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靈,劍靈,木靈都出來了。

冰靈身體一轉,就幻化成美少女的模樣,走到火靈面前,圍著他轉了一圈,說道:「醜死了,整個奶油小生似的,連主人一半的男人味魅力都沒有。」

「火兒,聽到沒有,冰兒嫌你不夠男人,還不變回一個大漢?」葉雄笑道。

「主人,第一次幻化之後,要隔一段時間才能幻化二次,我的實力不夠。」火靈回道。

「那就別幻化,我覺得你現在這模樣挺不錯的,十四五歲的少年,就這樣子了。」葉雄說道。

「我也覺得火兒挺不錯的,這模樣很順眼,面相好。」劍靈說道。

木靈繞著火靈轉了一圈道:「羨慕嫉妒恨啊,什麼時候我才能進入幻化期啊!」

「我也好想看看,自己幻化人形之後,到底是長啥模樣,是男是女。」劍靈也說道。

「你們放心,你們離幻化期也不會多久的,有了火兒跟劍靈幫忙,我實力大增,到時候多殺點凶獸,奪多點內丹給你們吃就行了。」葉雄笑道。

火靈走過冰靈身邊,看著她,有些扭捏地問:「冰兒,你真覺得我長得不好看嗎?」

「不好看,一點都不好看,醜死了。」冰靈翹起小嘴。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我下次幻化成你喜歡的模樣好不好?」

「你幻化成什麼模樣,還不是一樣難看。」

火靈擾了擾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葉雄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來:「看來,我培養了一對青梅竹馬出來。」

「呸,誰跟他是青梅竹馬,娘娘腔,我最討厭了。」

火靈撓了撓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看著他這老實樣子,葉雄就知道,以後他有得受欺負了。

「主人,我以後就跟在你身邊吧,不想進入內世界了。」冰靈問。

「是啊,主人,就讓我跟冰靈陪在你身邊行不,可以照顧你。」火靈也道。

「好吧,這樣我以後就多了兩個左右臂了。」葉雄說道。

「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們啊!」

「羨慕嫉妒恨。」

劍靈跟木靈,不情願地回到內世界之中。

「主人,咱們現在去哪?」火靈問。

(本章完) 「我準備回一趟地球,看一下家人,回來之後,再前去神丹國,將丹藥拿回來給我的朋友,然後咱們再找地方歷練,爭取讓劍靈跟木靈早點突破。」葉雄說道。

「主人,太謝謝你了。」木靈激動地說。

「主人,那咱們快點走吧!」

葉雄點點頭,這才朝南域皇城而去,再次找愛羅莎。

下界的事情,必須要她開放行條同意才行。

愛羅莎沒有拒絕,但是也沒有好態度,整個過程都崩著臉。

「南帝,別崩著臉啊,你長得這麼漂亮,崩著臉就不漂亮了。」

「我漂不漂亮關你屁事。」

「當然關我的事了,你可是我未征服的女神,如果你崩著臉,不漂亮了,我就沒有征服的慾望。」

「你最好別生起這種不切實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人沒點追求,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葉雄哈哈大笑,拿通行單,揚長而去。

很快,他就來到地球的傳送陣,看守傳送陣的看到單子之後,放行了。

隨著傳送陣一切光華流動,葉雄的身體瞬間就消失了。

當他的身體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天涯海角的上空。

看著這片熟悉的土地,葉雄不由得有點激動,事隔多年,終於回來了。

遙想七八年前,他還牢牢記得,當初就是在這裡參加升仙大會的。

「先回仙門看看,看看這麼多年來,仙門有什麼進展。」

葉雄說完,身影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消失在天際。

片刻之後,他的身影就出現在仙門的上空。

……

此時正是深夜,整個仙門處於一片靜寂之中。

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方圓十公里之內,一花一草,所有的東西都逃不過他的靈識。

相當大的一部份弟子都在睡覺,還有一部份,在後山訓練場修鍊。

靈識掃過訓練場的時候,突然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訓練場練習。

那道嬌小的模樣,特別熟悉。

當葉雄看清楚她的模樣之後,不禁啞然失笑。

什麼時候咱家的小姨子,變得這麼刻苦了?

葉雄突然生起一個壞念頭。

只見他身影一晃,就來到訓練場,掏出一塊黑布,將自己的面容擋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

他慢慢地靠近,來到唐寧身邊。

「誰在那裡偷看本小姐修鍊法術?」唐寧猛然轉身,手中一柄長劍指著葉雄。

「唐小姐這麼刻苦,少見啊!」葉雄沙著嗓子笑道。

「你是誰,鬼鬼祟祟的,把面罩摘下來。」唐寧喝道。

「我這是準備來劫色的,把面罩摘下來,豈不是被你知道我是誰了?」葉雄笑道。

「你好大的膽子,你知道本姑娘是誰嗎,我告訴,我表姐夫是江南王。」唐寧大喝。

葉雄摸了摸鼻子,道:「你表姐夫是江南王又如何,他此刻正在上界,遠水救不了近火。再說了,我劫色之後,你不知道我是誰,到時候他找誰報仇去。」

「無恥小賊,看劍。」

唐寧手中長劍翻起一道劍花,就朝葉雄劈來,那劍芒隔著幾米遠,劈了過來。

這種程度的攻擊……

葉雄身影一閃,就躲過了劍芒。

唐寧一劍未停,第二劍又起來,連續不斷。

劍術挺熟,只不過,火候太差了。

葉雄查探一下,發現她才鍊氣五階中期,在百花齊放的地球,沒有鍊氣巔峰,想殺進前四,實在是太難了。

葉雄突然不動了,就這樣站在半空之中,雙手叉腰。

那些劍氣,不斷地辟在他的身上,就跟撓痒痒似的。

唐寧沒想到對方這麼厲害,手中的劍不停地劈出,連綿不斷。

但是,就像泥牛入海一樣,無論她劈出多少劍氣,都無影無蹤。

此刻她才知道,對方的實力,強到讓人恐懼的地步。

「你到底是誰,有如此實力的人,屈指可數,可我並不認識你。」

唐寧震驚得無法言語,現在的仙門,實力已經主宰地球,每一界進入四強,上升修真界的,幾乎都內訂了,但是唐寧她發現,這人根本就不是那四個人。

那四個人,跟她都很熟,犯不著這麼玩她。

要知道,他們去修真界之後,還指望她表姐夫罩著,怎麼敢得罪她!

「地球修士千千萬,豈是你能全部認識的。」

葉雄衣袖一揮,唐寧只覺得一鼓狂風襲來,直接將她吹出十幾米遠,幾乎喘不過氣來。

「鍊氣巔峰,好強的實力!」唐寧臉色大變。

這人雖然只是輕輕一揮,但是唐寧已經知道,此人的實力,絕對在整個仙門之上。

「唐小姐,怎麼樣,你是主動迎合,還是我強來啊?」葉雄嘿嘿笑道。

那聲音,說不出的瑣猥。

唐寧連忙張開嘴巴,大聲喊救命。

讓她震驚的事情出現了,無論她怎麼叫,周圍都沒反應,好像沒有人聽見一樣。

沒道理啊,仙門守衛森林,她叫得這麼大聲,肯定會有人來救援才對。

可是這麼久了,都沒有人過來。

震驚之下,她突然轉身,飛快地逃跑。

砰!

一道無形的禁制擋住她的去路。

唐寧的身體,直接撞在那禁制上面,跌了個四腳朝天。

哈哈哈!

葉雄不由得大笑起來。

「忘記告訴你了,這周圍被我布了下結界,以你的實力是出不去的。這結界還有隔音隔視線效果,也就是說,咱們在這禁制之內干任何事情,都不會有人發現。」葉雄嘿嘿笑道。

唐寧轉過身,手中的長劍不停地劈出去,擊在禁制上。

那些劍氣就像泥牛入海一樣,半點作用都沒有。

這個禁制,比她想像之中,強大得多。

「別枉廢心機了,乖乖束手就的擒吧!」葉雄笑道。

唐寧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動著,突然眼睛紅了,裝成可憐的模樣。

「這位大哥,大俠,你就饒了我吧,你別看我長得這麼水嫩,其實……其實我已經是柳花敗了。」

葉雄:「……」

「我十五六歲的時候,年輕不懂事,經常出去混,最後得罪一個江湖幫會,被他們……十幾個人,嗚嗚……他們其中一個,還有病,我治了很久,都治不好。」

葉雄:「……」

「我之所以拚命修真,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去上界,找到靈藥,治我的病……」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還想要侵犯我嗎?」

唐寧一把淚一把泣地說道。

(PS:沒有了,這兩天狀態不好,找回狀態再四更。)

(本章完) 「咱家小姨子,什麼時候變成殘花敗柳了?」

葉雄哭笑不得,恢復原來的聲音,將自己的面罩摘了下來。

唐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面前的男人,大喜地跑了過去。

「表姐夫,我想死你了。」

唐寧激動之下,整個人撲過去,一下就掛在他的脖子上。

「都三十歲的人了,怎麼還是沒大沒小,再這樣,小心嫁不出去。」葉雄笑罵。

「我本來就不準備嫁,除非你娶我。」唐大小姐說道。

「這怎麼行,你是我小姨子,咱們這樣做是不道德滴。」

「心怡又不是我親表姐。」

葉雄連忙推她:「快下來,你是大姑娘了,不能像以前一樣任性。」

唐寧扣著他的脖子不放,笑道:「你剛才不是說,想劫個色嗎,怎麼不敢了?」

「我剛才就是開個玩笑。」

「現在留到我了。」唐寧臉上露出壞色,精美的臉越靠越近,朝他臉上哈著氣。

「表姐夫,我要劫個色。」她壞笑。

被她這樣掛在脖子上,兩人身體貼在一起,葉雄感覺到以前那種熟悉的壓迫感。

聞到她身上那種女人的味道,他發現自己有點衝動了。

「不行,你已經是殘花敗柳了。」葉雄故意崩著臉

「呸呸,本姑娘還是黃花大閨女呢!」

葉雄被她纏著,推又推不開,心裡有些焦急。

「心怡,你快過來,你看唐寧過份成什麼樣?」

唐寧嚇了一跳,連忙從他身上跳了下來。

在表姐面前,她可不敢這麼放肆。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被坑了。

「表姐夫,你壞死了。」

唐寧氣憤之後,整個人撲了過去。

可惜,葉雄怎麼可能被她揍到,身影一閃就消失了。

「站住,不許動,讓我揍一頓。」

唐寧撲了幾下,都抓不到人,氣呼呼地說。

「好了,別鬧了,你想不想去修真界?」葉雄問。

「當然想了,你這不是廢話嗎?」唐寧苦著臉,罵道:「你怎麼說也是我的表姐夫,這麼多年來也不來看看我,給我指點一下,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小姨子。」

重生之唯願平安 「看在你大半夜這麼刻骨修鍊的份上,過來,我幫你突破到鍊氣巔峰。」

葉雄朝她招了招手。

唐寧大喜,連忙跑了過去。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顆九轉回元丹,將丹藥分成五分之一,然後遞過去。

這些回元丹,藥效非常大,整個吞下去,唐寧根本受不了,非爆體而亡不可。

唐寧服下之後,接下來葉雄以自己的元氣,注入她身體之內,助她煉化。

半刻之後,唐寧只覺身體一陣暖洋洋的,內世界擴大不少,直接進入了鍊氣五層後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