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別怕,有我在……”

見小楚微露惶恐,朱可兒壯着膽子上前,擡頭問道:“你……你什麼時候在那上面的?!”

“你在幹什麼?”

堯風並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冷漠質問。

以現場來看,對方明顯是故意的。

這讓好不容易睡個好覺的堯風非常不爽。

他不爽,就會有人遭殃。

當然,對面的朱可兒明顯還沒感覺到危險的臨近。

見對方詢問,她不由揚起雪白脖子道:“幹什麼?自然是放歌!”

“你們家之前不是喜歡敲敲碰碰嗎?鬧得本小姐幾天沒睡着。”

“今天本小姐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說着,她噘着嘴跑到音響旁,將音量調到了最大聲,喊道:“我的音響將士們,唱起來!”

“我們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

音樂再起,朱可兒也跟着大聲唱了起來。

聞言,堯風蹙眉解釋:“我是今天搬過來的,昨天確實有裝修整理之聲,我道歉……”

“你是我天邊最美的雲彩,讓我用心把你留下來!”

話被歌聲打斷,堯風雖心中不悅,仍再次開口:“但前幾日這莊園的聚會跟我無關……”

“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風,讓愛捲走所有的塵埃!”

堯風強壓心中慍怒,深吸一口氣,皺眉道:“你先把音響關……”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雲彩,怎麼沒就讓你留下來!”

堯風額角青筋微鼓,低沉道:“我說你……”

“永遠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風,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態!”

“你!”

堯風雙眼一瞪,第一次被一名女生氣成這樣。

“好好好,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們就比比看吧。”

說完,堯風便給木羽兩人打了電話。

朱可兒見他生氣,頓時開心極了。

她立馬讓小楚拿來一堆零食,坐在一旁小桌前,吧唧吧唧吃了起來。

“有歌聽,有東西吃,日子過得真開心啊!”

女生搖頭晃腦,擺動着頭後的雙馬尾,嘴裏塞滿零食,一臉幸福之色。

而堯風打完電話後也不再生氣,而是盤腿坐於牆上,閉門養神。

彷彿那七八個大音響已經對他無效一般。

見堯風恢復平靜,朱可兒小臉再次一垮,嘴裏的零食都不香了。

她跑回別墅,竟是從裏面又拉出兩臺音響。

朱可兒得意地看了眼堯風,便準備打開音響,卻瞟見牆頭又跳上一人。

她瞪大雙眼,看着在牆上如履平地的兩人,不可思議道:“這家人難不成全是猴精不成?都這麼會爬?!”

“先生,東西已經帶來了。”

跳上牆頭的木羽,臉上仍留有酒後泛紅之色。

堯風依舊盤坐於牆頭,看了眼對方手中箱子,淡淡道:“動靜夠大吧?”

“先生放心,都是我以前親手改裝過的。”

木羽自信一笑,***械是他的愛好,更是他的強項。

部隊中的各種槍械,不知被他改了多少。

而這箱子中的兩把,便是他***中聲音最大的兩把,名爲大炮。

“拿出來,對天開。”


聽到堯風的話,木羽微驚:“先生,在這開槍,恐怕聲音太大了吧?”

“大得過對面那幾個音響嗎?”

“音響?”

木羽疑惑,這才注意到牆對面的景象。

他立馬恍然,笑道:“嘿,和我這兩把大炮比動靜,再來多少個音響也不行。”

說完,木羽便打開箱子,從裏面掏出兩把大口徑***。

朱可兒見狀,小心臟不禁一咯噔,驚懼道:“你……你要幹什麼?!”

看着木羽那兩把黑黝黝的手槍,朱可兒膽子再大,面色也不禁有些發白。

她嚥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氣,色厲內荏道:“你……你別亂來,我、我可是……”

轟!!!

突然平地一聲雷,世界都爲之一顫。


打斷了女生話語。

蓋過了音響歌聲。

莊園內的飛鳥都全部驚起,四處飛散。

而朱可兒和小楚更是嚇得閉眼尖叫,緊緊擁抱在一起。 見狀,堯風微笑,剛纔的鬱悶都隨着這美妙的槍聲消失了大半。

他第一次覺得,木羽平日裏折騰那些槍械還是有些用處的。

“怎麼樣?我這聲音似乎比你的更大一點。”

緩過神來的朱可兒,見牆頭那個微笑的男人,頓時氣得七竅生煙。

“你無賴!你……”

轟!!!

又是一聲巨響,朱可兒驚得雙馬尾都豎了起來。

“小,小姐……”

身後小楚滿臉驚慌,拉住對方手臂,焦急顫聲道:“算了吧,我們別和他們賭…賭氣了……”

“不!我就不!”

朱可兒氣得胸脯起伏,狠狠盯着牆上的堯風,倔強道:“大猩猩!你有本事繼續開槍!”

“我就不信巡查署的人不來抓你!!”

堯風輕笑,轉頭看向木羽:“巡查署那邊說了嗎?”

“回先生,已經讓人聯繫了巡查署長,他說會想辦法解釋這邊的槍聲。”

“很好。”

堯風微微一笑:“繼續。”

轟!!!

轟!!!

轟!!!

木羽舉槍,一聲接一聲。

仿若天雷落地,又似炮彈連連。

本還不服的朱可兒,早已嚇得躲在桌下,面色發白。

她終於發現,對面的傢伙就是個瘋子。

一個不能以常理看待的可怕怪人!

“先生,您要的點心。”

這時,牆上又躍上一名女子,正是紫荊。

她平穩地端着一盤精緻可口的點心,遞至堯風面前。

“點心?!”

朱可兒看到那一盤各色各樣的糕點,不由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這傢伙欺負完自己,竟然還吃點心?!

一邊嚇唬自己,一邊吃着點心。

感情這傢伙把自己當戲在看呢?!

這朱可兒很生氣、很羨慕、很委屈!

這大猩猩,欺人太甚!

這時。

堯風輕笑,坐於牆頭。

左側木羽收槍拿盤。

右側紫荊斟酒遞食。

好一副享受的畫面。

堯風眺望遠處餘暉,手舉酒杯,故作感慨道:“這生活真美好啊。”

“好氣,好氣,好氣!!”

朱可兒目光一直落在堯風的臉上,恨不得一拳頭呼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