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那麼多廢話了,快點給錢。”調色盤男子不耐煩的說道。

“郝大哥,你要講講道理啊,每個月只收一次,怎麼變兩次了?”蘇父一想到自己的愛人還躺在醫院裏昏迷不醒,便堅定了自己絕不交錢的念頭,於是壯着膽子反駁道。

調色盤男子一聽,不樂意了,伸出手猛的推了一把蘇父,蘇父本來一條腿就有點瘸,突然間被這麼一推,身體便向後倒了去,一屁股跌在了地上,摔了一個仰八叉。

調色盤男子見蘇父這副慫樣,狂妄的笑了一聲,怒喝道:“別人收錢,你就給?我收你就不給?你這老東西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在小店裏正在吃東西的人見這幾個混混模樣的人進來了,而且還動起了手來,一個個嚇得一窩蜂跑了出去,唯恐傷及到自己。

只有一桌的兩人沒動,那就是葉無雙那桌,葉無雙和凌洛楓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好像對發生的事漠不關心似的。

看着逃之夭夭,撒腿就跑的的一些顧客,葉無雙暗歎一聲,現代的物質生活確實進步了,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卻低到了谷底,沒有人情味的人和行屍走肉又有什麼分別呢?

凌洛楓瞟了一眼不遠處跌坐在地上的蘇伯伯,有些擔心的小聲說道:“孤單哥,有人收保護費也,我們要不要幫幫忙?”

葉無雙哪裏不知道幾個混混進來了,只是他想看看蘇佳瑤那個倔丫頭會怎麼處理這事,便沒有起身,而是看了眼凌洛楓,說道:“先看看再說。”

凌洛楓“哦”了一聲,便自顧自的吃了起來,不過一雙美目卻總是瞟向門口處。

這個時候正在忙活的蘇佳瑤見客人們突然間都跑了,疑惑的放下掃把,趕緊跑到了門口處,見自己的父親正坐在地上,一下子傻了眼,跑上前,慌忙地將自己的父親扶了起來,柳眉橫立,一臉怒氣衝衝的瞪着眼前的四個小混混,喝斥道:“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推我爸爸?”

“你是個什麼東—-”調色盤男子不屑的轉過頭看清了蘇佳瑤的面容後,硬是將快要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而是戲虐的笑着道:“喲,原來是個大美女啊!”

這個傢伙臉上沒有半兩肉,一雙小眼睛豌豆般大小,此時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蘇佳瑤打量,眼光猥-褻的貪-婪的落在了蘇佳瑤的一對酥胸上,上下游移,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蹂躪一番。

雖然由於自己外貌出衆,氣質頗佳,經常會遇到各色男人的注目禮,但蘇佳瑤心裏此時還是一陣噁心,這瘦不拉嘰的非主流形象實在太對不起觀衆了!


如果這個非主流換成葉無雙—-啊,呸呸呸,好好的想他這個暴力男幹什麼!

蘇佳瑤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悄悄地瞄了葉無雙一眼。突然間想起今天早上葉無雙細心呵護自己的一幕幕,小心臟就一陣撲通撲通直跳。

原本以爲都到這個時候了,葉無雙肯定會主動出手幫她解決麻煩的,可是讓她生氣的是,這廝卻正低頭一邊吃着粉條,一邊玩着手機,玩的正嗨,無暇他顧。

蘇佳瑤肺都快氣炸了,心道:你這暴力男不是想要追求我麼?怎麼遇到一點困難就放棄了?還是不是男人啊!

不就是自己冷淡了點麼?可是想要追求我那就得表現表現啊,越想越生氣,蘇佳瑤氣的直跺腳。

調色盤男子盯着蘇佳瑤越看越有了將這美妞弄到牀上去的想法,於是裝作很是爲難的說道:“我叫郝英俊,我的老大是大飛哥,我的老老大是苟爺,從今天開始,這裏片地方的保護費將由我來收,要是你們店不想交保護費也行,不過—-”

“不過什麼?”蘇佳瑤倔強的昂着小臉,一陣緊張地問道。

郝英俊將染着五顏六色的劉海一甩,然後將腦袋湊近蘇佳瑤,色眯眯的望着蘇佳瑤:“如果美女肯陪英俊哥我找個地方喝兩杯酒,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蘇佳瑤知道,自己和父親今天遇上麻煩了,她一雙柔情似水的眼睛無助的望向了葉無雙,雖然她覺得葉無雙很花心,但是現在能幫自己和父親的也只有這個暴力男了。

可是蘇佳瑤卻看見葉無雙此時正興致盎然的和他對面的一個美女聊得不亦說乎,時不時還傳來一陣陣笑聲,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表情。

蘇佳瑤氣的銀牙暗咬,心裏恨恨道:“拽什麼拽,不就是在對你冷淡點,踩了你兩腳,至於這麼記仇嗎,小氣鬼!”

“呃,英—-英俊哥,你的英名我早就如雷貫耳了,我很早聽道這一片周圍的朋友們提起過你的大名,你還是我的偶像呢。要不寬限我們幾天?我的母親病重在牀,這些天需要用錢,你看怎麼樣?”蘇佳瑤強忍着吐意,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同時在心裏把葉無雙這個見死不救的傢伙罵了一千遍一萬遍。

此刻葉無雙雖然表現的事不關己的樣子,但是卻將蘇佳瑤的話都聽在了耳裏,心道:這丫頭還有點小聰明,知道先穩住壞人,再想辦法,還不錯的嘛。

“瑤瑤,別跟這種人說好話,他們不是要錢麼?要錢沒有,要命一條!”蘇父一瘸一拐的,爬起來走到蘇佳瑤身旁,怒氣衝衝的盯着郝英俊那張噁心的臉吼道。

郝英俊聽了美女這麼說話,心裏頭正高興的不得了,眼裏泛着淫-穢的光彩,就像一條哈巴狗一樣,就差沒流哈喇子了。可是接下來那老頭子的話氣的他一佛出竅二佛昇天。


“你這不長眼的老東西,老子要你的命有啥用?老老實實在一旁待着,別妨礙我和你女兒談‘正事’。”郝英俊不屑的瞟了一眼蘇父。

“你—-你不得好死!”蘇父氣結,指着郝英俊的臉,怒聲呵斥道。

“呵—-我不得好死?老東西你放心,我一定比你後死,因爲我還要和你女兒共赴巫山呢。”郝英俊戲虐的笑道:“老二,老三,老四,你們將這老東西給看好了。”

“好嘞,英俊哥。”三個小混混吆喝了一聲,將蘇父給擋在一旁,並且架着他的雙手,讓其不能靠近蘇佳瑤。

蘇佳瑤見這幾個小混混的動作,心中大驚,花容失色,失聲喊道:“放開我父親!”

“要我們放開你父親也行,你看剛纔我的提議—-”郝英俊一副志在必得表情,昂着腦袋看着蘇佳瑤,說道。

“不可能!”蘇佳瑤堅定不移的喊道。

要自尊心極強的蘇佳瑤答應這些噁心人的要求,那還不如要她直接去死。

(PS:雖然每天更得比較少,但是每章的字數卻不少了,可是卻得不到兄弟們的迴應,感覺好失敗。) “真的不可能?”郝英俊板着一張噁心臉,破嗓子的聲音頓時提高了幾分貝。

“不可能!”蘇佳瑤冷着一張精緻的小臉,迎着郝英俊狠辣且猥瑣的目光,堅定地說道。

“好好好,你這臭娘們真是不識擡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郝英俊氣急反笑,一連說了三個好字,瘦的只剩幾根排骨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着。

郝英俊自從得到自己大哥的提拔後,這幾天在這一帶可算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以前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現在都變得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以前泡不到的妞,現在也是一個勁的往自己身上湊。

那日子過的可是相當瀟灑,喜歡看網絡小說的他也終於嚐到了小說主人公的待遇,那可謂是自信心爆棚。

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今天竟然出師不利,以往裝逼泡妞的招竟然也不管用了?他實在是想不通,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蘇佳瑤可沒有管這混混頭子在想些什麼,雖然心裏很害怕這幾個混混,但是既然決定堅強,那也只能撐起這個不完整的家,於是蘇佳瑤走上前一步,壯着膽子,呵斥道:“你想怎麼不客氣?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你說我想幹什麼?我想幹你!”郝英俊肆無忌憚的的說道。

“畜生!”蘇佳瑤氣的渾身發抖,緊緊攥着雙手。

“喲嘿,竟然敢罵我?”郝英俊輕蔑的笑了一聲,朝着另外三個小混混招了招手,吩咐道:“老二,老三,老四,給我砸!”

“不要!”蘇佳瑤和蘇父兩父女異口同聲悲慼地叫喊道。

“哪裏來的狗在瞎叫喚?吵的我都沒辦法打飛機了!”

三個混混剛搬起椅子,準備開始砸,卻突然間聽到一道懶洋洋卻極富有威懾力的聲音傳來,一個個都不自覺的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一個個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致將目光投向了店裏僅剩的一桌男女身上,很顯然剛纔的那道聲音來源於那個背對着他們的男人。

蘇佳瑤本以爲今天父親辛辛苦苦經營的一家小店會被砸的稀巴爛,卻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那個令自己討厭的暴力男還是選擇了幫忙。

世人常說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見識過世間冷暖的蘇佳瑤更是有着深刻的體會,那雙靈動的大眼睛盯着葉無雙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真的像自己表面上看到的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絝花心公子哥麼?


郝英俊正準備享受破壞帶來的極致快感的時候,突然間聽到這麼一道不解風情的話,一下子氣得半死。

一雙狠辣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店裏有些熟悉的背影,咒罵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小畜生在說話?”

葉無雙伸了一下懶腰,問道:“小畜生在罵誰?”

“小畜生在罵你!”郝英俊一氣之下,直接脫口而出。

“嘿嘿,對對,是小畜生在罵我。”葉無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說道。

蘇佳瑤聽了葉無雙的這話,忍不住掩嘴,撲哧一下笑了起來,就連另外三個混混也跟着乾笑了兩聲,只是沒敢笑出聲。

“咯咯咯—-孤單哥,那個人好傻哦,他竟然說自己是小畜生。”凌洛楓嬉笑道,隨即美眸一轉,一臉看好戲的模樣。

郝英俊這下才反應過來,氣的怒火中燒,要不是頭髮太長,很有可能會出現頭髮被氣的豎起來罕見現象。

郝英俊氣的衝上前,猛地將葉無雙的肩膀推了一把,正在用手機玩遊戲的葉無雙順勢鬆開了手,手機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看見葉無雙的手機掉落在地山,郝英俊一下子樂了,便趕緊伸出腳使勁兒踩了幾下,說道:“竟然敢耍我,管你他嗎的是打飛機還是打什麼,立即給我滾出去,不然—-”

“聒噪!”葉無雙慵懶的擡起頭,轉過身,順手就是幾巴掌打在郝英俊的臉上。

啪啪啪啪。

聲音清脆響亮,動作如行雲流水。

郝英俊還沒回過神來,只見眼前黑影一閃,自己就被連打了四個耳光,毫無還手之力。

被打的地方,四個巴掌印清晰可見。

“原來是你!你竟然敢動手打我?”郝英俊手捧着逐漸腫脹的臉蛋,滿眼的不可置信,眼色逐漸冷了下來。

“喲,原來是小畜生你啊,看來上次你還沒喝好,要不要再來一瓶?”葉無雙笑着說道。

郝英俊已經看清了打了自己的人竟然就是上次和自己拼酒的那毛頭小子,那一晚害的他狂吐了幾斤,因此他早已經將葉無雙給惦記上了,沒想到今天卻再次見到,雖然被扇了耳光有些痛,但是一想到待會自己的手下會爲自己報仇,心裏就樂開了花。

這個時候,見老大被打,另外三個混混連忙一聲呼喊圍攏了過來。把葉無雙團團圍住。

這三個肌肉發達的打手,全是受過特訓的退役軍人,作戰能力極其強悍,在道上也算是以一當十的好手,擅長技擊搏鬥,組織有素,統一黑衣黑褲,清一色的小平頭,看起來氣勢洶洶。

爲了能夠順利的收保護費,郝英俊好不容易纔懇求自己的大哥派了幾個能打的人手過來,沒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派上用場了。

見此情形,蘇佳瑤的心裏都涼了半截,雖然他見識過葉無雙的大力,也見識過他怒揍王猛,但是王猛只是學生,怎麼能和這些專業的混混相比呢?


要是葉無雙打輸了,那麼想必這些混混肯定會將怒火強加到自己和父親的頭上,那到時候小店肯定是開不成了,想到這裏,蘇佳瑤就一陣心慌意亂,不知所措。

凌洛楓倒沒有蘇佳瑤那麼緊張,她是見識過葉無雙的實力,所以根本不擔心,只是抱着看好戲的態度。

“對不起啊小畜生,剛纔我在玩一款叫做打飛機的遊戲,到關鍵時刻了,情緒比較激動,一不小心打到你臉上了,失誤,失誤!”葉無雙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一臉平靜,他看着對方腫脹得像豬頭的臉,不緊不慢的說道:“現在我們來談談賠償問題—-”

“賠償?”捱打的郝英俊一手捧着紅腫的臉,一邊獰笑着說:“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麼賠償我,今天除非你讓身邊這個小娘們和那老頭旁邊的小娘們跟哥哥們睡一晚,然後自己跪在這裏磕三個響頭,打斷雙腿爬出去,其他的免談”。

周圍的三個混混聽了郝英俊的話,頓時一個個臉上都浮現出一臉淫-笑,一想到能夠玩玩學生妹,他們就感覺像打了興奮劑一樣,激動的面紅耳赤。

只等郝英俊發話,就準備衝上去將葉無雙制服。

蘇佳瑤聽了葉無雙的話,欲哭無淚,心道,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這廝還有心思和別人談賠償的問題?到底是有恃無恐還是腦子壞掉了?

“對,就是賠償,不過你理解錯了,是你賠償我。”

葉無雙微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最新iPhone6,我花了六千塊剛買的,還是嶄新的,連**都在。而且上面還有幾款我剛下的小遊戲,現在你把我的手機都踩成渣了,估計這手機也算徹底報廢了,一款遊戲一千塊,十款遊戲一萬塊。再加上你嚇我所產生的精神損失費最起碼也得五萬塊,總計六萬六千塊,拿來吧?”

葉無雙絲毫沒有被一羣混混圍住的覺悟,在那裏侃侃而談,坐地起價。

“我暈,這傢伙,都快鑽到錢眼裏去了”!蘇佳瑤心裏緊張的不得了,卻發現葉無雙一臉淡然的站在那裏,心裏不由得更加急躁。

“我草,神經病,兄弟們,給我上,廢了他!”郝英俊忍着疼痛,如狼似虎的衝了上來。

另外三個混混同時擁了上來,嚇得蘇佳瑤驚叫了一聲,閉上眼睛不敢觀看。而蘇父卻在一旁祈禱有人來幫幫忙。

可是讓蘇父寒心的是,門外一個人影都沒有,想求助都沒辦法。

“小子,你死定了!”

郝英俊忍住疼痛,一馬當先上前掄起拳頭就向葉無雙臉部砸來,剛纔憋了一肚子的氣,他現在只想發泄心中無盡的怒火,哪怕是現在讓葉無雙在他的拳頭下跪地求饒都難消他心頭之恨。

葉無雙打了他的臉,他也要打回去才痛快。

郝英俊眼睛裏露出兇狠的目光,一拳揮出後,信心十足,怎麼說自己也是老大提拔上來的人物,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看好的,雖然和那些真正的打手比不了,但是對付眼前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白臉肯定是綽綽有餘的,他已經預見到葉無雙跪在地上滿地求饒唱征服的情景。

眼看那拳頭即將落在自己的臉上,葉無雙伸出手掌,看似輕飄飄的卻疾如閃電,一下將郝英俊的手腕抓住,隨手一揮,只聽一聲慘叫,郝英俊被瞬間甩到了三米開外。

摔落在小店門口的臺階上,腦袋破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就從頭頂上滲了出來,順着臉面刷刷往下流,手腕上兩根手指印赫然發紫,那是葉無雙的指勁力滲透皮膚帶來的效果。

怦怦怦怦怦!

葉無雙嬌如游龍,看似閒庭信步,卻勢如猛虎下山。

一個左勾拳,正擊中一個混混的鼻樑,只聽嘩啦一聲悶響,鼻樑骨直接被砸斷,鼻血飈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