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苒好似被人控制了一般,雙眸看着那顆眼球,想要挪開分毫都難。

淅瀝瀝,淅瀝瀝……

細微的聲音響起,冷苒看到,那顆漆黑的眼球裏面滿滿的爬出了無數只黑色帶血的蟲子,慢慢的爬出來,一隻兩隻三隻……

密密麻麻的,不到片刻,整個雪白的窗紙便被那黑色的蟲子佈滿……

暗紅色的血液緩緩的從窗戶的縫隙流了進來。

就伴隨着窗外的雨水,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流了進來!

冷苒感覺自己身上的汗毛一根根倒豎起來,小腿也開始軟的抽筋,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上下就像被點穴了一樣動彈不得。

奶奶……奶奶!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突然,什麼東西在冷苒腦海中一閃而過,冷苒如同打雞血一般,翻出荷包裏奶奶給她的那張符籙,豁出一切的撲過去,把那符籙貼在了木門上。

門外砸門聲音,窗戶上密密麻麻的黑蟲,那些不斷滲進來的血水頓時消失了。

一瞬間的事情,竟然全部都徹底消失了……

冷苒看着恢復正常的屋子,一下子癱軟在地,精神高度緊張後,一下子放鬆下來,身體猶如脫水一般,沒有一絲力氣。

冷苒只覺得眼前一黑,竟然就這麼暈厥了過去。

翌日清晨,雨過天晴。

陽光透過樹梢,斑斕的射在窗戶上,透過縫隙灑在蜷縮在牆角的冷苒的身上。

“咳咳咳……”

喉嚨癢的讓冷苒發出劇烈的咳嗽,讓她從昏睡中悠悠轉醒。

地上冰冰涼涼的,涼的刺骨,即便是窗外的陽光再濃烈,都無法驅除冷苒身上的冰冷一般。

因爲劇烈的咳嗽的原因,所以此時冷苒的眼裏染了一層朦朧的水霧,透過這層水霧,陽光照射在她身上,使得她的眸子更加清澈如一汪碧潭,水光盪漾,瀲灩動人。

支起身子,冷苒搖搖墜墜的走到沈鳳賢的炕頭,看着依舊沒有一絲醒來跡象的奶奶,冷苒再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她不知道,爲什麼事情變成這樣,恐怖是事情接連着發生,到底是爲什麼?

半個時辰後,冷苒平復了下心情。

即便再恐怖,再無助,她也必須的活着,找尋救活奶奶的方法。

看了一眼木門上的符籙,看來以後的每夜都要在這屋子裏呆着了,至少現在如此。

冷苒也說不清爲什麼有這個想法,反正就是這麼覺得。

昨夜那個兇悍砸門的東西,今夜應該還會來。

出了房門,擡頭看了一眼天空,陽光明媚,但是冷苒卻感覺不到溫度,眼窩出,青紫一片,顯然是沒睡好。

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門前的泥坑,雖然坑坑窪窪,卻沒有見到腳印,再看看木門,雖然搖搖欲墜,可是卻跟平時一樣,沒有劇烈敲砸的痕跡。

若不是昨夜親眼看到的一切,冷苒真以爲自己看錯了,但是那股冰冷,那詭異驚恐的感覺那麼明顯,怎麼可能是看錯聽錯。

揉了揉太陽穴,冷苒只覺得腦袋脹痛,端着木盆,她來到井水邊,爲自己打了一盆水,開始潔面,讓自己清醒起來。

觸手的冰涼讓冷苒發昏的腦袋找到一絲清醒,努力的拍了拍臉頰,冷苒看着木盆裏的自己睜開眼來。

臉色蒼白了好多,猶如白紙,眼眸裏也佈滿了血絲。

冷苒咬了咬脣瓣,心裏爲自己打氣,不能倒下,不能輸!

赫然,冷苒的眸光停留在木盆中的水面不動了……

下一秒,她一步跳開,想要叫出來,卻只覺得嘴角一吃痛,原來她嚇得咬了舌頭。

木盆裏,她看到了自己眼角流出血淚……

越看越滲得慌。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冷苒胡亂的摸了一把臉,當她看到手掌的鮮血時,不由得一個踉蹌,靠在古井邊,怎麼會有血,有血!

傳言,流出血淚的人,必定是什麼邪穢物纏身,莫非自己被什麼東西纏上了?

這個想法嚇得冷苒一個激靈,只覺得六月的天冰冷刺骨。

“扣扣”

一陣清脆的敲門聲響起,嚇得冷苒渾身一顫。

“冷丫頭,在屋裏嗎?”

門外劉大娘的聲音清晰的響起。

冷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連忙再次伸手去摸臉,卻是什麼都沒有。

手上也是乾乾淨淨的,沒有血…

冷苒蹙眉,莫非眼花了?還是昨夜沒睡好,精神恍惚。

開了門,迎來了劉大娘熱情的的臉。

冷苒這纔看清,劉大娘手裏端着一個海碗,裏面盛滿了飯菜。

咕嚕——

肚子適時的響起,讓冷苒羞紅了臉,那紅暈一直延伸在白希透明的耳根處。

冷苒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嘴角掛着尷尬的笑。

“大娘,您怎麼來了?霍叔身子好點沒?”

說着,冷苒側身讓劉大娘進了院子的門。

“沒什麼大礙了,就是半夜老嚷着喊冷,你說這六月的天,夜裏也怪熱的,他怎麼老喊冷呢?”

劉大娘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一旁的石桌上,把海碗放在哪裏,把筷子放在海碗上,看着臉色蒼白的冷苒,笑的和藹可親。

“餓了吧?快吃吧,涼了不好吃”

看着那碗飯,冷苒眼眸有些溼潤,一天沒吃東西了,她本琢磨着一會兒隨便弄點野菜湯應付着吃些,雖然沒什麼胃口,但是冷苒知道,自己不能倒。

看着劉大娘,冷苒感激一笑,由衷的感謝:“大娘,謝謝你”

“你這丫頭,客氣啥,快吃吧”

……

送劉大娘出了院門,冷苒掏出二十兩銀子塞進劉大娘手裏。

“大娘,奶奶還未好,我不能走開,這銀子你收着,以後你得空勞煩你給送點吃食來”

劉大娘看着手裏的銀子,先是一驚,而後推託。

“丫頭,你霍大叔的命都是你救得,送點飯來是應該的,這銀子俺可不收“

“大娘,你收着吧,不然苒兒心裏過意不去,苒兒還想請你幫忙呢“

看着冷苒鐵了心讓她收下,劉大娘只得收下,擡頭看着一臉愁容的冷苒開口道:“你奶還是沒醒嗎?“

冷苒點點頭,咬了咬脣瓣,似乎是下了很大信心似的,拽住劉大娘的手道:“大娘,你幫我去鄰村請汪神婆明日再來我家一趟“

明日便是奶奶鬼氣纏身的第三天了,她不能再等了,想起汪神婆臨走的眼神,她覺得汪神婆應該是有辦法的。

那時候沒錢,現在有了銀子,她應該會幫她吧。

“能行嗎?那神婆神神叨叨的,靠譜嗎?“

劉大娘不由得擔憂道。

冷苒心裏也沒底,但是與其這般坐以待斃,還不如賭一把試試。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儘管冷苒再怎麼不願意面度黑夜,西邊的夕陽還是慢慢的被黑夜吞噬,冷苒早早的洗漱完畢,然後抱着被褥去了東間的房裏。

這裏貼着有符籙,她比較放心,而且她也不可能丟下奶奶不管,把梳妝櫃推過來抵在門邊。

冷苒這才安心的鑽進了被褥裏。

心裏琢磨着,明天汪神婆來了,應該就可以了。

不管她付出什麼代價,只要能救奶奶……

側頭看着對着自己的銅鏡,暗黃的燭光在銅鏡裏染開一圈紅暈,朦朦朧朧的看不真切。

一股冰涼的感覺鑽進被褥,驚得冷苒打了一個激靈。

連忙把被褥裹緊,強迫自己閉上眼睛,快些睡去。

迷迷糊糊中,一聲清脆的嘎吱聲響起,一下把睡得不是很沉的冷苒吵醒。

她反射性的看向了被梳妝櫃抵住的木門。

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沈鳳賢炕頭點燃的那盞長明燈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倏地,冷苒突然感覺後背心一冷,她伸手一摸,感覺到黏黏的液體粘在手上,眉心不由得擰了下,她翻身坐起來。

當她的眸光鎖定在自己的手上時,不由得覺得手一哆嗦,差點跳起來。

血,又是血……

掀開被褥,當一個鮮血刺目的血手印呈現在被褥上的時候,冷苒只覺得嗓子發乾,全身發冷。

怎麼會……血手印?

嘎吱嘎吱……

砰——

一聲巨響,梳妝櫃上的木梳彈跳開來,落在了地上。

而低着的木門好似在承受劇烈的撞擊,發出劇烈的響聲。

來了,來了……

那個喊魂的人,又來了。

“冷苒,開門,冷苒!“

門外,陰森森的叫喊聲夾雜着瘋狂的殲笑,聽得冷苒後背心透涼。

她不敢在呆在被褥裏,只能無比害怕的縮在牆角,驚恐的看着搖搖欲墜的門發出劇烈的砸門聲。

“開門,冷苒,死丫頭,開門啊!“

冷苒把頭埋進膝蓋裏,不敢擡頭,昏暗的四周迴盪着門外令人毛骨悚然的喊魂聲。

不要…不要……

冷苒抱着頭,汗水沿着她的髮絲一路下滑,後背心早已溼了一片。

這樣盛夏炎熱的午夜,門外的喊魂聲,讓她感覺冰冷刺骨,驚悚害怕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冷苒……冷……”

倏地,門外張狂的喊魂聲赫然消失。

那般突然,就像突然就沒有了。

木門也不晃動了,好似一切都是一場夢。

冷苒詫異的擡起頭,小心翼翼的看向門外……

她的表情,瞬間徹底凝固凍結了。

緊接着,她的眼眸便呈現出絕望的驚恐,嘴巴無限張大,整個人已經害怕到了極限。

低着木門的梳妝櫃,上面那塊模糊的菱花鏡裏面……

站着一個身穿血紅嫁衣的長髮女子……

頭髮長的拖在了地上,宛如一條烏黑的毒蛇……

而這些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那女子手裏還拿着的東西……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那個東西……

赫然是一顆人頭!

擁有和自己一模一樣臉頰的人頭,鮮血淋淋,瞪大眼眸這麼直直的望着自己!

啊!!

冷苒幾乎是瞬間跳起來,轉身就要往炕底下鑽。

“嘻嘻嘻……“

銅鏡中的女鬼勾起脣角,散發出一陣陣陰森森的笑聲。

笑聲迴盪在四周,刺得冷苒耳膜生疼。

“別笑了,別笑了!“

冷苒被這發毛的笑聲搞的快要精神分裂,再也忍不住,大吼的同時,脫下自己的繡花鞋,往銅鏡裏的女子扔了過去。

砰——

梳妝櫃的銅鏡應聲而碎,鏡中紅衣如血的長髮女子被分成無數碎片。

然而這般做依舊沒有制止她那毛骨悚然的笑聲。

那笑聲好似被人捏着脖子,發出垂死掙扎的嘶吼。

冷苒不想去看,但是那雙眸子依舊止不住的看過去。

只見鏡片中的女鬼,慢慢的擡起頭,漆黑的長髮慢慢散開,露出那張雪白如紙的臉……

冷苒倒抽一口冷氣,只覺得周身陰氣森森,恐怖到了極點。

那張白紙一般的面孔,一片蒼白,沒有眼睛,沒有嘴巴鼻子……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張蒼白的臉蛋。

冷苒害怕的牙齒打顫,身體冰涼,她強制着自己不要暈倒,不要暈倒,可是恐懼感已經延慢到她全身,讓她不受控制的,瞪大一雙眸子死死地盯着那女鬼手裏的頭顱。

那是自己的頭顱!

“嘻嘻嘻嘻……”

如冷苒所料,那個女子在散發一串陰冷的笑聲後,另外一隻手卻從繡着鳳紋的血色嫁衣袖口伸了出來,那是一隻只剩下骨節的手掌,暗紅的指甲又細又長,慢慢的慢慢的,那手掌慢慢的覆蓋住另一隻手……

冷苒只覺得心要從胸口跳出來,她的瞳孔慢慢的收縮成針孔,又慢慢的擴大,當那暗紅的指甲眼看着就要從那頭顱的天靈蓋穿刺進去時,冷苒再也承受不了恐懼,尖叫一聲暈厥過去!

轟——

幾乎是同時,一股幽藍色的大火突然燃燒起來,瞬間吞噬了銅鏡中的女鬼,那女鬼連發出尖叫聲都來不及,就被燒成了灰燼。

無數片破碎的鏡片在昏暗的燭光下,折射出一束光芒,光忙處,泛着淡淡翠綠的幽光,恍若玉扳指。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