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兩個煉體教練。

“站住,下車,不許向前開了。”

龍江和烏雲下了車,奇道:“我們爲什麼不能進去?”

兩人直接將龍江略過,灼灼目光投向烏雲,眼睛一亮,高個嬉皮笑臉道:

“這個貨色不錯啊!雷爺肯定滿意!奶大水多,好貨!不過這小子有點面生啊。”

矮個也笑嘻嘻道:“別特碼瞎說,你咋知道出水了呢,莫非你試過?“

兩人哈哈浪笑。

他們驚豔烏雲的美麗,目光如狼似虎,一眼一眼地瞄着烏雲黑髮白膚,鼓鼓的前胸,圓潤的腰肢,其中一人腿間竟然無恥地支起了帳篷。

“小師叔,姐姐被人家調戲了,咋辦?”烏雲輕輕舉手雪白皓碗,撩起兩絲秀髮,攏到耳後,給了龍江一個嬌媚的白眼。


龍江望着兩人頭上如墨般漆黑惡能條,嘿嘿冷笑:“咋辦?好辦!”

舉手輕彈,左手太極圖急速發動,500惡能分別化作無影光符,飛速進入倆人額頭。

血光迸現,二人一聲不吭,木頭樁子一般栽倒在地,鮮血順着頭上拇指粗細的窟窿,狂涌而出!

“你殺了他們?”烏雲動容。

“那又如何?”龍江品着收穫的3萬多惡能,內心燃起滔天戰火,望着小樓沉聲道:

“今天我就要來殺人的。”

話音未落,院子裏淒厲的警報聲嗚嗚響起…… 江帆搖頭道:「我看不像,這個穆親王只是一般的武夫,不是修仙者,他可不會攝魂術!」

「哈哈,這可熱鬧了,衣櫃里對著皇后的相好,皇上的弟弟也來了,如果這時候皇上來了,那可就熱鬧了!」翁曉偉道。

我真是文娛天王 ,「嘿嘿,我就來耍他們一番!」江帆壞笑道。


「哦,帆哥,你準備如何戲耍他們呢?」黃富道。

江帆悄悄地對著他們嘀咕一番,「哈哈,太好了,帆哥,你可以趁機吃葉來香皇后的豆腐了!」黃富笑道。

「呵呵,那就按計劃行動!」江帆立即遁入地下消失不見。

屋裡的穆親王正在調戲葉來香皇后的時候,突然外面傳開一聲:「皇上駕到!」

穆親王頓時慌了神,「呃,皇上怎來了,他不是去了燕妃的寢宮嘛!」穆親王吃驚道。

葉來香也慌了,這要是被皇上碰到,那真是百口難辯了,怎麼辦呢?她正焦急的時候,穆親王道:「我還是躲在衣櫃里去吧!」

穆親王伸手就要去拉衣櫃的門,葉來香頓時急了,「穆親王,不要躲在衣櫃里,皇上會打開衣櫃的,你還是躲到床下面去吧。」葉來香皇后道。

「哦!」穆親王立即趴在地上,快速朝床地下爬,床很矮,穆親王身體肥胖,一下還鑽不進去。


門口傳來了皇上聲音:「香香!」

葉來香皇后頓時急了,穆親王也急了,「進不去啊!快推我一把!」穆親王著急道。

看到穆親王敲著屁屁鑽不進去,葉來香急忙用力猛地一推,嗖!穆親王被強行推了進去,床板擠壓穆親王背上的肉疼得他呲牙咧嘴不敢叫出聲來,心裡還想:「葉來香皇后力氣還真大呢!」

門響了,「香香,朕來了,快開門!」門外傳開皇上聲音。

「皇上,香香來了!」

葉來香立即跑過去,打開門,「皇上,您幾天沒來,香香想死您了!」葉來香撒嬌地撲入皇上懷裡。

「我靠,這騷葉娘們可真會撒嬌!我得好好逗逗她!」江帆暗自道,這個皇上就是江帆使用幻化術變成的皇上。

「是嘛,你可是真的想我?我怎麼沒感覺到呢!」江帆學著皇上的聲音道。

「皇上,人家可是真的想你呀,不信您摸摸我這裡還留著您的溫存呢!」葉來香抓住江帆的手往懷裡塞。

江帆心中暗自高興,我靠!有豆腐不吃白不吃!江帆的手趁機大揩油水。葉來香趁機撒嬌道:「皇上,您壞死了,見面就欺負人家!」

「呵呵,香香,幾天沒有光顧你那裡,只怕要結網了吧!來吧,讓朕好好疼你!」江帆一把抱起葉來香。

葉來香急忙道:「皇上,今晚恐怕不行呀!」

「哦,香香,怎麼不行了呢?」江帆故作驚訝道。

「皇上,人家那個來了,不能伺候皇上呀!」葉來香撒嬌道,她雙手勾著江帆的脖子。

「香香,你來什麼了?說清楚點!」江帆故作不知道。

「皇上,您真是壞死了,人家月事來了,怕玷污了您的軀體呢!」葉來香對著江帆臉上吹了一口氣。

江帆已經透視看到了床底下的穆親王,也看到了躲在衣櫃裡面的那個冠西,「呵呵,朕不在乎!朕今晚就要你!」江帆抱著葉來香,把他放在床上。

隨後江帆故意重重地壓了下去,躲在床下面的穆親王被床板壓住,他立即呲牙咧嘴,忍住疼痛不敢出聲。

江帆還故意用力坐了幾下,床地下的穆親王疼得差點昏死過去,窗外偷看的黃富、翁曉偉忍不住捂著嘴巴偷笑。

「皇上,那樣會影響您的龍體的,改天香香再陪您!」葉來香急忙道,她此時十分擔心皇上留下來,如果留下的話,不僅床下的穆親王出不去,而且衣櫃里的冠西也走不了。

農門春閨 ,「呵呵,香香,你來了月事也沒關係,那你就用嘴巴服侍朕吧!」江帆壞笑道。

葉來香頓時傻愣愣眼,「皇上,香香嘴巴太小了,怕含不住呢!」

「香香,嘴巴越小越好,小才舒服嘛!」江帆笑道,他下了床,朝著衣櫃走過去。

「皇上,您要幹什麼?」葉來香吃驚道。

「朕給你拿一件衣服,讓你打扮更迷人點!」江帆笑道。

葉來香急忙下了床,擋在江帆面前,「皇上,還是讓香香來吧,怎敢勞您大駕!」

「香香,還是我自己來吧,你乖乖地躺倒床上去等我!」江帆一把抓住了衣櫃的的門。

葉來香急忙擋在江帆面前,「皇上,還是香香自己換衣服吧!」葉來香身上的衣服滑落下來,露出光滑的身軀。

「我靠,沒有這樣誘惑人的,不摸白不摸!管你是不是狐妖呢!」江帆的手立即摸來了上去。

「哎呀,皇上,香香身上髒得很,還沒洗澡的呢!我們一起去洗澡吧!」葉來香現在想盡辦法把皇上引開,好讓房間里的穆親王和冠西離開房間。

「我靠你剛才洗澡了,還是沒洗澡!真能扯啊!」江帆暗自道,他立即搖頭道:「香香,你身上這麼香,就不要洗澡了!」

「皇上,您壞死了,香香眼睛好像進沙子了,你幫香香吹吹吧!」葉來香撒嬌道。

「哦,讓我看看!」江帆立即望葉來香得眼睛。

突然間葉來香的眼睛釋放光芒,江帆看到那光芒,立即感覺到頭暈目眩,心中當即明白,這是眩暈之術。江帆立即假裝昏倒在葉來香懷裡,心中暗自道:「我倒要看看你耍什麼手段!」

「皇上,您真是壞死了,我扶您到床上去吧!我用嘴巴伺候您!」葉來香說著,她急忙打開衣櫃的門。

「冠西,你快離開這裡!」葉來香悄聲道。

「香香,我看乾脆殺死這個狗皇帝算了!」冠西道。

「不行,我們還要利用他呢!你明天晚上再來吧!」葉來香悄聲道。

「那床底下的穆親王怎麼辦?」冠西指了指床下道。

「我會把他趕走的!你放心吧!」葉來香道。

冠西點頭道:「我回去了,明天晚上再來找你!」說完他迅速打開門出去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華夏黨校檔案室臨時物品保管室,一排排黑色鐵櫃肅然而立,牆角一匣抽屜裏,一部手機正在瘋狂地震動,敲擊着櫃子,發出嗡嗡的聲音。

同樣的黑風房門推開,腳步聲起,一名穿着正裝的工作人員聞聲走了過來,拉開抽屜,看了看這部昂貴的手機。

“有231個未接電話?這幫有錢家的少爺,沒事天天打電話,哪來那麼多業務?”他咕噥一句,帶着手套,輕輕按了手機的關機鍵,然後把手機小心翼翼重新塞進了抽屜,再次輕輕關上那匣抽屜。

工作人員沒有辦法不小心,抽屜裏裝的都是名貴手機、天價手錶、豪車鑰匙和動輒幾十上百萬一隻的皮包,弄破一塊小皮兒,他都沒有辦法賠償


黨校是針對黨員設立的培訓機構,這點毫無疑問。

“這幫少爺、小姐也不是黨員,上什麼黨校?哎!”工作人員低聲抱怨了幾句,輕輕扶正了抽屜上的小標牌,上面赫然寫着“崔鐵”二個小字。

天上神仙封閉地下室內,崔天虎再次絕望地放下了手機。

電話打了無數,鐵少就是不接,如果不是怕鐵少生氣,他都想直接給崔家那位打電話了。

而且鐵少身邊任何人,都找不到他,那個該死的培訓班,竟然真的被封閉了。

想到鐵少的叮囑和睚眥必報的性格,他又打消了一些不該有點念頭。

崔天虎深深嘆了口氣,不知怎麼的,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這種感覺從什麼時候開始,突然出現的?

崔天虎皺着眉頭,努力回憶着,對了,好像從獵頭***站莫名其妙中了病毒開始。

花了風門幾乎一個億資金建立起來的網站,被倭國那個小鬍子專家大爲稱讚,一羣高薪請來的微軟工程師評估,據說應該世界最安全的網絡基地。

隨後網站的表現,的確證明了當初投資物有所值。

網站不僅保證了源源不斷任務的完成,而且充分抵擋了來自世界各個角落黑客的覬覦。

隨着一個又一個任務生命消失,一筆又一筆資金不斷滾入獵頭賬戶,獵頭***幾乎吸引了世界上全部殺手的目光,成了著名的骯髒交易基地,同時也積澱了世界第二大殺手組織邪惡的名聲。

如今,這份平靜終於被打破了,就在倆天前,雷闊發佈那個消滅龍江本人和家人任務後,網站就開始莫名其妙地抽風。

整個運行團隊都炸窩了。

剛開始是運行速度超慢,後來網頁崩潰,到了最後,乾脆風門失去了對網站的控制。

一股極其強大神祕的力量,改換了源代碼,侵入後臺,憑空接手了網站的運作,同時接手的,還有與網站同時綁定的近3000名層次各異的殺手聯絡。

這還不算完,到了最後,***乾脆重新開出追殺風門領導層的懸賞任務。同時,相關賬戶也被莫名其妙封掉,隨之消失的是裏面存放的12億米元!

一股深深的戰慄,慢慢涌上他的心頭。

到底是什麼人乾的?華夏**?個人?財閥?

至今還沒有一點消息。

不行,不能在這束手待斃,必須要做點什麼,崔天虎眼睛發出攝人的光芒,輕輕拿起電話。

……

巴蜀貢嘎山一處普普通通的樹林內,毒手蜂老董此刻正趴在一頂破破爛爛的帳篷裏,專心致志看着眼前用樹幹雕刻成的木罐。

木罐表面已經被把玩的十分光滑,顯然這是老董的一件愛物。

順着木罐敞開的開口可以看到,裏面安然放着一隻黑白相間的大繭,上面已經有了幾絲模模糊糊的裂紋,看樣子裏面的生物隨時可能孵化。

灼熱的陽光透過層層樹林,照射在大繭上,映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

五彩光芒裏,老董一張風吹日曬的臉,表情沉醉,一臉安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