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被高子川逮捕入獄之後,衛軍傾盡家產賠償了即將交付消費者新車的重大損失,之後就流落街頭,差點成爲了一個乞丐。

南城某汽車集團處於破產狀態,這時,一個神祕電話打到了時任山城市市長的許強手機上,對方給了許強約一千億的自盡,讓許強收購南城某汽車集團,並承諾,只要許強按照對方的意願辦事,對方就幫助許強官升一級,任南城市委書記。

許強一想,這件事前前後後對自己都有着莫大的好處,便按照對方的意思,先是收購了南城某汽車集團,進而,對方也實現了承諾,通過運作上層關係,幫助許強坐上了南城市委書記的寶座。

可後來,對方越來越變本加厲,讓許強先是接納了一批來自非洲的科研人員,而後又把南城某汽車集團的實際經營權要了回去,不僅如此,許強還要爲他們的黑暗研發保駕護航,許強此刻才知道,自己哪裏是什麼市委書記,完全就是對方的一個傀儡啊! 搞定許強, 公主喜嫁 ,基本上板上釘釘了。

爲了以防夜長夢多,我當場拿出轉讓協議,讓許強在轉讓協議上面簽了字。

我道:“把你的賬號提供給我,2000億隨後就轉到你的賬上。”

許強道:“陳哥,那2000億真的不是我的意思,都是那個組織的意思啊,我也是身不由己。”

“當初他們收購南城汽車集團時,只花了不到500億,現在卻要2000億轉讓費,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啊,陳先生,您要是能搞定那個組織,或許一分錢不用花。”許強接着諂媚道。

我眉頭微皺,在思索許強的話。他這是在給自己下絆子啊,如果我答應,勢必就上了他的賊船,如果我沒有能力解決那個組織的事情,我就是許強的替死鬼,而我如果解決了那個組織的事情,正好幫許強洗脫了勾結國外組織的嫌疑。

“我可以答應你解決掉那個組織,也可以答應你保住市委書記的位置,但你最好給我收起你的小心眼,否則,我讓你把牢底坐穿。”

說完,我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窒息的威壓,許強嚇得渾身哆嗦。

“陳哥多慮了,不敢不敢,以後我就是你的一條狗,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在許強的馬屁聲中,我一個閃身便不見了蹤影。

按照我和許強的計劃,第二天上午,便召開了南城某汽車集團的轉讓大會,不出意外,那個組織的人肯定會出現在現場。

我和許強已在暗中佈下了天羅地網,他們只要敢來,我就能讓他們插翅難飛。


另一邊,南城某出租房內,4個皮膚黝黑的非洲漢子正在協商着什麼。

“5哥,你說陳雨欣會花2000億收購南城汽車公司嗎?”

“6弟,根據我們的線報,陳雨欣此次赴非參加世界拳擊比賽,目的就是爲了那一千億獎金,現如今,那一千億已經落到陳雨欣的口袋,想必,他肯定會收購汽車公司的。”

“許強這枚棋子應該還能利用一段時間,但最近這個許強貌似有些不聽話,是時候敲打敲打他了。”

老五說完,老六、老七、老八同時點點頭,他們不是非洲十大暗殺之神排名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的四個殺神還能是誰。

老五艾菲爾,擁有土屬性異能和火屬性異能,是西方世界上帝的寵兒;

老六鮑威爾,擁有無屬性反彈技能,類似於華國武俠片中的斗轉星移,但鮑威爾的無屬性技能在某種程度上要比斗轉星移強得多,可以說,除了精神力的攻擊,任何物質屬性的攻擊,他都可以在瞬間反彈回去;

老七泰米爾和老八泰歇爾是一對雙胞胎兄弟,心意相同,擁有華國化勁巔峯的實力,但兩個人相互加成起來,威力倍增,大約能達到問鏡中後期,甚至更高的水準。

“鈴鈴鈴……”

就在他們談論南城局勢的時候,手裏突然響起。

“喂!”

“老大您好,我是許強。”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老大,是這樣的,我剛纔被南城汽車集團的原總裁陳雨欣劫持,他讓我明天上午召開南城汽車集團的轉讓大會,我迫不得已,已經答應了他……”

“廢物!”

說完,五號便掛斷了電話。

“5哥,咱們在南城生產的機器人死士快趕上一個加強團了,這麼強悍的戰力,咱們還怕什麼,明天上午直接把陳雨欣他們一鍋端了,好給2哥9弟和10妹報仇啊。”


其他3個人聽到五號與許強的對話,紛紛勸導道。

“如此也好,扭扭捏捏反而成不了事!”

接下來,4個人竊竊私語,佈置起明天上午刺殺陳雨欣的周密計劃。

當晚,我思索着收購南城汽車集團的事情,但心裏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雖然我和許強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但那個組織的強大也是不可小噓的,想了想,我撥通了牛犇的電話。

“陳帥,我是牛犇,請您指示。”

“你連夜派一個特種作戰營到南城,明天上午,咱們幹票大的。”

“是,陳帥!”

第二天,邁入南城汽車集團的那一刻,我有一種恍惚的感覺,兩個月前,自己還是這個集團的總裁,卻不曾想,中間竟然發生瞭如此之多的事情。

不僅我,衛軍、衛萌萌也有着同樣的感覺,尤其是衛軍,他的感觸比我還要深許多,因爲,南城汽車集團是他一手建立並發展起來的,走進大門的那一刻,這個頭髮有些花白的老人,眼角已然出現了淚花。

萌萌更是哭得梨花帶雨,她的童年正是在這裏長大,對這裏的一草一木都充滿了感情。

“好了,先別哭了,過一會兒,咱們將正式收回這個地方。”

我把萌萌抱在懷裏,而後給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淚。

南城汽車集團的股份大樓前,大紅的條幅已經掛好,上書:熱烈歡迎各位領導蒞臨南城某汽車集團轉讓大會。

“衛總,衛總,衛總……”

不少員工看到了衛軍,紛紛留下了激動的眼淚,要說在南城汽車集團最深得民心的,還是衛軍。

也有不少人喊“陳總”的,因爲我幫助南城汽車集團解決了裙帶關係、大企業病、貪污腐敗、科研創新以及人才戰略計劃等若干重大問題,在羣衆中也有着極高的威望。

上午9點,轉讓大會正式開始。由於昨晚,我已經強迫許強在轉讓協議上簽字,此刻召開會議,只不過是走個流程而已。

然而,就在雙方交換籤字文件的瞬間,我本能地感到了一絲危險。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大量的機器人死士,從廠區的西南方向飛來。

我通過神識查探到,這次的機器人死士似乎比上回改良了許多,應該是以前機器人死士的升級版。

“爸爸、萌萌,你們快走,有危險。”

我一生爆喝,八大金剛立刻將衛軍和衛萌萌護在身後,上了一輛防爆車,疾馳而去。

“陳先生救我!”

許強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

“不想死,就趕緊坐車離開,而不是抱着我的大腿不放!”

許強會意,立即鬆開了我,向着自己的專車跑去。

此時,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機器人死士已經遮住了半邊天,彷彿天色都黯淡了下來。

看來自己昨晚的擔心是對的,非洲暗殺組織果然準備好了殺手利器。 “陳帥,是否開火?”

我胸前的耳麥響起了牛犇的請示聲。

“可以開火,注意攻擊範圍,別誤傷了羣衆!”

“是!”

隨着牛犇一聲令下,幾百枚火箭炮騰空飛起,作爲華國最強軍備的特戰營,這支部隊是陳雨欣一手帶出來的,隨便拉出來一個人,都能以一當百。

“轟隆!轟隆!轟隆!”

此刻,天空中傳來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的爆炸聲,幾百枚火箭炮同時發射的場面還是極其壯觀的。

一陣爆炸聲結束,天空中掉下來了密密麻麻的零部件。

幾千個機器人死士在龍組特種部隊面前,還是不值一提的。

解決掉一波機器人死士之後,天空中重新露出了太陽。

本以爲到此就結束了,可沒想到,才一眨眼的功夫,天空中又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機器人死士,天空再次黯淡了下來。


“暫停開火,安排紅細胞分隊,與這些機器人死士鬥上一鬥,進一步加強實戰經驗。”

“是!”

我一聲令下,數百個紅細胞分隊成員身穿特種作戰軍服,一個跳躍,便來到了南城某汽車集團的廠區,面對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機器人死士,他們個個都充滿了戰鬥熱情。

我一個閃身便出現在了紅細胞分隊成員的面前,道:“所有人注意,不可掉以輕心,我陪你們一起戰鬥!”

“是!”

聽到華國唯一的元帥、龍組的1號要和自己一起並肩戰鬥,紅細胞分隊的戰士們更加的戰意高昂。

我單手一揮,環首神刀便出現在了手中,一記瞬移,便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向着第一個衝過來的機器人死士劈砍了過去。

“噗嗤!”

只一刀,那機器人死士便被我一刀劈成了兩半,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我一擊必勝,紅細胞分隊的戰士們更加的士氣高昂,紛紛對着這些機器人死士戰鬥了起來。

我觀察了一下,這些經過改良過後的機器人死士,綜合戰力與紅細胞分隊的戰士們在伯仲之間,但紅細胞分隊遇強則強,越戰越猛,很快便佔領了上風。

眼看着這些機器人死士一個接着一個損毀,我突然有點心痛的感覺,這麼強悍的戰力卻不能爲我所用,真是可惜啊。

正鬱悶時,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高善忠地下室的密道里得到的異空間,自從得到異空間以來,我一直雜事纏身,一次都還沒有進去過。

意念一動,我便出現在了這片異空間之內,看着浩瀚無邊的異空間,我靈機一動,何不先把這些機器人死士先收進異空間,等以後有空了,再找高手將它們打造成自己的戰力。

想到這裏,我下達了停止攻擊的命令,以防這些機器人死士受到更加嚴重的損壞。

緊接着,我施展瞬移,但凡我所到之處, 總裁的彪悍嬌妻 ,一刻鐘左右的時間,我就收納了約1200多個機器人死士。

“五哥,我們的機器人都哪去了?”

此刻,躲在南城西南方向某民居的5、6、7、8號盯着監視屏幕一臉的疑惑,即便他們有一個加強團的數量,也不夠陳雨欣一個人收納的啊!

“看來,我們只能親自出手了!”

愛你,不負遇見

當我把近兩千個機器人死士全部收納進異空間後,所有的紅細胞分隊成員都張大了嘴巴,早就聽聞陳帥戰力天下無雙,僅憑一個人就滅掉了兩千個機器人死士,這也太牛逼了一點吧!

“趙明、朱彪、劉致遠、李成,從現在起,全面接手南城某汽車集團,集團所有高層領導全部更換,所有安保人員全部更換,集團安保問題,讓新任市委書記許強想辦法解決。”

“收到師父!”

趙明按照我的安排,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從國際知名車企挖掘了管理人才、研發人才、銷售人才等1000多名,我要趁着這次機會,把原來南城汽車集團所有的寄生蟲全部滅掉,以爭取企業的健康穩健發展。

許強懾於我和高善忠的關係,對於我的要求自然不敢怠慢,此次南城某汽車集團的轉讓大會,他特意調動了全市特警嚴陣以待,用以對待突發事件。

此刻,躲在指揮大廳的許強,見到我似乎有調動軍方的能力,雖然暫時還不知道我的身份,但已然把我當成了大人物來對待,這是一個在官場摸爬滾打幾十年官員的一個敏銳嗅覺。

許強直接命令南城特警中隊駐守南城某汽車集團,暫時負責集團的治安和安保工作,這樣一來,也讓那些準備順手打秋風的無良商家感到了一絲壓力,也不敢在供應鏈問題上動手腳了。

就在我安排趙明接手南城某汽車集團的各項事務性工作之時,南城某汽車集團的大門突然被一輛奇形怪狀的的鐵疙瘩撞開了。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這奇形怪狀的鐵疙瘩叫什麼,但我看了一眼便知道,這是當今世界最高端的汽車——磁懸浮汽車。

磁懸浮汽車綜合起來,有兩大特點,一是防禦力超級強悍,即便使用DD轟炸,一時半會也轟炸不開,除非使用核武器,但動核的話,就違背了世界和平的原則;二是攻擊力無可匹敵,任何物體,只要被其擊中,都會在頃刻間土崩瓦解。

“所有人聽令,撤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