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看著劉珂,重重的一腳踩在劉珂的褲襠中間,頓時劉珂像是只泄了氣的氣球癱軟在地上,顯得極為可憐,

————————————————————————————————————————————————————– 主神調查員 ‘東西’有可能是降服惡蛟龍內丹所化強悍力量的關鍵所在,但是他卻不敢在貿然的去查看、去探索。

因爲已經有了前車之鑑,這在不知根知底的情況下、胡亂地擺弄這可不是鬧着玩的,輕則重傷、重則、嗯,也就一命嗚呼哀哉,這就好比他吞食惡蛟龍的內丹一樣,差點就把命給丟了。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讓蕭青山難免的有些個猶豫起來,常言說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更何況他可是剛剛纔體會到了,這瀕臨死亡的感覺,再說了這還沒過多長的時間,讓他來來一次?這還真是個問題。

不過就在蕭青山的這一陣猶豫之時,原本被鎮壓控制住的惡蛟龍內丹所化的強悍力量、竟然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這一下可把剛清醒過來,尚且還心平氣靜的他、弄了個措手不及!

“怎麼辦?這可如何是好啊?這丫的怎麼就那麼能折騰呢?!”

“我現在特狠這個什麼自己,你說說你、蕭青山啊蕭青山呢沒事亂吃什麼惡蛟龍的內丹啊,你這不是自己沒事找事嗎?!”

隨着蕭青山在心裏的一陣胡思亂想,他身體內部被鎮壓下的這股強悍力量、盡然試着緩緩地動了起來,試圖着再次往蕭青山已經修復如初的身體進行破壞!

“啊、這丫的要是在和剛纔一樣,搞上一次的話,我估計自己這次真的可就沒有命了!”

“不行、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我想想啊、想想……..”

就在蕭青山皺着眉頭苦思對策的時刻,在他腦海深處的那個‘東西’也就是一直髮出一道道光華地物體,再次一閃一閃起來!

“好吧、怎麼着都是痛苦、都是難受!既然這樣,我就在試一試它,那又如何!”

下定決心的蕭青山,看着識海深處發出陣陣光華的那個物體,卻不禁有些個犯難起來,在心中苦澀地想到:這個‘東西’我該怎麼試啊,這又不像那惡蛟龍的內丹一樣,是個實體、看得眼摸得着。

“哎、看來是這個死老天,非要絕我蕭青山不可啊!我去!”

心中罵歸罵,但是蕭青山仍沒有放棄這一絲的希望,因爲他知道,只要有一絲能讓他生存下去的希望,他都不會放棄。

思量一番仍是沒有任何結果的蕭青山,忍不住的在腦海中焦急卻又氣憤地罵道:“你說你丫、冒個狗屁光啊、又不能吃、不能看的,你………..”

“咦~~~~~”

蕭青山正在腦海中對着這個冒着光華地‘東西’亂罵的時候,突然這道光華,如被激活了一般,猛地發出一陣光暈過後,展現在蕭青山眼前的則是一片金色字體,稀稀疏疏足有近千字。

“原來這個還真是看的!”蕭青山震驚地想到,心中焦急趕着救命的他、再也不言語,專心致志的盯着這突然出現在在識海當中一片金色字體、默默牢記住。

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當蕭青山把這篇文字全都記下來的時候,突然出現的金色字體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去啊!”心中興奮不已的蕭青山在腦中罵了一聲後說道:“這次賺大發了、蕭竟然是化龍訣啊! 至尊廢後,本宮要獨寵 、嘿嘿………”

正當蕭青山一個勁兒高興地時候,在他身體內的那股強悍力量也已經開始動作了起來,又再次瘋狂的破壞着他的身體,這使得蕭青山渾身的一陣疼痛抽搐!

“哎呀、老虎不發威,你、你當我是病貓是吧!哼!”當蕭青山的這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他猛地調動起身體內部氣海里的金色液體,強行壓制住這股暴亂地強悍力量!

同時按照化龍訣當中所提示道的方法,適當的放出一絲的小缺口,引導着這股力量在身體內的一些特殊脈絡行進着,經過了大約有近半個小時的功夫,這些強悍的能量已經能自主的在那特殊的脈絡當中運行。

而就在這是,蕭青山怒喝一聲,“走!”

隨着他的這道怒喝聲起,原本已經能平穩自主在特殊脈絡中運行的強悍力量,再次的狂暴起來,往蕭青山的身體各處擴散而去!

只是這次的狂暴不同於以往,不是破壞而是改變!擴散到他身體各處的強悍能量、劇烈地改變着他身體的骨骼、筋脈、以及血肉!是的他原本就已是強壯不已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強壯有力。


這也正是因爲蕭青山有着先天霸體、再加上一直以來他所修煉的大尊琉璃金剛身,使得他的身體強悍度要比別的修煉者強上許多,甚至現在蕭青山的身體強度都能抗衡一些專門以身體強悍而出名的某些族類、還要強悍!

所以他才能這般輕鬆地控制着在他身體內、這強悍的力量!

且不說蕭青山這時身體內部的情況,單單就以妖虎的眼中所到得蕭青山現在是,渾身上下竟然佈滿了一層鱗甲!甚至連他的臉部都被這層鱗甲所覆蓋住!這突然出現的一幕變化,竟讓妖虎有些不知所措地、直直盯向炎生。

而炎生見到蕭青山身上的這一幕後,則是微笑着點了點頭,笑意甚濃地輕聲開口說道:“天地因果循環、小子、運氣不錯!”

蕭青山在控制引導着身體內的這股強悍力量在身體各處,一番循環、改變之後,默唸化龍訣的心法,把這股力量,全都散於身體各處的肌肉骨骼、脈絡當中儲存起來,也就是在這時他的而身體外面那層鱗甲則全部慢慢的消失。

尚且還有些殘留的強悍力量、也是被他用身體內氣海處的金色液體所包裹住,慢慢地同化了。

再仔細的觀察了一番的身體內部情況後、深吸一口氣的蕭青山,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入目的是一陣耀眼的光芒、在緊閉着雙眼適應了一會之後,蕭青山再次的睜開了眼睛,這才發現此時,已經是正午時刻。

但是這時候的蕭青山總是感覺到身體還有些什麼變化,卻也一時的說不清楚,當他坐起身來的時候,他才明白過來,這種變化到底是在那裏,也正是因爲這樣,他不由主地悲呼一聲:

“天哪、我怎會變成了這樣?!!!”

ps:下一章在19點 將劉珂廢了以後,那些狂戰派的小弟們頓時像泄了氣一樣看著凌浩滿臉的恐懼之色,他們其中大部分都被凌浩用幽冥之風廢了一條胳膊,這給他們日後的武道之路造成了不少的障礙,而且不僅如此恐怕日後找對象都是個問題,

周圍的人群看著凌浩都是大變,他們看見劉珂那無神的目光,在看看那狂戰敗一百朵好人被廢的胳膊,心中戰慄,這樣的實力他們只有讓他們仰望的地步,

在人群中此刻已經有不少女學員看著凌浩美目中散發著陣陣異彩,凌浩的實力出色無比,而人長大絕對是看得過去,這樣的人在百隴學院是最受女生歡迎的,

此刻已經有不少女學員將凌浩視作了自己的夢中情人,甚至有女學員拋棄了以往矜持,小鳥般的聲音喊了起來,

而在一邊劉珂看著這一幕,心中在流血啊,這本來都是應該屬於他的吶喊,在此刻全部給了凌浩,怨毒的目光盯著凌浩久久不能移開,要是目光能夠殺人的話恐怕凌浩已經死了成千上萬遍了,

目光流轉,在人群中藍馨兒已經緩慢的逃離到了外面,人群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凌浩身上,所以才沒人發現她,只有她身邊的葛小源一隻跟著她離開,

這些自然沒有離開凌浩的眼中,他要看看這藍馨兒到底能跑多遠,

凌浩的目光盯著一個地方沒有移動,在人群中有不少人發現了端倪,順著凌浩的目光看了過去,赫然發現凌浩是在看藍馨兒,當即就有人以為凌浩看上了藍馨兒,

「你看那人,再看藍馨兒,他是不是看上藍馨兒了,」



「嗯,還真是,他說不定真看上藍馨兒了,以他強大的實力恐怕真能把藍馨兒給弄到手,」

「那可難說,追藍馨兒的在百隴學院內可不止一個兩個,在天榜上追藍馨兒赫赫有名的強者有的是,我看著人有點懸,」

眾人盯著凌浩議論紛紛,凌浩對這些議論不以為然,腳下風之意志涌動,捲起一陣狂風呼嘯,以極快的速度追上藍馨兒,

「咦,快看,他追上去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眾人都紛紛將目光轉向藍馨兒,一臉的期待,他們都想要看看藍馨兒會不會看上凌浩,

可是他們是這樣想的,而藍馨兒心中慌了,立即施展身法迅速逃離,在她身旁葛小源看著藍馨兒遠遁的身法疑惑不已,這馨兒姐到底是要做什麼,

藍馨兒心中慌亂無比,他的身法乃是天域古靈族頂尖身法但是依舊逃不過凌浩的速度,心中大驚的同時腳下的身法就越紊亂,以至於速度遠遠趕不上凌浩,

在藍馨兒身後凌浩看著藍馨兒冷笑,當初混沌幻魔給他說過,這藍馨兒乃是天域古靈族大小姐,身上法寶無數自然有涌來逃命的瞬移水晶,所以他跟在藍馨兒身後是想讓藍馨兒的心更加慌亂,這樣她便想不到使用瞬移水晶,

其實凌浩這是一個賭博,要看藍馨兒到底夠不夠冷靜,如果藍馨兒足夠冷靜的話恐怕早就用了瞬移水晶逃離而去,很顯然凌浩賭贏了這藍馨兒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冷靜,雖然是古靈族的大小姐,但是在死亡的威脅下依然失去了方寸,

其實以藍馨兒的實力還是可以和凌浩一站的,關鍵是藍馨兒放棄了這個機會主動逃跑,一來她是認為這樣逃跑會引來學院內關注他的天榜高手出來相救或者長老出現直接攔下凌浩,二便是這樣更有利於與拖延時間,

其實他從一開始就用錯了戰術,如果剛開始就和凌浩正面交鋒就不會導致如此,

在藍馨兒身後,凌浩的速度越來越快,那腳下的風之意志不知不覺變成了一道絢爛的意志力量,那是噬火將風之意志、劍道意志、火之意志以及凌浩身體內潛藏的意志力量融合后的成果,那種意志力量如果附加在叫上絕對是可以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哼,你就跑吧,看我一招滅了你,」凌浩心中冷笑,手中出現一柄巨斧讓他的速度瞬間慢了下來,

可是即便如此依舊和藍馨兒的速度不相上下,看著凌浩拿出斧子藍馨兒心中大駭,在其身旁葛小源更是搞不清楚裝快,不僅是她就連在不遠處的人群都是搞不懂凌浩這時在幹什麼,

「你看那人是要幹什麼,怎麼把斧頭都拿出來了,」有人子啊人群中問道,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他把斧頭拿出來是在給藍馨兒看,你看看那斧子至少得是地階高級的靈寶,能拿出這種靈寶的一般都是身後有著大勢力,」

這人凱凱而談,在他旁邊有不少人是聽得不亦樂乎,不過有人也提問了,

「那為什麼藍馨兒還要逃跑呢,」

不過那人依舊是笑了笑回答道:「真那是逃跑啊,恐怕是她們家族的風俗吧,」

不過下一刻那人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只見凌浩手中鋼蠻巨斧閃爍著淡淡熒光,一股讓人窒息的氣息散發出來,

「他要幹什麼,這分明是攻擊的氣勢,」葛小源在藍馨兒的身邊盯著凌浩手中的巨斧,心中湧上一股危機感,那種危機感絕對是死亡的危機感,她可以想得到如果那巨斧轟在她身上絕對會是死亡,

凌浩盯著藍馨兒,又看了看藍馨兒身邊的葛小源笑道:「這位小姐你可以躲開一下嗎,要是我傷到你就不好了,」

凌浩淡淡說道,葛小源聽著本能反應般的離開藍馨兒身邊不遠處,然後一道恐怖紅光閃過,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氣息直接轟向藍馨兒,

「鋼蠻巨斧三絕殺第二重,鬼影一光閃,」

凌浩低聲喝道,這是他從那奎薩隆身上搜到的三絕殺第二重「鬼影一光閃」此招威力巨大,乃是遠距離攻擊手段,以光速攻擊敵人,乃是絕對的殺招,

紅光從虛空中閃過,藍馨兒還沒有轉過頭來看凌浩一眼就被那鬼影一光閃給殺了,她的頭顱直接被以光速飛向自己斧頭給砍了下來,血淋淋的頭顱直接滾到了凌浩腳下,

「嘭,」

凌浩一腳將那在他眼裡極為骯髒的頭顱一腳踏碎,一步一步向著藍馨兒的屍體走去,

不遠處的人群這一刻全部石化了,那天榜第四的藍馨兒就這麼被殺了,這簡直彷彿是一場夢境,異常不可能發生的夢境,

那之前還說的滔滔不絕的那人此刻也是滿面震驚,他怎麼都沒料想到凌浩會是去殺藍馨兒,原本他們還以為凌浩是看上藍馨兒了呢,現在看來那隻不過是個天大的笑話,

看著藍馨兒的屍體,葛小源面色慘白,她終於明白之前藍馨兒為何要說快逃這句話,現在看來她是早就料想到凌浩回來殺她,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那樣說,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凌浩已經將藍馨兒的頭顱斬下,甚至連傀儡妖術都沒有用過,這樣的結果才是凌浩最滿意的,不管怎樣他都是達成了目的,對於凌浩來說過程不算什麼,重要的是結果,現在藍馨兒被殺這就是結果,


而且在殺藍馨兒之前凌浩早早的便將這片天空用精神力封鎖,以至於遠在天域的古靈族不會察覺到藍馨兒被殺,

走到藍馨兒屍體前,凌浩將藍馨兒手指上的納戒拿了下來用蠻橫的精神力硬生生的將藍馨兒在納戒中留下的精神力印記給抹去,然後種上自己的印記,

在種好自己的印記后,瞬間便將納戒中的東西用精神力探查了個遍,其中有兩塊瞬移水晶,這倒是讓領驚喜不已,警戒著發現了不少凌浩用不著的好東西,其中大部分都是些肚兜了什麼,都是女人用的東西,

但是凌浩卻從那裡面發現了一見讓他感興趣的捲軸,那上面擁有著精神力的禁制,凌浩竟然強行破開失敗了,這倒是讓凌浩始料未及,要知道他可是六品煉丹師,精神力強大之極,這種小小的精神力禁制他竟然破不開實在是很讓人引起好奇心,

將納戒收起來,凌浩又瞬間飛回來自己的卧室,留下外面震驚的人群,在這其中劉珂明顯是最震驚的一個,他怎麼都想不到位居天榜第四的藍馨兒竟然會被凌浩一招擊殺,那可是一招擊殺啊,這簡直不是在一個層次上的實力,

劉珂此刻心中從怨毒變成了後悔,他早知道如此就不來惹凌浩了,這倒好自己被廢了不說還講藍馨兒給牽扯上了,


————————————————————————————————————————————————————–

PS:終於把藍馨兒給滅了,現在就剩下紫璇噬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蕭青山清醒過來以後,終於發現了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忍不住的那一聲悲呼聲、是那樣的令人心痛、簡直就是聞着傷心落淚、見者慘不忍睹……

“屁大點事、也值得你小子這樣的大呼小叫?吼什麼吼!”炎生微笑着對一臉說不出來是什麼表情的蕭青山訓訴道。

而一直趴在蕭青山身旁的妖虎、也是在聽到了炎生訓訴他的話語後,附和聲聲地連聲低吼不已。

長安浮云卷 、不知所措的蕭青山、在聽到師傅炎生地訓訴後,有些不甘地撇了撇嘴、小聲地嘟囔着說道:

“是不是啊師傅、你也太不負責任、太不關心你的徒弟我了,您怎麼這麼狠的心啊?您瞧瞧我都成生麼樣子了?這該死的後遺症,我….”

炎生笑呵呵地眼中帶着一絲的笑意,望着心中喜愛的徒弟蕭青山、輕聲說道:“怎麼?你還不想認我這個師傅了是不是?”炎生見蕭青山在聽到自己的問話後,一臉奉承之意的連連擺手,示意道哪敢後,接着向他說道:

“我不負責任?你又不是小姑娘、再說了我也從來沒有這愛好,我負什麼責任?”

聽着師傅炎生這番調笑的話語後,蕭青山是一臉的惡寒,擡手舉起猶如蒲扇一般大小的手掌,在眼前使勁兒的晃了晃後,對着炎生一臉可憐兮兮的說道:“師傅啊、你看看、你看看啊、好大的一隻手啊….”

“啊吼吼~~~~”

“啊呵呵呵……”

忍不住笑意的炎生在一陣爽朗的笑聲過後,看着裝作滿臉可憐兮兮的蕭青山說道:“我覺得挺好啊、有句話不是說道‘大手抓寶、小手抓草’嗎?你瞧這多好啊;呵呵….”

“我…..”蕭青山見炎生還一副調笑的語氣,忍不住的悲切一聲:“哎呀、師傅你玩我啊、徒弟我不活了~~~~~”

“等等!打住,”炎生見玩笑話也開得差不多了,又見到蕭青山這足以以假亂真的表現後,連連說道:“好了、好了,我見你也沒怎麼在乎嗎,要是你真的在乎、還有閒情和我開這玩笑?”

“誰說我不在乎了?”蕭青山見自己的這一番表演,被師傅炎生拆穿了,也就不再做作,直接張口向炎生詢問道:“師傅啊、你快點給徒弟我看看、我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怎麼我這一睜眼就變成這樣了?”

“嘿嘿………….”炎生聽見蕭青山這話說完後,往他身上看去、又是忍不住的一陣輕笑。

直到看見蕭青山一臉的無奈,加上反着白眼的表情後,才收起笑容來,虛無縹緲的靈魂之體圍着蕭青山這足有兩米地巨大的身軀轉了幾圈,滿臉正色的說道:“好了、我看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