城的百姓們也不會同意啊.誰不知道我丁一林丁大爺.丁小城主..啊.呸呸.現在不是小城主了.是城主.是城主大人.哈哈哈哈.」

軍婚燃燒:媳婦太彪悍 .口中說著任誰聽起來.都像是神經病的言論.

只是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注意到.他臉上雖然帶著神經兮兮的笑容.但是雙眸裡面.卻是閃爍著猩紅的光芒.雙手緊緊握起.指甲將掌心都刺破.湧出血來.

「真是要感謝你們啊.要不是你們.丁獨秀不會這麼快就死.韓松瑜也不會出這麼大的意外.現在掃清了這幾個皇朝的蒼蠅.剩下的時間.就都是我的了.

嘿嘿.你們等著吧.等你們再次見到我丁大爺的時候.你們一定會大吃一驚的.哈哈哈哈哈.」

一邊得意地狂笑著.丁一林一邊朝著城主府中一片人跡罕至的角落走去.忽然之間.陰風一吹.他的身影突然就憑空消失了.彷彿從來沒有在這裡出現過一樣.

PS:新年快樂么么噠~~ 秦逸此刻想要罵人,因為從踏入傳送陣的剎那,他就感覺不對勁,

但是這個時候,想要反悔,已經來不及了,身後彷彿是有一隻有力的大手推了一下,他和唐倩倩,齊齊朝著傳送陣內墜了進去,

這個傳送陣,簡直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

秦逸和唐倩倩進入之後,一直在下墜,一直在加速,

頓時之間,秦逸甚至有一種,腸胃都要從嗓子眼裡被擠飛出去的感覺,

眼前的景色,光怪陸離,走馬觀花,數不清的顏色,一下子鋪散到了秦逸的面前,讓他眼花繚亂,恨不得要吐出來才會舒服一點,

不過讓秦逸不能理解的是,自己的耳邊,居然不斷傳來唐倩倩興奮的尖叫,

「這個女人竟然還很享受,」秦逸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要被刷新了,

幸運的是,這個讓秦逸格外難受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時間,就在他感覺自己的內臟都要擠得變成一灘漿糊的時候,猛地一下子,眼前光線一亮,頓時讓他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腳下踩到了實地的踏實感,湛藍的天空、遼闊的大地映入眼帘,清新的空氣湧入肺腔,陣陣舒爽不斷代替著秦逸剛剛的不適,

「終於結束了,」秦逸心裡感嘆一聲,轉身過去,看到身後是一塊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石頭,

恐怕任誰都看不出來,其實這塊看上去極為普通的大石頭,是一個傳送陣的出口,

秦逸伸手在石頭上輕輕撫摸了幾下,細細感受,很快就確定下來,這個傳送陣,是一個單向的,

也就是說,秦逸和唐倩倩可以通過墓穴到達這裡,但是卻沒有辦法利用這條傳送陣,從這裡傳送到墓穴中,

從這裡,秦逸也可以看出來那墓穴建造者的謹慎,


如此一來,就不會發生有人機緣巧合,從這裡闖入到墓穴的可能性了,

秦逸心中正感嘆著,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

「怎麼沒有唐倩倩的動靜了,」立刻之間,秦逸就知道哪裡不對頭了,從傳送陣出來后,實在是太安靜了,

神念急忙朝著四周掃去,迅速之間,秦逸就放下心來,唐倩倩原來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十步遠的地方,

只是剛剛自己沉浸在這傳送陣上,而唐倩倩實在是太過安靜,所以自己才會忽略了對方的存在,

不過很快的,秦逸還是注意到,唐倩倩真的有些不對勁,

平常的時候,唐倩倩給秦逸一種比較活潑的感覺,但是現在,唐倩倩卻是表情獃獃,眼神筆直地望著遠處,這個神色,看得人心裡毛毛的,

「你怎麼了,」秦逸急忙走過去,伸手在唐倩倩肩膀上一拍,同時朝著唐倩倩目光所向望了過去,

出現在秦逸眼中的,是遠處一座筆直的山峰,

這座山峰,模樣太過奇特,首先形狀是一個倒錐子形,下面窄上面寬,看上去讓人感覺這座山峰隨時會傾倒一樣,但是事實上,這座山峰卻是穩穩立在那裡,

另外一點,就是其他的山峰,遠遠望去,要麼是綠油油鋪滿植被,要麼就是光禿禿的石頭山,

但是這座山,從下往上看,卻是一半火焰一樣的紅色,一半皚皚積雪一半的白色,看上去極為奇特,

秦逸微微一愣,立刻之間,從這座山峰的模樣上,反應了過來:「這難道就是……」

「冰火山,」唐倩倩在一邊開了口,

深吸一口氣,秦逸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傳送陣竟然直接就把他們給傳送到了冰火山附近,之前他們還在擔心,時間可能會不夠用,但是現在卻發現,從這裡到達冰火山,只需要最多半天的時間,

兩個人現在就算是晃晃悠悠往那邊走,時間都綽綽有餘了,

遙遙凝望了冰火山片刻,唐倩倩深深吸了口氣,眼中閃過一抹毅然的神色,喃喃輕聲道:「我來了……」

轟隆隆隆,,

唐倩倩話音剛落,猛然之間,一陣地動山搖,劇烈踐踏的聲音,彷彿是萬獸奔騰,地面都彷彿在起伏,隨時都會碎裂開來一樣,

猛然之間,遠處一片獸群,出現在秦逸和唐倩倩的視線中,

每一隻野獸,全身都是金黃如流水一樣的皮毛,獅子的腦袋威風凜凜,但是身體卻是駿馬,看上去極為古怪,但是雖然只有幾十頭,奔跑起來卻有著驚人的氣勢,

秦逸目光一掃就看到,這每一頭野獸的背上,都坐著一個強壯的男子,看起來極為兇悍,

這些野獸直直地朝著秦逸和唐倩倩的方向奔來,絲毫沒有因為逼近了而要減速的態勢,

「這群是什麼人,」秦逸扭過頭朝唐倩倩望過去,「他們好像也是朝著冰火山而去的,」

「馭獸宗的傢伙,」唐倩倩口氣不好,顯然對這些傢伙沒有好感,

「馭獸宗是大宗門嗎,」秦逸問道,

「一般般吧,高手也是有幾個的,不過這些人顯然像你說的那樣,是沖著冰火山來的,你看只有兩個達到天神境的,並且還只是天神一二轉的樣子,」唐倩倩說道:「我們先讓一讓,他們人多,我們現在還要再等幾天,沒必要先惹麻煩,」

「哦,好的,」秦逸聳聳肩,和唐倩倩一起朝著旁邊讓過去,

轟隆隆隆的巨響聲中,馭獸宗一群野獸如同潮水一樣,轟然而過,光是這股衝殺一切的氣勢,就足以把膽小的人嚇得臉色蒼白兩腿發軟,當場尿出來了,

當兩個天神境修道者從身邊掠過的時候,唐倩倩臉色微微變了變,畢竟她因為受傷,現在境界掉落到了虛神六轉,對於天神境的境界威壓,還是有些難受的,

不過秦逸倒是無所謂了,天神境修道者的威壓還沒有來得及觸碰到他,立刻就被八極大法和吞天大墓聯手化解了,

正因為如此,唐倩倩臉色略顯蒼白地把頭低下去的時候,秦逸卻可以從容地朝著這些野獸和馭獸宗門人望過去,

「好大的膽子,找死,」猛然之間,馭獸宗門人里靠近隊伍後面的一個傢伙,注意到了秦逸的目光,

見這個區區虛神三轉的螻蟻竟然還敢仰頭朝自己這邊望過來,頓時就感覺自己受到了冒犯,

再看這一男一女也不像是出自宗門或者哪個家族,反而像是兩個散修,對於散修,宗門的弟子總是有個天然的優越感,此刻見散修見自己居然不拜,於是他怒火中燒,一聲厲喝,揚起手中的長鞭,就朝著秦逸的腦袋抽了過來, 嗚嗚嗚嗚,,

鋼鐵鑄就的長鞭在半空直接劈下,帶動得空氣都爆發出被撕裂的轟鳴,

這一下要是被砸中了,就算是一塊大石頭,也會四分五裂,炸成齏粉,

「你想殺人,」秦逸眼中,一下子凝聚起濃濃煞氣,

這個馭獸宗門人出手就是想要殺人的做法讓秦逸憤怒,但是更讓秦逸生氣的,是這個馭獸宗門人才是虛神五轉,

雖然比秦逸現在表現出來的,要高出兩轉,但是秦逸自己清楚,他的真實實力,對付虛神八轉就不虛,

那麼在虛神八轉以下,就是螻蟻,

螻蟻現在居然趕來挑釁自己,並且還覺得能殺了自己,這事能忍,


「你他丨媽給我下來,」

秦逸抬手一把抓住長鞭,用力一扯,

馭獸宗門人頓時感覺一股雄偉巨力,一下子就把自己拉得騰空飛了起來,自己就連掙扎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下一刻,他就看到一個拳頭在自己眼睛里越來越大,幾乎將他的眼球都要撐得爆掉,

砰,

一聲悶響,這個馭獸宗門人的腦袋直接爆開,熱氣騰騰的**和鮮血像是噴泉一樣爆射而出,在半空蓬開濃腥的血霧,

沒有腦袋的屍體,啪嗒一聲掉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后就徹底不動了,血肉模糊的傷口裡面,紅色的血液還在不斷地汩汩湧出來,

掃了屍體一眼,秦逸伸手一抓,就將屍體腰間的儲物袋抓在了手中,

剛剛對於這個馭獸宗弟子的行為,其他的弟子都見怪不怪,甚至其他這些人,都沒有多朝這個方向望上一眼,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區區兩個散修,死了就是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死了也是他們自己找死,

不過當自己的同伴一下子被人打爆了腦袋的時候,這些騎在野獸上的弟子,一個個都變了臉色,

轟的一聲,數十頭野獸齊齊停下腳步,動作整齊劃一,聲勢驚人,捲起的氣浪,在四周都形成一股股旋風,

數十雙眼睛朝著這個方向望過去,一股巨大的壓力,轟然而下,秦逸和唐倩倩身邊的空氣,一時之間都彷彿凝固了一樣,

「秦逸……」唐倩倩艱難地喘著氣,用力拉住了秦逸的衣袖,

秦逸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作為安慰,被這麼多雙眼睛嚴厲地注視著,他可沒有絲毫的不適,甚至眼神比這些馭獸宗門人還要兇惡,一個個瞪了過去,

體內畢竟有一億八千萬魔龍存在,秦逸此刻冰冷的眼神瞪過去,原本馭獸宗門人胯下這群還凶神惡煞的野獸,頓時露出害怕的眼神,嗚咽一聲,竟然齊齊往後退了一步,尾巴都夾在了褲襠里,瑟瑟發抖起來,

「嗯,」

「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