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林天有機會到那一個陣法裏面學習,真正的原因是沈紅雪!

沈紅雪爲了答謝林天對赤龍族的救助,讓副村長帶着林天去陣法裏面修煉。

她覺得,這一切,林天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不過,她已經很滿意了,至少看到了林天越來越強大的一幕,這說明他們赤龍族對林天的回報已經到了林天身上。

“走吧。”沈紅雪頭也不回地回到了船艙裏。 近一天的時間過去了,已經是深夜時分,林天還是沒能夠從島上找尋到出路。

他這會兒也不着急了,索性在一旁盤坐起來,靜靜地思考。

周圍的光束還在合圍過來,眼看只剩下一個足球場左右的空間。

那些沒有移動的傷員或者屍體,已經全都被光速給直接劃過,只要是劃過的,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們的消失,林天全都看在眼裏。

柳堂主還活着,他一直在堅持,他想要看林天的笑話,以他如今的狀態,他是絕對不可能殺的了林天,但是,他想要看到林天被殺死!

這是他強烈的報復欲!

“呵呵,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修真界少見的天才,可你這樣的天才又如何?還不是得交代在這裏,被這樣一個不知名的陣法困住。”柳堂主嘲諷地看着林天。

林天並未搭理他,而是繼續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在思考,想要想出一個完美的對策來。

而此時,那光束突然之間縮進的速度似乎是加快了。

就在此時,林天猛然間睜開了眼睛!

他露出了笑容。

柳堂主一愣,心中嘀咕了起來:難道被這小子給想到破解之法了?

林天,的確是想到了破解的方式。

那便是,大海之力!

小野妻,乖乖噠! 大海之力可以吸收攻擊,那麼吸收這種帶有攻擊性的陣法應該也不成問題。

林天站了起來。

他閉上了眼睛,意識已經進入到身體裏。

龍獅之力和大海之力都在胸口的位置,這會兒,林天將大海之力完全調動出來。

一轉眼的時間,大海之力已經完全涌動出來。

在這涌動出來的瞬間,林天還感覺到了大海之力的神祕,他立即微微皺起眉頭,心中琢磨了起來:這大海之力,果然非比尋常,原來還不止一個能力。

不過,眼下可不是探究這一些的時候,眼下首要的是先離開這個地方。

柳堂主看到林天一副已經做好了準備卻遲遲沒有動靜的模樣,也是有些着急起來,他可不想看到林天逆轉眼前這個局面。

突然間,林天張開了眼睛,而後雙手在身前轉動起來,前後左右轉動,類似在搓一個球。

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突然之間,林天大喝一聲。

這一聲大喝後,林天的雙手之間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靈氣球體,這靈氣球體上面有着如海浪一般的波動。

“大海之力,收!”聲音落下,那一個靈氣球體瞬間猶如大海一般,可以吞併萬物,並且形成了強大的氣流。

這氣流的流速很快,而且在不斷地加快,周圍的許多事物都在被不斷地吸收過去。

一開始很多飛沙走石,包括樹木,但,隨着林天的控制越來越專注,大海之力便只對包圍靠攏過來的光束形成吸收。

光束一開始很能夠支撐,可隨着第一片光速被吸收進大海之力之中後,後面的光束陸陸續續被吸收進來。

隨着阻隔被打破,海上的風吹來,感覺是那麼地舒適。

柳堂主已經完全傻眼了,他對林天的認知又更上了一層樓。

p;這小子身上到底還有多少能力啊!

不過,林天吸收掉了一個陣法,幾乎是耗盡了全部的靈氣。

在林天氣喘吁吁之時,他原本是打算解開大海之力,好好休息。

可就在此時,林天突然間卻是發現,這吸收進來的光束陣法竟然匯聚成了一個能量球體。

而且,神奇的地方在於,這個能量球體可以存儲在大海之力之中!

難道,這是大海之力的另外一個妙用?可以將吸收進來的攻擊力形成能量球體,到時候用來攻擊他人?

疲憊的林天瞬間興奮了不少,他將那個能量球體暫時按在大海之中,而後將大海之力歸還到了胸口的位置。

“那麼強大的陣法就這麼樣被你完全給吸收了?”柳堂主傻傻地看着林天。

林天喘息着,同時藉助玄靈珠開始恢復靈氣。

這麼強大的能量,耗盡了他全部的靈氣和體力,甚至還有精神力。

他都懶得跟柳堂主說話。

等到緩和過啦一些後,林天這才動身離開。

“你要去哪裏?”柳堂主看着林天的背影問道。

“自然是去拿玄冰神劍了!”林天微微一笑。

柳堂主一怔,他在一瞬間,有極其不好的預感。

一轉眼之間,林天便消失在島嶼上。

原來他是用掉了隱身符,打開了玄鷹翼,直接飛離。

柳堂主咬着牙,忍痛起身,他衝到了岸邊,去找了一艘快艇,往北部疾馳而去,在路上,他也在竭力地聯繫他們七煞門的人。

林天的實力已經超出了他的見識範圍,比起兩個月多之間,進步之神速,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他必須儘快聯繫到七煞門的人,否則到時候只怕是功虧一簣。

一天之後,在北部的極寒之地,停靠着兩艘大輪船。

大輪船的下面,也就是最底層的船艙關押着魚人族的老弱婦孺,在上面的一層和甲板上面,全都是年輕力壯的男人。

其中,主要的是銀龍族,一向高傲的他們,如今卻是一敗塗地,一個個猶如喪家之犬。

赤龍族一共就剩下五十多個人,他們包圍在副村長和黃龍的身旁。

“副村長,公主真的會來救我們嗎?”黃龍問道。

副村長點了點頭道:“公主冰雪聰明,他一定能夠調動的了黑龍族和白龍族,我們先不要慌,耐心等待就可以了。”

“可是它們已經在趕我們下海了啊……副村長這極寒之地的深處,溫度可是低的可怕,就這麼下去,只怕是凶多吉少!”

“是啊,副村長,您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副村長沉默。

這會兒,有不少人想起來了林天。

“要是林天在就好了……”

“對啊,林天,我們的救命大恩人,有他在,一定能夠保護好我們的……”

這一點,副村長又何嘗不知道呢,只是,公主的決定他不敢違抗。

況且,從他的私心來說,他也是想要林天活着離開這一片大海,畢竟,他對魚人族已經仁至義盡,沒有必要再把性命給搭進來。 “好了,都好好等着公主,林天他現在可能都自身難保,我們多多爲他祈禱吧!”副村長打斷了衆人。

許多人無不是一聲嘆息,他們一個個全都陷入了憂愁之中。

對於突然之間剛剛冒出來沒多久的公主,他們一點都不相信,他們只相信林天才能夠救的了他們。

只是,他們都沒能夠看到林天從陣法裏出來,林天的情況已經不言而喻了。

“都給我做好準備了,我要你們分成十個小隊,以此下去打開那個開關,誰要是能夠打開,我會直接放人,要是不能夠打開,就別管我不客氣了!”開口的是七煞門的一個臨時指揮官。

臨時指揮官立即打手揮動起來,瞬間,好幾個魚人族的女人被帶了上來。

總裁的契約妻 她們害怕地喊叫着,求饒着,好幾個人更是嚇的哭成了淚人。

“你們不能對他們動手!”赤龍族的小龍王站了出來。

一個很年輕,只有十七歲的少年,也算長的一表人才了。

“小龍王,你快回來!”

“小龍王,不用跟他們講道理,沒有用的!”銀龍族的人都在看着小龍王。

少年是龍王的獨子,年紀輕輕就頗有實力,衆人都叫他爲小龍王。

這會兒,有人害怕小龍王出事,立即快步上前,做了保護,將他護在身後。

但是小龍王輕輕推開了他們,道:“不用,我沒事……”

他說着看向七煞門的指揮官道:“我們的人會下水,但,要是你們敢傷害她們一根毫毛,我們就是死也要跟你們鬥到底!”

這話,讓魚人族的人突然間一陣激動,他們沒想到,小龍王竟然這麼地硬氣。

她們太喜歡這一種感覺了!

“只要你們乖乖下去,其他的,放心!”指揮官頗爲傲慢地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就退到一旁去。

魚人族的人,只能是開始下水。

小龍王本想要一起跟着下去,但是他被攔住了。

下面是極寒的海域,進入之後,時間一長,必定會對身體有所損傷,銀龍族的人可不會允許他們的小龍王,將來的新領袖,以身犯險。

陸續,有魚人族的人跳入水中,“噗通噗通”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們躍入海底之中,立即感覺到徹骨的寒冷,瞬間有種血液都要被冰凍住的感覺,完全是靠着靈氣在體內的轉動來維持生命體徵,來繼續前行。

這會兒,在輪船上,上方的一個監控室後面,二長老和三長老正在看着外面所發生的一切。

同時,他們也在琢磨着不久之前從柳堂主那裏借到的電話。

“那個小子真的變的那麼強了嗎?”矮胖子問道。

“我已經聽說了,他在前一陣子的青龍門舊址,也是大鬧了一回,這小子不簡單。”瘦高個道。

“我現在還真的是很想好好會會這個小子,拳頭都有些癢起來了!”矮胖子哈哈一笑。

瘦高個看了矮胖子一眼道:“聽說他正在往這一邊趕過來,你可得趕緊做好準備才行啊!”

“呵呵,對付一個毛頭小子,要我做準備?你在逗我嗎?”矮胖子極其自信的樣子。

瘦高個便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兩個人都是魔體期,那可是相當於渡劫期,又怎麼會將林天這樣的人放在眼裏呢!

人此時,他們卻是沒有想到,他們所說的話,已經全都被林天給聽到了。

林天這會兒就飛翔在上空的位置,他使用上了順耳符,周圍的聲音,只要是他想去聽的,都聽的清清楚楚。

林天雖然是後來往極寒之地這一邊趕過來,但是,他的玄鷹翼極其速度,尤其是在林天開了龍獅之力的情況之下,可以說,已經和飛機的速度差不多了,要不是林天中途稍微休息了一會兒,只怕已經是提前趕到了。

對於那兩個老傢伙的談話,林天沒有着急對他們動手。

一來,眼下還不是動手的時候,二來,當初這兩各老傢伙死裏逃生,不知道過去的兩個月,他們的實力如何了。

林天決定要再觀察觀察。

這會兒,在外面,突然之間,有情況發生了。

林天感覺到了,立即看了過去。

船艙裏面,兩個老傢伙也感覺到了,周圍海水的波動,這波動,彷彿有強大的攻擊力衝過來。

兩個人不敢大意,立即衝了出去。

等打他們到了甲板上的位置,看到的是一艘輪船急速地衝撞過來,彷彿是抱着要同歸於盡的狀態。

“怎麼……怎麼是柳堂主的船隻?柳堂主剛剛在電話裏可沒有提到船隻一事啊!”

“這柳堂主怎麼還不降速,他是要幹什麼?”

兩個老傢伙十分戒備地看向那一艘輪船,同時,讓手下迅速駛離。

但是,他們的輪船早已經下錨了,想要啓動立即離開,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糟糕,快,上岸邊去!”矮胖子喝了一聲,立即一個縱身飛躍就到了岸邊。

瘦高個立即跟上。

其他的魚人族和七煞門的弟子也紛紛逃離。

但是,他們的逃離卻是遠遠來不及,那一艘船突然之間加快了起來。

“轟隆”一聲巨響,那一艘船撞過來了,不過,他沒有直接朝其他兩艘輪船的中間位置衝撞過去,要來一個同歸於盡,而是朝着船尾的位置,蹭了過去。

因爲巨大的衝擊力,那兩艘輪船還是出現了翻移,上面的人失去平衡全部倒了下去,不少人直接落入了水中。

場面徹底亂作一團,那些第一次體驗到“極寒之水”的人,叫的跟殺豬似的。

這一幕,林天都看在眼裏,他的眉頭也很快皺了起來,因爲他已經認出來,那一艘衝撞過來的漁船,上面的人,是龍宮島嶼上原先的那一些士兵。

也就是是黑龍族和白龍族的人!

“他們怎麼會來了這裏……黑龍族的族長和白龍族的組長明明已經死了……”

在林天心中疑惑不斷的時候,突然之間,他看到了那一艘輪船上面一個極其熟悉又陌生的靚麗身影。

林天,做夢都沒想到,會是她!

沈紅雪! 在林天心中疑惑不斷的時候,突然之間,他看到了那一艘輪船上面一個極其熟悉又陌生的靚麗身影。

林天,做夢都沒想到,會是她!

沈紅雪!

沈紅雪站在輪船的最上方位置,喊道:“給我殺光銀龍族的人,一個不留!”

那黑龍族和白龍族的魚人立即紛紛飛躍過來,拔出手上的利器,朝銀龍族的人猛衝過去。

如此一來,雙方就在輪船和海水之中開始拉開了戰鬥。

這是魚人族幾百年來的第一次內部戰鬥!

鮮血很快就將周圍的海域染紅,雖然只是淡淡的飄着,可是血腥的味道已經先一步飄向了四處。

“公主,是公主!”

“公主來了!我們有救了啊!”那一些赤龍族的人紛紛喊叫起來。

在空中的林天已經徹底傻眼了,這個沈紅雪,她竟然是魚人族的人,而且還是他們的公主!

那一批人剛剛喊話的是赤龍族,如此說來,她是赤龍族的公主了?

林天震驚地看着沈紅雪,突然之間有些明白沈紅雪那麼做的苦衷了。

她可是揹負了整個赤龍族的希望!

不過,林天不喜歡沈紅雪的自作多情和不辭而別。

自作多情地認爲林天會害怕來面對這樣一場戰鬥,所以將他給束縛在了那一邊。

不辭而別,卻是對林天的極大不尊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