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還是他們根裡面親!

見把姬流晨揍得叫都叫不出來了,他才招了招手,「小澈兒寶寶回來,別打了,大伯沒事。」

夜雲澈這才停了下來,卻依舊不解恨,冷冷的瞪著姬流晨,如果他沒有遇到的話,大伯還不知道會被欺負成什麼樣子。

突然,夜雲澈指著帝玄御的眼睛,一臉驚訝,「大伯,你為什麼哭了?是不是因為他欺負你!你的眼睛怎麼這麼紅!」

帝玄御有些尷尬的揉了揉眼睛,笑道:「沒有沒有,剛才風太大,我的眼睛這兩天不好……」

「大伯你騙誰?難道我還看不出來么?」夜雲澈沒好氣的哼了哼。

「該死的,你這個死小子居然敢出手打我!」只見姬流晨從背後爬起來,一臉猙獰的便要撲過來掐夜雲澈的脖子。

然而他的手還沒有靠近夜雲澈,整個人便失去了重心,腳步懸空在半空中,接著一聲慘叫!

姬流晨整個人被從後面走過來的一對男女狠狠的丟到了遠處。

直接越過了三層房子,又經過無數棵大樹的鉤掛折磨,才落地,甚至還可以聽到他凄厲的慘叫的迴音聲。

「該死的小人,居然敢欺負我們家的小澈兒,也不看看自己長了幾個腦袋!」龍后彪悍的罵道。 帝玄御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看著閑庭信步走過來的龍后,她這彪悍的模樣,讓他不禁想起了他的弟妹。

她們外表同樣都是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弱女子,怎麼就那麼暴力呢?

帝玄御一直想不明白。

不過他家小侄兒什麼時候是她家的了?

「乾爹乾娘!」帝玄御轉過頭,朝著龍后歡快的跑過去。

龍后憐愛的摸著他的頭,雪羽也一溜煙兒的撲到了龍后的懷裡懷裡撒嬌。

「剛才是怎麼回事?」龍王淡漠的說道,眉眼之間充滿了王者之氣。

「就是那個小壞蛋,他在欺負我大伯!」夜雲澈憤怒的說道,殊不知他還沒有人家大,就叫人家小壞蛋。

龍后聞言有些詫異的望向帝玄御,帝玄御頓時苦笑一聲,無聲的搖了搖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明天就是我要開始比賽的日子了,大伯,你有沒有時間去啊?」夜雲澈轉過頭看見帝玄御,滿眼的期待。

爹爹娘親雖然不在他的身邊,但好歹他的大伯一定要去吧。

「好,明天大伯一定去給你加油!」帝玄御摸了摸少年的頭,心情被他感染,舒心了很多。

「好的,那乾爹乾娘,你們沒事的話也一定要去哦!」夜雲澈開心的笑了笑,就算他的爹爹娘不在自己身邊,但是他還有師父,家人,和朋友陪著他,所以他一點都不孤獨。

看著少年期待的眼神,龍后的心中頓時一片柔軟,正想要答應他,龍王卻率先開口道:「小澈兒,明天恐怕不行,因為明天我們還有事情要做,不只我們不能去,小羽他恐怕也不能跟你一塊去。」

「為什麼?」夜雲澈頓時緊張起來,看向雪羽。

雪羽也嗖的了一下跳到了夜雲澈的懷裡,大叫道:「我不要回去!」

第九特區 「你們別擔心,你們想多了,我沒有要帶小羽離開這裡的意思,明天只不過是我們一家人隨便逛逛。

小羽經常不與我們在一起,明天小澈兒你剛好要比賽,便讓小羽來多陪陪我們。」龍后望著夜雲澈和兒子,溫和的說道。

「那你們不許騙我……」雪羽不放心的看了看龍王,又看了看龍后。

「母后當然不會騙你了,就算要離開,我也會經過你和小澈兒的同意才會離開呀。」為了能夠讓雪羽相信自己,龍后眼神越發溫柔的說著。

心中嘆了口氣,要是可以的話,她當然也想把小澈兒給一起帶到龍族,這樣一來,她的龍寶寶便也不用享受分離的痛苦了。

然而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哦!那我就放心了!」雪羽和夜雲澈對視一眼,這才鬆了一口氣,開心的笑了起來。

龍王和龍后兩人對此也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

一大早晨,夜雲澈便收拾收拾東西,趕去準備考核了。

而龍王和龍后也把兒子拎出來,一家三口去城中轉著玩兒了。

確實龍王和龍后現在沒有想著先要帶兒子離開,他們只是想給兒子培養培養感情,這樣也好勸它找些回家。 林間小道的盡頭,是一塊麪積有一半籃球場大小、形狀成菱形的石板小廣場。

穿過小廣場,一棟表面灰跡斑斑的石質小樓無聲屹立在大小樹木的環衛之中,陳志凡驀地眉頭一揚。

下一秒,隨着一道喑啞的“吱呀”聲,一扇木門被推了開來,然後一道嬌小的身影倏地閃身而出,神情戒備的擡頭四顧了一番,很快就發現了站在小道盡頭的兩大一小三道身影。

嬌軀輕輕一顫的三胞胎姐妹老大美玲,那張嬌媚的俏臉蛋上瞬間就浮現出好幾分驚喜的表情。

少頃,她扭頭對着木門內嬌聲脆呼:“小姐,大人他來了!”

“志凡來了?!在哪裏?”伴隨着一聲驚喜交加的心急呼聲,六角晴子匆匆踏出了木門。

小道盡頭,看着出現在自己視線裏的那張激動的俏臉,一抹溫和的笑意從陳志凡的嘴角擴散到了整個臉部。

幾乎是在看到晴子的瞬間,他就身形一閃,好似瞬移般憑空站到了她的面前。

一把將女人攬入自己懷裏,某青年面色柔和的俯首在她耳邊輕聲低語:“我來了,一切有我,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了!”

“志凡!”六角晴子眸間帶淚的泣然低吟了一聲。

“好了,好了,千萬別哭,眼睛哭紅就不好看了。”一邊伸手輕輕拍着女人的酥背,他一邊柔聲輕語勸慰。

一旁,以美玲爲首三胞胎姐妹,無不瞳裏泛着絲絲水光的閃爍着她們的眼眸。

心裏大大鬆了一口氣的筒新川,面上露出幾許慰然的一邊伸手捋着他的頜下鬍鬚,一邊嘴角掛着一抹微笑的輕輕點了一下頭。

另一邊,看着六角晴子被陳志凡單手攬入懷中,原本神情灰敗的細川佐衛,那張蒼白的臉上立時浮現出好幾分激動的潮紅霞光來。

而小臉粉嫩嫩的小蘿莉,則是眼裏閃爍着淡淡莫名亮澤的隨意揮舞着手上的玉白色小棍,癟了癟嘴:“那個女人就是六角晴子嗎?誒,看起來好像有點面熟呢!”

正在六角晴子等人迎來了他們主心骨而感到萬分輕鬆、心情愉悅的時候,直線距離相隔一百多公里外的山谷口,原本臉色紅潤,此時卻呈現出幾許蒼白的三長老,則是滿心憤怒、神經緊繃的瞪視着眼前那道直如魔神般的強壯大漢。

秋山原神情冷凝,渾身上下血脈賁張,常人不可見的身體周圍,赫然泛起了一層淡淡的半透明氣罩。

幾米遠外,周身縈繞着一圈陰冷氣霧的藤田直樹,眼裏黑光閃爍的驀地一聲銳叫,然後雙手爪間裹帶着一道道鋒銳勁芒地朝與之交戰的四長老身上劈頭蓋臉抓了上去。

伴隨着一連串沉悶的“噗噗”聲響,臉上青氣大盛的四長老身上氣勢瞬間暴漲,然後右手手掌瞬息之間膨脹了一大圈地朝着腹部空門打開的他拍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藤田直樹深吸了一口長氣,然後弓着腰,右腳腳尖在地上重重蹬了一下。毫釐之間,橫向移開一米半,躲開了那記勢大力沉的掌勁力道。

掌風肆虐,將地上的塵土颳得漫天都是。

秋山原微眯雙眼,雄壯身形微微前傾,兩隻砂鍋般的拳頭纏繞着絲絲氣勁作勢欲發。

迎面一股森然氣勢籠罩住了自己全身的三長老,驚然之餘,不自禁的向後退了一步。說實話,剛纔的那三拳,已經把他體內的所有氣勁都已經消耗一空。

現在的三長老,雙手十指以及臂骨,在那一道道拳勁的轟擊之下,已經有了絲絲的裂縫。而最後的那一拳,更是差一點就打得他五臟碎裂、六腑震盪。

所以在看到眼前這個身形雄壯的大漢身上氣勢更盛的準備展開新一輪的攻擊,自覺氣勁匱乏、四肢百骸陣痛的三長老,駭然之下,不得不厚着老臉揚聲叫道:“先別動手!”

體內屍氣奔涌宛如潮汐的秋山原,兩顆眼瞳像是一對漆黑玻璃珠般直直盯着他不說話。

一旁,避過了四長老一記掌勁的藤田直樹,眨了眨眼對着秋山原輕挑了一下眉頭:“秋山大郎,你剛纔不是說三拳就結束戰鬥的嗎?怎麼三拳都已經用完了,你的對手還有精神喊話呢!”

緩緩扭頭,秋山原橫了藤田直樹一眼。

兩人身後,大鄉武夫微皺眉頭,暗自忖道:這兩個老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連大郎都三拳無功。

眼裏橙光一閃,略微沉吟了片刻後,他擡眼看着三長老揚聲說道:“動手與否不是你們說了算,不過在這之前,倒是可以稍微停頓一下。”

秋山原和藤田直樹聞言,二話不說,身上澎湃欲出的昂然戰意,眨眼間就退散了大半。

三長老和四長老頓覺身上壓力一消之餘,不禁齊齊大鬆了一口氣。

胸膛微微起伏了兩下後,緩緩吐出胸中一團濁氣的三長老,視線在秋山原那一動不動、雄壯如山的身上掃了一眼,然後轉而看向了大鄉武夫。

沉默片刻後,他強自壓下身上的劇痛,眼神一凝沉聲問道:“你們到底是何來歷?難道不知道這裏是我甲賀的私人領地?”

甲賀的私人領地?大鄉武夫兩眼微微一亮。

環顧了周圍一眼後,他伸手指着山谷方向挑了挑眉:“我們是什麼來歷並不重要,不過你說這裏是甲賀的地盤,那麼那裏,應該就是你們的駐地了?”

“你們找甲賀駐地做什麼?”一旁,氣息平緩了許多的四長老踏前一步沉聲問了一句。

大鄉武夫皺了一下眉頭。這兩人莫不是還沒有搞清楚狀況?難道以爲剛纔大郎和三郎兩人動手是在切磋交流?

搖了搖頭後,他也懶得再廢話了。

雖然眼前這兩個老人的實力,的確超過了預料太多,但是自己這方可是足足有一百多人。兩人戰力是強,但是108僵也不是吃素的。

打定了主意要速戰速決後,大鄉武夫右手衝着其內長滿了茂密大樹的山谷揮手吩咐道:“去兩隊人看看裏面是什麼情況,注意別動靜太大。”

“遵命,主人!”兩隊各九名黑衣大漢從隊列裏走了出來,躬身應了一聲後,朝着山谷裏就跑了過去。

“大膽!甲賀禁地,閒人免進!”

看着就快要越過自己身旁,朝着山谷裏跑去的十八道快速的身影,三長老面上流露出幾許怒然的厲聲沉喝了兩聲。 「龍王,你不讓兒子跟著小澈兒去,你是不是害怕他們龍王學院的院長會發現我們兒子的身份,會打小羽的主意?」走著走著,龍后突然低聲問道。

龍王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

龍后的面色更凝重了起來,沒好氣的道:「那個慕容上青也不知道搞什麼鬼,我們龍族和他又沒什麼關係,他一年都要去我們那裡呆上幾天,也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父王,娘親,你們在說什麼呀?」雪羽一頭霧水的問。

「乖兒子,沒有什麼,只是你要記著,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一定不要輕易的相信別人,知道么?」龍后溫柔的對兒子說道。

「嗯,孩兒記住了,不過小澈兒還有母夜叉,我難道也不可以相信?」

小澈兒龍后和龍王當然認識,「可是母夜叉是誰?」雪羽疑惑的問。

雪羽哈哈一笑,「母夜叉就是小澈兒的娘親啊,她雖然平時對我兇巴巴的,可是她有時候也對我很好,但是我還是覺得她有時候很恐怖。

我看她跟母夜叉的脾氣差不多,我就叫她母夜叉了。」

「什麼?你說她居然敢凶我的寶貝兒子,娘親跟她算賬去!」龍后立即冷起了臉,一副隨時找人干架的樣子。

看到娘親真的生氣,雪羽嚇得咽了咽口水,連忙解釋,「不是的不是的,母夜叉對我很好的,比如我出了什麼事,有危險,母夜叉也都會第一時間來救我,嗯,我剛生下來的時候身體不好,還是母夜叉給我找好吃的火靈石,所以我現在會噴火哦!」

「你說什麼?你居然能吞下火靈石?!」龍后聲音驟然拔高,驚喜的說道,「龍王,你聽到嗎?我們的兒子居然可以吃火靈石!」

「你這孩子,你之前怎麼沒有告訴娘親呢?」龍后捏了捏兒子的小臉。

「因為娘親你也沒有問我呀。」雪羽一臉天真的道。

龍王也是滿眼欣喜的望著母子兩人。

隨後,龍王和龍后又找了個客棧坐下來,詢問事情的原因。

它究竟是怎麼吃掉異火靈石的?

原來是雪羽剛出生的時候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情況很危險,所以夜冰依便去一個地方幫它找到了一種火靈石讓它吃。

雪羽吃了之後,不僅再也沒有害過病,還並且還會噴火了。

龍后聽了心中很是高興,對夜冰依也很感激。

「不過,我還知道有一種最為厲害的火靈石,如果寶貝兒子吃了肯定會是更厲害的。

接著,龍后的眼睛又是一亮,說道,「龍王,不如我們在這裡呆一段時間,我們先去一趟那個地方把另外一個火靈石給兒子找到讓他吃了我們再回去。

如果我們的兒子吃了那些東西,以後,就不用再害怕別人了。」

「好。」龍王立即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為了他們的寶貝孩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他們在所不辭。

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這聲音宛若空谷幽蘭,說不明是哪一種樂器,但是卻讓人迷了心智。

親們看完更新可以去看我的新文哦!么么噠! 綠意盎然的谷口草地上,一連十八道狂飆的身影,成一條橫線即將躍進山谷裏。

臉色暗沉一片的四長老,眼裏寒光四射的騰身一躍,朝着其中一道黑影就衝了過去。下一秒,一道尖利的呼嘯倏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嘿嘿,你的對手可是我哦。”閃身一晃,擋在了四長老面前的藤田直樹,眼裏黑光頻閃的咧嘴說道,“剛纔只是熱身而已,現在開始纔算是真正的戰鬥。”

“哼!”

感覺一股澎湃如潮的戰鬥意念覆蓋住了自己周身的四長老,面上青氣一閃的冷哼了一聲。

另一邊,秋山原體內屍氣激盪不休的踏前一步看着三長老,豎起了自己的右手食指悶聲說道:“一拳,我只需要一拳。”

“哼,不知天高地厚!”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的三長老,面上倏地染上了一片鮮豔的紅色。

語帶幾分憤怒的怒哼了一聲後,咬牙將自己體內最爲精純的一口氣勁給提了出來。

兩人身後,十八道矯健的身影已經悄然投入到了山谷口的樹林裏。

大鄉武夫面上冷色一閃的對秋山原和藤田直樹挑眉凝聲說道:“大郎,三郎,我最多給你們兩分鐘的時間。如果兩分鐘還不能解決戰鬥的話,以後都不要再跟着我一起出來做事了。”

“主人,你就放心吧,兩分鐘足矣。”藤田直樹扭頭回了一句。

適時,四長老眼裏厲芒一閃,然後雙腳一跨,唰的一下就揚起雙掌一上一下對着他的胸口和腹部拍擊而去。

感覺到一道氣勁朝自己身上拍擊而至,藤田直樹嘴角掛着一絲冷笑的不退反進,眨眼間就衝到了四長老身前,雙手十指氣勁縈繞地直接迎了上去。

一左一右兩隻手掌架住了四長老的雙掌後,他眼裏一點烏光驀地爆閃而出,然後在十分之一的彈指間,如同羚羊掛角般飛起一腳就踹了出去。

雙手被兩隻好似鋼鐵鑄造般的手爪給牢牢扣住的四長老,低頭目赤欲裂的眼睜睜看着那一腳狠狠踹在了自己的胸腹位置。

就聽“嘭”的一聲響起,他頓覺身形一顫,胸腹一陣劇痛,喉頭一甜,嘴一張,“噗”的一聲就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來。

迎頭被噴了一臉血的藤田直樹,嘴角掛着一絲獰笑的雙手胳膊一抖,腳下跟着一旋,然後腰腹一擰,弓腰一展,手上再一鬆。

下一剎那,四長老那瘦削的身形就如同一隻放飛的風箏般“呼”的一下騰空而起,呼吸之間就飛到了離地有三層樓高的半空。

另一邊,身上肌肉劇烈起伏,望之如同一隻只小耗子在到處亂爬般的秋山原,邁動着他那兩根好似石柱般的大腿,一步一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腳印,朝着周身散發出陣陣熱氣的三長老走了過去。

很快,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相隔不到兩臂長。

竭力調動着體內氣勁的三長老,擡眼看着那一道帶給自己巨大壓力的龐大身影,其他的是一點都顧不上了。

少頃,再次往前踏出一步的秋山原,右手胳膊肉眼可見的膨脹了一圈。

“咻”的一聲從鼻孔裏噴出了一道氣箭後,他右手五指慢慢握緊,熊腰一扭,胳膊一擺,什麼話都沒說,就“咚”的一下砸出了自己的拳頭。

拳勁如雷,打得兩人之間的空氣發出了一連串沉悶的爆炸聲。勁風四溢中,比砂鍋還要大上少許的拳頭表面,赫然出現了一層淺淺的白色氣流。

眼瞳深處,一點綠芒倏然躍出的秋山原,身上氣息驀地消散一空。

千分之一彈指後,一道劇烈的聲音猛地在山谷口響起,那是空氣被拳頭徹底打爆的聲音。

而在聲音響起之前,他的拳頭就已經出現在了三長老的面門之上。

臉上駭然一片的三長老,瞳孔猛縮之餘,鼻孔裏迅速淌下了兩條鮮紅的血痕。

多年戰鬥的經驗告訴他,如果被這一拳打實的話,自己的腦袋一定會像那熟透的大西瓜,頃刻間就會變得四分五裂。

於是,在死亡的威脅之下,三長老潛能爆發,體內原本匱乏的氣勁,瞬間像是爆發的噴泉般,從身體每一個角落翻滾了出來。

時間緩緩流淌中,他瞪大雙眼迅速一個偏頭,將自己的臉從那個幾乎抵得上自己大半個頭顱的拳頭下挪開。

“嘭!”

時間恢復正常流動,而一道沉悶巨響,立時灌入了三長老的耳膜。

“譁······”

一道強勁的氣流,幾乎是在巨響發生的同時,就在他的身後激盪、席捲了開來。

“咕咚”嚥下一口唾沫的三長老,眼角餘光看着那個拳頭在打出了一道堪比十級狂風的猛烈氣流後,緩緩收了回去。

下一瞬間,他還來不及重新呼吸一口空氣,視界裏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拳頭。再然後,就是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一拳將人打暈後,秋山原擡頭朝藤田直樹看去。

後者此時正騰身飛上天空,一腳踏在四長老身上,然後“咚”的一聲狠狠踩到了地面上。

塵土輕揚中,秋山原眯了眯眼,微微把頭朝後仰了一仰後,指着腳下地上的三長老身體悶聲說道:“看到沒有,我比你先結束戰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