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被她的氣場所震懾,整個沙灘上頓時鴉雀無聲,但是緊接著,一個金牙海盜突然就歇斯底里的怒吼道:「克麗絲汀,你這個臭娘們,到底要追我們到……」

砰然一聲巨響,還沒來得及說完的金牙海盜,突然就慘叫著倒飛出去,一頭撞上遠處的礁石,滿口吐血胸骨折斷的緩落下來。

詭異的寂靜中,被稱為克麗絲汀的紅裙美人,若無其事的向前踏出,難以置信的是,她那纖細潔白的左手裡,居然還高舉著幾百斤重的大鐵錨,而且腳步依舊輕盈得像在舞蹈:「??攏∠衲忝欽庵秩嗽??陀Ω迷緄惚涑繕徒鴆哦裕?p>目瞪口呆,幾十個海盜集體目瞪口呆,獨眼巨漢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卻又突然絕望似的長嚎一聲:「該死的臭女人,老子跟你拼了!」

一瞬之間,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幾十個海盜徹底爆發出勇氣,窮凶極惡的瘋狂撲上去,長劍彎刀戰斧惡狠狠的斬落,但這一切註定都是徒勞。

揮舞著沉重如山的大鐵錨,克麗絲汀毫不在意的迎上前去,幾乎是每一次揮動大鐵錨,都能把幾個海盜砸得倒飛出去,而且居然還有心情在那嘀咕:「一個,十金幣;兩個,二十金幣;三個……唔,這傢伙比較貴,值五十金幣!」

很好很強大,林太平在山坡上看得肅然起敬,突然覺得自己如果不下去要個簽名,簡直就是辜負了「御姐愛好者」這個稱號。

事實上,在這麼吐槽的同時,他都已經直接走下山坡,就這麼悠閑的抱著雙臂,緩緩靠近了血肉橫飛的戰場。

突然看到一個不速之客出現,正在戰鬥的雙方都有些吃驚,克麗絲汀倒只是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幾十個海盜卻不由得滿臉古怪,獨眼巨漢更是惡狠狠的怒道:「小白臉,給老子滾遠點,不然就挖了你的眼睛!」

「看看也犯法嗎?」林太平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大有將圍觀進行到底的架勢,「我只是路過打醬油而已,你們繼續,不用招呼我了。」

混蛋!如果不是無法分身,獨眼巨漢發誓自己一定會砍死這個小白臉,但現在僅僅是一個克麗絲汀,就已經讓他狼狽不堪:「該死的,有本事你別走,等我解決了這個臭女人以後,就送你去喂鯊魚!」…

解決?到底是誰解決誰?克麗絲汀很不滿的表示抗議,又把一個海盜砸得倒飛出去,可就在收回大鐵錨的一瞬間,她卻突然微微變色,無法控制的捂嘴輕咳起來。

可以清晰看到,她的手掌中沾滿了血跡,整個身形也不由自主的蜷縮起來:「可惡,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幾十個海盜不由得愕然無語,可是就沉默了幾秒鐘,獨眼巨漢突然就滿臉狂喜的大吼一聲:「是真的!那個傳言是真的,原來她真的中了詛咒!」

就像是看到反敗為勝的曙光,幾十個海盜怔了一怔,頓時惡狠狠的猛撲上去,彎刀在空氣中劃過弧線,帶著寒光冷酷斬落。

劇烈的咳嗽著,克麗絲汀捂著鮮血溢出的櫻唇,強忍著劇痛勉強揮錨,砸翻了幾個倒霉傢伙,但用力過猛之下,她自己也是滿臉蒼白的後退幾步。

而就在這個時候,獨眼巨漢卻已高高舉起大斧,窮凶極惡的當頭斬落:「臭娘們,給老子去……該死!」

突然感覺到背後的灼熱,獨眼巨漢幾乎是本能的彎腰,幾乎在同時,一顆燃燒的火球呼嘯而過,擦著他的頭皮飛射過去,轟中了後面那個來不及閃避的海盜。


慘叫聲中,那個不幸的傢伙就變成了火炬,獨眼巨漢驚魂未定的摸著頭髮,幾十個海盜大吃一驚,不由自主的齊齊轉頭望去。

在他們的愕然視線中,林太平笑眯眯的靠在礁石旁邊,平舉向前的左手食指上,那枚魔法戒指正映射著烈日的光芒——

「諸位,我突然想起來,我才是英雄救美這種劇情的主角,你們覺得呢?」

——————————————————

答覆書友五花牛的問題,這個星期因為剛剛起步,水水保持一更,接下來會逐漸加速,請大家多多收藏投票支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當太陽失去了中午的威嚴,慢慢下山後。夜幕降臨了,晴朗的夜空,像一條藍色的地毯鋪在上面。一陣晚風吹過,是海潮在低吟,還是松濤在呼喚?原來那是千萬株大葉楊。

月亮像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地毯上。她透過雲塵,散發出皎潔的柔光。天空是那麼清澈透明,天上的月亮是那麼潔白。月光灑下來照在樹上,像給樹葉塗上了銀色;照在地上,給大地鍍上了一層銀輝。滿天的星星像是一個個小孩,揹着媽媽流出來玩似的。眨着眼睛,裂着嘴像是在向我們微笑。

鄭靜和南宮婉月已經從地牢被押到了天地山莊的行刑廣場,廣場四周都有武士站崗,大莊主的寶座還是那麼得高高在上,好像他特別喜歡比別人坐的高一些,也許是坐的高看的遠吧,他可能也在時刻堤防敵人的暗算吧,這敵人可能是正派中人,也可能是像沈秀傑這樣的莊內之人,大莊主的位置雖然威風,但是也並不好坐。

鄭靜和南宮婉月被迫跪在地上,時間一長,這膝蓋還真有點痛,想起要在這美好的月圓之夜殺人,鄭靜就直皺眉頭,他熱愛生命,卻時常不得不去殺人,每當殺人後鄭靜就會覺得情緒特別低落,畢竟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突然間就失去了生命。

正當鄭靜頗多感慨時,管家大聲喊到:“大莊主到。”然後就看見大莊主,後面跟着沈秀傑,高崇傑和衛豔豔,大莊主入座,沈秀傑,高崇傑站在雲側,衛豔豔站在右側。大莊主道:“鄭靜,臨死之前還有什麼遺願,可以說出來,只要我能辦到一定幫你辦到。”

鄭靜道:“想不到大莊主還如此慈悲,可惜我沒有任何遺願。”

“那好,祭祀開始,行刑!”直到這時鄭靜才知道爲什麼天地山莊殺人總在月圓之夜,原來大莊主外邊雖威風,內心卻是充滿了恐懼,所以還要用祭祀這種古老的方式來減輕內心的恐懼,這恐怕是天下的壞人的共同點,那就是內心都是充滿了恐懼的。

劊子手的大刀高高地舉起,然後朝着鄭靜和南宮婉月的脖子狠狠地砍下去,可見這兩個劊子手是訓練有素,經常殺人的,看到劊子手的刀看下去,大莊主彷彿已經看到兩人的頭顱落了下來,但是鄭靜和南宮婉月的頭顱並沒有落下來。

大莊主他們聽到“當”的一聲巨響,那是劊子手的大刀砍到花崗石發出的聲音,只見火星四濺,兩個劊子手被地面的反擊力震得雙手發麻,而鄭靜和南宮婉月卻已經到了大莊主跟前。

沈秀傑大吃一驚,脫口道:“這怎麼可能?”

“爲什麼不可能?”鄭靜反問道。

“我在押你們出地牢的時候還檢查過你們的鐵鏈,捆的死死的,而鐵鏈是精鋼所鑄,你們絕不可能掙脫!”沈秀傑道。

鄭靜道:“我們當然沒有掙脫。”

“那你們是怎麼逃脫的?”

“很簡單,我們只是打開了鎖,可能你們還不知道,南宮世家除了武功厲害,對機關也是頗有研究的。這麼兩把鎖在婉月手裏簡直跟玩具沒什麼兩樣。”


沈秀傑道:“你們用不着得意,雖然沒有砍了你們,但是照樣能殺了你們。”沈秀傑的劍已又鞘,握劍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他手上青筋毒蛇般扭動,劍尖有寒光顫動。只聽一聲龍吟,他已刺出了的第一劍,儘管他還不能做到真氣收放自如,但他的一劍也有開山裂石之功。

鄭靜可不想給這樣的一劍削中腦袋,不光是腦袋,就是身上任何一處都不是好玩的,沈秀傑這凝聚全身真氣的一劍,無論聲勢還是威力都是他的頂峯,鄭靜只有先避其鋒芒,換了三種身法來躲避沈秀傑的這一劍,沈秀傑一劍不中,第二劍,第三劍連貫使出,但是已經比第一劍無論聲勢還是威力都已經小了很多。

鄭靜不可能一直靠身法來躲避,可是他的手中也沒有劍,但是他還有手,還有手指,就在沈秀傑飛身攜着他的第三劍飛來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劍居然動不了了,既不能向前,也不能向後,鄭靜居然用兩根手指夾住了他的劍峯。

這不可能,沈秀傑知道自己的一劍速度是如何之快,他曾經在黑屋子裏一劍刺掉一隻蚊子的命根子,怎麼可能被對手兩根手指夾住劍峯呢?他想抽劍而退,但是聽到的卻是“當”的一聲,這把精鋼所鑄的寶劍在鄭靜的指勁下斷成兩截,掉到地上。

沈秀傑一直對自己的武功很自信,他在這把劍上下的功夫足有二十餘年,他自信他的劍法在當今武林即使排不到第三,也絕對可以排進前五,可是他卻連劍都被鄭靜斷成了兩截,此時的他就像一隻鬥敗了的公雞,灰溜溜的。劍在人在,劍忘人亡,這是他自己的座右銘,現在寶劍已斷,他用手裏的半截殘劍往自己的胸口狠狠地刺了下去,倒下去的時候,兩眼睜得很大,可見他是死不瞑目。 作為一名賞金女獵人,被稱為「羅德島玫瑰」的克麗絲汀,人生中只有兩個願望——第一,賺到一大筆錢,養活十三個可愛又煩人的妹妹;第二,有機會回去故鄉,把那個侵吞家族財產的卑鄙叔父,用大鐵錨直接砸成鹹菜餅。很不幸,到目前為止,這兩個願望都沒有實現的跡象——前者是因為現在經濟不景氣,就算是她身為勇猛戰士也會經常失業;後者是因為……好吧,那個卑鄙無恥的叔父,據說現在已經是那個海島的大人物,而且快要成功的競選成為議員了。

所以,克麗絲汀的生活一直過得很艱難,為了養家糊口,她做過賞金獵人,當過貿易商,應聘過廚子,兼職過海盜,甚至還在某個酒吧里唱了兩個月,直到她把椅子砸到那個**男爵頭上為止,但就算是這樣,卻還是過著飽一頓餓一頓的日子,有時候甚至窮得連西北風都沒得喝。

更糟糕的是,就在半年前,隱藏在她體內的某種奇怪詛咒突然發作了,在遍尋法師都解除無果的情況下,她只能強行壓抑著詛咒,繼續拖著隨時都會崩潰的身體辛苦工作,只為了在生命徹底走向終結前,為十三個弟弟妹妹賺到足夠的生活費。這顯然是在冒險,所以在這次追捕海盜的過程中,她終於很無奈的倒下了,而比起這個更不幸的是,當她突然冷汗淋漓的醒來時,卻發現自己正躺在黑暗生物的部落帳篷里,周圍是一大群窮凶極惡的牛頭人,外加一個有著黑色頭髮和黑色眼睛的年輕男性……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下意識的捂住胸口,克麗絲汀順手抄起一根木棍,她發誓如果哪個牛頭人敢伸一伸蹄子,她就會毫不客氣的敲下去,直接把對方敲成牛肉餅。

「放輕鬆,放輕鬆,我們什麼都沒做。」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背對著她的黑髮男人緩緩轉過頭,笑眯眯的露出八顆白牙,「事實上,我覺得你還應該感謝我們,比如拿出幾百個金幣,或者以身相許什麼的。」

這倒是提醒了克麗絲汀,她很苦惱的揉著太陽穴,終於想起在昏迷前發生了什麼:「唔,讓我想一想,您的名字好像叫做林……林……」

「林太平,未婚。」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特意補充了未婚這一點。「林太平?」克麗絲汀從沒聽過這麼奇怪的名字,有些迷惑的重複了幾遍,不過很快的,她就意識到自己首先應該道謝,「那個,謝謝您的援手,可惜我現在沒什麼可以報答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話,等我下次賺到賞金以後……」

「無所謂啦,無所謂啦。」林太平毫不在意的揮揮手,卻又試探性的問道,「不過,克麗絲汀小姐,看起來你好像很缺錢?」

誰說不是呢?克麗絲汀本來還有些惴惴不安,等聽到錢的事,頓時就被觸到傷心處,忍不住扳著手指數了一遍:「缺很多啊缺很多,愛麗絲要買奶粉,薇薇安的尿布還在賒賬,南希的外套太小了,簡的入學費用拖欠了三個月,莉娜的洋娃娃……」

很好很強大,如果不被打斷的話,估計這位美人兒御姐可以念叨兩個小時,一大群牛頭人忍不住面面相覷,心道誰說我們很慘的,跟這個美貌御姐一比,牛頭人部落簡直是大富之家來著。

事實上,林太平已經聽得冷汗直流了,眼看著克麗絲汀都要說到房租水費什麼的,他終於忍不住抬手打斷:「停,克麗絲汀小姐,勞駕先停一停,我其實只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替我工作?」…

「嗯?替你工作?」這個直接的問題,讓克麗絲汀很驚訝的睜大眼睛,有些傻乎乎的轉頭環顧四周,只是幾秒鐘的沉默以後,等她看到那群滿臉兇惡的牛頭人時,突然就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一大群狂暴殘忍的黑暗生物,一座邪惡黑霧籠罩的島嶼,外加一個不知道來歷的神秘男人……我的天,難道我無意中闖進了惡魔的大本營,就要連身體帶靈魂都被賣掉了嗎?

「咳咳,你想多了。」林太平很無語的嘆了口氣,只要看那種表情,就知道這位御姐大人想到哪裡去了,「直說吧,我是打算聘請你當船長兼嚮導,帶我們去羅德島做生意。」

做生意?這句話還沒說完,首先大吃一驚的,卻是旁邊的圖魯他們:「林,你剛才說什麼,我們要去做生意?」

也難怪牛頭人會這麼驚訝,要知道黑暗生物向來都以搶劫為生,從沒聽過會放下武器去做生意的,而且還是跟那些卑鄙無恥不講信用的人類做生意。

事實上,克麗絲汀也是這麼想的,尤其是當她注意到部落的貧困之後,更是滿臉迷惑的咬著櫻唇:「這個,林先生,我能不能問一問,你打算去羅德島賣什麼?」

「那是我的事。」林太平笑眯眯的賣關子,順手從懷裡取出一份魔法契約,這是來自海盜船的戰利品,「至於克麗絲汀小姐你嘛,只需要認真的考慮一下,要不要在這份合約上簽字就行了。」

這還真的是個很難的選擇,克麗絲汀看著放在面前的魔法契約,突然懷疑自己如果簽完字之後,對方會不會突然長出兩隻角,然後大笑著說你的靈魂我收下了。

不過,在她還沒來得及搖頭之前,林太平卻又漫不經心的補了一句:「對了,我忘記說了,每個月的薪水是三百金幣。」

三百金幣?克麗絲汀突然倒吸一口冷氣,深藍色的眼睛里都在冒金光,事實上在一瞬之間,她就立刻把收入都折算成了奶粉尿布,然後得出了一個很恐怖的數字。

可問題是,雖然這聽上去很有吸引力,但是考慮到要給一群黑暗生物工作,危險係數也太大了一點,尤其是這個看起來笑眯眯的傢伙,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身後都好像搖晃著一條惡魔尾巴。

「五百金幣!」她這裡還在猶豫,林太平卻已經直接提高報價,「外加上百分之六的貿易提成,年底還會有一大筆獎金,以及……喂喂喂,我還沒說完呢!」

還用得著說嗎?幾秒鐘前,克麗絲汀還在告訴自己要慎重,幾秒鐘后,她的手就背叛了身體,迫不及待的搶過鵝毛筆:「不用說了,我要在哪裡簽名?」

這就對了,林太平很愉快的看著她,順便不忘指導要怎麼簽合同:「這裡,這裡,還有這裡,記得簽名以後再按個手印……什麼?義務加班?沒保險?你不懂?不懂就太好了!」

如此如此,幾分鐘后,隨著魔法契約的光芒一閃而過,這份後來被稱為血淚賣身契的合同就此達成,然後林太平還很愉快的,握著克麗絲汀的手用力晃了晃:「很好,努力干,以後我會分股份給你的。」

還是覺得有點奇怪,不過看到對方沒有突然長出獨角尾巴什麼的,克麗絲汀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是的,老闆,只要你按時發薪水,叫我去跟光明神單挑都沒問題。」…

「放心,我不是那種喜歡欠薪的傢伙。」林太平笑眯眯的點點頭,想了想又建議道,「那麼,我們立刻開工怎麼樣,克麗絲汀你會修船嗎?」

已經被說暈了,克麗絲汀迷迷糊糊的點點頭,不過她很快就注意到,外面的天都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了:「會倒是會,可是現在天都黑了,想修理也看不清楚。」

「沒事,你可以從砍木頭開始。」林太平很善解人意的提建議,「對了,外面還有幾十個免費勞動力,經過我熱情誠懇的談心以後,他們已經決定拋灑熱血貢獻青春,而且主動提出自掏腰包付伙食費。」

阿嚏!就像是感覺到什麼可怕的事要發生了,被綁在外面的一大群海盜,突然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倒是圖魯和一群牛頭人,聽得很是幸災樂禍,不過他們的好心情也沒持續太久,因為緊接著,林太平又繼續道:「還有,圖魯你們也要努力,兩天之內必須學會航海技術,掌握升帆的各種技巧,再把甲板認真擦一遍……喵喵的,全都給我站住,哪個敢逃的就扣薪水。」

於是乎,這一刻,在克麗絲汀的眼睛里,她突然產生幻覺,這位大人不是長出了一條尾巴,而是一口氣長出了十幾條。

事實上,幾十個牛頭人已經有了這個疑問,詭異的寂靜中,圖魯很感動的擦著眼淚,終於忍不住戰戰兢兢的問道:「林,我能不能問一下,你祖上和大惡魔結過親嗎?」

——————————————————

為了克麗絲汀十三個妹妹的奶粉錢,大家多多點擊收藏投票支持吧。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就這麼一會兒,大莊主就損失了手下一員猛將,但是這只是剛剛開始,大莊主心裏有個可用的名單。管家早已叫人把沈秀傑的屍體搬走,地上的血跡也已被擦乾淨,大莊主道:“技不如人只有死。”

鄭靜的情緒很低落,他討厭殺人,所以他現在站立在那裏都顯得有點懶洋洋的。大莊主大聲叫到:“小先生,高崇傑。”正當鄭靜和南宮婉月奇怪高崇傑什麼時候有了“小先生”這個外號。這時,卻響起了兩個人的聲音:“手下在”。

然後就有兩個人走了出來,原來還有一個人叫“小先生”,南宮婉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個人名字在太可笑了,她還是平生第一次聽見。但是這兩個人的武功卻一點也不可笑,只有可怕。兩人一前一後把鄭靜夾在中間,南宮婉月剛纔還在笑,此時卻擔心的快要哭出來。“小先生”站在鄭靜的面前。高崇傑站在他的身後。

鄭靜忽然感覺到有股逼人的殺氣,針尖般刺入他的背脊。只有真正想殺人,而且有把握能殺人的高手,纔會帶來這種殺氣。

現在無疑已有這樣一個人到了他背後,他甚至已可感覺到自己脖子後有塊肌肉突然僵硬。可是他沒有回頭。現在他雖然只不過是隨隨便便的站著,他的手足四肢,和全身肌肉都是完全平衡協調的,絕沒有一點缺陷和破綻。

只要一回頭,就絕對無法再保持這種狀況,縱使只不過是一剎那間的疏忽,也足以致命。他絕不能給對方這種機會。

高崇傑卻一直在等著這種機會,廣場上每個人都已感覺這種逼人殺機,每個人呼吸都已幾乎停頓,額上都冒出了汗。

鄭靜連指尖都沒有動。

一個人若是明知背後有人要殺他,還能不聞不動,這個人身上每根神經,都必定已煉得像鋼絲般堅韌。

鄭靜居然連眼睛都閉了起來。

要殺他的人,在他背後,他用眼睛去看,也看不見。他一定要讓自己的心保持一片空靈。

高崇傑居然也沒有動。

高崇傑當然也是高手,只有身經百戰,殺人無數的高手,才能這樣的忍耐和鎮定,等不到機會,就絕不出手。

所有的一切都完全靜止,甚至連風都已停頓。

一粒黃豆般大的汗珠,沿著鼻樑,從鄭靜臉上流落。他沒有伸手去擦。他整個人都已如弓弦般繃緊,他想不通高崇傑爲什麼也能如此沉得住氣。

鄭靜不聽、不聞、不動。也沒有回頭,卻張開了眼。因爲他忽然又感覺到一股殺氣。這一次殺氣是從他面前來的。

“小先生”遠遠的站在對面,道裝玄冠,長身玉立,蒼白的臉上眼角上挑,帶著種說不出的傲氣,兩條几乎接連在一起的濃眉間,又彷佛充滿了仇恨。

鄭靜一張開眼,他就停住腳。

他看得出鄭靜精氣勁力,都已集聚,一觸即發,一發就不可收拾。

他也不敢動,卻在盯著鄭靜的一雙手,忽然問:“閣下爲什麼不帶你的劍來!”

鄭靜沉默。

能夠被“小先生”稱爲劍客的人,當然是用劍的高手。

可是在“小先生”的劍下,又有幾個人逃得了活口?他驕傲,當然有他的理由。這些年來,他走遍江南,掌中一柄長劍,已會過了江南十大劍客中的七位,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在他劍下走過三十招的。他的劍法不但奇詭辛辣,反應速度之快,更令人不可思議。死在他劍下的七大劍客,每個人都有一招致命的殺着,尤其是“閃電追風劍”梅子儀的“風雷三刺”,更是江湖少見的絕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