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靈這家人吃驚的看着守玉。也不知道這小道士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見衆人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過來以後。守玉的左手猛然間從背後出現在胸前。只不過食指跟中指之間多了一道畫符用的黃紙。

再看守玉。急急的晃動着手中的黃紙。出靈衆人當中眼尖的發現。那張黃紙上面居然出現了人形的圖案。於是紛紛發出驚呼聲。

守玉見吸引衆人視線的目的已經達到。當即停止晃動左手。但表演並沒有停下來。

只見這貨右手畫作劍指。朝左手掐着的黃紙指去。再看這張黃紙。無火自燃。引得衆人是驚歎不已。

至於站在一旁的守盤。則偷笑起來。我靠。我這師兄也忒不靠譜了吧。就這個也敢拿出來在衆人面前獻醜啊。不過你還別說。他這麼一胡搞亂搞。還真就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其實人家這戶下葬的人家根本就沒有守玉所說的妖魔鬼怪。這一切都是守玉玩的一個小把戲罷了。

先是用碘酒在黃紙上面畫出鬼怪的模樣。幹了以後。圖案便會消失。等到用的時候。只需要將符紙打溼。圖案就會顯現出來。

至於說無火自燃。不過是加了水的磷而已。

出靈的衆人當中有膽兒大的。小心的來到守玉的跟前。有匈疑的詢問道:“這位小師傅。鬼都抓乾淨了嗎、”

守玉就等着對方上鉤呢。要不丫演這一出圖個什麼。可算見對方有人上前詢問自己了。當即搖着頭回答道:“今日這家不可出靈。否則後代子孫日後必遭大禍。”

“可我們已經出來了啊。”這家人聽到守玉的言辭後。無奈的說着。隨後眼巴巴的看着守玉。希望這小老道能幫忙想想辦法。

“唉。上天有好生之德。幸虧你們家人遇到貧道了。看來這次我還真得出手好好對付對付這些害人的傢伙啦。”守玉裝得還挺像那麼回事兒。畢竟這種事情丫幹得多了。非常有實戰經驗嘛。

待續 。co

“小師傅。您看這事兒怎麼處理啊。”對方懂行的人馬上湊到守玉的跟前。悄悄的塞給守玉兩塊銀元。守玉眉毛往上翹翹。隨後一臉正色的拒絕道:“修行之人不貪戀黃白之物。還請您收回去。”

對方一看。好傢伙。這次算是遇到高人了。想來自己這老主人還真是不對勁。於是趕忙繼續追問道:“那您看”

“這樣吧。”守玉略顯爲難的看了對方一眼後。然後語重心長的說道:“正好我跟我師弟遇到這件事情了。嚴格來說我們算有緣分。你們先正常的出靈。等到了地方。暫時別下葬。我跟我師弟給這位故去的施主做次法事。化解這些冤孽之後。你們再下葬如何。”

對方一聽守玉他們肯出手相助。而且還可以順利的出靈。當即點頭應允。於是一行衆人開始朝着墓地前進。守玉與守盤則跟在送葬隊伍的後面。師兄弟兩人趁着亂哄哄的開始耳語起來。第一時間更新

“師兄。爲什麼對方給你大洋你不收着。那可是兩塊銀元啊。”守盤嚥了口吐沫。賊兮兮的詢問道。

“我的傻師弟啊。人家一出手就是兩塊大洋。一看就是有錢人。咱得學會放長線釣大魚。懂不懂。”守玉經驗老道的回答着守盤的問題。

“原來是這樣。還是師兄有本事。”守盤一副受教的樣子回答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哎呀。說這些都沒用。一會兒到地方記得配合你師兄。我讓你看看咱是怎麼賺大錢的。”守玉壓低了聲音。相當得意的回答道。

就在兩個小道士偷偷研究如何坑人的工夫。送葬的隊伍已經來到了事先衙的墓地邊上。隊伍裏管事兒的發現到地方了以後。迅速的來到守玉和守盤的跟前。很謙卑的問道:“二位師傅。已經到墓地了。還勞煩你們過去給看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好。”守玉馬上說道。隨後掏出隨身攜帶的羅盤。跟在管事兒的人身後。大踏步的來到墓地的跟前。

守着送葬衆人的面兒。守玉端着羅盤左三圈右三圈的查看了片刻。隨後招呼管事兒的過來。大聲說道:“此處背靠大山。面朝山林。空氣走向極佳。算的上是處好穴。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不等管事兒的說話。死者的至親趕緊詢問守玉。

“唉。”守玉長出嘆了口氣。搖着頭半晌兒沒有說話。急得對方的家人就差沒跪下求他了。

“這位小師傅。只要您能讓家父入土爲安。我願意出大洋500。”說話的是個身穿軍裝的年輕人。看樣子軍銜還不低。難怪說話如此大氣。

“500。”守盤站在不遠處吐了吐舌頭。好傢伙。對方的來頭還真夠可以的。第一時間更新出手這麼闊綽。想來非富即貴咯。

守玉聽聞後。知道這次釣到大魚了。於是接着剛剛沒有說完的話語繼續說道:“錢財乃是身外之物。我姑且念你一片孝心。方纔出手相助。如果再談這些俗物。此事我可不管啦。”

你看看這孫子一番話說得有多漂亮。明顯就是扔塊兒磚頭。引得對方拿玉石砸過來。簡稱:拋磚引玉嘛。

“師傅大恩。我劉家沒齒難忘。只要師傅肯出手相助。日後有用得到我劉某人的地方。您儘管開口。”對方看守玉說得真切。這才放下心來。只不過對方眉宇之間。有着一絲的不快。守玉光想着賺錢了。絲毫沒有察覺到這點。

“那好。你們先將棺木放在墓穴內。切記不可蓋土。我與師弟馬上給您的家父做上一場法事。將圍繞在您父親身上的那些個冤親債主全部驅散乾淨之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你們再掩土立碑也不遲。”守玉打了個稽首。抑揚頓挫的回答道。

“好。一切全聽師傅的。”劉姓的軍官一擺手。就見直接過來了一隊士兵。“你們全聽這位小師傅的差遣。”“是。”那隊士兵異口同聲的響亮回答道。嚇得守盤好懸沒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暗想:這尼瑪玩得也忒大了吧。連軍隊都給調來了。守玉啊。你可悠着點兒。別回頭玩火啊。

其實守玉心裏也沒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畢竟以往打交道的人家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要麼就是一些商家。這回算得上丫第一次跟軍隊的人打交道。而且看樣子對方的官銜兒還不低。說不害怕那是蒙人的。

但守玉的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好。既然想賺大錢兒。心理素質要是不好的話。那就哪兒涼快兒哪呆着去。心裏雖說打鼓。可表面卻一點都看不出來。依舊保持淡定自若的狀態。第一時間更新可以說這孫子幹這行算是白瞎了。要是放到現如今。推銷個保險。弄個安利什麼的。絕對發大財。

守玉先是算了算。師傅要出去三天。每天晚上會回來看看這幾個徒弟。那就做法三天好了。

想到這裏。當即將管事兒的管家叫來。安排對方採買做法所需要的一切用品。又安排那些軍人將周圍看熱鬧的閒雜人等趕到一邊兒去。最後將師弟守盤叫來。兩個小老道開始密謀如何往下繼續。

“師哥。這事兒會不會玩得有些大啊。”守盤看左右無人。膽兒突的詢問着守玉。

守玉不滿的瞪了守盤一眼。然後信心滿滿的說道:“沒事兒。驅邪祈福就你小子自己也能搞定啊。更何況我還跟你一起呢。你就把心放肚裏。等着收錢吧。”

“可你也沒跟人家談價錢啊。”守盤腦袋有些不開竅的問道。

“我說你這孩子傻啊。沒看到人家一出手就是500大洋啊。什麼叫專宰大戶。這就是了。”守玉擔心守盤。趕緊用利益對方。

“也是。那我就全聽師兄你的了。”守盤心中惦記着自己的收益。當即穩下了心神。準備開壇驅邪。

要說這戶發喪的人家在當地可不得了。那劉某人可是警備司令部的高級作戰參謀。敲他爹掛了。而且他又是春風得意。過來捧場的人多得不得了。

本來就是想風光大葬。卻遇到兩個小老道出來搗亂。劉參謀心中不悅。但爲了體面。還是忍着火讓對方來弄一弄。心想看看你們兩個能給老子弄出什麼花樣來。

要知道。當兵的都不信邪。只不過有些時候要顧及到顏面。對方既然說有問題。那就來吧。要是回頭出點兒什麼意外。估計守盤和守玉倆人的小命就不保咯。也虧着守玉沒拿人家那錢。否則劉參謀一早就掏槍斃了這倆傻孩子了。

只不過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這件事情守玉誤打誤撞還真就給懵對了 守玉師兄弟二人等待了片刻,管家就將所需的物件兒全部採購回來,隨後守盤開壇做法驅邪,守玉則在一旁輔助。前前後後能做了一個多時辰,這才作罷。

“劉先生,令尊今日的法事已經做完,明天這個時間,我們師兄弟二人再來。”守玉計算着時間,知道自己的師傅快要回旅店了,於是趁着守盤做完法事,趕緊跟劉參謀請辭。

“兩位道長,不如我讓衛兵送你們倆回去吧,明天我也好派車接二位道長前來。”劉參謀生怕這倆小道士是騙人的主兒,決心派人死盯住二人。

“這個就不必了,我們師兄弟二人不過是幫令尊驅除邪魔,並無它意,而且修行之人不受俗世的束縛,還請劉先生體諒。”守玉多聰明,馬上就聽出對方話裏的意思,當即回絕了對方的好意。

“不不不,您誤解我的意思了,我這也是爲了你們着想。”劉參謀這人很有主見,而且做事情也是雷厲風行,當即朝身旁的警衛員命令道:“你們四個護送二位小師傅回去,等小師傅休息好了,明天再請二位師傅回來。”

“是”四名虎背熊腰的壯漢聞言後,手握槍柄應聲回答道,嚇得守盤一哆嗦,心想這事兒要糟,卻不知道如何拒絕劉參謀的好意。

反倒是守玉,鬼心眼兒多的沒譜,當即笑着回答道:“那就多謝劉先生的好意了。”

一路之上由於有護衛跟隨,守盤只能哭喪着臉的瞪着守玉,反觀守玉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讓守盤摸不透對方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一行六人剛剛來到旅店門口,就與從外面回來的凌渡道人撞了個滿懷。

還不等自己的師傅說話,守玉就搶着說道:“師傅,當地劉參謀的父親仙逝,恰好被我們師兄弟二人撞見,於是守盤就打算爲對方的父親做法事三天,超度亡靈,因爲師傅不在,我只好跟隨守盤左右,護得師弟周全,還望師傅恕罪。”

“你你”守盤一聽,我勒個去本來出門就是守玉你小子出的主意,怎麼着見到師傅馬上就將髒水往自己身上潑啊只不過由於氣急了,一時之間只說出了幾個你,並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守玉。

“哎”凌渡道人重重的嘆了口氣,並沒有深究到底是誰的過錯,而是衝着兩個徒弟揮了揮手說道:“進來再說吧。”

四名警衛員可不管這些,畢竟他們的任務就是看好這倆小老道,於是等師徒三人進屋以後,就分立在門口兩側,生怕這幾個老道逃走。

守山見師傅領着兩個師兄回來,還以爲師兄出去的事情師傅早已知曉,於是趕緊端茶倒水,等着師傅訓話。

凌渡道人接過三徒弟遞來的茶水,握着手中久久沒有吭聲,嚇得守盤和守玉兩個小老道只好乖乖的站立在師傅跟前,大氣兒都不敢喘。

凌渡道人端着茶碗兒想了片刻後,方纔喝了一口,隨後說道:“我今日從外面回來的途中,就察覺心神不寧,當即開了一卦,卦象大凶,正不知凶事從何而來。走到旅店門口,見到你們兩個徒兒,方知你們接了不該接的活計,想來也是命中註定。我們師徒在一起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這次能否渡過險境,逢凶化吉啊”

“師傅,就是單驅邪的活兒,哪裏來的大凶之兆呢”守盤老實,見到師傅長吁短嘆的樣子於心不忍,當下就將實情和盤托出。

凌渡道人聽完後沒有回答,而是盯着守玉看了看,直看得守玉有些發毛,這才說道:“明日爲師跟你們一起去看看,希望這次的卦象不靈驗纔好。”

“可師傅的卦象一直都很靈驗的啊”守山這孩子有些木訥,當即實話實說道。

“你傻啊,好的不來壞的來,趕緊呸呸呸”守玉拉扯了守山一把,“呸呸呸”守山知道這次自己又說錯話了,當即呸了三聲,希望不會有大凶之事發生。

“該來的總會來的,不是你呸幾下就有用的。”凌渡道人看着眼前這幾個徒弟,有些無奈,“時間也不早了,你們趕緊去睡覺吧,養足了精神,明天還有正事兒要辦呢。”說完以後,也不等幾個徒弟回答,徑自回到裏屋的榻上休息。

三個小道士一看師傅疲憊的樣子,也不想爲剛剛的事情爭吵,於是也紛紛找了個地方打坐休息。

子時剛過,凌渡等人就被門口吵雜的聲音給驚醒。

“大事不好了,老爺詐屍啦”就聽到一個人氣喘吁吁的朝門口的警衛說道。

“那你過來喊我們做什麼,我們的任務是看住屋內的小道士,又不是負責管詐屍的。”警衛員的解釋非常符合他們肌肉男的風格。

“劉參謀讓你們趕緊將那幾個小老道喊過去,遲則生變。”通知的人狠狠的跺着腳吼道,看樣子是被這幾個守衛給氣得夠嗆。

“對啊,趕緊喊他們。”警衛員這才如夢方醒,於是幾個大老爺們合力拍打着房門,嘴裏還大聲的喊道:“小師傅,小師傅,快點兒起來,快起來啊,出大事兒啦”

凌渡道人聽聞後,一骨碌就從榻上起來,由於是和衣而眠,因此無須準備,只不過自己的幾個徒弟,聽聞劉老爺詐屍的消息後,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紛紛表示不敢相信。

“唉,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凌渡道人自言自語的說完,馬上將裝有法器的包裹背在身上,並快步來到客廳,朝幾個小徒弟喊道:“你們幾個還愣着做什麼,收拾收拾過去救人啊”

“哦,哦”直到此刻,幾個小道士才反應過來,當即起身,跺腳的跺腳腳麻了,伸懶腰的伸懶腰,總之是活動了下筋骨,隨後跟在師傅身後,邁步出門。

因爲警衛員看到進去的三個道士,出來的卻是四個人,當即有些發懵。但過來報信的管家可顧不上這麼多了,當即朝守玉哀求道:“道長啊,可不得了了,老爺,老爺他詐屍啦,您趕緊過去看看吧。”

守玉覺得倍兒有面兒,守着師傅的面兒,對方先求自己,很好不過這傢伙眼珠兒一轉,馬上朝管家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師傅凌渡道人,餘下是我的兩個師弟。這個你見過,是守盤,這個”

“你廢什麼話啊,這都什麼時候了,趕緊跟貧道說一說都發生什麼事情啦”凌渡道人馬上打斷守玉的介紹,並狠狠的瞪了守玉一眼後,開始朝管家詢問劉老爺那邊的詳情。

待續 就在半夜時分,負責看守棺木的人聽到棺材發出“吱嘎噶吱嘎噶”的聲音,而且還伴隨着幾聲野貓的叫聲。

一般負責看守棺木的人,都是膽子特別大的類型,因此聽到聲音以後,也沒有多心,就以爲是老鼠之類的東西再啃噬什麼。可隨着聲音越來越大,讓負責看守棺木的人心生疑惑,於是藉着酒勁兒,那姓劉的大叔就來到棺木旁邊,仔細探聽聲音到底來自何處。

說來也怪,本來挺大動靜的,可等到看守棺木的人過去了以後,聲音卻不再繼續了。這大叔左找找,右看看,也沒能找到發出聲音的地方,於是帶着滿腦袋的疑惑繼續回去睡覺。

可剛走出去沒幾步,耳中就聽的“咔嚓”一聲巨響,跟平地炸了個響雷一般。驚得大叔好懸沒尿了褲子,當他再回頭望去,大叔驚恐的發現,棺木上面的蓋子居然飛起來多高,而原本躺在棺木裏面的老爺居然直挺挺的站了起來。

要說人的潛能是無限的,這大叔先是直勾勾的盯着老爺的屍體看了看,然後“媽呀”一聲,甩開雙腿就開始死命的逃竄。當時那速度,別說博爾特,估計百米也就五秒鐘吧,你說說那大叔跑得有多快

大叔一口氣能跑出去五里地,當丫停下腳步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氣以後,猛然想到這事兒無論如何得通知劉參謀啊,於是不顧疲憊,挪動着早已轉筋的雙腿趕赴劉家,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全部告知給了劉參謀。

劉參謀聽完後黑着臉,半天沒有說話。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一介武夫往往對這種怪力亂神的說法不屑一顧,按自己的想法,應該是這守靈人睡蒙圈子了,這個世界上哪兒會有詐屍這種事情呢。

但爲了對自己的親爹負責,劉參謀還是派管家和幾名精壯的家丁,隨同大叔一起去自己爹爹的墓地一探究竟。管家這才深夜趕到凌渡道人所在的旅店,求助諸位道人來一同過去看一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路上無話,當一行衆人來到墓地之後全部傻了眼。就看劉老爺的棺材蓋靜靜的躺在一旁,棺材裏面空無一人。衆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他,一時之間誰也沒了主意。

大叔這會兒底氣足了,“看吧,我就說我沒有騙你們,老爺真的詐屍了。”

管家也急了,“老吳,詐屍不詐屍的是小事兒,當務之急是先將老爺的屍體找到啊,否則我們回去怎麼跟劉參謀交差啊”

“那大家分開找找吧”吳大叔一臉苦逼的回答道,要知道這劉老爺的屍體真要是丟了,自己的責任可就大了,於是當即提議道。

“也只能如此了。”管家也特無奈,你說說死個人,怎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先是小道士攔路說劉老爺被鬼附身了,又是開壇又是作法的,這會兒是壇也開了,法也作了,結果老爺卻丟了。

想到這裏真是一聲嘆息啊,於是當即吩咐手下的衆人開始尋找老爺的屍體。

好在來的這些個家丁人人手中都有手電筒,於是紛紛打開手電筒,開始四下裏尋找起劉老爺的屍體來。

這剛剛分開尋找沒有多久,凌渡道人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啊”隨後就是各種哭爹喊孃的聲音不絕於耳:“媽呀,這是什麼啊”“救命啊”“快來人啊”

凌渡道人心中暗想:千萬只是詐屍,別是殭屍揣着這個念頭,凌渡道人率先衝向發出呼救的地點。可當他抵達聲源的時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咬着嘴脣緊皺眉頭,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只見地上躺着的家丁,在喉嚨處冒着鮮血,而且通過傷口,凌渡道人可以非常容易的看出這是殭屍啃咬的痕跡,而不是其他動物留下的。

於是,凌渡道人衝着屍體打了個稽首,口中大聲念道:“無量壽佛,貧道得罪啦”

言罷,凌渡道人從背後抽出一柄陳年的雷擊桃木劍,朝着死者的心臟部位狠狠的刺去。本來木劍是沒有劍刃的,可不想那死者的胸膛遇到桃木劍的劍鋒後,如同用針刺氣球一般,“撲哧”一聲,直沒入木劍的三分之一。隨後凌渡道人手腕一轉,將死者的心臟破開後,抽出桃木劍,在朝着下一處事發地點奔去。

這會兒的守玉知道大事不好,第一反應居然不是去跟師傅跟其他師弟們匯合,而是獨自一人朝着旅店的方向逃竄回去,你說這種人得多自私啊。

撇開守玉不談,單表凌渡道人,在處理完三具屍體後,與自己餘下的兩名徒弟匯合,師徒三個人開始尋找已經化身爲殭屍的劉老爺。

慕久成婚:腹黑總裁名媛妻 找了一溜十三遭兒,除了再次發現了幾具屍體以外,並沒有找到殭屍的蹤影,於是凌渡道人大聲喊着,將剛剛分散開來的衆人集合到一起,避免再次有人慘遭殭屍的毒手。

這時候的管家臉都嚇綠了,見到凌渡道人師徒後,哆哆嗦嗦的問道:“道長,這這這”

凌渡道人做了個安靜的動作後,小聲的解釋道:“你們家老爺不是詐屍,而是屍變。白天陽氣忒重,殭屍不敢出來作亂,到了夜間,陰氣大盛,這才跑出來危害地方,你等衆人緊跟在我身後,我們師徒可護你們周全。”

衆人本來嚇的就快尿褲子了,聽聞只要跟着老道就沒事兒,當即千恩萬謝。

隨後凌渡道人朝守盤和守山問道:“可否見到你的師兄守玉”

這倆徒弟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急的凌渡這個當師傅的直冒冷汗。想來自己的徒弟雖然跟隨自己多年,但這次不同往日,這次遇到可是殭屍,自己都沒十足的把握,更何況守玉這麼個半大的孩子呢。

但畢竟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證身後這些人的安全。想到這裏,凌渡道人只有狠下心來,盡最大能力尋找殭屍,爭取早日將這禍害剷除掉,以絕後患。

世間的事情往往就是那麼寸勁兒,不怕死的往往死不了,怕死的一般都沒好下場。

由於天黑,守玉連滾帶爬,跌跌撞撞的往客棧趕,可由於內心慌張,走着走着就迷路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前方一陣手電的光芒,刺的他眼睛都睜不開了

待續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劉參謀也不知道今兒是怎麼了劉參謀等管家走後在家中是心神不寧坐立不安眼皮跳起來沒完沒了

人啊就怕遇到這種情況反正我遇到的時候往往是趕緊休息因爲人在這種情況下最容易喪失理智做出一些錯誤的判斷劉參謀就是個例子

他在自家的大堂內踱了幾十個來回總感覺這事情忒蹊蹺了於是揣上手槍並電話通知警衛排過來帶着一個排的兵力劉參謀開始朝着自己父親下葬的地點趕去

正走着呢就看到守玉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逃了過來領隊的士兵舉起步槍高聲喊道:“什麼人”

“別開槍別開槍我是路過的”守玉見到當兵的比見到自己的師傅還高興因爲這貨深知當兵的陽氣重一般的躁惡鬼不敢靠近

劉參謀這個時候從人羣中擠了出來用手電筒晃了晃守玉的臉部隨後眉頭緊鎖的問道:“你不是白天給家父開壇做法的小道士嗎怎麼變得如此狼狽”

“我們回去再說”守玉緊走幾步來到劉參謀的身邊一把拉住對方就要往回走卻不料被劉參謀的衛兵給攔住

“說到底我爹那邊出什麼事情了”劉參謀將手放在手槍匣上低聲的問道

“啊”“砰砰砰”不等守玉回答隊伍裏的士兵就發出了悽慘的叫聲伴隨着開槍的聲音一時之間好不熱鬧

“別慌找掩護”劉參謀行伍出身聽到槍聲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有人偷襲當即大聲喊道

最初士兵還是很聽號令的劉參謀喊完衆人就各自尋找掩體準備禦敵可隨着幾十聲槍響和哀嚎過後劉參謀發現自己帶來的士兵全都沒了動靜身邊只剩下一個瑟瑟發抖的守玉跟自己趴在一起

於是劉參謀用手槍頂着守玉的腦袋問道:“到底出什麼事兒了快說不說老子斃了你”

守玉擡起頭來剛剛打算將編好的瞎話說出就看到化身爲殭屍的劉老爺從劉參謀的背後出現嚇得這貨怪叫了一聲便奪路逃去

也虧得劉參謀夠機靈從守玉的眼中他讀出了身後有危險於是就地翻滾堪堪的避過了背後殭屍的攻擊起來後的劉參謀朝着殭屍連放了若干槍

可殭屍不怕子彈劉參謀的子彈雖然命中了殭屍的幾處要害部位可殭屍依舊一跳多高的朝這劉參謀襲來

劉參謀一看不好也顧不得許多了跳起來就開始狂奔而殭屍就跟在劉參謀的身後這爺倆兒朝着墓地所在的方向就跑開咯

要說守玉也夠倒黴的往市內跑遇到了劉參謀本以爲遇到救星了沒想到殭屍跟了過來滅了全排不說自己還差點兒喪身在那裏

這次往回跑身後跟着劉參謀再後面就是殭屍守玉真恨自己的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幾條腿兒死活就是甩不掉緊跟其後的殭屍

往回跑了沒多久就遇到了從墓地趕來的凌渡等衆人

“前面的可是守玉我徒”凌渡道人眼尖憑着守玉的輪廓大老遠的就問道

“師傅救我”守玉這時候想起來自己的師傅了聲兒都變了趕緊朝自己的師傅求救

“徒兒切莫驚慌爲師馬上就過去”凌渡道人高聲安撫着徒弟隨後朝身後的衆人囑咐道:“你們繞開這條路走我帶領徒弟們去滅了這個禍害”說完也不等管家等人同意領着守盤和守山就衝了上去

“殭屍在哪兒呢”凌渡來到守玉身邊後第一時間問道

這時候的守玉話都已經說不利索了喘着粗氣一個勁兒的指着身後

“你們幾個聽爲師的說”凌渡道人握緊手中的桃木劍一臉嚴肅的朝幾個徒弟說道:“一會兒看到殭屍爲師的當誘餌將殭屍引到剛剛的墓地你們幾個現在就折返回去等殭屍過去後聽爲師的號令一起上”

“師傅我怕”守盤第一次見師傅如此嚴肅心生退意的說道

“沒事兒的只要你們聽命令就好”凌渡摸了摸守盤的腦袋憐惜的安慰着對方

“那我們要做什麼呢”守山比較實在當即詢問他們的職責

“你們將墓穴內貼滿化煞符和五雷符待到爲師的引殭屍進入墓穴後你們看我手勢我手勢一落你們便引爆符籙”凌渡道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師傅你呢”守山急忙問道

“不要管爲師一切都是天意”凌渡道人想到起的那卦於是感慨萬分的說道

“師傅我們捨不得你走”守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奪眶而出

“傻孩子師傅能教你們的都教給你們了這是師傅最後教你們的本領切記引爆符籙後你們趕緊將坑洞掩埋聽到了嗎”凌渡道人大義凜然的說道

幾個徒弟雖然心痛萬分可還是點頭應允了凌渡道人的請求

這邊凌渡道人剛剛囑咐完畢那邊劉參謀就狗爬兔子喘的來到了衆人的眼前“道道道長救救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