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早在唐南澤害子澈的時候,慕洛琛就想過跟唐南澤拼個你死我活。但直到唐南適傳出消息,他改變了主意,真的害死了唐南澤,那唐、容、慕三家再無和解的餘地。說到底所有的仇怨都是唐南澤和唐南楓做的,和唐家其他人並無太大的關係。

若是唐家其他人肯和解,並讓唐南澤和唐南楓二人道歉賠禮,那也不是沒有緩和的餘地。 第1466章如意卷:各方行動

第1466章如意卷:

唐南適皺眉,不是他不信慕洛琛的話,而是如果三哥真的像慕洛琛所說的那樣,做了違法亂紀的事情,他不可能坐視不理。一邊是禮法,一邊是自己的至親血脈……事關重大,他不可能只聽信慕洛琛的單方面言論,就草率的決定同他聯手,對付自己的親哥哥。

思忖了片刻,他開口:「我會阻止我三哥,但你說的其他的,我想請你再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沒問題。」慕洛琛爽快的應允,「我可以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等你想清楚了,就打這個電話號碼,告訴我,你的決定。」

「嗯。」 總裁尚未婚 唐南適神色肅然的接過了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放到自己衣服的內兜里。

門口響起了叩叩聲響。

醫生提醒道:「唐先生,時間差不多了。」

慕洛琛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沒想到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你先讓醫生給你做檢查吧,免得你的家人起了懷疑。」

唐南適微微的點頭。

旁邊的醫生走上前,將唐南適推到了檢測儀器跟前。

……

半個小時后,檢查完畢。

醫生推著唐南適走出去,對等候在外面的唐老太太和唐老爺子說:「唐老先生,唐老太太,我們已經給唐先生仔細檢查過了,他的身體狀況恢復的相當好,可以安排出院手續了。」

唐老太太當即面露喜色,不過很快微蹙了眉尖,擔憂的說:「我看還是再留院觀察幾天妥當一些,免得有什麼潛伏的癥狀,沒能檢查出來。」

唐南適:「媽,我不想再留在醫院了,在這裡住了一個多月,都快把我給悶死了。」

唐老太太心念微動,其實她也想讓兒子回家,畢竟醫院的病毒那麼多,住得久了對人的身體不好。

但眼下唐家和容家斗得正凶,哪裡敢讓他回去?

唐老太太面露為難道:「老四,不是媽不想讓你回去,是你身子都這樣了,住在醫院裡比較好,你就留院再觀察一段時間,好讓媽安心,當我求你了成不成?」

「媽……」

唐南適還想說話,一直沉默不語的唐老爺子插話道:「南適,你在醫院多住一周,讓你媽安心吧。等一周過後,你確定沒什麼問題,咱們就回家。」

唐老太太聽言,瞪了唐老爺子一眼。

一周的時間夠幹什麼的?

這老東西不幫忙也就算了,怎麼還倒添亂?

唐南適卻是喜不自禁,生怕家人反悔似的,淡笑著說:「爸這可是你說的,我就在醫院多住一周,一周后沒什麼問題,我可無論如何,都要出院了。」

唐老爺子摸著自己嘴角的八字鬍,樂呵呵的說:「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我還能騙你不成,說一周就一周。」

話音落,腰窩被人狠狠地掐了一把。

唐老爺子疼得臉皺在了一起,但硬是忍下了到嘴邊的痛呼,扭頭對上唐老太太嗔怒的臉龐,討好的笑了笑。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唐老太太心裡有怒氣。

可當著唐南適的面,終究不好說什麼,只能忍著這口氣,送唐南適回病房。

……

眾人漸行漸遠,待到拐彎處,再也看不到什麼人。

醫生這才回到病房,通知慕洛琛:「慕先生,您可以走了。」

「謝謝你。」

道了聲謝,慕洛琛悄無聲息的溜出了病房。

……

親眼看著唐南適躺下休息,唐老太太瞅准了機會,將唐老爺子從病房裡揪了出來。

到了離病房遠一些的地方,她伸手點著他的額頭罵:「你這個老糊塗,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事先跟我商量,就擅做主動答應南適一周出院!你、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唐老爺子抬手,抓住她的手指,輕拍著她的肩頭說:「你別著急。我這麼答應南適,自然有我的原因。」

「什麼原因?你說!」

「我聽南澤的人說,南適已經在聯繫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了,這些你都不知道吧?」

唐老太太神色一怔。

唐老爺子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說:「老四已經起了疑心,開始背著咱們調查了。以他的能力,即便咱們不讓他離開醫院,他也有法子查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既然這樣,倒不如咱們讓他從醫院裡出來,住在老宅那邊,都是咱們知根知底的人,總好控制一些局面。」

腹黑城主的絕世嬌妻 唐老太太聞言氣消了一些,可還是覺得有些不穩妥:「你說的輕巧,可操作起來哪有那麼容易?家裡人多口雜的,誰知道哪個是包藏禍心的?再則,老二也快回來了,萬一他見著了老四,告訴他家裡發生了什麼事,那還不天下大亂?」

提起唐南楊,唐老太太就愈發的頭疼。

南楊和南適雖說都是她親生的,但她很少親自教導,以前公公還在世時,經常幫她帶著這兩個臭小子。

以前吧,她覺得有人幫自己分擔,也挺不錯。

可現在越想越覺得後悔。

南楊和南適都隨了公公的脾氣,剛直不阿,眼裡容不下半點沙子,即便是自家人犯了錯,他們也該根本不會包庇。當初公公就是因為這脾氣,差點得罪了某位要員,害的唐家傾覆。

如今好不容易唐家枝繁葉茂更上一層,卻是要內亂了……唐老太太自然是一萬個不樂意,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互相鬥爭。

「你別那麼悲觀,南楊能不能回來,還說不一定呢。再者說了,他即便回來,咱們攔著他不讓他見南適,他還能硬闖不成?」

唐老爺子安慰。

唐老太太滿心的怨艾:「你呀,整天就會說這些漂亮的話,你就不會想想辦法,幫幫南澤?」

唐老爺子嘆了聲氣:「我平日里那麼多的事情要忙,想幫也得抽得出時間。」

這不是還是不肯幫忙嗎?唐老太太哼了聲:「你就給我推脫吧,等兒子出了事情,有你後悔的時候!」

……

回到家裡,唐老太太憂心忡忡的把醫院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唐南澤。

「你說現在該怎麼辦?老四那個倔脾氣,知道了咱們做的事情,肯定不會輕饒了你!你趕緊想想辦法,在他出院之前,把事情給解決了吧。」唐老太太沒了底氣,說話都帶了幾分的焦躁。

唐南澤心不在焉的回答:「我能有什麼辦法?能想的都想了,南適出院了想辦我,那就辦吧,大不了到局子里蹲幾年。」

「你這孩子!」

唐老太太氣惱的打了他一巴掌。

唐南澤吃痛,低抽氣了聲。

唐老太太忍不住的心疼,「沒打傷你吧?」

「沒有,媽,你就是對著我再來一百下,我也能承受得了。」唐南澤玩笑似的說。

「我哪捨得打你一百下?我打我自己,都不捨得打你。」唐老太太說著,忽然想起來什麼,停頓了下語氣說:「南澤,要不咱們跟容家的人和解吧,咱們不要溫如意了……」

唐南澤聞言,面露微哂:「媽,你怎麼也跟南楓說一樣的話?能跟容家和解,我早在容子澈提出和解的時候,跟他和解了,何必等到現在?即便我現在肯和容家的人和解,容子澈肯嗎?他假意答應了,回頭再來報復我們唐家,你說怎麼辦?」

「唉……咱們唐家這是做的什麼孽,惹上了這麼一家人。早知道當初,你就不應該把溫如意帶回來,咱們不救她,唐家也不會落到這一步。」

唐老太太愁眉不展。

唐南澤隨意的走到沙發跟前坐下,拿起水果盤裡切好的水果,邊吃邊說:「媽,你不用為了這個發愁了。怎麼對付容家,我自有辦法,你別讓自己手上,沾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唐老太太微微的嘆息了聲:「那好吧。」

唐南澤勸唐老太太走了后,面上的輕鬆神色隨即消失,雙手交叉成山脊狀,眉宇間儘是寒意。

他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眼下情況危急,必須在南適出院之前,把這樁事情了結。

掏出手機,撥出一通電話,他對電話那邊說:「南楓,明天有件事,你去辦一下……」

……

葉簡汐心裡清楚,唐南楓心高氣傲,被慕洛琛下了葯,心裡一定有怨氣,會想法設法的報復他們。可萬萬沒有料到,她竟然敢直接到醫院裡堵人。

早上慕洛琛走之後沒多久,她帶著東西去醫院看溫如意,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唐南楓像是一隻鬼一樣,不知道從那個角落裡冒了出來,尖細著嗓子,惡毒的罵道:「葉簡汐,慕洛琛敢這麼對我,我絕不會饒了你們!」

葉簡汐受到驚嚇,愣了幾秒,回過神來,眼睛微微的眯起來說:「唐小姐,那是洛琛做的事情,跟我可沒什麼關係,你幹嘛跑到我跟前罵人,又說要報復我呢?你真的想報復,也得找准人,是不是?」

「你們是夫妻,我不找你找誰!」

唐南楓面目扭曲,帶著人一步步的逼近。

葉簡汐也不多廢話,拿出手機,給醫院裡保安打電話,通知他們這邊有人鬧事。

掛斷了電話,唐南楓的人已經跟慕家的人糾纏上了。

而唐南楓也兇狠的朝她撲了過來。

葉簡汐當然不肯站著被她打,毫不客氣的出手,跟她開始廝打。 第1467章如意卷:故布疑陣

兩人打的難捨難分,醫院的保安卻遲遲沒有趕到,反倒是旁邊多了不少看熱鬧的路人。葉簡汐體力相較於唐南楓有些弱,漸漸的落了下風,連著被唐南楓踹了好幾下肚子,疼得直抽氣。

不肯吃這個虧,葉簡汐心思快速的轉動,邊躲著唐南楓的攻擊,邊瞅准了世紀,抓住唐南楓的頭髮,手攥成拳頭,拚命的捶打她的胸口。

唐南楓哎呦一聲,疼得臉變了顏色。

揚手想把她推開。

可葉簡汐腦袋往下一低,朝著她撲撞了過去。

兩人的身形差不多高,葉簡汐幾乎將自己整個身子的重量都壓在了唐南楓身上。

「咚!」兩個人齊刷刷的倒在了地上,唐南楓後腦勺撞在了地上,眼前一黑,整個世界都天旋地轉。還未等她壓下那股暈眩的感覺,葉簡汐支撐胳膊爬起來,騎在她腰上,用膝蓋壓住她的雙手,噼里啪啦的扇了幾個耳光。

唐南楓腦子嗡嗡的響,臉頰也迅速的火熱了起來,眼裡噴出的怒火,幾乎要把周圍的空氣都燃燒了。

「葉簡汐,你找死!」低吼了聲,她閉著眼睛,扯住葉簡汐的衣服,一個鯉魚打滾,將其翻身壓在了地上。

「我讓你打我!讓你打我!你們慕家的人算什麼東西,一個兩個的都敢騎在我身上!」

新仇舊恨,唐南楓心裡報復的慾望熊熊的燃燒,下手自然用盡了最大的力氣。

而就在這時,保安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毫不猶豫的上前,將唐南楓從葉簡汐身上扯了下來。

葉簡汐氣不過,抬腳朝唐南楓踹了一腳。

唐南楓還要打回來。

葉簡汐卻是迅速的躲到了保安的後面,沖她比劃了一個鄙視的手勢,又扭頭對保安隊的隊長說:「我來醫院看望我朋友,他們這群人衝上來就要打我,你可得為我做主。」

「慕太太,你放心,我們一定給你個交代。」保安隊長沉喝,「把這些鬧事的人,都給我帶走!」

唐南楓甩脫了桎梏自己的保安,整理了下被扯得亂糟糟的頭髮,正要拿出隨身帶的化妝鏡,看看自己的臉,恰好聽到了保安隊長這話,頓了頓手,聲色俱厲道:「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動我?」

保安隊長上下掃了她一眼,臉上露出鄙視和不屑,「我管你是誰呢!敢在醫院裡鬧事,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話音落,他大手一揮,手底下的那些人一擁而上,將唐家的人團團的圍住。

唐南楓氣的腦仁疼。

這些下賤的人,竟然敢羈押唐家的人,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她開口欲在說話。

葉簡汐環抱著胳膊,好整以暇的對保安隊長說:「對了,忘記提醒你了,我跟這個女人是認識的。她仗著有幾分姿色,想勾引我老公,誰知道我老公看不上眼,她鑽牛角尖,鑽著鑽著就瘋了。我前不久還聽說她家裡人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今兒看情況八成是趁著那邊的醫生不注意,跑了出來。您可一定要好好的看押好她,別讓她再跑出去禍害別人了。我這就聯繫精神病院那邊,來帶她走。」

聽她一口一個精神病人,唐南楓腦子裡理智的弦嘎嘣斷了:「你說誰瘋了?」

葉簡汐環抱雙臂,看了一眼四周,嘲諷道:「你覺得這裡的人除了你,還有誰像瘋子?」

「你——!」

唐南楓撲騰著,又要衝上來。

保安人員立刻將她拿下。

保安隊長不認識唐南楓,可對天天來醫院的葉簡汐熟悉的很。

聽她那麼說,心裡已經信了三分。

再看這唐南楓瘋瘋癲癲的模樣,乾脆相信了個十成十,拍著胸脯保證:「慕太太,你放心,我一定把這個神經病看好,你放心,她絕不會再出現在您跟前。」

「謝謝。」

葉簡汐道謝,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塞給了他一些現金。

沒人不喜歡毛爺爺,醫院的保安隊長也是人,當然更無法抗拒利益的誘惑,不好意思的推了兩下,還是接下了。

親眼看著唐南楓一行人被押走,葉簡汐忍不住咧了咧嘴,扯疼了嘴角的傷口。

她拿出隨身攜帶的鏡子,照了照,這才發現自己的臉頰被打的腫了老高,嘴角也撕裂了一些,流出了血。

心裡對唐南楓頓生厭惡。

不過,片刻后便釋然了,這唐南楓根本不會打架,只會拚命的往別人臉上招呼,看著打的挺嚴重的,可其實傷的不重,養幾天就好了。而自己打的都是要害,看著沒什麼,但實際上能讓唐南楓疼上好一陣子。等下再找人,把她真的送進去精神病院一趟,不氣死她,也得把她給氣瘋!

……

葉簡汐撥打了一家精神病院的電話,讓他們來接唐南楓走。做完這一切,像是鬥勝了的孔雀似的,得意洋洋地走到了病房裡,看著安然無恙的溫如意,不放心的問:「剛才沒發生什麼事吧?」

現在想想,唐南楓忽然來這麼一出。

是不是有別的目的?

偏偏挑在如意住的醫院裡,難不成在故布疑陣,吸引她的注意力,好對如意下手?

葉簡汐想到這個可能,一陣心驚肉跳,圍著溫如意轉了好幾圈,確定她沒什麼事情,心頓時放了下來。可更多的疑惑又涌了上來,難不成唐南楓真的是氣瘋了,失去理智就為了跟她干著一架?

想不通唐南楓此舉意圖什麼。

葉簡汐乾脆不想了。

護士見葉簡汐動作透著古怪,倒也沒多問,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沒什麼異常的,就是外面有點動靜,我出去看了看。不過,最後發現只是路過的夫妻吵架,沒什麼特別的。」說著話,注意到她臉上青一道紫一道的,護士擔心的問:「慕太太,你這臉是怎麼了?」

「沒什麼,剛才被一隻瘋狗咬了。」葉簡汐摸了摸發燙的臉說,「你幫我拿一些消腫祛瘀的葯吧,我等下敷一下。」

「是。」

護士連忙去拿東西,葉簡汐又仔細的檢查了下病房其他地方,發現沒什麼,這才把心徹徹底底的放回到了肚子里。

……

過了會兒——

護士拿過來葯,給葉簡汐敷上。

她疼得齜牙咧嘴,哎呦叫喚了好幾聲,惹得溫如意都醒了過來。盯著她色彩紛呈的臉,溫如意好奇的伸手,戳了戳她的臉頰:「疼嗎?」

葉簡汐眼淚汪汪:「如意,我知道你心智有些退卻了,可也別拿手戳我成嗎?我現在快疼了……」

溫如意縮回了手指,老老實實的在一旁看著。

待上完了葯,葉簡汐望著鏡子里像小丑似的自己,暗暗地磨后槽牙。

不行,這仇她一定得報。

獨寵成婚 不能就這麼平白無故的被唐南楓那個瘋婆子打了一頓。

葉簡汐想著怎麼報復唐南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